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虐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0章 虐尸

    那棵树,原本绑着死野猪,现在野猪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董豺的尸体,而且他死相还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董豺的衣服和披着的兽皮,被扒的精光,头发也被剃了,光秃秃的脑顶上、下体隐蔽处,以及双手都血糊糊一片,他的表情还停留在死前那一刻,五官略微扭曲不说,双眼上翻着。

    我原本就没底的心,现在更是砰砰乱跳的厉害,甚至都几乎快从我嗓子眼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幸好抓的牢,没因此从树上秃噜下来,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下去的了,等用最快速度的双脚踩到地面时,我又紧紧靠在树上,举着手枪,四下看着。

    我怕自己也会跟董豺一样,最后惨死在这里。也不得不说,死亡能带给一个人太大的恐怖了。

    我呼哧呼哧的喘了老半天的粗气,这才渐渐冷静下来。我心说如果凶手有意要杀我的话,也绝不会留我到现在了,早就趁我昏睡时动手了。

    我强压下不适感,又打心里纠结一番。我想先抛开董豺的尸体不管,把其他人也弄醒了。

    胡子现在还趴在树上,我叫醒他并不方便,另外格桑尼玛离我太远,我把目标先放在达瓦拉拇那里。

    她面冲下趴在地上,我踉踉跄跄跑过去,蹲在她旁边。在我使劲拽她,试图把她翻过来时,我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我怕一会出现的,是一个悲剧,甚至我也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而当达瓦拉拇身体一翻后,我看着她,却出乎意料的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死,而且面上看也没受什么伤,只是她脑门上被黑笔写了两个很大的字:废物。

    就凭这俩字,尤其写的还挺漂亮,我突然断定,董豺的死不是蛊王所为。想想看,蛊王的汉语很不标准,就他那水平,说话都费劲呢,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看的汉字来?

    我又想到了10086,心说难道是她做的?但她到底是什么人,有什么身份?而且自打她出现之后,一件接着一件的神秘事就没断过不说,这次她竟把一个警察杀了,还对另一个女特警羞辱一番!

    凭目前掌握到的信息,我没法做进一步的猜测。我带着一头雾水,再一次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又掐起了达瓦拉拇的人中。

    我为了让她最快醒来,甚至也掐了掐她腮帮子。突然间,她眉头一皱,这是要醒前的征兆。

    我一边等着,一边也盯着她的脑门看了几眼。那俩字实在是明显。

    我心说她一个女孩家家的,被这么羞辱,实在不太好。我又伸手对着她脑门使劲搓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这是在野外,之前达瓦拉拇又是倒地又是爬树的,她身上没那么干净,我搓几下,还在她脑门上搓出泥球了。

    我稍微有点反感,不过这么一来,我也很快把那俩字搓掉了,取而代之的,是达瓦拉拇脑门变得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没多久,达瓦拉拇睁开了眼睛。她稍有木纳的看着我,等缓过神后,她又嘀咕说,“该死!昨晚我竟然睡着了。对了,伏击蛊王怎么样了?是不是成功了?”

    我猜她之所以认为伏击蛊王成功了,是因为见到我还活着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让她也别急着问这儿问那了,先看看那棵绑着死野猪的树吧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带着不解,抬头看了一眼,而且跟我意料的一样,她也被董豺的尸体吓住了。

    她扯嗓子哇了一声,立刻弹跳起来。只是她现在的身体还不适应这么剧烈的运动,她站起来的一瞬间,双腿发软,她又被迫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赶巧的,她跪的方向,正好冲着董豺。乍一看,像在给董豺磕头下跪似的。

    我急忙搀扶她。达瓦拉拇整个人的状态不太好,她带着一股颤音,估计也是被吓到了,她问我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我不多解释,也没法解释啥。我指了指胡子和格桑尼玛的位置,那意思,让她跟我分头行动,把这俩人叫醒了再说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向格桑尼玛走去,我奔向胡子那边。

    其实相比之下,我面对的难度更大,还得爬到树上,但我不管这些,来到树下后,我还跟昏睡的胡子念叨句,“兄弟,你放心,我不会乱来,一定把你安全的叫醒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就奔着树干一扑,手脚并用的往上爬。但也就是这么一扑,树干稍微抖了抖。

    谁知道胡子原本趴在树杈上的状态,就处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,现在我的加入,让树干一抖,竟打破了这种微平衡。

    胡子整个人一侧歪,竟从树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伴随砰地一声,胡子落到地上不说,还激起了好大一层土。但他身体壮实,外加掉落的地方并不太高,他没死,反倒一下子被摔醒了。

    胡子难受的直哼哼,睁开眼睛后,还骂咧咧的说,“狗艹的啊,老子到底咋了?咋浑身都疼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愣愣的看着胡子,而且这么一来,我也没必要在爬树了。我赶紧跳下来,又跑到胡子身边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初步检查一番,没啥大碍。我把胡子拽的坐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跟达瓦拉拇不一样,现在想都不想他晕前经历了啥,还一直吐槽他浑身疼呢。

    我让他缓了缓,也让他隔远看了看董豺的尸体。胡子一直胆大,他只是吓得一哆嗦,但没啥其它过度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他又问我,“这是蛊王干的?”

    我跟他没啥隐瞒,把我的猜测跟他说了说。胡子皱着眉,又念叨,“10086?不是吧,她为啥杀那豺狗,难道是吃饱了没事干?撑的?”

    这时格桑尼玛也被弄醒了,达瓦拉拇对我们打手势,那意思,一起看看董豺尸体去。

    我搀扶着胡子,我俩慢半拍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么离近了细瞧,我们发现,董豺的脑瓜顶上裂开一个小孩嘴巴那么大的口子,他的双手食指、中指都被齐刷刷切断了,至于他部位,压根被阉割了,那根棒子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另外在他脚下,还放着一个被卷起来的纸。这纸被淋了不少血,目前变得深红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重点观察着尸体上的伤口,格桑尼玛嘀嘀咕咕,不知道念叨着啥呢。我和胡子则蹲下身,把那卷纸拾起来。

    这纸上还绑着橡皮筋,我把橡皮筋扯下来,把纸张摊开。

    这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,我跟胡子一起读着。按上面说的,董豺不是个东西,他当警察期间,有人求他办事,但他看上人家媳妇了,就把这人的媳妇搞上床了,他也借着当上线的权利,总强奸女线人,另外他以权谋私,贪污,总借着有权在手,收取贿赂。在这纸张的最后面,还列举了一堆人名,包括身份证号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看完都很震撼,胡子还特意又盯着董豺的尸体看了看,之后来了一句,“如果这都是真的,这豺狗确实该杀。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复啥,但达瓦拉拇被胡子这话影响,她把沾着血的那张纸拿过去,细细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期间格桑尼玛一直没动,就盯着董豺尸体打量着。我问他,“你怎么了?怕了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摇摇头,又问我,“警察也会死么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不废话么?警察也是人,怎么会不死?我刚想回答,格桑尼玛又补充一句说,“警察都会仙法的啊!”

    我突然反应过来,心说我们曾经忽悠格桑尼玛,说警察就是仙人的另一个称呼,他刚刚话里提到的“警察”,其实指的就是仙人。

    我不想点破,针对此又改了回答内容,告诉格桑尼玛,“这仙人的法力太弱了,所以挂了。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“哦、哦”几声,不再问了。我也不知道他明白啥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很快看完了血纸上的内容,她表情很纠结,而且闷头琢磨一番后,她指着董豺尸体说,“董警官身上的伤口,都是被利器弄出来的,尤其这利器锋利到能一下戳破人的头骨。”

    我接着达瓦拉拇的话,又补充句,“他脑顶挨的是最后一刀,也是致命伤,在此之前,他被凶手一直虐待着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点点头,胡子表情稍微一顿,接着明白的也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达瓦拉拇提到10086,所以没针对董豺的死再说什么,接下来达瓦拉拇说了她的意思,她不想再在这树林里待着了,我们尽快撤离吧,等回到格桑尼玛的村落里缓一缓,再做打算吧。

    这也正合我意,而且随着董豺的死,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,也觉得这次抓蛊王的任务,里面的水太浑了。

    我们简要收拾一下,这就要撤离,但在走前,我们也考虑着怎么处理董豺的尸体。

    别管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罪恶,他毕竟是个警察,在死前也跟我们是一伙的。我不想让他就这么一直被绑在树上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我们把董豺的尸体丢到坑里埋了吧。达瓦拉拇有另一个想法,她的意思,把董豺弄到树上,等秃鹫发现后,会把尸体吃了,这也算是另类的天葬。

    胡子有点接受不了,他还说,“这叫啥天葬,这就是葬身鸟嘴了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还因此跟胡子争论几句,那意思,胡子压根不懂藏地最好的葬人方式。

    我偏向于胡子的观点,这时看格桑尼玛一直不说话,我就问他,“兄弟,你为人最实在,你说说,怎么处理这尸体好?”

    结果格桑尼玛大嘴一咧,很兴奋的说,“这咋也是个仙人,咱们把他吃了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