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毒牙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1章 毒牙

    男警等我看了一会儿后,也跟我和胡子特意解释了几句,我俩到南海市以后,立刻赶往码头,那里有蓝盾远航公司的人在招工,而我俩就按这资料上说的,冒充是山东棒棰岛号渔船的水手,这样会被优先录取的。他提到棒棰岛时,还特意多念叨几次这个名字,加强我俩的记忆。

    我听完立刻有个疑问,心说整个国内的渔船那么多,为啥非要冒充棒棰岛号的水手?我相信也绝不是自己多想,尤其我还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的这身“血衣”。

    男警没再透露太多东西,他又让我俩留意下两套血衣上接近胸口的那个纽扣。

    他要不说,我还真没太注意,尤其这个纽扣看起来跟其他的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男警边示范边说,“线狗服的胸前纽扣就跟正常衣服的不一样,但只是在外形上有微妙诧异,没啥特殊说道,而这纽扣就不同了,是个微型相机,你们出海后,要是看到任何蓝盾公司非法雇佣劳工的现象,就都偷偷拍下来。这个相机的拍摄开关就是纽扣边缘这一圈,使劲按住两秒钟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就试着拍了一张,当捏着纽扣边缘时,稍一用力,我就能感觉到,它能稍微往里凹进去一块。

    这时车厢外有列车员喊话,那意思火车准备离站了。我心说警方把“工作服”给我们带来了,工具和资料也都弄全了,这俩条子也该走人了吧?

    我还多嘱咐句,让他们别耽误了,不然容易下不去车。其实这也是变相逐客的意思。但没想到,他们还有个更重要的事没交代。男警和女警互换了位置,这回女警靠近我俩,她再次翻了翻旅行包,从里面拿出两个盒子。

    她先打开其中一个,我看到这里面有钳子、扳子和锉刀之类的工具。女警盯着我和胡子的嘴看了看,又强调,“张大点,把牙都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敏感上了,胡子还指着工具问,“警官,这次任务咋还需要拔牙呢?”而且刚说完,他就把嘴紧紧闭上了,大有拒绝的意思。

    女警说我俩误会了,她打开另一个盒子,这里面放着两个小钢圈,钢圈也就半个葡萄粒那么大,在每一个圈上还挂着一个黑色小皮囊。

    女警举起其中一个线圈,比划着说,“这小囊里装着一种剧毒药物,叫百草枯,是无色无味的,甚至只要一接触人的皮肤,就能让毒液渗透进去,让对方昏厥。接下来我也会做个小手术,把毒囊挂在你们牙床最后面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是听明白了,但更加犯懵。我追问,“挂这个干嘛?难道一旦被抓住了,让我们自杀用的?”胡子随后又连连摆手说,“警官们放心,我这人做人做事都地道,真有那一刻,我打死都不多说啥的,而且自杀法子那么多,我用不上非选择服毒。”

    我既对胡子认同,也打心里嘘了一声,心说他把自己说的也太英雄了吧?我还不了解他?就那德行,真要打起仗来,他保准第一个当汉奸的。

    女警听完也笑了笑,估计打心里也不认可胡子这话。但她面上没乱说,反倒强调,“想想看,你俩要遇到什么危险,也可以把毒囊取出来,凭它来化险为夷。”

    胡子还是拿出一副抗拒的样子,我却叹了口气,心说我哥俩今天认栽吧,这又是穿血衣又是换毒牙的,这任务够折腾人的。

    我当先做表率,把嘴巴张开了。这时火车也启动了。

    女警这就开工,先检查下我的牙床,又上锉刀又上其他工具的。我以为这么一弄,我会牙疼呢,谁知道她技术很好,我是一丁点要疼得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轮到胡子时,这女警也算被狠狠折磨了一把,胡子总打嗝,那一股股味把女警晕的,甚至有一次她都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样足足过了一个钟头,我和胡子嘴里都多了一个毒囊。

    我试着活动活动嘴巴,也别说,这毒囊很隐蔽,不用舌头舔,压根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也不再多待了,在下一站下车走人。我和胡子原本还剩下一些酒没喝,但都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胡子头疼上了,说他睡觉时有磨牙的习惯,这要磨啊磨的,把毒囊弄破了可咋办?

    我想了个招,跟他说,“实在不行,你睡觉时用手纸把鼻子堵上,这样就不得不张大嘴巴来呼吸,也就没法子磨牙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无奈的骂了句娘,说也只能如此了。接下来这一路上,我俩跟个学生一样,捧着资料读起来。这里面不仅仅是介绍一些我俩在棒棰岛上的“经历”,还提出一些出海的专业词语,有时还配着图片。

    胡子看一会儿就呼呼睡一会儿,我倒是没他那么逊。

    不过等到了终点站,我俩下车时,我整个脑子也都有些胀,充满了甲板、控帆、操舵、铺网、吃水等等的词语。

    这时天也黑了,我俩一商量,别太积极了,先找个旅店休息一晚,调理调理身子再说。

    这一夜倒是没啥,第二天我俩起早又往南海码头赶去。在路上,胡子猜测的问我,说码头招工会是什么场面?会不会那些招工人员举个牌,蹲在码头使劲吆喝呢?

    我心说没文化真可怕,你说的那是招工么?这分明是蹲在劳动力市场的那些力工和刮大白师傅的举动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乱想了。等到了码头,我发现这里挺大的,还停着不少渔船。我俩拿出溜达的样子,依次找过去。

    每条船的船身上都印着各公司的lg,我们走了一整圈,竟没发现蓝盾的字眼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直犯嘀咕,胡子还问我,“会不会是警方弄错了,这蓝盾公司不在这个码头?”

    我拧着眉头,没回答啥。我俩又蹲在一个角落里,一起抽了根烟,这时有个黑汉子,厚嘴唇鼓额头,一看就是当地人的长相,他原本跟我俩一样,在码头瞎转悠,现在却向我俩走来。

    我看他笑嘻嘻的贼样,以为想蹭烟呢。我也没那么小气,主动递了一根过去。他摆摆手,蹲在我俩旁边。

    这举动把我和胡子弄敏感了。我又问了句,“哥们,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我本以为他南方味儿会很重呢,谁知道这小子说普通话挺标准,盯着我俩的衣服,反问说,“两位兄弟以前做过水手吧?要找工作不?我是蓝盾公司的,现在招工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一方面我和胡子都把外衣系上了,穿在里面的“血衣“,除了衣领稍微露出来一点,压根就不明显。这黑汉子的眼睛够毒的,光看这个衣领,竟就知道我俩的身份了。另外他提到蓝盾了,我本以为这也是个大的远航公司,得有些规模呢,咋这么一看,有种黑作坊的意思呢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琢磨起来。黑汉子也真有耐心,陪着笑继续等着。最后我忍不住问了句,“蓝盾的船呢?”黑汉子让我俩跟他走,而且他猜到我心里的想法了,特意说让我们放心,他绝不是骗子。

    我犹豫一番,但看这黑汉子长得这么干瘪,应该没啥危险。我就带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们仨打了一辆出租车,来到另一个废弃的码头,这码头还有个牌,上面写着冰厂。我之前看过那个资料,对打渔行业有一定的了解了,冰厂一般是给渔船提供冰的地方,但现代化的渔船往往带制冷装置,也犯不上提前备冰了,这导致冰厂生意渐渐不好,这里也一定因此黄摊子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边提防着,一边随着黑汉子,下了出租车后,一路往冰厂码头最里面走。这里停着一个大船。光看几眼,就知道是个远航级的。

    黑汉子带我们上去。船上的水手不少,一个个都黝黑的肤色,一看没少挨风吹日晒,他们正在铺网干活呢,也很友善,看到我们仨时,不少人咧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偶尔回几个笑,也借机观察这条船。

    我是真没料到,这船上会有小娘们。在转过一个拐角时,有个女子突然从一个舱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穿一身水手服,不过这种服装穿在她身上,反倒让其特别性感。我倒没啥,胡子当场就看愣了,还问黑汉子,“这船上咋还有这么暴露的女工?”

    黑汉子嘿嘿笑了,故意往胡子身边凑了凑,说这有什么奇怪的,出趟海太孤独,有女人陪着,也能解解闷不是?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嗓音不连那女子也听到了。她回过头,对着我们媚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眼珠都发直了。等目送这女子消失在我们视线范围内,他也不提防黑汉子了,哈哈笑着,拍着对方肩膀说,“老子喜欢你,喜欢蓝盾公司!”

    随后我们一起走进一个接待室,有个长得挺文静的男子,正坐在里面整理资料呢。我也看到,桌上放着一沓子被填好的招工表。

    胡子发现有这么多人应聘后,当场就急了,问那文静男,“招满没?”

    文静男没回答,反倒默默打量着我俩,黑汉子原本在我们身后,我发现他还偷偷跟文静男使个眼色,甚至做了个数钱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猜这黑汉子就是个跑腿的,负责给蓝盾公司招工,他在从中吃点回扣啥的。

    文静男最后点点头,让黑汉子先出去。

    胡子又催问了一句,“问你话呢,到底招满没?”

    文静男笑了,站起身走到我俩身边。我不知道他打什么注意呢,绕着我俩足足转了两圈后,他突然来了句,“我们确实还招工,但先要考核,麻烦两位把嘴张开。”

    昨晚写完睡觉后,梦到书里情节了,在最惊险的一刻,我醒了,然后觉得肚子很胀,飞奔入厕所我到现在都特纳闷,自己是被吓尿了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