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擒敌计划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95章 擒敌计划

    我听到人渣这个词儿后,仿佛回到了从前,回到了刚当线人的那一刻。打心里说,我对人渣两个字比较反感,但也因为它,让我想起了曾经那满满的记忆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有些愣神,并没接话。胡子就不一样了,他立刻把脸沉了下来,还呸一口说,“狗艹的董豺,你这逼嘴还是那么骚性,就不能说点好的?再说,谁他娘的是人渣?”

    董豺也是一愣,或许他没料到,胡子会有这种反应。随后他狞笑起来,甚至故意往胡子那边靠了靠,又念叨起来,“你小子脾气现在这么暴了哈?用我提醒提醒你么?别忘了,你是怎么进的监狱,还有多少年的牢子要做”

    董豺把早就熟记于心的套话又搬了出来,无疑是想狠狠打击和挖苦胡子。

    以前遇到这种情况,胡子保准吃瘪,但现在他听完连连冷笑,拍着自己胸脯说,“老兄啊,你消息闭塞了,老子现在升了,不是线人,而是归省厅特案组管了,是一名特警。”

    董豺诧异的喊了句,“啥?”之后他拿出一脸荒唐的样儿笑了,使劲摇头说,“就凭你?当特警?你他娘的也配?告诉你,你要是特警的话,老子就是省公安厅的厅长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俩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,想劝说点啥,胡子却不给我机会,他还特意把枪举了起来,指着董豺说,“厅长大人!我这次来就是抓蛊王的,而且刚刚我发现你好像是蛊王的手下吧?你说,我把你崩了,算不算犯错误?”

    董豺喝了句,“想杀我灭口,你个线狗,你敢!”但他同时也往后退了退,说明心里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又有啸声传了过来,而且离我们很近,我扭头一看,能隐隐发现两个人影正快速往我们这边接近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。董豺脑子没那么笨,他突然明白过一件事,念叨说,“太好了,这次警方还有其他人过来了,你们两个线狗刚刚对我无理,等着一会怎么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董豺撇下我俩,紧倒腾双腿,向达瓦拉拇他们冲过去。

    我怕达瓦拉拇误以为董豺要行凶呢,别因此把董豺一枪打死了,我急忙提醒一句,“自己人!”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也有点被吓到了,当他们看着董豺跟个野蛮人似的靠近后,达瓦拉拇举着枪,格桑尼玛握着石斧,大有跟董豺保持一定距离的架势。

    董豺先对着这俩人敬了个礼,不得不说,这敬礼倒是很标准。随后他说自己是警察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只是皱着眉头,没急着说啥。格桑尼玛是彻底有点蒙了,等我和胡子也来到他们身边后,格桑尼玛指着董豺,问大家,“他说警察,这是个神马玩意?”

    我不想解释太多,不然又得啰里巴嗦的讲上一大通。我索性编了话,告诉格桑尼玛,警察就是仙人对仙人的另一个称呼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天真的点点头,相信了。董豺倒是又多问一句,“什么仙人?”

    我怕这秃顶豺乱说,就对胡子使眼色,让他先把格桑尼玛叫到一旁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很默契,理解我的意思。他还立刻行动。

    等他跟格桑尼玛离开后,我把我、胡子和董豺之前的关系简要说了说。而达瓦拉拇呢,她平时会跟我和胡子斗嘴,但涉及到正事,尤其原则上时,她不含糊。

    她告诉董豺,我和胡子破了不少大案,现在不是什么线人,而真是特警了。之后达瓦拉拇又把这次我们来大峡谷的任务,简要说了说。

    董豺在听的过程中,脸色数变,尤其他时不时瞥着我看的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要我说,这小子绝对是个二皮脸,当他知道,我和胡子比他的地位还高时,他态度上又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。

    他拿出略带巴结的样子,当着达瓦拉拇的面儿,称赞我和胡子。按他的意思,当初他就觉得,我和胡子是好苗子,为人有拼劲,做起任务来,很有上进心,很好!

    最后他还不忘提醒句,说我俩之所以有今天,跟他当初鼎力相助有绝对的关系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在这问题上较真,听的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,达瓦拉拇最后拿出反感的样子,看了看董豺。

    我又话题一转,让董豺说一说,他怎么会在这树林里,而且他从哈市消失后,到底都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董豺又是恨得直骂,又是时而语调哽咽的。按他说的,他被蛊王弄的昏迷了,之后他一直浑浑噩噩,跟着蛊王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,最后来到这里。蛊王没杀他,还让他成为奴隶。

    蛊王交给他一个任务,专门在这树林里培养虫蛊,这些虫蛊也就是“黄珠子”,更是一种寄生虫。蛊王每七天来一次,每次给他带来一定的口粮,另外也带来一个“寄主”,要么是野猪,要么是几只野兔等等。而董豺呢,为了能活下来,就这么周而复始的,一直躲在这鸟不拉屎的树林里,“专心”养起虫子来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听完第一反应,问蛊王在哪。而且她还敏感的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,蛊王肯定不在附近,这在之前我们观察地形时,就已经知道了答案。所以我没像达瓦拉拇这样。

    另外董豺也从他的角度证实了我的猜测。他说蛊王就是七天一来,每次待个把钟头,平时压根就不露面。而且董豺也猜测,这蛊王有好几个“家”,他一般会在别的“家”里待着。

    我还有一些问题,想问董豺,但我们在这谈的挺热闹,胡子跟格桑尼玛在不远处待不住了,他俩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把格桑尼玛的情况,简要说了说。董豺一听,这格桑尼玛竟然就是个土人,而且在这土人眼里,他这个警察就是仙人。他那副优越感又上来了,还指着格桑尼玛,捧了自己几句,那意思,他的仙法也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这人,心里藏不住事,他也真不给董豺脸,听完他就接话,指着董豺的全身说,“你仙法大?我不信。再说你看你那土老帽的样儿,要会仙法的话,咋不把自己变得漂漂亮亮的?”

    董豺一时间脸色奇差,而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。我心说董豺被一个土著人骂做是土老帽,那也是真够丢人的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和达瓦拉拇的想法一致,都想去那树林里看看,尤其想观察下那养虫蛊的野猪。

    董豺似乎很不想再回去了,他犹豫着想了一番,最后跟我们说,“我这次可是当了有史以来最难的卧底,跟蛊王周旋这么久,实在有些熬不住了,而且我对这案子的贡献也很高了,你们继续追查吧,我想出了大峡谷,回当地警方报告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冷冷看着他,而他说完就有扭头要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是在哈市的话,他确实能这么一走了之,问题是这里叫大峡谷。胡子忍不住喂了一声,跟董豺说,“老兄啊,你知道怎么出大峡谷吗?”

    董豺摇摇头,又说,他连自己被掳进来的记忆都模糊了,更别说清楚大峡谷的凶险了。

    我把董豺叫到一旁,把大峡谷的情况说了说,当然了,既没过度夸大,也没特意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董豺听完没反应,不过他那眼倒是瞪得大大的。最后还凑到胡子身边,查看下胡子身上的伤痕,这都是当初被蚂蝗咬完留下的。

    董豺一定被吓住了,又连连念叨起来,那意思,这可怎么办的好。

    我考虑到我们人手太少,而董豺又是个警察,再怎么也能帮上点忙。我就跟他说,既然他自己一时出不了大峡谷,那就跟我们一起查案吧,等把蛊王抓住后,大家再一同合力走出大峡谷。

    董豺闷头想着,表情阴晴不定。我给他时间,趁空我和胡子也抽了根烟,当然了,格桑尼玛也嚷嚷着要了一根,非要也抽两口。

    董豺最后拿出一副下了狠心的架势,说他听我的,但他又一伸手,举着跟我们说,“我没武器,你们得给我弄一个。”

    胡子叼着快吸完的烟,说那好办,他又从格桑尼玛的后背上,拿出一个迷你石斧,递给董豺说,“怎么样?够用不?”

    董豺一脸无奈。而我觉得,他又不会用石斧,尤其这种小石斧还只是个暗器,他难道遇到危险后,要挥舞这个“玩具”做防卫么?

    我想把自己那把折叠刀拿出来,借他用用。但达瓦拉拇比我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我发现达瓦拉拇真是跟我们藏心眼了,她那背包里,竟然还有一把备用的手枪,这手枪还很精巧,比正常手枪小了一圈。

    她把这小手枪递给董豺,还给了他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夹。

    胡子喂了一声,我知道胡子啥意思,他怕董豺有了这把枪,别对我们做出啥危险举动来。但我觉得,他虽然人品不咋地,却毕竟是个警察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使了个眼色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而董豺呢,握着手枪后,他情绪突然激动上了。不得不说,枪是好东西,会给人一种安全感,也会给人增加勇气。

    董豺脸都有些狰狞了,叫嚷着说,“艹他娘的,老子被你抓了后,就一直虐待我,这次别让我逮住你,不然我把你打成马蜂窝,我发誓!”

    他最后紧紧捏着枪,在如此力道之下,手都有点抖了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又有些担心上了,心说他说的要只是气话,那还好些,不然我们真活擒了蛊王,他可别一怒之下,真犯傻事,把对方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