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两个条件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88章 两个条件

    多吉的身体抖动起来,这绝不是正常人无聊时晃悠身子那么简单。她抖动的频率很快,甚至我盯着她细瞧时,隐隐都看到虚影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也全愣了一下,我和胡子又立刻看着达瓦拉拇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拿出纳闷的样子,说怎么会这样呢?不科学啊?

    我怀疑是银针刺穴出了问题。我给达瓦拉拇提醒,让她赶紧收针。

    但达瓦拉拇摇头,跟我和胡子说,“别担心,我还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她又让我和胡子帮忙,别让多吉乱动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扑到多吉的身上,胡子紧紧抱住她的双腿,而我重点是压着多吉的胸口。

    我发现自己赶得太巧了,多吉胸前两个饽饽,正好贴到我脸上,她整个身子被压制后,还是忍不住的小抖,她两个饽饽,一直在这种小抖之下,挤压着我的脸颊。

    我说不好这是什么感觉,反正怪怪的。这时我也提醒达瓦拉拇,让她别闲着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摸着衣兜,从里面拿出一只注射器,还这就要对准多吉的手臂刺去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这注射器不是啥好东西。我及时喝了句,这注射器最后停留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我问达瓦拉拇,“里面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倒是没隐瞒,回答说,“强心剂!这是好东西,多吉现在有点痉挛,用这种药剂,绝对能给她缓解。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她的法子能不错呢,现在一看,这也叫办法?而且多吉状态不好,真要挨了这一针,我怀疑问完话后,她还能活多久?

    达瓦拉拇趁空把注射器刺进入了,但还没等推入药剂呢,我也不压制多吉了,立刻又凑到达瓦拉拇的身边,把注射器强心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一脸不解,反问我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把这问话又反问回去,那意思,你干什么?随后我也伸手,把多吉脑顶的针全摘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试图阻拦。胡子大有要过来帮我的意思,但我让他别乱动,好好压住多吉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和达瓦拉拇又争执几下,突然间,草屋门口有动静了,一个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眼前这一幕后,尤其多吉脑袋上还有几根银针没收呢,她嗷了一嗓子。我光听嗓音,就知道,是多娜回来了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她能出现,而且这一刻我特想吐槽,心说格桑尼玛这个不靠谱的,当时承诺的当当响,办事却办秃噜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也一同看着多娜。

    多娜一定很在乎这个姐姐,她眼神都变了,里面隐隐露出疯狂的架势。

    她一个小姑娘,别看身体弱不禁风的,却突然扑了过来。她一边大喊,“别伤害我姐姐。”一边对着胡子乱踢乱挠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呲牙咧嘴的挨了几下后,一下子急了,骂咧着说,“小娘们,你打老子干啥?老子又没做伤害你姐的事!”

    多娜整个人一愣,胡子借机一闪身,往草屋外跑去。

    多娜拿出仇恨的眼光,又向我扑了过来,尤其还把嘴张开了,看架势要咬我。

    我没法对一个小姑娘大打出手,心中连连叫苦的同时,也打定主意,一定机灵点,好好防守,尽可量让自己少受伤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多娜想到了什么,她突然站定了身子,瞪着我几眼后,又调转精力,向达瓦拉拇扑过去。

    多娜很疯狂,一嘴咬住达瓦拉拇的外衣,还抡起小拳头,往达瓦拉拇身上玩命的砸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达瓦拉拇的眼神变了。她可是一个特警。我心说她真要反攻的话,多娜保准会很惨。

    我急忙凑了过去,这时达瓦拉拇举起拳头,这就要对多娜的脖颈打过去。

    我临空把达瓦拉拇的拳头拦住了,而且还死死握住它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皱着眉头看着我,也就是这么一耽误,多娜对着达瓦拉拇的胸口又打中一拳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气的哼了一声,又要抬脚。

    我用自己两条腿,把达瓦拉拇的这只脚夹住了。达瓦拉拇瞪着我,随后多娜对着达瓦拉拇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彻底绷不住了,吼着说,“小闷,你是不是有毛病?竟帮着土人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她这话夸大了,而且我想让多娜缓一缓,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我就拽着达瓦拉拇,一起出了草屋。

    多娜并没跟出来。我们仨站在草屋外面。达瓦拉拇针对我,一连串的质问着,但质问内容几乎都一样。

    我跟她含蓄的解释几句,也试图让她消消气。

    但没等我把达瓦拉拇说好了呢,远处又出现一个身影,还嗖嗖的往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我们仨等了等,这身影离近一些后,我认出来了,他是格桑尼玛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我当先迎过去,问他,“多娜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呼哧呼哧的喘着,又解释说,“我们几个人刚刚跟多娜正聊天呢,她突然一愣,念叨句糟了,随后不等我们反应过来,她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丫头还挺聪明的,我们耍这个小计谋,竟被她提前看破了。另外我看在格桑尼玛这么着急的份上,也没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胡子还压低声音问我一句,“兄弟,接下来咋办?”

    我也挺头疼,这也跟我们事先的计划有太大偏差了。

    没等我再拿个主意呢,多娜又从草屋里冲了出来,这一次她太狠了,手里拎着一个石斧。

    她先对格桑尼玛叽里咕噜说几句,之后话题一转,跟我们说,“我姐姐快死了,你们这帮败家仙人,尤其是你。”她瞪着达瓦拉拇,“我才不怕你呢,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她举着石斧,这就往达瓦拉拇身前冲去。

    我离达瓦拉拇还有一定的距离,想冲过去,时间上有些不够了。

    我对达瓦拉拇喊了句,想让她快躲。但达瓦拉拇原本就心里有火,这次爆发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高踢腿,而且角度拿捏很准,一下子把多娜的石斧踢飞了。这么一来,多娜成了双手空空。

    多娜被惯性一带,还止不住的往达瓦拉拇身前跑了几步。达瓦拉拇压根没停手的意思,趁机又从后腰处,把枪摸出来,对着多娜的眉心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怕达瓦拉拇这彪悍娘们,别一激动真来一枪,边喊边跑。

    多娜也认识枪,知道枪的厉害。她没再有啥举动,但一脸怒意的盯着达瓦拉拇。

    我及时拦在这俩女人的中间。达瓦拉拇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,又哼了一声,这是一种讽刺。

    我没在乎,而且我实在没啥好法子了,硬着头皮又拽着多娜,把她往屋里推的同时,跟大家说,“你们等着我,我跟多娜单独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多娜似乎还是对我挺有好感的,她很顺从。

    等我也进了草屋后,我还往屋外看了看。胡子他们压根没回避的意思,我不想让他们偷听我和多娜的对话,尤其要是多娜说了不该说的,还都被他们听到,我这脸以后往哪放?

    我想找个东西,把屋门堵住。我又四下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多娜品出我的意思了,她走到一个角落,把一个木板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木板原本挺隐蔽,被一些干草遮盖着,也不怪我没发现。另外我看着这木板,跟门很像。

    等多娜把木板堵好后,她还强调句,“咱们放心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先去看了看她姐姐。多娜刚刚说多吉快死了,而凭我的经验,实际情况没这么严重,至少多吉的呼吸有力。

    我安慰多娜几句。多娜经过这么一会的缓冲,也不那么暴躁了。

    她问我,“你们三个仙人,为何来找我姐姐的麻烦?”

    我简单说了几句,其实也是编瞎话了,把假仙人的事告诉多娜,还强调我们仨这次想把假仙人揪出来。

    多娜听的很仔细,但趁空她也不忘照顾下姐姐。

    我发现多娜不好糊弄,至少跟格桑尼玛相比,她是个“刺头”。

    她随后摇摇头,说她不太信我说的,而且她还指着油灯,反问我,“你敢不敢对油灯发誓,说你刚刚的话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那油灯,脑子一转,有个计较。

    我按她说的做,对着油灯念叨,“要是本大仙所言有假,让油灯烧死我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打心里这么认为的,我又不是真的大仙,所以这话本身就有语病,这个发誓也当然不成立了。

    而多娜呢,倒是点点头,彻底认可了我的誓言。

    我暗中松了口气,又跟多娜说,“我们想找到假仙人,就必须知道他躲在哪里,所以这事,只有你姐能帮的上忙。”

    多娜摇摇头,还苦笑起来,接话说,“我姐现在就是个疯子,你们怎么可能跟她说话呢?”

    看我皱眉,多娜又话题一转,指着自己说,“但是我姐姐刚刚逃回来时,还很正常,她把求仙的经历,完全跟我说了,尤其我姐姐很有方向感,当时被假仙人的使者在大雾里带着往前走,她却没迷路,还把路线完完整整的记了下来,也告诉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苦叹,更没料到,这次套话,绕来绕去最终还得跟多娜接触才行。

    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问多娜,“妹子,那你想不想给你姐姐报仇?”

    多娜点点头,没等我松口气呢,她又立刻摇头,跟我强调,“我确实很想给姐姐出气,但要让我把求仙道路说来,你还得答应我两个条件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