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新抓捕计划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3章 新抓捕计划

    我刚离开草屋后,看着外面的场景,忍不住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草屋周围站着不少土著男子,估计得有十个人,这规模在平时并不算什么,但这个村落里原本人就不多,这次来的这些人,无疑占了全村三分之一的人口。

    我看他们一脸怒意,尤其有几人脸上,显露出来的,更是浓浓的杀意。他们手中都握着石斧,再仔细看的话,他们身上也多多少少有被勒出来的红道子。

    我猜他们想找个机会,一起冲到草屋里,把老蛇三人砍死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让这情况发生,尤其老蛇他们身手和枪技都没的说,这帮土著人真要乱来的话,最后死的肯定是这帮傻子。

    在我打量他们这期间,他们又往草屋这边凑了凑,让包围圈更紧凑一些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打手势,那意思让他们散开。原本他们很尊敬我这个仙人,但现在,他们压根不听话,也有人把不善的目光放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后背有点发凉。也没时间跟他们多说多解释啥。我索性扯嗓子,尼玛、尼玛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从不远处的一个草屋里跑了出来。与此同时,阿乙一边嚼着牛肉干,一边从我身后的草屋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只想看看,我到底发什么疯,尼玛、尼玛的喊什么呢?

    但这么一来,他也留意到现在的紧张形势。他冷冷的眯了下眼睛,哼了一声,随后拿出无所谓的样子,又钻回草屋。

    而他这种举动,更让我觉得,他一点都不怕这帮土包子,这也是仗着自己确实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我不理阿乙,向格桑尼玛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我问格桑尼玛,“这帮村民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摇头,回答说,“没什么,他们在散步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格桑尼玛真不会撒谎,而且他回答时,故意低个头,摆弄着双手。

    别看他手上没拿什么石斧,但我突然间,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。我把他双手拽起来,凑到鼻前闻了闻。臭味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心说格桑尼玛很可能是这帮土著人的领导者,而且他先让其他人围住草屋,他则偷偷先配点迷药,等一会把迷药投到草屋里,其他人再伺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我一方面觉得这尼玛兄倒是挺有脑瓜的,至少在袭击老蛇三人前,他还有个计划。另一方面,我拉着格桑尼玛,一同钻到就近的草屋里。

    我让他无条件的老实一点,尤其别打老蛇三人的主意。格桑尼玛原本试图继续装傻充愣,但最后他实在忍不住,跟我抱怨说,“新来那三个仙人太可恶,竟然不顾我们的尊严,把全村人都绑起来”。随后他使劲捶着胸口说,“我们村落是不大,但都是勇士,被仙人这么欺凌,决不能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隐隐觉得,对格桑尼玛这些土著人来说,绑是一种很严重的羞辱行为。但我打心里觉得,老蛇他们绑人,这也没什么吧?

    我就又问格桑尼玛,“村落里有人被仙人杀死了么?”

    格桑尼玛怒气还没消呢,他一边还捶着胸口,一边摇摇头,也算是来个默默的回答了。

    我强行把他双手摁住,让他听我的,别乱来。随后我又是编理由又是说些安慰话的,一点点把格桑尼玛的火气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对我的印象一直很好,他最后拿出纠结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初步一算,自己跟格桑尼玛少说待了一刻钟了,我最后又跟他强调一句,让他把那些土著人都轰散了,就先起身走出草屋。

    我直奔多娜那里。当刚钻到她的草屋时,我看到多娜正蹲在她姐姐旁边,她们俩身旁的地上,还放着两条麻绳,估计之前她俩被这两条麻绳绑过。

    多娜抬头看了一眼,当跟我对视后,她眼圈一红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,而且她这么一哭,我总觉得自己做了多大对不起她的事。

    我急忙凑过去,蹲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我问她“怎么了?”多娜不理我,又哭了几声后,哽咽着说,“你不老实,不是个好夫君和勇士。你说好带我一起去的,但最后骗我,把我弄晕不说,还叫人把我绑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头都大了,也知道她把这几件事瞎联系起来,误会我了。

    我又解释几句,而且刚刚我才跟格桑尼玛解释完,这一次连忽悠带编的,倒是挺轻车熟路的。

    但多娜比格桑尼玛要聪明一些,对我这番话,没太信,甚至在我说完后,她还连连摇头,依旧说我不老实。

    我又把带来的牛肉干拿出来,撕开一个包装,把一条牛肉干,塞到多娜的嘴里。

    多娜从没吃过这种东西,她也立刻被牛肉干的美味迷住了。她一边嚼着,一边忍不住的自行转移了话题,问我,“这是啥?咋这么好吃呢?”

    我就等着她这么问呢,我又哄她说,“这是仙人吃的食物,要是她觉得好吃,就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多娜应了一声,而且她没忘多吉,又撕下来一块,递到多吉的嘴边。

    自打我进来后,多吉一直半睁着眼睛,拿出疯疯癫癫的表情。她这状态,压根吃不了牛肉干。

    多娜一直对多吉说话,那意思,让姐姐张嘴。最后多娜实在没法子,又把一大口牛肉干放在嘴里,使劲的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把最后嚼烂的牛肉,全塞到多吉嘴里。这次多吉有反应了,也嚼了起来,当咽下时,多吉还忍不住的嘻嘻笑了,似乎很高兴。

    多娜也异常高兴,说她姐姐很久没这么开心了,随后她又看着我,念叨说,“我很小的时候,姐姐就这么喂我吃东西的,现在轮到我给姐姐喂食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不好为啥,心里突然堵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感叹,心说多娜和多吉是土著人,没读过书,但都知道这些道理,而在大峡谷外面的世界里,又有多少读过书的人,却非要做出不孝的事情来呢?尤其近几年还出现了啃老族,他们的父母,容易么?

    不过我没在这问题上想太多,而且多娜很快也打断我的思路,又问了句,“你们这次回来了,是不是说已经把假仙人抓到了?他在哪呢?我要用石斧活劈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,本想告诉多娜,假仙人没抓到。但我怕这么一说,多娜又会嚷嚷着,跟我一起抓蛊王去。

    我就编瞎话,说假仙人死了,这次并没把他尸体带回来。

    多娜拿出很遗憾的样子。她又狠狠吃了一大口牛肉干,还大嚼特嚼起来,看架势,她或许把牛肉干当成假仙人的肉了。

    我其实就是想陪陪多娜,因为自己之前诓了多娜一通,现在这么做,能让我心里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没想跟多娜说婚事,但多娜竟又主动提起来了,她还说了村落里举行婚事的流程。

    按她说的,我们先选一个吉日,全村人去祭祀下,然后大摆宴席,我俩就结婚了,但为了生育更多的人出来,这村里允许大家交子,而多娜跟我一再要求,说她只要有我这么个夫君,不希望跟其他男人发生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我边听边哼哼呀呀的,而且也没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多娜观察我的表情,隐隐觉得不对劲了,她很敏感的问我,“是不是不想娶她了?”

    我正愁怎么回答呢,门口传来布谷、布谷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本来喜出望外,心说胡子真他娘是老子的兄弟,能在如此关键时刻,过来给我解围,但我又细细一品,觉得这布谷声不像是胡子的,因为这布谷声里面有点大舌头的感觉。

    多娜皱着眉,看着门外,而我起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等出了门一看,是格桑尼玛。这小子正捏着鼻子叫着。他看到我时,咧嘴笑了,还问我说,“我聪明吧?连仙人之间的暗号都懂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咋回答了。问格桑尼玛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说胡子让他把我叫回去,说仙人们要开会。而且一提到仙人们,格桑尼玛一定又想到老蛇三人了。他脸立刻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多娜也从草屋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多娜参与,就让她快点回屋,还找借口说等过几天我再来看她。

    多娜不依,还伸出双手,紧紧搂住我胳膊。我发现她用力太大了,尤其这么挤压下,我都能感觉到她胸口的两个富有弹性的饽饽了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看到这一幕后,一时间默默旁观起来。

    我又跟多娜强调几句,但她不听话,我对格桑尼玛使眼色,那意思,你别光看不说话,帮我一把。

    我发现格桑尼玛可没我这么温柔,他立刻扯嗓子,叽里咕噜的吼了一通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是这村落的首领,在多娜这些人眼中,他地位很高,最后多娜沉着脸,无奈的松开我了。

    我和格桑尼玛立刻往回走。在路上,格桑尼玛问我,“我们这些仙人是不是又有什么事?而且很快要离开村落了?”

    我点头应了一声。格桑尼玛先说走的好,但又摇头,拿出可惜的样子,说他舍不得我们仨。

    我原本没想那么多,但格桑尼玛这话一出口,我突然站定身子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没料到我会这样,他自行多走出去好几步,回头不解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盯着格桑尼玛,反问说,“你的意思,这次不陪我们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