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有生有死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16章 有生有死

    我没料到在蛊王身上还有这种经历,而且他说的要全是真的,那他岂不和那肤色发白的特警的关系很熟么?

    我也对这肤色发白的特警有个猜测,估计十有是古惑。只是这俩人不同的是,古惑因为一次意外,选择逆来顺受的入狱,而蛊王选择的是违抗审判。

    我顺着往下想,觉得接下里的事就全都解释通了。上头儿不想放过蛊王,也知道他逃回了大峡谷,所以才派了三波人,先后潜入到大峡谷里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对蛊王有这么个评价,他这人很邪性,先不说他当时的抗命对与不对,但他回到大峡谷后,也没少作恶,不然眼前这些无脸怪人又怎么解释?还不都是他用各种办法忽悠过来的原大峡谷土著居民么?

    我脑袋里胡乱的想着,这导致我没像其他人一样哇啦哇啦的叫着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偷偷撞了我一下。他倒是很卖力,一直随大流。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妥,也急忙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蛊王很享受大家对他的这种“爱戴,”他昂着头一直等着,等大家都喊完,他又一转话题,哼一声说,“我对外面世界的态度,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,但最近一段时间,外面总有人来到大峡谷,针对我,试图把我抓住或击毙。我是软柿子么?而且能让他们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么?”

    这些无脸怪人听到这,大声吼起来,表示他们心中的抗议。

    蛊王又指着那几块粗糙的红布说,“这里面有四个被逮住的外来特警,咱们有咱们的规矩,他们既然被抓住了,下场就是个死!”

    原本擂鼓的无脸怪人,这时还配合的走到红布面前,手一伸,把这四块红布全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里面的情景,一瞬间心头咯噔一下。这里面放着四个木桩子,每个木桩子上都绑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四人一看被绑的时间不短了,全蔫头巴脑的,也都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我认得其中的两个人,一个是老更夫,一个是铁驴,尤其铁驴被扒光后,让他壮硕的身体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两个,我怀疑也是特警,跟老更夫和铁驴一起来大峡谷的伙伴。

    他们连头都没抬一下。反倒是那个无脸怪人,强行举着他们的下巴,让他们看看眼前的情景。

    我想救他们,但现在冲过去,绝不是明智之举。胡子跟我想的差不多,甚至他压不住性子的还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台下这些无脸怪人,都在跪着,胡子这举动,让他变得特别明显。无脸怪人们都盯着胡子。

    我怕胡子砸锅,急中生智的也站了起来,指着老更夫四人,很气愤的哇啦哇啦的吼着。

    胡子明白我啥意思,他急忙学着我。我俩又哇啦哇啦几声后,悄悄跪了回来。我看其他无脸怪人没生疑,打心里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蛊王被我俩打断后,耐心等了等,他又说,“这四人,要被活祭。先让他们暴晒七天,之后挖个坑,把尸体埋了,尤其坑的四周都封死,让他们永不轮回。”

    无脸怪人们都吼着表示赞同。我冷不丁有些不明白,尤其我心说,坑的四周封死是什么?我猜这也是当地活祭的一种规矩吧,我也就没较真。

    蛊王随后强调一句话,说有生才有死,既然有人要被活祭,我们就得先求生。

    我听的还是直犯迷糊。但这些无脸怪人全嘿嘿笑起来。我总觉得他们笑的咋这么邪乎或者贼乎呢?

    蛊王不多解释,反倒对他身旁的那个怪人一摆手。

    这怪人又开始擂鼓了,这次鼓声不快不慢,不过我能听出来,这里面充满了欢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台下的无脸怪人全四下看着。在鼓声的催促下,有一些女子,从四面八方出现了,有的是从附近的房子里走出来的,有的是从远处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们的打扮也不太一样,有戴头套的,也有只穿兽皮衣服的,更狠的,直接着身子。

    台下的无脸怪人,大部分都急不可耐了,这时他们都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找到得意的女人后,立刻跟这些女子亲热起来。女子跪在地上,他们跪在女子后面,做着那种事。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了,心说蛊王强调的有生才有死,这话里的“生”,指的竟然是繁殖。

    我因此也有些傻眼了,换句话说,我和胡子这次岂不逃不过去,也要跟其他无脸怪人一样,跟这些女人搞在一起了?

    我不想在这场合做这事,也对没有感情的性没兴趣。我打心里愁上了,还悄声问胡子,“怎么办的好?”

    胡子倒没我这种忧虑,尤其他看着其他人都在做那事,他忍不住笑了,连说,“老子本来觉得这次任务很苦,但现在一看,值了!”

    胡子也不再跟我说什么了,他急忙嚷嚷几句,向大部队里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胡子的背影,冷不丁觉得,这小子怎么像极了日本鬼子呢?而我又默默站了一会儿,这时像我这种不积极的无脸怪人,没几个了。

    蛊王也一直重点盯着我们几个,还摆了摆手,以示催促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,不情愿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还有几个女子干站着,要我说,她们属于女人中腼腆型的,而且看穿着就知道了,她们很保守。

    我打量着她们,心说一会选谁好呢,尤其谁身体能干净一些?别被太多无脸怪人搞过,有病啥的。

    这时有个戴头套的女子很主动的向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犹豫着要不要跟她一起做那个,而这女子凑近后,跟我悄声念叨句,“一会儿假装吧,别弄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中文很流利,而且语调让我很熟悉。我一下子蒙了,心说她是谁?

    她看我没进一步的表示,又强调说,“我是达瓦拉拇。”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,但往深了一想,我猜她等我们五个潜入后,她又自行逮住一个无脸怪人,换了对方的行头,也潜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没看出来,这小娘们还真有些手腕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不多跟我说话了,她把下体的兽皮脱了,又跪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她下体一览无余的出现在我面前,尤其她屁股上还长着一颗粉红的小痣。

    我不能太拖延下去。而且一时间我也想不到其他好办法了。我硬着头皮,也把衣服脱了脱,跪在她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我俩接下来是有近距离的接触,但真就是做做样子。我压着自己性子,保持一种心态,假意的抽动着身体。

    而我周围那些无脸怪人和女子,可都是真刀真枪的做上了,没一会儿呢,周围全是恩恩呀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想起倭黑猩猩了,因为倭黑猩猩这种动物,就爱群ji,但话说回来,人类又不是倭黑猩猩,这场面尤其这种整体发出来的声音,让我极不适应。

    我也承认,自己尽量保持一种良好心态,但在潜意识作用下,没多久我竟也有点反应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跟我假意配合着,她当然立刻感觉到了。她原本也假叫着,这时忍不住扭过头来。

    隔着头套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她哼了一声,我听出来她有强烈的不满。

    我不想以后见面时,过于尴尬。我又被逼出一个招来。我打心里默数起绵阳来,一只、两只这样的数下去。

    为了分散精力,我还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找到胡子了,他倒是挺卖力的,双手使劲握着一名女子的腰,拿出一刻不停,力求搞到力竭的架势。

    另外我没发现格桑尼玛,不知道这土著勇士,正在哪疯呢,而等我看到老蛇和阿乙时,一下子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他俩竟搭伙凑成一对了,可这是两个爷们,也不知道谁充当了女人。其实我怀疑他俩怕暴露身份,所以不得不就此假意忙活一番。

    蛊王一直在台上,他似乎对这事不怎么感兴趣,不过他也没闲着,拿出祈祷样,正仰头向天一直嘀咕着。

    我猜这是一种祈祷吧,因为格桑尼玛说过,他们这里,人丁稀少,对生殖有一种崇拜。

    这场面也没持续太久,大约过了不到十分钟,这些无脸怪人都陆续结束了活动。但胡子是最后结束的那几个人,看架势,他还有些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蛊王对这些女子一摆手。这些女子很懂规矩,这就整体退下。

    我看达瓦拉拇又混在女子堆里,我心说她既然来了,何必不混在我们这些人中,这也方便我们接下来的整体行动。

    我想出言给她提醒,但又怕弄巧成拙。我只好压着嗓子,指着达瓦拉拇哇啦哇啦几声。

    达瓦拉拇没理会我,而在我周围的其他无脸怪人,还哈哈笑了,他们一定想岔了,以为我对达瓦拉拇有兴趣呢。

    接下来蛊王让台下的无脸怪人都坐在地上。我原本就跪的难受了,这次倒是挺痛快的照做了。

    蛊王喊了句,“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无脸怪人都高兴的叫起来。想想也是,刚刚做了那事,现在又要大鱼大肉的吃着,这场活祭,对这些人来说,确实很幸福。

    而那些退走的女子,现在也去而复返,她们要么合力端着一个个盛着熟肉的大桶,要么捧着一大把的石碗。

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,我们之前做的下药决定是多么正确与明智,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等这些无脸怪人中招后,我们就可以实施抓蛊王的计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