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屠村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1章 屠村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,后背直冒凉气。我一直把格桑尼玛当成是一个朋友,一个来自于土著村落的朴实的朋友,但也因此忽略了一件事:这家伙爱吃人肉。

    看着格桑尼玛那兴奋样,胡子也变得很不习惯,特意往一旁挪了挪脚步。

    胡子问了句,“你为什么要把董豺吃了?人肉很好吃么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很认真指着尸体回答,“这可是仙人,吃了他的肉,我们也会沾光变得强壮,甚至会一些仙法。”

    我头次听到这么荒唐的观点,但仔细一琢磨,这或许跟他们那个村落的土著文化有关。

    我找个理由解释,说“董豺这仙人法力弱,吃他肉没啥大用,另外仙人肉坏的很快,一旦没吃顺当,很可能会生一场大病,让吃肉的人变得更加衰弱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也是忽悠格桑尼玛呢,但他信了,还拿出一脸恐怖样,猛地往后退了几步。他生怕碰到董豺的尸体也会让他生病。

    我们撇下格桑尼玛不管,又针对怎么处理尸体讨论一番。最后我为了让董豺死后体面点,跟胡子坚持给他土葬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拧着眉头,没反对也没同意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起配合着,等把尸体处理好了后,我们返程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,我们带了一些食物,不过在昨天晚上就都吃光了。换句话说,我们等于饿着肚子往前走呢。

    我承认这滋味很难熬,尤其到半路上,我胃里咕噜咕噜直叫,还时不时往上返酸水。

    在我们经过一片树林时,达瓦拉拇喊了句“等等。”我们不知道她发现了什么,但她跑到树林里,一会蹲在这棵树下看看,一会又凑到那棵树下,这么忙活一通后,她捧回来一大把蘑菇。

    这蘑菇没啥艳丽的颜色,依我看应该是没毒的,另外我凑近闻了闻,好浓的野生味儿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让我们吃点蘑菇,至少能填一填肚子。

    胡子饿归饿,却最先摇头。他指着蘑菇说,“这玩意我见过,东北乡间多了去了,俗称狗尿苔,听说被尿浇过后,它还长得疯快。你让我们吃它?那岂不是跟喝尿无疑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懒着跟胡子解释,拿出一副你爱吃不吃的架势。而我没那么多说道,尝了尝后,觉得没想的那么难吃。

    我劝了胡子几句,还强调说,“咱们吃的粮食,那也是一瓢粪、一瓢粪浇出来的呢,你非较真这事干啥?”

    但胡子钻牛角尖,非常坚决,就是不吃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依旧饿着肚子赶路,而我们几个,反倒没那么难熬了,而且我发现吃完这蘑菇,肚子里还暖呼呼的,让我冷不丁挺舒服。

    我们用了小半天的时间,才来到那村落的边缘。

    隔远看着村落,我一时间还挺高兴,心说不管咋样,终于能歇一歇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揉着肚子,跟格桑尼玛建议,一会到村里了就架锅生火,最快速度的开饭!

    格桑尼玛心不在焉的应着,双眼眯着,一直打量着村落。

    我察觉到他的异常反应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指着村落,跟我们说,“怎么没人呢?”

    胡子猜测,“会不会都狩猎去了?又或者都躲在家里没出来,都办那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胡子的真强,他现在都饿得不行了,当说到最后时,他还是嘿嘿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们不了解这村落的生活习惯,格桑尼玛又解释说,“大家一般都在上午狩猎,下午就回来了,另外只有男子去狩猎,女子都会留在村里,忙一些杂活。所以绝不会这么巧,也不可能在这时间里,整个村里空荡荡的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,甚至再次打量整个村落。

    也别说,在另一种心情的引导下,我突然觉得,这村落里好诡异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忍不住哇啦哇啦的大吼起来。他这嗓音很高,穿透力很强。我离他这么近,听的耳膜有些疼了。

    但两通吼声过去,整个村落还没动静。

    这下我们全绷着脸。胡子又有个猜测,说“难不成是有一群什么野兽闯进村里,把大家都杀了?”

    我示意胡子,别说话这么口无遮拦的。胡子急忙闭了嘴巴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倒是没那么在乎,反倒接话说,“不可能嘛,我就听老人说过,这村落就有一次,遭遇了野牛群的袭击,那次死了一半的人,之后再没野兽光顾过,甚至我长这么大,也没遇到过这类事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我们也别瞎分析了,进村里看看不就都知道了?

    我跟大家说了说,之后我们都举着武器,一起往村落凑过去。

    我还留意着地面。在来到村落最边上时,我看到了不少脚印。这脚印很明显,都是光脚踩出来的,而且五根脚趾并没紧靠,反倒互相间都分开着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都是这帮土著人留下的痕迹,除此之外,我没发现兽蹄印或者其他可疑的痕迹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扯嗓子,喊了一堆人名。

    我们仨帮不上别的忙,但我盯着离我们最近的一个草屋,我对胡子打手势,那意思咱们过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先一后的往前走。这草屋原本没有门,现在门口堆着不少干草。我让胡子举枪等着我,我想把干草挪开。

    但我刚抓起一大坨干草,没等把它抬走呢,屋里突然闪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实在太迅速了,而且一把枪立刻顶在我眉心的地方。我觉得枪口很凉,甚至被这股凉意一刺激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我盯着这人。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,脚上是一双长筒皮靴,这压根就不是土著人的打扮,另外他长得有点吓人,整张脸死灰一般,尤其还有很严重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他也盯着我,伴随的,他忍不住轻轻咳嗽着,而且他目光太凶太冰冷了,让我特想打寒颤。

    我不敢乱动,他又哼了一声,又把枪口对着我使劲顶了顶。这是让我退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把干草全放下来,还微微举着双手,一步步的往后走。

    我退一步,他就前进一步,拿出步步紧随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时胡子、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也看到这边发生的一举一动了。胡子立刻要调整枪口,想瞄准这黑眼圈怪人。

    但这屋里还有其他人,突然间,我听到嗤的一声响,从屋里射出来一发子弹,还正好打在胡子举着的枪身上。

    胡子难受的一咧嘴,把枪丢开了。

    有两名男子,迅速从草屋里钻了出来。他俩跟黑眼圈怪人的打扮很像,都是黑风衣和长筒靴,区别是他俩看着没那么病怏怏的,反倒全是壮汉,还一脸横肉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男子,肩膀还搭着一块兽皮,这估计是从这村落里的土著人的身上抢来的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都举着武器,不过没像胡子那样乱动。黑眼袋怪人一边难受的咳嗽着,一边喊着,把枪和斧子放下来,不然我这两个兄弟可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都没妥协。胡子这时揉着手腕,缓过神来,他倒是没惧意,还骂了句,“狗艹的。”

    有个壮汉立刻瞪着眼珠子,呵了一声说,“看不出来,你这兔崽子还挺驴脾气哈?”

    他举着消声手枪,对着胡子嗤嗤的打上了。一发发子弹射到胡子脚前,让这里一时间炸开花。

    一股股土屑,四下乱溅着。胡子忍不住又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我担心胡子意气用事,也喊了几句,还对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提醒,按他们说的做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犹豫了一番,但格桑尼玛很痛快,拿出听我话的架势,不仅把石斧丢到地上,还把背上的短斧都拿下来,同样丢下去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最后纠结着,也缴械了。黑眼袋满意的点点头,随后他扭头看着两个手下,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一个手下摸着怀里,拿出一个大屏手机。

    这里没信号,他当然不是拿用手机打电话。他一边举着手机看着,一边打量着我们。

    现在这手机都智能化了,我猜他正在看什么数据呢。而且很快的,他指着我说,“你叫小闷对吧?”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。他又通过对比,认出了胡子,等看着达瓦拉拇时,他哦了一声,指着问,“你是那个女废物,对吧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气的整个脸红了一下,但碍于对方有枪,她又不好发作,只念叨说,“我才不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胡子和格桑尼玛没听出啥弦外之音,而我心里咯噔一下,我想起格桑尼玛脑门上写的那俩字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黑眼袋他们仨,心说难道他们跟10086是一伙的?

    但我没急着说啥。骂达瓦拉拇的那男子,嘿嘿一笑,又把目光放在格桑尼玛身上。

    他摆弄手机,估计是找照片呢,但这么弄了一通,他最后咦了一声,指着格桑尼玛问其他同伙,“这土鳖是啥来头,我这边咋没他的资料呢?”

    黑眼袋怪人没表示,另一个男子喊了句,“不能吧?”他也凑过去,一起查看手机。

    黑眼袋怪人随后又打量格桑尼玛一番,对着我赞了句说,“你们很聪明,别看头次来大峡谷,但这么快就找了个当地的向导!”

    就凭这话,我意识到,这黑眼袋怪人心思缜密,比他手下那俩壮汉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我不想一直揣着糊涂,顺着这话,又反问他,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