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活祭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15章 活祭

    我担心这俩女子是不是看到我刚刚下药的那一幕了。我因此紧张上了,甚至忍不住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我随时准备偷袭她俩,尤其也打定主意,一会下手狠点,尽量招呼她们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但实际情况没我想的那么悲观,这俩女子盯着我,又看了看我身后的大锅,其中一个说,“德吉,你个馋嘴的货,刚刚是不是想偷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猜德吉就是那个砍柴的无脸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俩女人凑过来,要掐人。估计这也算是她们对我的一种惩罚吧。我冷不丁忘了躲避,实打实的挨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天生敏感,有个女子咦了一声,盯着我仔细打量起来,还反问,“你不是德吉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哪里露馅了。这俩女子还要把我的头套摘下来。我不可能让她们得逞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鼓声的频率加快了,大有催促的意思。我把脑袋往旁边一避,又哇啦哇啦几句,指着房外,那意思,有人叫我们集合。

    我还当先嗖嗖跑出去了。那俩女子慢了半拍,又凑到大锅旁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对迷药很有信心,尤其在我下药时,就没闻到什么怪异的气味,我估计这俩土著娘们,也不会察觉出啥岔子来。

    我一方面顺着鼓声的方向跑,一方面观察着附近出现的无脸怪人。他们怎么跑,我就怎么跟着。

    这一路下来,我大约跑了半里地,最后我跟一群无脸怪人来到一个大台子的前面。

    这台子是用木头搭建的,离地两米高,面积挺大,得有两三百平,在这上面,架起一个大鼓,有个很壮的无脸怪人,正用力的敲着它,另外在这台子的角落里,还挂着四块做工很粗燥的红布。

    四块红布都方方正正的围了起来,我看不到它们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我又观察着,没发现蛊王的影子,这说明他还没出场呢。而这些站在台下的无脸怪人,现在也没那么拘束,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聊着天。

    我跟这些人不熟,就又寻找胡子他们。

    按事先约定,他们的头套上一定都做了划痕,很好认。

    我用了半分钟的时间,找到一个同伴。他站在离我十多米远的地方,而且他也在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向他凑过去。打心里我还琢磨着,这到底是谁?因为老蛇、阿乙和胡子的身材都很像,他们都带着头套穿着兽皮衣服,我一时间很难进一步辨认。

    这人也留意到我了,他不露痕迹的往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等我俩走到一起后,我留意下他的双手,他食指和中指发黑,这是胡子的典型招牌。

    说不好为什么,当知道这是胡子时,我心里变得特别放松。我还轻轻打了他一拳,已示友好。

    但胡子显得很郁闷,对我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就权当回应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回事?胡子说他刚刚去了一个冒烟的房子里准备下药,但那里压根没煮饭,而是个用于冶炼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找个机会,还在里面转悠一番,发现那里有一个个大木桶,里面装着全是黑乎乎的东西,闻起来应该是石油。

    我猜胡子之所以郁闷,是因为他没机会下药,另外我也很诧异,心说石油?难不成说这寨子附近还有石油资源?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石油的价值了。我打心里又啧啧几声。

    胡子没多说他的情况,他又一转话题,问我刚刚怎么样?“下药没?”

    我对他竖起大拇指,表示我很顺利。

    胡子叹了口气,又偷偷指了指周围这些无脸怪人,他说,“这里这么多人,做饭的地方很可能不止一处,咱们要不把所有的饭菜都下药,一会行动起来,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但我安慰胡子,还有老蛇他们仨呢,或许他们跟我一样,下药很顺利呢。

    我俩没继续胡扯,反倒拿出精力,又寻找老蛇他们。

    我们很快发现格桑尼玛了,这土著人胆子不或者说他跟这些无脸怪人都是大峡谷的原居民,有很多共同话题吧。

    他竟然跟几个无脸怪人凑到一起去了。至于老蛇和阿乙,我们又苦寻了好一会儿,等鼓声刚刚擂完的那一刻,他俩才出现,急匆匆的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想跟老蛇和阿乙汇合,跟他们沟通下。

    我还特意举了举手,给老蛇和阿乙提醒。老蛇和阿乙又调整方向,往我们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这时我和胡子周围站了其他几个无脸怪人。我不想离这些人太近,又带着胡子,试图绕到人群外面,这样跟老蛇和阿乙碰头后,我们说话也方便。

    但我俩刚走了没几步,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玩意儿带的头,他大喊着,“跪、跪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弄,其他无脸怪人也喊了起来。一时间跪的声音震天响。

    这些无脸怪人也都选择原地跪了下来。我和胡子慢了半拍,但大家都跪下了,我俩还干巴巴站着,太明显也太容易让他们生疑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一狠心,对我说,“来吧!”

    他当先跪了下去,问题是我俩现在所站的地上,全是硬石头子,而且石子都包包愣愣的。

    胡子跪下去后,一瞬间疼的直哼哼。我犹豫着,但胡子非拽着我,不让我走,就这么跪着陪他。

    我不得已,尤其现在这场合,没法跟他拽拽扯扯的。我也跪了下来。但我留了个心眼,双手也拄在地上,这能分担下身体的重量,让我两个膝盖的压力没那么大。

    当然了,老蛇和阿乙,最后也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猜这所谓的活祭仪式要开始了,我留意着接下来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有个脑门镶着红石头的无脸怪人,他不像其他人那般,反倒抬头观察着天空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喊了句,“首领到!”

    那些无脸怪人全嘀嘀咕咕起来,我猜测,他们正在念什么东西,像是梵语之类的。我和胡子来了个滥竽充数。

    我是尽可量的模仿着,而胡子呢,反复哼哼着一句话,我离他近,细品了品,竟然是大舌头版的吃葡萄不吐葡萄皮

    我没理胡子,又向天空看了看。

    有一个黑影,在天上盘旋着。我没留意它是从哪里飞过来的。它盘旋一番后,最后还向大台子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次它离地面这么近,我认出来,这是个乌鸦,它浑身黑毛,但两个翅膀却长着白羽。

    我回忆起一件事,记得在哈市时,蛊王就带着这么个乌鸦。我不知道此乌鸦是不是彼乌鸦,但如果这俩乌鸦是同一只的话,我心说这扁毛畜生倒是没少随着蛊王走南闯北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人念叨了得有一支烟的时间,附近的一个石头房里有动静了,一个穿着袍子,带着镶满五颜六色石头的头套的男子,一闪身从房子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向大台子全力奔了过来。他速度很快,要我说,跟鬼魅有的一拼,尤其那袍子被如此速度一带,在空中忍不住的狂舞着。

    他奔到台子下方时,又借力一个大跳,竟稳稳落在台子上了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这人的弹跳力和爆发力,而且就凭这,我断定他就是蛊王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台子上方后,大手一挥。那气场,一时间简直要爆表。

    而台下所有人,跟愚民一样,对着蛊王玩命的磕起头来。

    我压根不想给蛊王磕头,但大趋势在此。我打心里说,“这只是为了演戏,不是真磕头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这个念头,也不得不磕了几个。至于胡子,他一边磕一边“艹你娘、艹你娘”的骂着。

    蛊王似乎很受用,叉着腰,一直看着大家把头磕完。他又自行嘀嘀咕咕念叨一番,这次我们都默默听着。

    蛊王念得很快。而我听了一会儿,似乎觉得他念得调调,让我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刚来藏地时见到的那个九师傅,他当时念着经文,就很像现在蛊王念得这些。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蛊王跟九师傅很熟?但一时间,我没法肯定这件事。

    等蛊王念完,他转口用生涩的中文,跟大家喊起话来。

    这台子上没有麦克风或大喇叭,但这并不影响他喊话的质量,因为他底气足,喊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:我本来在大峡谷生活的很好,衣食无忧,还有这么多追随者,但有一天,外面世界来了几个人,他们让我离开大峡谷,跟他们一起,去做什么特警特工,抓恶贼。我本来不答应,无奈他们拿出很多的好东西,有先进的机械设备,有很多珍贵的药材和配方等等。咱们这里条件落后,我冲着这些好东西,同意了他们的请求。

    但真等出去了,我发现外面的世界糟透了,那里的人,充满了尔虞我诈,充满了算计,就算是朋友间,也都藏着心眼。我本来想着,既然自己答应了别人,就再帮他们几年吧,也就对这些坏事不理了。但有一次,我跟另几个特警,去做一个任务,那任务很难,我们遇到的敌人,还都是说着八嘎的外来货。

    我只跟一个肤色很白的特警活了下来,我俩带着三个俘虏,要赶回基地,谁知道那三个俘虏也会说我们的话,他们嘴巴很坏,骂了一天一夜,还什么恶毒说什么,并嘲讽我们死去的那几个同伴。

    我和那个特警都动怒了,用钳子把这几个俘虏的牙齿全拔光了。这其实算是事么?想想看,在大峡谷,如果两个村落之间要打仗的话,逮住的战俘,是可以直接吃掉的。而在外面的世界,我和那个特警却因此惹了麻烦。被组织怪罪,说我们虐待战俘,说我们不懂规矩等等。

    那个肤色白的特警,为人真怂,竟不懂得反抗,被组织定罪后,打入监狱之中,而我不管那些,彻底脱离了那个组织,还把他们派来抓我的人,全部弄死,最后我活着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无脸怪人听到这儿,全部哇啦哇啦叫了起来,而我冷不丁都忘了配合了,心中着实被震撼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