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第四支援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2章 第四支援

    黑眼袋怪人听我这么问,突然冷笑连连,看架势他早意料到我会这么问了。只是他这么一笑,又导致咳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他咳嗽时整个脸色也差的可以,这让我觉得,这人气管或肺部有重病。

    他的一个手下也担心的往前凑了凑,还问了句,“老蛇哥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个叫老蛇的怪人,摆手示意他没事。他手下又代替老蛇,回答我说,“我们是警察!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愣了,不仅是我,胡子和达瓦拉拇也有这种表情和反应。至于格桑尼玛,他突然呸了一口,指着老蛇三人骂着说,“放屁,你们是警察?谁信,你们会仙法嘛?而且仙人善良,不会杀我们村落的人,但你们呢,把所有人都杀光了。”

    老蛇他们不懂格桑尼玛这话中警察的真正意思,老蛇咳咳着,还念叨说,“警察怎么可能会仙法?”随后他又一脸释然说,“土鳖就是土鳖,没文化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他手下趁空还指着村落,辩解说,“这里的人都还活着,只是被我们绑起来了而已,你这小爷们别乱咬人哈!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拿出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,急着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这手下摆摆手,又说,“你不信就去搜搜看。他们都在各个草屋里。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在乎他的这些族人,立刻往一个草屋里奔。而且他两条腿紧倒腾着,跑的嗖嗖快。

    我发现老蛇三人看着格桑尼玛的背影,都目光发冷。我担心这三个家伙别使坏,尤其别背后放冷枪,把格桑尼玛打死啥的。

    我话里有话的提醒他们一句。老蛇又冷冷瞪我们一眼说,“爷们说话,一口唾沫一口钉,我们不会乱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原本沉闷着,现在他突然接话,质问这三人,“就你们这匪里匪气的,还是警察,老子不信!”

    老蛇对手下使个眼色。他手下一摸兜,拿出三个小红本。

    这手下举着红本强调,“你们一会瞪大眼睛看好了,这是我们的证件!”

    这手下把三个红本,分别对准我们仨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着自己手中这红本,封面写的是工作证,而并非是警官证这三个字,但打开一看,这里面有正规的钢印,按资料说,他们是总参部下属某部门的。

    我对总参部没啥概念,因为自己能接触到的最高地方,也就是省公安厅了。我念叨着总参部,心说这岂不是国家级的部门了?

    胡子看完的反应是,举着工作证,说现在造假的贩子那么多,谁知道你们花多少钱,从哪个贩子手里弄到这玩意的。

    老蛇那个手下,也是个暴脾气,这就跟胡子争论起来,按他的意思,他们要不是警察,要不是特警,至于跋山涉水来到这种穷山僻壤的地方么?难道在这里冒充警察有什么好处么?

    这理由太狠了,胡子一时间没词了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拧着眉头,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老蛇的手下还特意给我们敬了个礼,我发现他这个敬礼特别标准和规范,尤其那一刻,他身姿也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我想跟胡子和达瓦拉拇说说悄悄话,就对老蛇三人示意,让我们仨私下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老蛇把枪收了,带着两个手下往远处走了走,不过他也给我们提醒,让我们别耍滑头,还说我们都是警察,千万别闹出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悲剧。

    等我们仨聚在一块后,胡子依旧坚持他刚刚的意见,说这三人是假冒的。而达瓦拉拇变得很犹豫,她也跟我俩分析一番。

    她想的是,如果这三人不是警察的话,他们为何用枪这么熟练?为何有正规证件?又为何来到这里,还不杀我们?

    但说他们是警察的话,他们为何这么野蛮,对我们防备心这么强?另外我们仨在进入大峡谷之前,组织上很明确的告诉她,我们是最后一波援军,怎么突然间,又冒出第四波援军来了呢?

    我最后品出达瓦拉拇的态度来,她的态度就是还没有啥结果。

    而我打心里首先能肯定一点,这三人跟10086有关系,但至于他们仨也好,10086也罢,到底跟总参部有什么关系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得不承认,10086还真有点手段,不仅把董豺杀了,还知道这村落是我们到大峡谷后的根据地,还派人过来特意找我们。

    老蛇这三人的态度也很明了,他们是蛊王的敌人,也想抓蛊王。所以他们一定希望我们仨入伙,跟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我想起一句老话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我很明白,我们仨现在骑虎难下,拒绝入伙的话,指定不行,既然如此,我们何必急着较真那么多,先跟他们一起搞定蛊王再说。

    在我琢磨期间,胡子和达瓦拉拇都在等我意见。而看着我很肯定的点着头,认为老蛇三人是警察时,胡子先拿出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原本说话时,故意压着音量,怕被老蛇他们听到,但这次胡子一着急,嗓门还提高了。

    他说,“小闷,你彪了?咱们当过线人,也天天跟警察打交道,早就练出火眼金睛了,这三人,我打赌不是什么警察。”

    老蛇一个手下,也就是刚刚对胡子开枪那位,他突然“喂”了一声,还对胡子做了个手刀抹脖子的动作。算是恫吓一下我们。胡子哼了一声,又隔远对他竖中指,回敬回去。

    我趁着达瓦拉拇没留意,对胡子使个眼色,让他别那么多质疑了,这事听我的没错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似懂非懂的样子,不过老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们仨最终的意见,是信了老蛇他们的身份。我还带头,再次跟老蛇三人汇合。

    我先伸出手,一边喊着同志,一边跟他们握起手来。

    借着握手的机会,我特意品了品他们的手掌。他们手上茧子很多,还很硬。我心中一震,知道这三人也是冷兵器的行家。

    而老蛇在跟我握手时,微微冷笑着,念叨句,“小闷,你比我想象的,还要聪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隐隐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了。但我没继续顺着他往下说,反倒一转话题,问他们,“既然他们是最新的援军,警方带来什么新消息了?”

    老蛇回答。“为了抓这个败类蛊王,警方已经派了三波援军了,不过很可惜,这三波援军死的死、伤的伤,蛊王还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而他们仨这次来,肯定会让这局势出现一百八十度的改变,尤其警方还给他们准备了一个详细的抓捕计划,“只要按照计划执行,击毙蛊王,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这老蛇话里的字眼,他最后强调的是击毙,这表明他们的目的,没有活擒,只想杀死蛊王。

    胡子想的是另外一个方面,他还问老蛇,“那计划什么样,快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老蛇说不急,他看出来我们仨很疲惫,就提议让大家先吃饱肚子,休整一番,等精力足了,再一起研究正事。

    这时我看到,格桑尼玛带着几个土著,从一个草屋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土著明显刚被松绑,胳膊上还有被绳子勒过未消退的红道子呢。他们看老蛇仨人的目光,还是凶巴巴的。

    老蛇不在乎这些,还指着身后的草屋,那意思让我们进去坐着。

    我心说光坐着怎么能填饱肚子,我喊格桑尼玛,让他看看现在村落里有啥现成的东西,而且就算没肉的话,吃素也行,只要快点能吃上。

    没等格桑尼玛回答,老蛇让我们别吃土著人的东西,还说他们带来了食物,能分给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仨只好随着他们走进草屋。其实他们的食物也都是牛肉干、压缩饼干和肉罐头这类的。

    胡子肚子最瘪,他先急着吃起来。只是胡子一边吃一边吐槽,说这他娘都是冷食,还不如村落里炖的热乎乎的野猪肉呢。

    老蛇的手下又跟胡子不对付的说了几句。我并不知道老蛇两个手下都叫什么,就借此问了问。

    这俩手下,一个叫阿乙,也就是他跟胡子不对付,另一个叫阿丙。就凭这俩名字透露出来的逻辑性,我怀疑老蛇是不是也叫阿甲,但我没多问。

    随后我也吃了一些“冷食”,都是从阿乙的背包里拿出来的。别的还好说,当我吃到牛肉干时,我想到多娜了,因为我跟她提到过牛肉干,外加回到村落后,我还没见到多娜呢。

    我跟阿乙一伸手,让他给我多拿几袋牛肉干出来。

    阿乙脾气暴,不太好说话,这时脸一绷说,“兄弟,你手里的牛肉干还有呢,等你都吃完的,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胡子立刻反驳,说“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抠呢,跟你要几袋牛肉干,又不是要你媳妇或你家存折。”

    阿乙又爆发起来。我一时间看他俩骂的这么热闹,都不知道怎么插话了。而老蛇偷偷观察我,这时主动拿起阿乙的背包,从里面拿出一把牛肉干,递过来问,“够不够?”

    我回答够用。手里捧着牛肉干,这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阿乙和阿丙对我很警惕,立刻问,“兄弟,干嘛去?”

    老蛇摆摆手,跟他两个手下说,“你们真就是榆木脑袋,他这么急着把牛肉干带走,一定是跟村落里哪个小妞谈上了,现在心中念着小情人呢!”

    阿乙和阿丙都忍不住笑了,尤其阿丙摇摇头,估计觉得我不可理喻,怎么能跟土著人谈恋爱呢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也绷着脸看了看我。胡子倒是替我说了句话,让这帮人别那么八婆好不好?

    我实在不想做不必要的解释,索性随着胡子这话,闷头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