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特殊下葬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08章 特殊下葬(二)

    老蛇和阿乙忙了一通后,并没停歇的意思,他俩找了两副胶皮手套戴在手上,又小心翼翼的抬着阿丙的尸体,向河里投去。

    他俩都用了很大的力气,阿丙的尸体被抛的很远,伴随砰地一声,尸体砸到河面上。

    我相信自己没看错,在尸体接触河面的一刹那,河面上还起了一层水雾。这可是一种异常现象,我分析应该跟阿丙体内被注射的药剂有关。

    阿丙尸体立刻有下沉的趋势,而那些游走在河边的凶鱼,这一刻又向尸体集聚过来。

    老蛇和阿乙绷着脸,一起跪了下来。老蛇还扭头看了我们一眼,说,“我们要送兄弟一程,你们既然在场,也参与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四个听完没啥表示。而阿乙对我们的举动很不满意,他扯嗓子吼了句,“都跟我一样,跪下。”

    胡子立刻反驳一句,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话也立刻让老蛇和阿乙的脸色更加难看。我倒是觉得,人死为大,我们跟阿丙通过这短短时间的接触,也算认识了,我们按老蛇的规矩,送他一程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我拽了胡子一下,又对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打手势。随后我们四个,陆续跪到地上。

    老蛇还摸着兜里,拿出一包烟来。在这种场合,他并不想抽烟,反倒是点了三支烟,把烟当香一样,倒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隔了这么一会儿,河面上也有变化。不少凶鱼啃食了阿丙的尸体,但它们很快肚皮朝天的浮在河面上,身上红光也变得很淡。

    这都是它们死前的征兆。我看到这儿,心头一震。我猜到了,刚刚老蛇给阿丙注射的,应该都是剧毒的东西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趁空还跟我们念叨一句,说阿丙尸体现在就是个毒源,那些鱼吃了阿丙的尸体,死掉后又会被同类蚕食,这么下来,会引起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打心里吐槽一句,心说老蛇这种为阿丙报仇的方法,不可谓不毒。

    老蛇跟阿乙看着河面,念叨起来,就好像是跟阿丙说着话一般。

    老蛇告诉阿丙,让他放心的走,他那年迈的母亲,老蛇会好好照顾。而且虽说阿丙并没娶妻生子,但老蛇也会物色一个孤儿,让孤儿认阿丙当爹,这也算给他延续香火了。

    阿乙念叨的内容,跟老蛇完全不一样。他带很浓的悲意,说他和阿丙原本都退役了,被安排了很好的工作,但他俩不甘寂寞,这才跟蛇哥一起又回到以前的日子,早知道能有今天的结果,他俩或许就不会做当初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我通过这俩人的念叨,隐隐捕捉到不少信息,而且阿乙还提到了退役。我想接着问点啥,但现在这场合,不适合我发言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俩又说了其他一些事,都是跟阿丙有关的日常琐事,这里面就没啥引起我注意的了。

    我、胡子和达瓦拉拇,就是意思一下的跪着,但格桑尼玛比我们要认真,他最后不仅拜了拜,还叽里咕噜的用土话念了一番,估计是让阿丙能走好吧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这举动,也赢得了阿乙的好感,阿乙好几次扭头看着格桑尼玛,甚至还说了句,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一刻钟后,河里基本上没什么红光了,反倒是河面上,漂着一层死鱼。而我们也都不跪着了。

    老蛇让我们都整理一下,之后继续出发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从河里逃上来,都很狼狈,也确实需要整理一番,但格桑尼玛除外,想想也是,他压根没带背包,除了石斧和短斧以外,也没带啥家伙什。

    他等待期间,又去瞧了瞧被他砸死的那两条倒霉鱼。其中一条鱼的半个脑袋都没了,这也让格桑尼玛有了新发现。

    他蹲在死鱼旁边,对我们摆手大喊。

    我们好奇,都聚了过去。我还特意用电筒照着那条鱼。

    我们发现,这鱼剩下的半个脑袋里,竟躲着一条白虫子,这虫子并没死透,正趴在上面,一拱一拱的乱爬呢。

    老蛇整个脸都狰狞起来,他摸出匕首,用它狠狠戳在白虫身上,等把白虫挑起来后,他盯着白虫,跟我们说,“之前老子因为任务,要击毙蛊王,这次不一样了,老子跟他的梁子大了!到时我得把他活剐了。”

    乍一听,他这话让人不解,但稍一琢磨,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鱼脑袋里的虫子,应该是寄生虫类的一种,也正是被这种虫子的毒素影响了,才让鱼变异,甚至变得凶残。而这寄生虫,都该是蛊王培育的。

    另外蛊王养了这么多的凶鱼,其实是想让它们守卫着这条河,守卫这个通往禁区的捷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阿丙的死,如果按这个逻辑想下去,也确实跟蛊王有关。

    我并没接话发表什么观点。而且不久后,我们这些人就又上路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次没法再走水路,按老蛇的估算,我们走三四十公里,也能到禁区。至于这段路上还会不会有危险,我们还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更没法借助指南针这类的东西辨认方向,阿乙原本还拿出一个指南针,但上面的指针,胡乱的转着圈,我分析这附近有强磁场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借着北斗星来辨别方向,老蛇和阿乙在前面带路,我们四个跟在后面。但走了一个多钟头后,我们遇到了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我把它称为森林而不是树林,是因为这里的树都很高、很密,甚至初步一看,全是苍天大树那种级别的,也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我怀疑禁区就是这森林中的某一区域。而且当我们走入森林时,被茂密的树叶一挡,我们压根看不到北斗星了。

    老蛇和阿乙带头止步。我看着眼前形势,暗自头疼起来。我心说我们总不能走一会就爬到一棵树的顶端辨认下方向吧?这里树这么高,不好爬不说,还很容易摔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其他人,希望他们能提出啥建议。胡子趁空还问了问格桑尼玛,毕竟格桑尼玛是土人,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土办法。

    谁知道格桑尼玛回答的很直接,他摇着头说,平时他们村落的勇士绝不会来这种地方瞎嘚瑟的。

    老蛇和阿乙并没参与我们的商量,他俩默默站了一会儿,随后俩人互相使个眼色,还把各自的背包都卸下来,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盯着这俩人。他俩当着我们的面,竟全自行绕起圈来。

    我没细数他们绕了多少圈,但估计少说有百八十个,最后他们绕圈的速度还越来越快,嘴里还嘀嘀咕咕的,念着我们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格桑尼玛很实在,盯得比较紧,最后他都看迷糊了,身子也不由得打了几下晃。

    他使劲晃着脑袋,跟我们说,“这两个大仙做什么呢?施展仙法么?”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。达瓦拉拇倒是似乎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老蛇和阿乙停下身,他俩并没绕晕的迹象,反倒四下打量一番后,他俩一起指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阿乙先说了句,“既然如此,方向没错。”

    老蛇招呼我们立刻上路。达瓦拉拇实在忍不住了,突然问了句,“你俩以前在湘西待过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脸纳闷,不懂达瓦拉拇怎么会这么问。阿乙听完还显得很生气,一边紧紧跟在老蛇后面,一边跟达瓦拉拇说,“你个娘们多问什么?赶紧跟我们走,绝不会把你们带迷路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皱着眉,没再多问。而我想搞明白这里面的猫腻,就让达瓦拉拇跟我说一说,她提到的湘西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达瓦拉拇没藏着,回答说,“我听朋友说过,湘西那边的特警有绝活儿,做任务时,一旦迷失了方向,也没有能辨认方向的参照物后,他们就在原地绕圈,激发一项特殊的人体感知能力,让他们变得跟某些动物一样,立刻有了方向感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完的第一反应是猛摇头,还接话说,“姐们儿,你说的咋这么邪乎呢,再者说,每个人在原地绕圈后,岂不越绕越晕,咋还能来方向感呢?”

    达瓦拉拇解释不出,但强调这也是她听说的,她也不知道这里面的玄奥。

    我细品达瓦拉拇的话,突然想到一个词赶尸。

    我记得自己看过这方面的小道报道,报道倒是提到过,成为一个赶尸匠前,要有一系列的训练,这里面就包括在荒郊野外绕圈。

    当然了,赶尸匠的绕圈,是为了证明他们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赶尸匠,而老蛇和阿乙的绕圈,跟赶尸匠的又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最后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,不过我们没太多时间聊这个,又继续跟着老蛇和阿乙前行。

    这个森林,越走越操蛋,尤其地面还变得湿乎乎的,异常泥泞。

    我们踩在上面,每次想抬脚时,都特别费劲。这么一晃走到天快亮的时候,我们并没赶出多少路来。

    我们也都累了。老蛇和阿乙似乎脑袋很疼,因为他俩时不时就揉一揉脑袋。

    胡子先跟老蛇和阿乙提议,我们暂时歇一歇。老蛇同意了胡子的提议。我们各找地方,要么靠着树干,要么就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阿乙还把背包里的食物都拿出来,分给大家吃。

    食物主要是牛肉干,但格桑尼玛之前捣过乱,把每包牛肉干都撕开了,刚刚这背包还落到河里了,所以这些牛肉干全被水泡了。

    我们吃起来,并不怎么舒服,或者准确的说,我为了让肚子不饿,甚至尽快恢复体力,我几乎是把牛肉干硬生生噎到喉咙里的。

    阿乙这一刻看着格桑尼玛,又气不打一处来了,还损了格桑尼玛几句。我发现阿乙这人,有时候爱迁怒人,他最后又把矛头调转到胡子身上,特意找茬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跟他就不对付,这一刻俩人又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我拿出看热闹的架势,也权当是休息的时候解闷了。这一次胡子又指着阿乙,骂着说,“你他娘的,我也纳血闷了,你说你长得挺爷们的,咋人这么事儿呢,对了,你是不是有个外号,叫事逼?”

    阿乙原本不屑的哼了一声,算是回应了,但突然的,老蛇冷冷的抬起头,盯着胡子。

    阿乙表情也一变,跟老蛇一样,盯着胡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