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擒敌计划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196章 擒敌计划(二)

    我劝了董豺几句,那意思,让他注意控制情绪。我原本是他下线,这次冷不丁反倒劝他,他有些不习惯,不过他还是应了我几句。

    我们稍微休整一下,又一同进了树林。我们一起来到那野猪面前。

    之前用望远镜观察,我知道这野猪很惨,但这么一离近了,我发现它比隔远看着更惨。

    这猪压根都快没啥生命迹象了,除了肚子微微一胀一胀,证明它还有着呼吸,另外这野猪身上全是各种包、大的小的、红的黑的等等,密密麻麻一片。

    我看的直反胃,但也有个猜测。我指着一个大包问董豺,“这里面藏着寄生虫吧?”

    董豺点头。这树上除了绑着野猪,还有块区域上插着几根粗针。董豺熟练的拿起一根粗针,对着这大包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把大包挑破,又伸手抠了抠,从里面拿出一个小黄虫子来。

    这虫子肉乎乎的,还缩成一团,乍一看真跟黄色的珠子一样。董豺稍微用力一捏,这黄虫还难受的嘤嘤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它的叫声跟婴儿哭有些像。想想看,在这种环境下,它这么一哭。我就觉得自己后背直发凉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往后退了退,其他人跟我反应差不多,尤其格桑尼玛,他退的最多,还嘀嘀咕咕起来,说着土话,我也不知道他这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胡子想到另一个问题,问董豺,“你不怕这虫子钻到你体内么?”

    董豺摇头,还苦着脸回答,“蛊王给我喂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,甚至让我以后出的汗都发苦,他还告诉我,这毒虫就算饿死也不会碰我一根汗毛的。”

    我猜这药就跟抗体一样。而达瓦拉拇对这药很感兴趣,又追问董豺,“知道那些药的成分是什么么?”

    董豺无奈的摇摇头。达瓦拉拇打量着董豺,她有了另一个念头,说道,“你的血一定跟其他人的不一样,要是有机会研究一下的话,或许也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达瓦拉拇这小娘们,不去搞科研真是白瞎了,刚刚她发现毒蘑时,就动手收集了,这次听她的言外之意,又想对董豺取血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董豺,肯定会想理由,不让达瓦拉拇得逞,但董豺满脑子想的竟然是别的,他还顺着达瓦拉拇的话往下反问一句,“要是真从我血里有啥发现,我会不会就此立了一大功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打着她的小算盘,当然要捧着董豺说了,尤其接下来那一番说辞,把董豺夸得都快上天了,最后达瓦拉拇也话题一转,说她现在背包里就带着注射器呢。

    董豺一伸胳膊,跟达瓦拉拇催促,“来吧,不就吸一点血么?本警官就当被蚊子叮了几口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这就翻着背包。董豺趁空还美上了,念叨句,“我又跟罪犯周旋,又如此贡献出血来,到时肯定大功一件,不升职才怪呢。”

    但要我说,他高兴地太早了,等达瓦拉拇拿出一个超大的注射器和一条皮筋时,不仅董豺,我和胡子都愣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骂了句,“狗艹的啊,这是平时给牲口抽血用的吧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不回答,反倒示意董豺把胳膊伸直了。

    董豺绷着脸,一下子反悔了,还又念叨,“抽血的事,等破了案,回到警局再说吧,而且我最近营养不好,有点贫血。”

    我离他近,顺带看了看他的脸。我心说他面色如此红润,呼吸如此均匀,能贫血才怪呢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压根不想松口,看董豺往后退了,她嚷嚷道,“老爷们说话,那就是一口唾沫一口钉,咋能说了不算呢?”

    董豺这人,挺要面子的,这一点倒是跟胡子有点像了,所以这次他吃了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他最后妥协了,我眼睁睁看着,达瓦拉拇心满意足的抽了一大管子血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们没在血上再讨论啥,很快又把精力放在这头野猪上。我问达瓦拉拇,“你对这毒虫有兴趣么?要不要也挖两只带回去研究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很简短的回了个字,“不!”

    其实我看到,她一脸纠结样,我猜她是怕她真要抓毒虫,别一个不小心反中招,所以才打消对毒虫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且我不想让这毒虫继续活下去,就问董豺,“知道有什么办法,能把这些毒虫快速杀死不?”

    董豺指着野猪,说寄主死了,这毒虫也不会活太久。

    胡子把折叠刀打开,这就要给野猪来上致命的一刀,他比划下一会儿下手的角度,还念叨句,“猪老弟,你死了也不错,至少是个解脱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趁空拦住胡子。我并不是不支持他这么做,而是担心一旦胡子一刀下去,别让猪血喷的哪里都是。谁知道这猪血里有没有说道呢?

    我随后问达瓦拉拇,“有没有毒药,给野猪打一针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应了一声,也很配合的找到另一个注射器。我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啥药,但真够狠的,一针刺下去,不到半分钟,这猪就彻底不动弹了。另外在毒药的影响下,死猪身上的大包小包也有反应,尤其有几个大包,它自己动了动。

    我猜里面毒虫正在煎熬着,但这也是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我们又商量接下来的计划。我问董豺,他知不知道蛊王还有多久回来?

    其实我本是试探的问一嘴,毕竟董豺现在这惨样,都混到穿兽皮的程度了,身上肯定没戴手表。

    但意外的是,董豺也有他的办法。他带我们去附近的一棵树旁。这棵树上有一大块树皮没了,上面被刻着密密麻麻的正字。

    我对这正字很有感觉,也想起之前调查凶宅自杀案的一幕幕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更是敏感上了,还说了句,“咱们在雾林也遇到过这树,难道”

    我猜她想说,那树会不会是蛊王弄的。我看她随后又敏感的四下看着,知道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别瞎想,还劝了几句。董豺对这些正字很仔细的观察着,随后他也再次补充说,“两天后太阳落山的时刻,蛊王才会出现,所以大家放心,这期间那畜生不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表情还是有些不自在。而我倒是被董豺这话一影响,突然有了个计较。

    我说,“咱们把这树林设置为伏击地点,就等两天后蛊王自己入瓮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董豺先连连叫好,还指着绑着死猪的那棵树说,“蛊王每次来,都会先看看寄主,咱们就拿这头死猪作诱饵,在树周围挖一些深坑做陷阱,到时一旦蛊王掉进去了,咱们想弄死他,还是想活擒他,都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。胡子先点头,回应说,“这豺狗的法子别说,还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董豺脸一绷,让胡子以后叫他董警官,就跟以前一样。胡子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趁空往深了想。我们现在没铁锹、铁镐之类的东西,想要挖坑的话,只能用折叠刀,这要是挖起来也很费劲。

    我把这情况说出来。董豺摆着手说,“用刀挖也行,还有两天时间,抓点紧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他也跟打了鸡血一样,这就要开工。

    但我还有一个担心之处,把董豺叫住了。我问他,“这树林里还有什么蛊王养的毒虫没有,咱们得先把这一切的隐患排除掉,不然蛊王真能用笛子把毒虫召唤过来,咱们到时就被动了,甚至很可能全军覆没,被毒虫咬死。”

    董豺听完有点愣,说“没那么邪乎吧,用笛子就能使唤虫子?”

    其实在我没来藏地之前,听到这观点,或许也会不信,但我和胡子可是亲眼见过达瓦拉拇用里令控制蚂蝗。

    胡子还插嘴解释一句说,“豺狗啊,你想想,那些印度阿三都能吹笛子让蛇傻兮兮的跳舞,蛊王用笛子使唤虫子,这也不算稀奇事了吧?”

    董豺严肃起来,又拿出一副闷头琢磨的架势。我让他别太考虑笛子不笛子的事了,反倒快点回答我刚刚的问题,这树林里到底还有其他毒虫没?

    董豺指着树林深处的方向,说蛊王曾经提醒过他,那里有禁区,让他别擅自走进去,不然保准会丢命。他害怕了,就一直没进去过。

    我头疼上了,猜测的说,“那禁区里或许都是成年的黄珠子吧?”顿了顿后,我还补充说,“我印象中,这种毒虫成年后,还会飞。”

    董豺倒是没我这么悲观,说每次像野猪这种寄主,它们身上的包变得特别大了以后,蛊王都会把它们抗走,不留在这里。而且他来到这里都这么久了,从没见过飞虫。

    我纠结着。说实话,如果还有别的选择,我真不想借着这树林伏击蛊王了,但问题是没有。

    我又考虑到董豺身上有抗体,不怕毒虫,就又拿出一个折中的办法。我的意思,眼瞅着天快亮了,大家休息一番,之后一起去树林深处一探究竟,但要全部都小心翼翼的,尤其某些场合下,董豺先上。

    胡子、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都没啥意见,而董豺头次听我下号令,又有些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太挑剔,直接就地而坐。我以前也有过等着看日出的经历,但那时候还没犯事入狱呢,也纯属是拿出欣赏的架势,而这次我们一行人又看了场日出,我心情却完全不一样,甚至沉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