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不靠谱的说客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89章 不靠谱的说客

    我就知道多娜没那么好对付。看着她那一脸严肃样儿,我让她把两个条件说出来吧。

    多娜伸出一根手指,先说了第一个条件。这条件听着很简要,就三个字,“你娶我!”

    我本来打心里都做了准备了,心说她要借着什么条件不条件的,又跟我借种,老子指定不能同意。

    而听到娶的字眼后,我整个人一愣,甚至差点腿一软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才多久没见,这小丫头怎么变本加厉了,现在竟让我娶她!娶是什么概念?不得每隔两三天,她就得借一次种么?

    多娜看我没回答,她主动反问,“怎么样?同意不?”

    我玩命的摇脑袋,大有根本没商量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多娜脸上出现了怒意,但很快她又嘻嘻笑了,往后退了退,靠在她姐姐的旁边,就好像她离姐姐近了,能让自己有安全感一样。

    多娜说,“你不答应也没关系,你是仙人,我只是一个凡人,不奢求什么,但”她顿了顿话题一转,“你也别想从我嘴里打探出什么消息来。”

    我看她拿出倔强的架势,心里又愁上了。我试图说服她,甚至让她想开些。

    我索性编瞎话道,“我们仙人不能跟凡人结婚,这是规矩。”随后我又说了一堆那所谓的天庭的条条框框。

    多娜压根不在乎,嘴上还强调,“我不管!”

    气氛一度尴尬起来。我也想听听第二个条件是啥,就先抛开现在谈的,又问多娜一句。

    多娜扭头看着姐姐,说她姐姐命苦,如果不是被假仙人骗了,就不会有现在这样子,所以她想跟我们一起去找假仙人,而且她还放狠话,说到时一定用石斧劈了这货,把他尸体上的肉,一条条的切下来,煮熟吃了,然后再拉出来!

    我觉得这十六岁的小丫头也真够狠的,一般人顶多会鞭尸泄愤,她竟然要把这所谓的仇人最终变成粪土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也不赞成这第二个条件,因为直觉告诉我,蛊王很难对付,我们最后能不能活下来,都是未知数呢。这丫头要是非得参合进来,也很可能拖我们后腿。

    多娜观察着我,或许从我微表情上捕捉到什么了。她哼了一声说,“看来,这两个条件你都不同意了?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她闹僵,就没急着回复什么。

    多娜又说,“再给你一碗沙的时间,你考虑完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一碗沙是什么意思。多娜这就去草屋的一个角落里。这里原本堆着不少杂物,她翻了翻,从里面找出一个泥碗来。

    这泥碗跟正常吃饭用的饭碗不太一样,面上看,它做工很粗燥,一看就是被人用手硬捏出来的,另外它里面装满了沙子,底部有个小洞,被一小戳干草塞着。

    多娜从杂物中又翻出一个小支架,这支架是用树枝做的,下面还垫着一个小木板。

    多娜把泥碗放在支架上,抠开泥碗底下的小洞。这么一来,一股沙子顺着小洞流出来,最后落在小木板之上。

    我光看这情况,不用多问,也明白这一碗沙是啥意思了。说白了,这里没电,没有钟表,这泥碗就成了计时的简陋工具了。

    我看这沙子流的不快,初步估计,自己能有半个钟头路的考虑时间。

    我不理多娜,靠着草屋的墙站好,默默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多娜也不打扰我。她找来一块兽皮,用它给多吉擦脸和手脚。

    这么沉默了小半碗沙的时间,门外传来布谷、布谷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立刻听出来了,是胡子的声调。我冷不丁都差点气笑了,心说这爷们可咋整,自打入大峡谷后,我就没看到过布谷鸟。

    多娜当然不笨,听完这布谷声,她冷冷看着我,念叨说,“另外那个壮壮的仙人是不是要找你?”

    我呵呵笑了笑,说这一碗沙的时间还没到,我先出去一趟,一会回来。

    我把堵在门口的木板挪开,又一闪身,出了草屋。

    胡子和达瓦拉拇立刻围过来,胡子悄声问我,“什么情况了?”

    我示意我们离草屋远一点再谈。我们又走了走,格桑尼玛也一路小跑的凑了过来。随后我把刚刚的经过,尤其包括多娜的两个条件,都说给大家听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立刻骂了句,“狗艹的,这条件也太狠了吧。”他又特意拽着我强调,“决不能娶啊,不然杨倩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对杨倩倩很陌生,问这是谁?

    胡子眨巴眨巴眼,说这也是一个仙女。格桑尼玛对这回答不满意,又指着我问,“这仙女跟这位大仙有什么关系,为啥大仙娶妻还要考虑她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这时也插了句话,“小闷大仙,你可以嘛,原本我看错了你,没想到你竟是个多情种子。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拿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本来脑子就有些乱,被这些人七嘴八舌的一说,整个脑袋都快嗡嗡响了。

    我让他们别说风凉话了。我的意思,大家都想想办法,看怎么样既能避开这两个条件,又能让多娜开口。

    胡子最配合,立刻绷着脸琢磨起来。而达瓦拉拇嘘了一声,又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她目光大有深意。至于格桑尼玛,把事情想得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,“既然大仙已跟有别的仙女了,我劝劝多娜,让她打消这个念头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还一闪身,嗖的一下钻到草屋里。我本想拦住这莽撞汉,但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格桑尼玛跟多娜都说了什么,反正很快的,草屋里传来很大声的喊话,有多娜的声音,也有格桑尼玛的声音,但他们都用土话,我们听不懂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心说格桑尼玛真是个添乱的货。

    但没多久,格桑尼玛却兴致勃勃的跑出来了,凑到我面前后,急着说,“大仙,我给你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了,也拿出不敢相信的架势问,“多娜同意不让我娶她了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哈哈笑着,我看他这表情,突然间觉得心头这一块巨石没了,胡子还来到格桑尼玛身边,使劲拍了拍他肩膀说,“兄弟,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连连摆手,说大仙们别跟我这么“见内”嘛。

    胡子一脸犯懵,说什么见内?我倒是听明白了,知道格桑尼玛又说错汉语了,他想让我们别跟他见外才对,只是这内和外的字眼,他没把握准。

    我不在乎这个,又让格桑尼玛说说刚刚谈话的经过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竹筒倒豆子一样,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。我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,最后听完时,不仅是我,连胡子也绷着脸。

    胡子先问,“我说尼玛啊,你跟多娜谈的最后结果,不仅仅没打消了她嫁给小闷的念头,反倒是让她接受了小闷可以同时娶她和娶杨倩倩的结果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认真点点头,说这么一来,小闷大仙能娶两个了,仙界一个,凡间一个,这不是好事吗?

    我特想跳起来抽这个格桑尼玛,心说这算什么?就好比我去逛街,有人非拽我免费试吃,我不想去,结果格桑尼玛帮我理论一番,我最后不仅没躲开,还他娘的试吃两次

    另外我持悲观态度,觉得自己现在的形势,更加严峻了。

    多娜趁空也从草屋里喊了一句,“大仙,时间到了,你考虑好了么?”

    我听得出来,她语调里充满了欢快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不想回到那个草屋了,被潜意识影响的,又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留意到我这举动,她再次嘘嘘几声。

    我纯属被这股无形的压力硬生生一逼,突然有了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眼色。胡子原本拿出同情的样子看着我,这一刻他误会我的意思了,反问我,“咋?你想让我代替你分担一个?那成,我勉为其难,娶杨倩倩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你想得美。我让他过来,说要跟他来点悄悄话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犯懵的样子,凑到我身边后,我附耳跟他念叨一通,那意思,让他再跟多娜谈一谈,也找点什么理由替我推脱一下,如果实在推不掉这事,可以退一步,让我俩先定婚。

    胡子不相信的啊了一声,问我真要娶多娜?他又吧啦吧啦劝了一大通。我俩单独说悄悄话,也没外人,他索性抛开仙人的假身份,从男人角度出发,告诉我,男人嘛,当然可以沾花惹草,但千万别动真情,不然真娶了,以后遇到更好的女人怎么办?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掰扯这个话题,也让他别多劝了,就按我的意思去做。而至于多娜提出的第二个条件,我们也暂时先同意吧。

    其实胡子嘴笨,也未必是一个好的说客,但现在我也没更好的人选了,而且胡子这人,相比之下,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胡子又进了草屋,他和多娜接下来的谈话,倒是没那么大声,而且大约一刻钟后,胡子从屋门口探出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一脑门汗。他还对我竖了下大拇指,那意思,他谈成了。随后他跟大家说,“都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、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,陆续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多娜蹲在她姐姐旁边,她看到别人的反应不大,当盯着我时,她甜甜的叫了句,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我很敏感,其他人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法子闷不吭声,但也不想当面点头承认。我哈哈笑了,强调说,“只是订婚,现在还不算是夫君。”

    多娜又改口称呼我,“准夫君。”

    我没法反驳啥,但打心里,我这么想的,自己这个准夫君,想转正,没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