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食鼠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9章 食鼠

    在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氛下,我们走完了这通往地下的路,尤其踩完最后一个台阶时,我都有一种干呕要吐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我强压下这种不适感,盯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早期遗留的一个地牢,现在被北山监狱改建后,继续投入了使用。这里点着瓦数不够的黄灯泡,很昏暗,另外在我左右手两边,分别有四个牢房,一个个紧挨着,用的还是那种铁栅栏的牢门,再往里,三五十米开外的地方,有一个居中的用厚钢板做门的牢房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牢房是整个s牢区的重中之重。赵狱警示意我俩,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也就是那里。随后他又嘱咐,让我们别怕,跟着走就行了。

    要我说,这赵狱警也就是这么说说吧,他自己都显得很紧张,还偷偷一摸后腰,把电棍拿了出来,紧紧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也有向后腰摸得举动,想把甩棍拿出来,但我把他拦住了,还微微摇头示意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我俩毕竟是线人,尤其还他妈是从牢子里放出来的豁免线儿。别看我俩现在带着任务回到监狱,但真要拿出甩棍,不是那个事了。

    胡子想明白这个道理了,他轻轻嗯一声,算是回应我了。

    我俩随着赵狱警,一步步往里走。中途我也往两旁牢房里瞅了瞅。

    这里面很简陋,甚至木桌木椅,连拉屎的马桶也是木制的,很有古时候的味道,每个牢房里只关着一个犯人。我们的到来,让他们都醒了。

    有的犯人躺着的同时,微微抬头往牢外看,有的索性直接坐了起来。别看他们没喊没骂,也没啥暴力的举动,但说不好为什么,我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强强匪气。

    就说胡子,还跟其中一个坐着的重刑犯对视了一下。胡子立马身子抖了抖,还念叨句,“长、长臂猿?”

    这一定是这重刑犯的外号了。我听胡子说完,心里也有些波动,因为这名字绝不是我第一次听到。

    我绞尽脑汁的回忆着,想知道这长臂猿是干啥的。

    长臂猿盯着胡子,没来由的怒了,但很快他又呵呵笑了,念叨句,“小子,原来你还认识老子。”没等我们再接话呢,他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他速度挺快,跑到牢门前时,还隔着木栅栏,把手臂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重刑犯的胳膊比一般人的要长。胡子怕被他抓到,稍微往后退了半步,但根本没用,长臂猿又哼呀了一声,他原本伸到极限的胳膊,伴随咔吧一声响,又足足往前探出去一截。

    这一下,胡子被抓了个正着,被长臂猿紧紧拽住脖领子了。

    长臂猿又猛地往回缩手臂,胡子这么大个身板,跟个摆设一样,被带的一点阻挡不住的又往牢门处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长臂猿伸出大拇指,紧紧顶在胡子的脖颈上。这是擒拿很经典的一个招数,他卡的位置也很准,正是脖动脉所在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会有这种变故,而且被这么一刺激,我也全记起来了,这长臂猿以前是个很有名的抢匪,骑个摩托,专门在夜间出动,外加他胳膊长又有劲,手段残忍,听说连抢带杀的,最后身上背了足足五条人命。

    我想把胡子救回来,也不顾危险,往前走了一步。长臂猿机灵着呢,立刻对我喝了句,“孙子!别过来!”

    他还加重了手上力道,胡子一脸通红,忍不住咳咳起来。我猿哥长、猿哥短的,给他递好话的同时,也跟他说,“千万别为难胡子,大家都是苦出身,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长臂猿似乎听进去了,手上力道松了松。但这时赵狱警举着电棍,指着长臂猿喝了句,“让他识相的快放人!”

    我心说坏事了。而且长臂猿被赵狱警这话一吸引注意,他又狰狞的怪笑起来,不仅再次加重力道,还盯着胡子看了几秒钟,啧啧几声说,“你小子不是也入狱了么?咋这么快被放出来了?一定是当了线人吧?哎呦呦”随后他瞪着赵狱警,阴沉着脸又说,“老子也想当线人!让我放了这兔崽子没问题,但立马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顾忌场合,没法直言反驳他,心说就他这一身邪气,一点被教化的架势都没有,把他放出去,岂不危害社会了?

    赵狱警脸也沉得厉害,他压根不理长臂猿的话,又提高声调,说再捣乱,我关你禁闭。

    长臂猿四下打量一番,反问,“老子现在住的这鬼地方,跟禁闭有啥区别?”

    我发现这赵狱警的“谈判”技巧太一般了,他跟长臂猿又吼了几句,不过翻来覆去的就光吓唬长臂猿,压根没啥说到点子上的话。

    胡子可就惨了,一直被长臂猿抠着脖子,他也实在扛不住了,估计是严重缺氧了,腿一软,整个人顺着牢门的木栅栏,滑坐到地上。长臂猿也随着胡子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今晚的事会变成这样,正考虑要不要把赵狱警劝走,让我独自跟长臂猿聊一聊,又或者让赵狱警给杨倩倩他们打个电话,叫支援也行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从最里面牢房里传出一个啸声,这啸声很尖很刺耳。我听得气血翻涌,忍不住的直捂耳朵。

    长臂猿和赵狱警全脸色一变,甚至长臂猿分神之下,还松开胡子了。

    胡子猛地一挣扎,往前扑了出去。我见状急忙往前,跟拖死狗一样把他拽到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胡子有一只眼睛变得通红了都。我怕他视力有问题,就赶紧伸出一根手指,在他眼前一边晃一边问,“胡子哥,能看到这是几么?”

    胡子整个人有点迷糊了,但还是念叨句,“别、别他妈晃了,我看的到,是二!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晃得,导致胡子没看清。这时最里面的牢房还有人喊话,他语调特别冷,甚至听不出任何感情。他说,“大半夜的谁再捣乱,老子把他扒皮抽筋!”

    长臂猿脑门流汗了,这绝对是被吓出来的。他后退几步,乖乖的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震,心说连长臂猿这么个狠角色,都能被吓成这样,可想而知,里面那主儿有多横。而且我也相信了赵狱警的话,别看胡子也是个大油,跟人家比,真就是个娃娃。

    赵狱警不想再耽误时间了,帮我一起把胡子扶起来了,带着我俩往里走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股子抵触情绪,等越来越近时,我都有扭身要逃的冲动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最后来到这牢房的门外,这钢板门上还有个小窗户,只是窗户上没玻璃,全是一个个小孔。

    我们顺着小孔往里看,这里光线同样很昏暗,在角落的铁床上,盘腿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穿着很老式的军服,这军服也烂的不行了,很多地方全是一个个大洞。他身上被绑着铁链子,留着少说一尺长的头发,估计得有几年没理发了。

    他低个头,正咔吧咔吧的吃东西呢。我原本挺纳闷,他这待遇咋这么好呢,这么晚了还有夜宵?等再仔细一看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的床板上,放着一只被吃的差不多的死老鼠。他当着我们面,继续从老鼠身上撕下一块血淋淋的带着皮的肉,把它放在嘴里咀嚼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结巴上了,问赵狱警,“赵、赵、赵哥,我们一会是要劝他么?”

    赵狱警脸色不咋好看,但他又立刻压低声音给我俩鼓劲,说这犯人挺好说话的,让我俩别有心理负担,而且这次任务完成后,警方肯定给我俩记一大功。

    他还摸出钥匙,把牢门打开了。我和胡子都往后退了一步,拿出很抗拒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赵狱警这个缺德货,别看在长臂猿面前没啥能耐,现在却发狠了一把,强行拽着我和胡子,把我俩先后推了进去,又把牢门重新上锁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使劲砸门,我还喂喂喊着。赵狱警不理我俩,反倒靠着牢门,抹了脑门上的一把汗。

    我俩这么一闹,再次引起这重刑犯的不满了。他跟野兽一样咆哮了一声,还猛地抬头,歪着脑袋打量着我俩。

    我这次看到他真面目了,也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。其实他长得不丑,还很标致,但他白的瘆人,就好像个死人一般,另外从他身上,隐隐露出一股邪气来,他的眼神也太凶了,简直跟一把利剑一样,直接戳到我心窝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紧贴牢门。我脑门哗哗冒汗不说,也一时间锈住了,满脑子就一个念头,这一定就是那个“活死人”。胡子更是挤着笑,念叨句,“今晚天、天不错哈。”

    活死人久久没说话,似乎压根没听到胡子说啥。他观察着我俩,之后咧嘴笑了,拿出嘲讽的样子指着我说,“你叫张超,外号叫小闷,对不?”我机械般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又指着胡子,“你叫李金哲,外号胡子?”胡子一脸诧异,就好像再问,你怎么知道我叫啥?

    活死人拿出不满意的样子连连摇头,又说,“怪不得警方让我出去跟你俩搭伙,这帮死条子真没说错,你俩真是怂!而且怂死了!”

    我从这话里品出另一层意思,心说那神秘女子竟这么厉害,前几天说想找活死人出来帮我俩,但这才几天,她就办到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胡子还贴着门往我身边凑,低声念叨说,“你快想点招啊,咱俩是说客,总不能一直这么闷着吧?”

    活死人的耳朵太灵了,胡子这话也被他听到了。他鄙视的嗤了一声,把剩下那个死老鼠拾起来,对着我俩抛了过来,又说,“先别什么说不说客的了,来者就是客!请你们吃!”

    他抛得挺有准头,这死老鼠吧嗒一下,落在我俩脚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立刻紧闭嘴巴,盯着老鼠看着。重刑犯皱起眉头,一看他就对我俩不满了,但也等着我俩接下来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悔得肠子都青了,心说自己是不是傻掰?非得答应杨倩倩来这,结果摊上这么个麻烦。

    我一直偷偷背着手,对牢门敲着,我希望杨狱警能不给我俩出难题,早一刻的放我俩出去。但牢门外一直没动静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比较直,他纠结一会儿后,最后一发狠,蹲下身子,一把将老鼠脑袋扯了下来,放在嘴里使劲嚼上了。

    活死人看着胡子笑了,说你憨归憨,倒也算个汉子。随后他和胡子都看着我,尤其胡子还对我使眼色,那意思别管死老鼠不老鼠的,赶紧吃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