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鬼河妖火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6章 鬼河妖火(二)

    这条红鱼猛地张开了嘴巴。看它外表是那么的温顺,这嘴却跟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红鱼嘴里布满了锯状的密齿,不仅一个挨着一个,每一颗牙齿还异常的尖锐和锋利,这让我冷不丁想起木匠用的锯齿来了。

    我对鱼的了解并不多,但光凭它这种牙,我几乎断定,这是食肉性的凶鱼,而且很可能也是食人鱼的一种。

    我把这观点说给其他人听。胡子脸沉的最厉害,他原本举着鱼时,拿出很轻松的样子,现在他变得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他骂咧一句,这就要小心翼翼的拽着鱼尾巴,想把它从折叠刀上弄下来,再丢到水里。

    老蛇喊了句等等。而我也觉得胡子这么做并不妥当,我也出言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停顿下来,看着我和老蛇。老蛇解释说,“这鱼受了致命伤,被丢回去后,肯定会被同伴分食掉,而咱们现在就在这群凶鱼的上方,它们吃了肉,一旦发起狂来,别殃及到咱们。”

    阿乙最先点头赞同,还对胡子说,“你他娘的辛苦一些,举着刀别动弹了。”

    我又针对阿乙的话,补充说了说。我让胡子跟阿乙换一下位置,让阿乙过来划水,这样我们能尽快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阿乙一脸不情愿,不过老蛇赞同我说的,阿乙又不得不听从。

    我们没敢弄出太大的动静,甚至我把折叠铲放到水里时,也是特别的留意,更小心别激起大的水花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分钟,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。我们并没遇到明面的危险,不过心理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等又往前行进了四五十米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我回头看看,那片红光还在水下方相对静止着,并没追过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子不想一直举着折叠刀了,他这次捏着鱼尾巴,把红鱼拽下来。我为了保险起见,让胡子把鱼直接丢到木筏上。

    胡子照着做,在红鱼摔到木筏的一瞬间,我还听到咔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现在是夜里,周围环境过于昏暗,我又找到手电筒,打开后,对着那红鱼照了照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小家伙生命力真挺顽强,它还没死透呢,刚刚咔的声响,是它又张嘴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胡子想趁空抽一根烟,但当他正摸衣兜找火机时,阿乙喂了一声,让胡子快点划水去,还强调说,“老子替你这么半天了,你这损货咋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胡子骂咧咧的,跟阿乙又斗了几句嘴。胡子的意思,你这么壮的体格,划一会水就受不了了?会死么?

    在我用电筒照着红鱼时,老蛇就一直冷冷旁观着,这时胡子跟阿乙一吵。老蛇脸一沉,盯着胡子,接话说,“你这人确实不咋地,都说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,可你是特例,一脸胡岔子,还这么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忿,又转移精力,问老蛇,“老子怎么不靠谱了?”

    不过老蛇这人,太有气场了,胡子跟老蛇说话时的态度,明显跟阿乙不一样。

    老蛇没急着回答,把夜视仪和背包都放在木筏上,他又往红鱼那边靠了过去,还抽出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这匕首一看就是硬茬货,他举着匕首,平行的送到红鱼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随后他故意用刀身敲着红鱼的下颚。红鱼原本一动不动,这时突然有反应了,它猛地合上嘴。

    我听到咔的一声响,甚至红鱼闭嘴的速度多快,几乎在一个眨眼间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跟着突突了一下,这还没完。老蛇把匕首费力的抽出来,又让我特意对着刀身照一照。

    我清清楚楚的看到,这刀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个轻微的凹坑。这分明是被红鱼咬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次不仅是我和胡子,其他人都脸色一变。阿乙还骂了句,说这鱼真他娘的邪性。

    老蛇指着红鱼,跟胡子强调,“我说你不靠谱,是因为你把这一枚定时炸弹放到木筏上了,而你没意识到它的危险,随后还置之不理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出来老蛇这话在理,他没反驳什么。老蛇又交给胡子一个任务,让他时刻留意这红鱼,如果这鱼还张开嘴巴的话,胡子就要想办法,要么把红鱼嘴里塞满东西,要么就用匕首戳进去,刺激它闭嘴。

    胡子嘀咕几句。老蛇又让大家别闲着了,赶紧动身,早走完水路早省心。

    但没等我们行动呢,身后不远处的河面上出现了变化。一大股红光乍现。

    没谁提醒,我们都留意到了。我扭头看着,也怪自己有先入为主的想法,我第一反应,还是以为河面着火了呢,但等稍微缓一缓,我意识到,这红光都是那群凶鱼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蛇忍不住咳嗽,他这种反应,表明他心里很焦急。他还提醒说,那群鱼浮到河面附近了,这可不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我们脸都沉得厉害,至于格桑尼玛,他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,或者他又有了迷信的心里。他竟对着那片红光膜拜起来。

    隔了这几秒钟,那红光又亮了一些,随后红光高速移动着,向我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下子急了,而且我们都很清楚,真要被红光追上了,我们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阿乙先叫嚷着,让大家都划水,有折叠铲的用铲子,没家伙事的用手也行。他的意思,木筏移动速度,一定比鱼群要快才行。

    而我觉得他这想法有点笨了。我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们所在的这条河,河面很宽,少说有百米。我们现在居中,离左右岸边都有四五十米的距离,我心说虽然离得不太近,但我们只要靠岸了,不就安全了?那帮凶鱼又不是鳄鱼,难不成还会上岸追我们?

    我紧接着阿乙的话,把我的建议说出来。老蛇最先赞同,还强调说,“按小闷的话去办。”

    我们立刻行动,甚至阿乙和胡子还调整为蹲位和划水方向,我们的木筏,在水流作用力和划水推力的双重作用下,用最快速度,斜着向岸边靠去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做的并没错,问题是我们低估了这群红鱼的游水速度了。

    当我们离岸边还有十多米时,这群凶鱼离我们并不远了,我扭头看着,都能借着这股红光的映射,看到河里那一条条的鱼身。

    老蛇使劲的咳嗽着,不过他脑子也一直在飞转。他摇摇头,那意思,我们这么死磕下去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他原本用手划着水,这时率先停下来。他摸着背包,从里面拿出短柄步枪。

    他又熟练的给步枪上了消声器,举着枪,对着那群凶鱼,嗤嗤的开起火。

    一发发子弹先是射入水中,激起一股水花,紧接着,一只只凶鱼,在受伤之余,无助的乱拧着身子。

    跟老蛇之前的猜测无二,其他凶鱼见到受伤同伴后,立刻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原本不理解,心说他开枪射鱼有什么用?难道他能把这一大群鱼全弄死么?但见到眼下这个情况后,我打心里暗暗佩服一句,心说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我也抽出手枪,不过刚举起来,手指刚碰到扳机,老蛇喊了句等等。

    他说现在离禁区不太远了,我们不要有枪声。随后他摸着后腰,拿出一把消声手枪,又抛给我。

    我用过消声手枪,而且这次再用这种枪,我冷不丁想到了果敢,想到了方皓钰那些悍匪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没时间回忆,我又不耽误的跟老蛇一起,对着凶鱼群开火。

    其他人并没加入我俩,反倒依旧划着水。

    刚开始只有几只死鱼,这并没有太大的效果,但随着死鱼的数量多了,红色鱼群不再追击,那些红光简直跟乱套了一样,无数条凶鱼为了抢食,在水中来回穿插着。

    我们遇到的危险,意外的解除了,尤其还如此的及时,大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阿乙还忍不住痴笑起来,说真他娘的爽!

    凭这话,我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个疯子。但我不想让大家松劲儿,又建议说,别停歇,让木筏尽快靠岸。

    老蛇大有深意的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胡子、格桑尼玛和达瓦拉拇当然最配合我,阿乙和阿丙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我其实持乐观态度,心说接下来这十几米的水路,没那么长,我们应该有惊无险才对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河里的凶鱼,并非只有我们身后这么一群。突然间,木筏附近的水中,出现零零散散的红光。

    这些红光还迅速往上升。我们先后注意到这场面后,放下的心又悬起来。

    老蛇举着步枪,凑到木筏边缘,他稍微往前探着身子,举着步枪,对着水里嗤嗤打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些鱼离水面比较远,子弹打进去后,它们很聪明,还懂得躲避。老蛇一共开了五枪,却没太大的收获,也没法阻挡这些凶鱼浮起的速度。

    老蛇有些急躁了,他还提醒我们都小心。

    阿乙倒是顺着老蛇这话,又安慰大家一句,木筏就快靠岸了,加把劲,这坎子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胡子接话赞了一句,说:“阿乙啊,我看你小子不咋顺眼,但你刚刚这话,说的却没错,咱们都站在木筏上,这帮鱼想吃咱们,一时半会肯定做不到。我们靠岸的时间,足够了!”

    阿乙嘘了一声,算是回应胡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们都忽略了这帮凶鱼的手段。这些红光又往上浮起一些后,竟争着向木筏下方聚集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