第186章 求仙奇谈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86章 求仙奇谈

    我跟胡子又针对画的事争论一番,但胡子执意继续画下去,而我刚刚跑了一通,来了倦意,我索性任由他了。

    我席地而坐,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放松自己。这期间我还想到达瓦拉拇了,不知道她那边调查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没料到说曹操曹操就到,没一会儿呢,有两个人一先一后钻进了草屋,一个就是达瓦拉拇,另一个是壮土人。

    他俩的表情还都很严肃,达瓦拉拇的脸色更是稍微发红。

    我看的心头一震,心说这帮土著人一直以为达瓦拉拇是男的,但这次达瓦拉拇不会是“露馅”了吧?还因此跟壮土人发生了什么关系?那样的话,她是彪还是傻?这才来大峡谷多久?被人当地老爷们给搞了?

    我和胡子还偷偷对视了一下,胡子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他又嘿嘿笑了,问达瓦拉拇,“你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突然摆了摆手,那意思她有话要说,还对我俩打手势,表示去个角落里,她要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我俩都从地上站起来,等一同来到角落后,我仔细听着。我担心她别再犯懵,甚至一激动,说嫁到这个村里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我和胡子都想差了,达瓦拉拇说的是正事。她告诉我俩,这帮土著人吃的那个人肉,是他们从村落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,当时这人奄奄一息,浑身披着树叶,像极了野人,不过他们觉得这人细皮嫩肉的,就把这人带回来煮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,这帮土著人可真够野蛮的。另外我很想知道,死者是谁?

    我接话问,“死者的人头呢?现在还再不?”

    这也是最直接辨认一名死者的法子,但达瓦拉拇一耸肩,说人头早就被剁烂了,跟尸身一起放在大黑锅里煮了。

    我又问,“这帮土著人有没有说这死者身上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摇摇头,随后又强调,“铁驴入谷时,还带着两名当地特警,按我悲观的猜测,死者很可能是这俩特警之一。但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,怎么连裹身的衣服都没了呢?”

    这问题我和胡子都没法回答。我趁空也看了壮土人一眼,毕竟我们仨聚在一起私聊,反倒把他冷落了。

    壮土人在这期间也没闲着,他偷偷往我们这边走了几小步,拿出倾听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们仨先把这死者的问题放一放,达瓦拉拇又对壮土人挥手,让他过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又对我俩说,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,由格桑尼玛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我猜格桑尼玛就是这壮土人的名字。而他听到达瓦拉拇这么说以后,也没藏着掖着,就这说了个事。在他们这里,有求仙的说法,每一年的三月初一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初一,村落不远处有一个叫雾林的地方,就会出现仙人派来的使者。村落里要是有人想求仙,就在那几天去雾林等待,如果被使者看中,就会被带走。

    我听的忍不住都想眨巴眼了,也不得不说,这是自己长这么大,头次听到的奇谈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质疑的架势,反问说,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使劲点头,表示这事不用质疑,另外他也很好奇,问我们,“三位同样是大仙,难道不知道这种事么?”

    我心说屁啊,我们是神棍好不好,顺带着,我又深深琢磨起来,试图对求仙怪谈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在心里早有结论了,她看我和胡子都不说啥了,她倒是先提醒句,“蛊王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猛地看向达瓦拉拇。我明白她的言外之意,那求仙的事,其实是蛊王做的一个幌子,他实际上是想找试验品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对蛊王这词很陌生,问我们,“蛊王是谁?”

    我随便编瞎话,回答说,“蛊王不是仙,他偷偷修炼一些妖法,是个老妖精。我们仨这次来,目的之一就是要把他逮住,带回仙界问罪。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立刻急了,按他说的,整个村落里,先后一共有四女两男去求仙了,半年前有个女子回来了,但整个人很憔悴,还变得神神叨叨,大家都说她求仙失败了,这么看来,那五个没回来的,岂不是凶多吉少?

    我打心里认同这种悲观的猜测,但面上我摇摇头,纯属安慰格桑尼玛的又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随后我话题一转,问格桑尼玛,“那回来的女子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我的意思,想跟这女子套套话,最好她能提供路线,让我们能找到蛊王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倒是很实在,立刻回答,她住在村落最北面的草屋。那草屋很好认,因为破破烂烂,是整个村落最小的那个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想到了刚刚勾搭我的那个小丫头了。我一边比划一边接话说,“那女子是不是梳着马尾辫?”

    胡子和达瓦拉拇全一愣,胡子还盯着我问,“你认识这女子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胡子,不然总不能把那丢人的事说出来。而格桑尼玛听完摇头,说那个梳辫子的是那女子的妹妹,叫多娜。这半年多,也亏得多娜照顾她姐姐,不然她姐姐保准被饿死了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立刻有个计划,说我们这就去找多娜,让多娜带我们见她姐姐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说没问题,这就要动身,但我喊了句等等。

    胡子和达瓦拉拇全拿出怪表情看着我。达瓦拉拇通过她女人的直觉,一定察觉到了什么,还问,“你跟那个叫多娜的,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我死不承认,另外我又找个借口,说这事先不急,容我想想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我还担心他们别又追问我和多娜的啥事,我索性一转话题,问格桑尼玛,“你之前不是说要去打猎么?怎么还不动身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指着达瓦拉拇回答,“我都准备好弓箭和石斧了,但没等动身呢,仙人就找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别耽误打猎了,不然今天村落里的人吃什么?难道喝西北风么?

    我硬是用这种借口,让格桑尼玛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一定默默打量我,甚至那眼神怪的,让我一度有些不敢跟她对视。

    我也跟他俩说,“先歇一歇,补充下体力再说。”

    整个屋子,只有那个草垫子,这时草垫子上面很凌乱,有些地方还分布着黏糊糊的白点子。这都是胡子的杰作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把草垫子翻一下,就能睡了。

    但我和达瓦拉拇都很抗拒,我俩又从屋外抱了两捆干草回来。等把它们铺到地上后,我们躺着睡下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累,也睡很久,一晃到了傍晚,我听到屋外有动静,还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我起身坐了起来,还往身旁看了看。达瓦拉拇不见了,估计早就醒了,而胡子还打着呼噜呢。

    我没叫胡子,自行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睡这么一觉后,反倒让我浑身酸疼上了。我揉着肩膀,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,另外我看到村头又架起来大锅,还生了火。

    上一顿我吃的是纯素菜,这一次我打定主意,心说只要不是人肉,哪怕要吃耗子肉,我也得吃了。

    我溜溜达达走到村口,等离近了,我发现一头刚被开膛的野猪。

    这野猪就被直接放到地上,四个蹄子朝天,肚子上被割开少说半米长,内脏什么的,一览无遗的出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觉得挺血腥,但这毕竟只是个猪,是个野味。我倒没啥反胃的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正指挥着其他土著人,给猪挖内脏呢,他看到我以后,还对我摆手示意,喊着说,“今天运气好,这头猪够大家吃两天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吃过野猪肉,跟他胡扯几句,比如问他,野猪肉好不好吃这类的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很好奇,说你们仙人不是不吃荤么?他又对着一个女土著喊了一嗓子。这女土著捧来一堆树叶子还有野生的蘑菇,格桑尼玛又强调,说这是村落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晚餐,怎么样?新鲜不?

    我看着这些东西,腿就突然发软,甚至差点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帮土人咋这么实在呢?我当然得给我们仨能吃上野猪肉找借口。我就又编瞎话说,“有句话叫入乡随俗,我们三位大仙既然下凡考虑民情,当然不能摆架子,得与民同乐才对,所以我代表我们三位大仙宣布,今晚我们吃野猪肉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格桑尼玛实在好忽悠,这一番话他又信了,他本想让女土著把这些树叶和蘑菇全丢到。

    但我觉得,树叶倒没啥,丢了不可惜,那些蘑菇看着不错,我就建议,一会炖猪肉的时候,把蘑菇也放进去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拿出质疑的态度说,“这么弄,又是蘑菇味又是猪肉味的,能好吃吗?”

    我特想告诉他,有一道菜叫小鸡炖蘑菇,味道就很不错,但我懒着多费唇舌,最后只强调说,“信大仙的,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趁空还往前凑了凑,看这些土著人收拾猪肉。

    他们操作的很熟练,有人把黑锅放在死猪旁边,又有人伸出双手,把猪下水全掏出来。

    我听到掏下水时,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,一时间忍不住皱皱眉,另外我这么无意间的一打量,发现死猪肚子上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这猪已经被开水褪了毛,此时它黑黑的肚皮上,出现了一条极不规律,还齐宁八绕的黑线。

    我咦了一声,让那些土著人先停一停,我蹲在猪肚皮前,更仔细的观察着黑线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他们想的很简单,也没觉得这黑线有啥,格桑尼玛还劝了句,“大家都饿了,大仙,咱们快点开饭吧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几眼,有些土著人都忍不住的盯着猪直吞口水。

    我不想耽误他们杀猪,就又借来一把石斧。我用它把这块怪异的猪皮,直接割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