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无脸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10章 无脸人

    老树的树叶快速抖动起来,那些不怎么结实的树叶,因此还落下来不少。之后一个黑影,从上面猛地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刚看到这黑影时,愣了一下,打心里也着实被它吓到了。

    它没有脸,或者说脸上白茫茫一片,另外它身上长满了黑毛。我心说这到底是啥?鬼?还是某种猩猩或熊?

    老蛇比我反应迅速一些,在黑影出现时,他就喊了句,“退!”他还当先往后快速的挪动身子。

    我慢了半拍,而且这么一耽误,黑影离我很近了,就在我头上方不远处。

    我怕被它砸中。为了能确保安全,我压根不看路了,猛地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险之又险,我跟它来个擦肩而过。这黑影还握着一个东西,它举着这玩意儿,不甘心我就这么逃走,还对我抡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跟个土豆一样,落地一瞬间,顾不上疼不疼的,又滚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砸到我刚刚待得地面上,伴随砰的一声,整个地面陷进去一大块,尤其地面也跟着抖动一下。

    我整个心就在嗓子眼边上挂着呢,我还偷空瞧了一眼,把它拿的东西认出来了。这是一个大锤,锤头有西瓜那么大了,还黑黝黝的。

    我暗叫庆幸,不然真挨了这一下。我保准非死即残。另外这黑影能如此轻易的使用石锤,凭这点,我猜它是个人,只是这人带着什么面具,身上穿着毛茸茸的兽皮了。

    老蛇趁空没闲着,摸着腰间,拿出手枪。他举着枪,对着这无脸怪人,砰砰打了两枪。

    邪门的事出现了,无脸怪人的脑门上迸射出两颗火星,他难受的呜了一声,但并没死。

    他撇下我,又向老蛇冲了过去。这黑影没多高,腿也没多长,但跑起来飞快。一个眨眼间,就跟老蛇贴身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阿乙和胡子他们,这时也要冲过来,要围攻无脸怪人。不过这怪人并没孤军作战,伴随呜呜两声,我们附近两颗老树上又有动静,另外两个无脸怪人,从树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蛇别看正在厮杀,但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这时提醒我们,“活擒他们!”

    阿乙原本都把枪拿出来了,这时又把枪收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这一伙人,最后来了个捉对厮杀。老蛇跟一个无脸怪人一对一的死磕,阿乙、达瓦拉拇和格桑尼玛,他们仨一组,对付另一个无脸怪人,而我和胡子,一起围着最后那个无脸怪人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我看着这怪人的打扮,心里有些发毛。不过我还没到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是老搭档,尤其在合伙对付一个敌人上的经验,也堪称丰富。

    我俩一前一后,对着无脸怪人绕起圈来。胡子拿着折叠刀,而我空着双手。这无脸怪人也真实在,竟让我俩钻了这个空子。

    等我绕到无脸怪人的身后方时,胡子面对着无脸怪人,对我喊了句,“老计划!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。胡子先抡起折叠刀,拿出大刀阔斧的架势,对着无脸怪人的上半身进攻。

    这无脸怪人抡起石锤,让锤子跟折叠刀来个硬碰硬。而我又耐心等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当我确定无脸怪人被胡子死死缠住后,我知道机会来了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也憋着这口气,猛地向无脸怪人的双腿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人的腿关节是很脆弱的地方,我心说自己用胳膊肘,对着无脸怪人的腿关节狠狠来一下子,不信他还能站的住。

    我拿捏着力道,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胳膊肘,如愿的撞在他腿关节上,但接下来的一幕,让我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这无脸怪人的腿关节硬的可以,甚至这一撞之下,我胳膊肘都疼上了。我都怀疑自己面对的,是不是一个木桩子。

    胡子也咦了一声,他一定看到我这边的行动了,但他同样对这结果不解。

    我不得已,又临时改了计划。这无脸怪人叉着双腿,这又给我提供了偷袭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从后往前的对准他下体敏感的地方,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这一拳也打对地方了,但他那根棒子,硬的简直跟个棒槌一样。我这拳头同样被硌得生疼。

    我心里彻底震了一下,心说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怪物?难道练了传说中的金钟罩,不然怎么浑身都坚硬如铁呢?

    这无脸怪人被我连续两次袭击,显得不耐烦了。他呜了一声,跟个驴一样,抬起腿,对我狠狠后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没意料他会出这种奇招,冷不丁躲闪不及,胸口挨上了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自己脑袋嗡了一声,也好像被车撞了一下,胸口还剧痛无比。我更是被这股力道一带,往后滚了一整圈,最后整个人面冲下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眼前全是星星,也直咳嗽。但被这么一踢,我脑中也有些混乱了,一个个古怪的招数,都浮现在我眼前。我猜跟那芯片有关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跟那芯片一直犯冲,根本没法适应它,更别提按照它的提示,能发挥出什么超强实力了。

    我难受的先从地上爬起来,强撑着往前看了看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没继续针对我,反倒又跟胡子斗了起来,但少了我的偷袭,胡子明显不是这无脸怪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俩又打了几个来回,胡子一发狠,用折叠刀把对方的大锤砸飞了,这也让无脸怪人的手上受了轻伤,但这种结果也是有代价的。

    胡子因此也漏了一个空隙。无脸怪人绕到胡子身后,伸出双手绕过胡子双肩,一把将胡子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的劲儿很大,他呜呜怪叫着,这就举着胡子,在原地乱抡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又不是东西,这是活生生一个人,被这么左拧右晃的,整个身体疼的一时间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,平时色归色,但也是个硬汉,在流血流泪的危险面前,他从来都不叫一声,这次却除外,他疼的哇哇着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后果,自己再不想办法,要是再让这无脸怪人施展几下,胡子这身子骨保准就散架子了。

    我急了,也没时间多想,我第一反应是冲了过去,而且对准无脸怪人的后背,我也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们仨几乎一个叠一个的揉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我不会无脸怪人的招数,就只好双腿用力,夹着无脸怪,又用两只手狠狠掐着无脸怪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脖颈同样硬的可怕,我掐来掐去,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无脸怪一定更讨厌我这只“苍蝇”,他又猛地一用力,把半昏迷的胡子甩出去挺远,随后他乱舞着双手,想抓到我,并把我从他背上弄下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无脸怪人的智商并不高,因为他这么乱舞双手,压根抓不住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叫一声好,也不管能不能把他掐个好歹的,依旧用力掐着他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急的在原地直转圈。等绕了两圈半后,他突然站定,呜呜几声后,他猛地仰面而倒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直骂娘,而且我很倒霉的成了肉垫子,在我俩摔倒的一瞬间,我被无脸怪人压得,几乎快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另外这么一摔之下,我感觉到了,无脸怪人的背部好像有一块块硬硬的东西,这可不是说他肌肉有多发达,我怀疑他除了穿着毛茸茸的兽皮衣服外,里面一定也穿着什么特殊护具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撇开我,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。而我得空终于能喘口气了。

    老蛇说过,让我们活擒这三个无脸怪人。我没精力查看其他人跟无脸怪人打斗的如何了,但我突然下个决定,心说自己是活擒不了这怪物了,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。

    我快速蹬着双腿,让自己半坐着往后退了退。我又摸着后腰,把自己带的那把枪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这时也从地上把折叠刀捡了起来,这也是胡子用的那把。

    他似乎不会用刀,还拿出抡大锤的架势,抡起折叠刀来。

    我不管他怎么做,举着枪,对着他砰砰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带着面具,这面具还能防住子弹,我索性对准他胸击。但几发子弹打过去,我听到他胸口传来砰砰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很悲观的认为,这无脸怪的前胸后背,都被防具护着,也是刀枪不入。另外有一发子弹射到无脸怪人的身上后,又形成了弹道反射,最后射到我面前的地上,冒出一股烟来。

    这很危险,让我有所顾忌了,不敢再胡乱开枪了。

    无脸怪人被这几发子弹一打,还一下子暴怒上了。他气的把折叠刀当暗器,撇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想看,折叠刀多大个头呢,它横着飞过来,很吓人。我也怕沾边被刀刮上,就急忙低伏着身体,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无脸怪人大步往前走,最后又狠狠一扑。

    我真不懂他的逻辑,但也是这逻辑,让我有些无从招架了。

    他扑到我身上,还抱着我,打起滚来。我被他带的,一会被他压在身下,一会又滚到他身上的。这滋味,我都不知道咋形容了。而且我俩没少滚圈。

    我没细数滚了几圈,更不知道滚了多远,最后无脸怪骑在我身上,用双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之前就用类似的招数掐过他的脖子,我心说好嘛,这畜生竟来了个以牙还牙,用这种招数又对付起我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