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新抓捕计划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4章 新抓捕计划(二)

    格桑尼玛想的其实很简单,这就回答说,“上次你们三个仙人要抓假货,又不熟悉这里的地形,这才把我叫上,但这次你们有六个仙人呢,对付一个假仙人,应该足够足够的,所以就不需要我了,尤其我还不是仙人,只是个勇士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一琢磨,有个计较。我把格桑尼玛捧了一通,又强调少了他,我们还会迷路等等的。

    别说格桑尼玛了,换做别人也都喜欢听软话,格桑尼玛最后被夸得,忍不住的挺起胸膛,也连连点头,表示他会跟我们走的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下子欣慰不少。别看接触这土著人的时间没多久,但我发现他发起狠来时,有股子彪劲儿,外加我们跟老蛇他们,原本是三对三,有了格桑尼玛的加入,在关键时刻,我们还能跟他们死磕一番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路,我和格桑尼玛没多说什么,最后我俩一起回到大草屋里。

    我刚进去时,阿乙就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,他瞥了我一眼,抱怨说,“你小子去泡个妞而已,就他娘的不能快点。”

    胡子立刻一瞪眼睛,接话说,“什么快不快的?赶得这么急,去投胎么?”

    屋里一下子充满了火药味,阿乙又跟胡子互相瞪起来。

    老蛇捂着嘴咳咳几声,对阿乙摆手,让他消停点。阿乙一直很听老蛇的话,别看他跟胡子还瞪着眼睛,但转头看向老蛇时,立刻拿出老老实实的架势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也对胡子使眼色,那意思咱们也退一步吧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,老蛇并不想让格桑尼玛参与进来,但在我坚持下,他又妥协了。他指着角落,让格桑尼玛坐在那里,也可以吃我们的东西,只是在我们商量正事时,格桑尼玛别说话和发表意见就是了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没意见,还就一屁股坐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我们其他人围成一堆,老蛇从他带来的背包里摸了摸,翻出一张地图来。

    这地图是牛皮纸做的,我看着它外表,估计这玩意儿也防水。老蛇把地图展开说,“这次警方有了新发现,知道蛊王真正的藏身地点了,所以我们接下来就按照这地图的标示,找到蛊王落脚点,再把他击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我、胡子和达瓦拉拇没急着先回答啥,全盯着地图看着。

    这地图也是手绘的,上面大部分地方也都没做什么标记,不过有一条路线倒是被标注得很明显,尤其路线上还标明了公里数,在路线最末端的地方,画着一个很大的框,里面写着禁区两个字。

    老蛇指着禁区,明确的告诉我,“这里是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胡子盯着路线,反复看了两遍,他又忍不住念叨说,“他娘的,一百公里?咱们可都没车,不然开快点,一个小时就到了,但现在咱们可是步行,走这么远,很熬人的。”

    老蛇点点头,又补充说,“这一百公里要全靠走的话,最熬人的不是脚丫子,咱们很可能还会遇到沼泽、山洪,狼群和猛兽等等,这才是最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不仅胡子,我和达瓦拉拇全都拧着眉头。格桑尼玛压根没留意我们的话,他正疯狂的吃着牛肉干,还吧嗒嘴。结果这一刻,草屋里除了有嘎、嘎的咀嚼声以外,变得很静。

    阿乙忍不住先打破沉默,他一摆手说,“你们仨怕个毛?而且你们真是笨,就没看到这里?”他又特意指着地图上标记的一条河,继续说,“咱们到时走水路,不就省去很多麻烦了么?”

    胡子嗤了一声,反问阿乙,“老子看你也不聪明,就说的好听,咱们有船么?你别说咱们全游过去。”

    阿乙还想说些什么,不过老蛇也突然应了一声,阿乙及时住嘴。

    老蛇一边咳嗽,一边告诉我们,“没船不怕,那附近有竹林,咱们造个木筏,费不了多少功夫。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好好想了想,觉得老蛇这建议倒也不错。我又看向达瓦拉拇,因为她一直没说话,我想知道她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很在乎铁驴和老更夫,她就此提了一嘴,那意思,我们要不要先寻找前几波援军的线索,等汇合后,再一起去禁区。

    老蛇很肯定的回答不用了,他点了点禁区,又说,“那些人都在这里呢,咱们去了,只要把蛊王搞定,就能跟其他人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细品他这话,心说难道铁驴和老更夫已经被蛊王抓了?

    老蛇不跟我们谈论太多了,这就收好地图,还让我们简单收拾一番,这就立刻上路。

    我们仨倒是没啥,但当阿乙要收拾他的背包时,他差点跟格桑尼玛动起手,原因很简单,格桑尼玛在我们谈话期间,把阿乙的背包的食物全祸害一通,尤其是那些牛肉干,全被格桑尼玛撕开了,并且在每袋里全咬了一口

    当然了,这次离开前,我同样也没再找多娜,因为我不想让她身处险地。

    上路后,老蛇三人在前。老蛇还是总咳嗽,不过要我说,他的体力却很好,我们奔着那条河而去,先步行了二十多里,这一路并不好走,其他人累的气喘吁吁,老蛇除了咳嗽,并没其他异常。

    等来到河前,我发现老蛇地图记录的不是很准确,这附近倒是有一个林子,只是里面长得不是竹子,而全都是老树。

    老蛇默默打量着树林,他没流露出什么差异,反倒很平静的让我们这就开工,而且还给每个人分配任务,至少要砍两棵老树。

    我们仨带的都是折叠刀,胡子仗着折叠刀锋利,先找准一颗老树动起手,不过砍了几下后,他忍不住吐槽说,“这他娘的是什么树,太结实了,刀压根砍不动。”

    这期间我也找一棵树试了试,每次刀砍在上面,只弄出一道浅浅的痕迹来。

    我也跟胡子抱着同一个想法,甚至我也向格桑尼玛的腰间看了一眼。那里挂着石斧呢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是石斧,跟铁斧或钢斧没法比。我怕真用这斧头砍树,没几下呢,就让斧头断了。

    我拿出没办法的架势,又看着老蛇他们。

    老蛇对胡子的抱怨置之不理,反倒他让阿乙和阿丙翻着背包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三人带的家伙事很足,阿乙为了图省事,还把背包倒着提起来,使劲抖落着。

    他背包里的东西全落到地上。我看到其中有一把短柄步枪,还有短刀和一些药品,除此之外,最后落出来的,是两个巴掌大的圆圆的黑盒子。

    这时的阿乙,也热的一身汗,他把外衣脱了,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,我怀疑这也是个防弹内衣,他蹲下身,摆弄着黑盒子。

    这黑盒子另有玄机,阿乙没弄几下子,就从里面抽出一根带着锯齿的粗钢丝来。

    这钢丝很锋利,在阳关下还反着光。阿乙举着黑盒,跟我们说,“上等的钢丝锯,合金材质,怎么样?别说锯几棵树了,要是时间足够的话,把整个树林锯了的问题都不大。”

    随后阿丙也从他背包里翻出来两个。老蛇让他两个手下把钢丝锯都发下去,两人一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接过钢丝锯时,胡子对这玩意兴趣不大,也立刻摆弄几下,但我留意着阿乙的脖颈。

    阿乙之前穿外衣时,被衣领一遮挡,我没机会看到他脖颈上的情况,现在少了外衣,我发现他脖子上纹了个豹子头。

    我记得以前跟蛊王接触时,蛊王脖颈侧面就纹了这个图案。我心说纹身的图案那么多,怎么有这么巧的事,这俩人都选择豹子头呢,尤其这豹子头,无论从款式和外形看,都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有个很大胆的猜测,蛊王跟他们认识,甚至很可能以前都一伙的。

    我没法问,也知道真要是问了,老蛇他们也不会回答的。

    阿乙趁空又把倒在地上的东西一一捡起来,放回到背包中。我盯着那个短柄步枪,试探的问了句,“这枪用的子弹不是国产货吧?是不是都是老缅军的?”

    阿乙没多想,赞了一句说,“你小子眼睛挺毒,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似乎明白些什么。老蛇听阿乙这么回答时,他突然动怒了,喝了句,“娘的,就你话多?”

    阿乙立刻闭嘴,还略带嗔怒的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老蛇大有深意的看我一眼,又命令大家,这就开工。

    胡子也不理解我为啥这么问一句,还指着他刚刚刀砍的那棵树,催促一句,那意思,让我跟他一起,把这颗“刺头”给解决喽。

    我大有深意的提醒胡子一句,说“咱们跟老蛇可都是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还是不懂我这话,而老蛇听到后,看着我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组,阿乙和阿丙一组,格桑尼玛和达瓦拉拇一组,我们这就忙活起来。老蛇很奇怪,他自行来到河的岸边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盯着河水,一脸严肃,我猜他有什么心事,尤其被心事影响的,他偶尔咳嗽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一直忙活到天黑,当最后一丝光线被黑暗吞噬后,木筏被造好了,我们还合力把它推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这木筏一共由九棵树干组成,浮力很大,胡子先站在上面试了试,在他整个身体的压力下,这木筏几乎没怎么往下沉。

    我持乐观态度,另外每个树干之间,都被四组麻绳捆的结结实实,接下来的水路,不出意外的话,我们不会遇到什么散架子或木筏沉底的危险。

    我问其他人的意见,“我们要不要赶夜路?”

    胡子和达瓦拉拇没意见,格桑尼玛胆子大,天不怕地不怕。阿乙和阿丙全看向老蛇。

    老蛇原本也直对木筏称赞,连说不错,但当听到赶路的字眼后,他突然绷下脸,沉声说,“让我想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