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穿死人衣服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章 穿死人衣服

    这死老鼠被抛过来时,就没剩啥肉了,胡子刚刚还把老鼠脑袋揪下去了。现在一看,它几乎只有个无头的皮囊和尾巴了。

    我是真不想吃老鼠肉,正瞅着怎么办的好呢,这时灵机一动,我蹲下身子,拎着老鼠尾巴,把这“空皮囊”举起来。这期间我还闻到一股浓浓的怪味,但强行忍着。

    我拿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跟活死人说,“我想吃块肉,问题是这上面找不到啥肉了,至于剩下这皮”我摇摇头,表示没胃口。

    活死人原本皱着眉头盯着我,没多久眉头舒展,他又嘿嘿笑了,点着说,“你小子倒是挺滑头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叫什么滑头?分明是睿智和聪明!活死人随后也松口了,说既然没肉了,那就不用吃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胡子听到这,却把眼睛瞪得溜圆,还闷着发出呃呃几声。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。这颗鼠脑袋入嘴,他半个腮帮子都鼓起来了,现在一边嚼着,一边还有一股血,顺着他嘴角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被他恶心到了。他明显是不甘心,觉得这太不公平。但有些事,往往真就没法公平。

    趁活死人现在心情不错,我又赶紧示意胡子,你也别吃了,把鼠肉吐出来得了。

    胡子照做,对着一个角落哇了一口。活死人看着胡子背影,微微摇了摇头。等我俩又并肩站到一起后,他脸色突然沉了下来,又说,“两位客人,你们找我的意图,我明白,但还是那态度,警方让我出去可以,得把那俩人的人头拿过来。或者人带来,让我用刀把他们剐了,不然”他说到这,突然暴怒起来,吼道,“免谈!”

    我耳膜被振的嗡嗡的,忍不住捂了下耳朵。另外我也搞不明白,他说的俩人是谁,当然了,我也不会笨的以为是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多嘴问了一句。活死人回忆着,不过看似这不是啥好回忆,他脸沉沉着,表情越发狰狞。

    我心说不好,但没等我提醒胡子啥呢,活死人整个人彻底歇斯底里了。

    他一声声咆哮着,刺耳的啸从他嘴里传了出来。我和胡子算了大霉,在这个如此封闭的牢房内,成为最先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不仅是我,胡子也扛不住的直捂耳朵,甚至毫不夸大的说,这啸声竟跟有妖法一样,能穿透我们的手,直往耳朵里钻。我怀疑这活死人是不是练过什么,比如内功之类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得不紧紧靠在牢门上,我身子发软,还一屁股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持续了得有半分钟,活死人不再啸了,我俩都出了一身汗,也都难受的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我琢磨着,再跟活死人说点啥暖暖场呢,谁知道他冷冷盯着我俩,站起身,跳下床来。

    我俩绝对被他身上绑着的铁链子误导了。我本以为他根本没啥行动自由呢,甚至起身都费劲,但这铁链子很长,活死人接下来对着我们狂奔过来,眼瞅着撞到我们时,铁链子绷得笔直,发出砰的一声响,这才硬生生把他限制住。

    活死人跟我俩几乎贴脸,他带着浓浓恨意,几乎从牙缝里蹦出来一句话,让我俩还不快滚,跟死条子们转话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压根也不想多待了,转身往死了敲门,胡子还手脚并用上了,跳着用脚挠门。赵狱警在门外也把这里面的情况观察的一清二楚,他这次没再为难我俩,迅速把我们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踏到牢门外的土地,我心里才稳当一些。胡子跟我情况差不多。而且活死人刚刚的举动,也让整个s牢区都炸锅了,其他犯人全怪叫起来,甚至有人还跑到牢门前,对着木栅栏又敲又打的。

    赵狱警压根维持不住这场面,带着我俩一溜烟的撤走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我和胡子没跟他说话,等回到接待室时,我看到那老刑警正抽着烟,杨倩倩正喝着咖啡,俩人聊天呢。

    他们见到我俩后,老刑警还先问了句,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胡子的弦儿彻底绷不住了,拿出不客气的架势,还乱七八糟一顿说。那意思你们警方怎么做事的,人家都开出条件了,你们想把他放出来,就从这条件上想办法,别拿我哥俩的命开玩笑吧?还当个什么狗屁说客。

    老刑警听完脸就耷拉下来了,他眯了眯眼睛,一看就气的不轻。他想教训胡子一番,这时杨倩倩把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对我俩一直不错,这次也给我们说了好话,甚至让老刑警跟赵狱警一起出去吸根烟,她有点私下话要跟我和胡子说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这三人有猫腻,有我和胡子不知道的事,尤其这老刑警,很听杨倩倩的话,这就带着赵狱警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等接待室就跟我们仨了,杨倩倩一叹气,说这个活死人古惑,还真是个滚刀肉。

    我听完这话,也知道那活死人叫啥了,而且还姓古,印象中这种姓氏在北方很少见。

    我俩对杨倩倩的态度,肯定跟对老刑警的不一样,胡子压着火。我又跟杨倩倩说了几句,那意思,下次别找我哥俩了,我俩很尽力,尤其胡子连老鼠肉都吃了,但实在跟古惑聊不到一壶去。

    杨倩倩微微点头,又独自琢磨片刻,她一套兜,拿出一袋奥利奥对我俩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盯着这饼干,误会杨倩倩的意思了,还摇头说,“现在反胃,吃不下奥利奥。”

    而我盯着这外包装时,心里咯噔一下。因为我入狱前就特爱吃这种饼干,甚至这么一联系,我猜一定是那神秘女子特意给我的。

    杨倩倩示意我们把饼干打开。胡子因为不感兴趣,也就没急着行动。杨倩倩大有深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饼干袋,一下就把它撕开了。但这里面装的哪是什么饼干,而是两沓子被卷起来的钱。初步估计,得有个一万来块。

    胡子真是见钱眼开,他兴奋的嘿了一声,立马把饼干袋抢过来。他的手也真大,一把将两沓子钱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笑着唰唰数钱,一边问杨倩倩,“姐姐,咋回事?这是这次任务的犒劳吗?”

    杨倩倩没正面回答,反倒让我俩别把今晚的事说出去,这钱也放心花!

    胡子连连应着,而我觉得,这一沓子钱反倒是烫手山芋。我想跟杨倩倩套套话,至少让我多了解一下神秘女相关的事。

    杨倩倩压根防着我这一手呢,她不仅不透露太多,还看了看时间,说太晚了,走吧。

    我俩又被老刑警带着,原路返回。这老刑警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,等到出租房楼下时,他还心平气和的劝了我俩一句,说记住了,在古惑那怪物被放出来前,你俩都留心点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我和胡子的生活又回归到平淡之中。这样又到了一天晚上,警方让我俩迅速赶到车站,坐一辆k字头去往南方的火车,也强调让我们不用带任何行李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真奔着这话去了,只带着那一万块钱就动身了。

    在火车站,我们还遇到了宋浩,他打扮的跟个黄牛党一样,拿出两张火车票,说随后会有人跟我俩联系。

    我猜这个随后,要等我哥俩到南方后才行。我俩压着性子没多问,而且这两张火车都是软卧。

    一般客人坐软卧,那是一种享受。但等我俩上了火车后,我发现这趟车的人不少,甚至很多都没座,而我俩做的那个软卧厢,除了我和胡子,就没其他外人了。我猜这是变相的监视我俩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觉得无所谓,另外这一路上,我俩吃东西也不花钱。我跟胡子强调一个态度,别管那么多,可劲造。

    一晃火车到了郑州,这也是哈市到南方的中点。火车在郑州停的时间比较长,足足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我哥俩也没下去,依旧躲在软卧车厢,吃着猪蹄子喝着啤酒。

    没多久厢门被打开了,走进来一男一女。那名男子还背着一个旅行包。胡子瞪了他们一眼,又问了句,“走错了吧?朋友?”

    一男一女没理会胡子,反倒又往里走了几步,女子还把厢门关上了。没等我俩再问,这男子亮出了警官证,还说出了我俩的姓名。

    我明白,这是警方的接头人。我客气的带着胡子,给这俩警官挪地方,让他们坐下来。

    男警趁空也把旅行包放在桌子上,从里面掏出两套衣服,都是白衬衫和蓝裤子。这让我想起水手服了。另外让我敏感的是,这衣服明显是旧的,白衬衫上还分布着好几个血点子。

    男警说,“穿上试一试,看大小合身不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动弹。胡子还呵呵笑了,一边打着酒嗝,一边指着衣服说,“警官,这他妈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吧?我哥俩这次只是当海上劳工,不至于还要穿死人的衣服吧?”

    男警脸一沉,压根不跟胡子废话,冷冷回答说,“让你穿就穿,多墨迹个什么!”

    其实我打心里也不舒服,甚至有点膈应。但也看出来了,这衣服是非穿不可。我当先起身,换起衣服。胡子拿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,随后也照做了。

    这衣服上血腥味挺浓的,我换好后,鼻子被刺激的挺难受。但男警看着我俩,满意的点点头,又强调,“接下来你们一直把这套衣服穿在里面,也看看这个资料,把上面的话全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从旅行包里又拿出两个小本。胡子最烦看书,忍不住嘘了一声,男警又瞪了胡子一眼。

    我却更好奇这上面写着什么,就先拿起一本。

    我看了开头半页,又随意翻了几页看看,但等大体明白这里面写的啥后,我完全诧异了

    大家周末愉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