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撤离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18章 撤离

    胡子的牙口,是出奇的好,但他遇到硬茬子了,这绳子也非常结实,最后我都听到胡子嘴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想到耗子了。我试着帮忙,去解其他绳索,但最后还都是靠着胡子的牙口,把绳子硬生生咬断了。

    老更夫四人并排躺在地上。我跟胡子一人两个注射器,给他们依次推药。

    我俩对注射都不太懂,我是尽量往他们血管里刺,胡子没我这么细心,就说铁驴的小臂上,被胡子打完药,还起了一个包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拿出守护这四人的架势,又坐在他们周围等起来。

    这药的劲儿上来很快。老更夫他们先后清醒,也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,我主动简单的交代了一番。他们脸色都很差,老更夫带头跟我摆摆手说,“既然小柔来了,后续的任务,交给他们吧,咱们先撤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对小柔的名字很陌生,胡子还多问,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其实我打心里猜测,小柔就是10086的名字。老更夫不想多解释什么,反倒继续说,“这附近有一个山洞,是我们偷偷藏匿过的地方,你俩按我说的带路,咱们去那里再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应了一声。这就各自背起一个伤员来。

    其实包括老更夫和铁驴在内,一共有四个伤员,我和胡子就两个人,明显不够用。

    铁驴醒来后一直显得很沉默,但他也是这四人中,状态最好的,他这次辛苦一把,跟我和胡子一起,成了背人的劳力。

    我怕胡子大咧咧的,背着老更夫不安全,我就主动背着他,带头跑起来。

    我本想奔向寨门,但老更夫说那样太绕远了,他让我们直奔着另一个方向,最后我们来到寨子的边缘,这里全是一个个带着荆棘的木桩子。

    老更夫让我们从这里跳出去。胡子不敢相信的啊了一声,而我想了想,有个法子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学我,一起把兽皮衣服脱下来。我们把它们扑到荆棘上。外加这兽皮衣服里都镶嵌着防具呢,一下子把这些荆棘都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胡子看的直点头称赞,之后他还当先爬上去。

    他要跟我配合一把,他坐在木桩子的最上头,让我把一个个伤员往上托。

    我一直等他坐好,又问了句,“你那行不行?坐稳没?”

    胡子特意示范的晃悠了几下,还回答说,“没问题,来吧!”

    但这话刚落,他屁股底下一滑,整个身体一侧歪,他从木桩子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他落到外面,也好在这木桩子只有两米多高,他还是双手双脚先落地,并没摔出个好歹来。

    但胡子还是受了点小伤,鼻子出血了。我让他别毛毛愣愣的,赶紧爬回去,这次一定坐稳了。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,不过就跟感冒了一样,鼻音特别重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俩配合着,先把老更夫和铁驴全弄到寨子外。这俩人是这四人中相对有精神的,我俩没太费力气,等面对另外那两个伤员时,我就有点棘手了。

    他俩在强心剂的影响下,整个人虽然清醒了,但身体软软的。我先把一个瘦伤员费劲巴力的往上托。

    胡子为了让我能省点事,也冒险往下探着身子,把手尽力往下深。

    他这时整个脸也冲下,有一滴鼻血,一下子落了下来,正巧打在这瘦伤员的嘴角上。

    瘦伤员原本挺萎靡,谁知道碰到这血后,他突然精神了,还狰狞起来,用一股很凶的目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胡子最先发现异常,对我提醒。而等我扭头看着这瘦伤员时,他竟然嗷了一嗓子,伸出双手,狠狠掐住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眼前发黑,这是大脑缺血和缺氧的表现。另外我没料到会有这变故,等想反抗时,又因为现在的姿势太别扭了,根本发不出力来。

    我尽力的挣扎着,老更夫在木桩子外看到这一幕后,“志文、志文”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我估计志文就是这瘦伤员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胡子不认识志文,反倒最担心我。他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从后腰摸出伸缩锤,把棍子展开后,他对准志文的太阳穴,狠狠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更夫喊了句,“慢着。”不过这一切都晚了,伴随咔的一声响,伸缩锤把对方太阳穴都打凹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跟志文如此近距离接触,也清清楚楚的看到,那一瞬间,他双眼还跟金鱼似的,凸出来一下,尤其两个眼球上,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我悲观的认为,这哥们死定了,甚至这一刻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进攻我了,跟一滩烂泥似的,这就往地上秃噜。老更夫气的质问胡子,“徒弟,你怎么下死手了?”

    胡子也有他的理由,他指着志文回答,“这小子表情呆呆的,跟那些怪人一样,很明显中了虫毒了。”

    老更夫表情一僵。这期间胡子还把伸缩锤拿回去,把锤头的部分,对着自己鼻子蹭了蹭。

    他随后把伸缩锤又递了下来。我明白他啥意思,配合的我又把另一个伤员拖了起来,让他的嘴鼻靠近伸缩锤。

    这伤员闻到血的味道后,同样睁开了眼睛,表情也变得异常狰狞。

    我知道要糟,而且怕他先攻击我,我索性来个先下手为强。我从后往前,把他抱住了。也就隔了这么一会,这伤员开始张牙舞爪起来,跟个疯子一样。

    胡子把伸缩锤猛地举起来,看架势这就要对准这伤员的太阳穴,再次狠狠砸下来。

    我倒对此没意见,不然我们把这伤员带走,岂不等于多带了个定时炸弹么?

    但老更夫“喂”了一声,胡子的伸缩锤,抡到半空后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更夫犹豫一番,最后跟我们说,“先把他弄晕吧!”

    胡子大有不同意的架势,而我让胡子等等,我抓准机会,对着这伤员的脖颈狠狠切了几掌。

    这伤员最后带着不甘心的样子,闭上了眼睛。我和胡子小心翼翼的把他运到木桩子外面。

    最后我俩也翻了出去。当落地一刹那,我看着老更夫和铁驴,心里也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铁驴悲观的苦笑着,而老更夫一叹气,还是那句话,说让我们撤到那个山洞再说。

    铁驴这次没啥负担了,因为不用再背人了,而我和胡子,又继续苦逼兮兮的熬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走了少说五里地,这对散步的人来说,并不算什么,但我和胡子都累得够呛。也不得不说,这山洞确实很隐蔽,要不是老更夫特意指明方向,一般人很难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山洞外还爬满了爬山虎,把洞口挡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我们把老更夫他们送到山洞里后,就立刻让他们躺下来。我发现这山洞里还事先留了不少物品,包括电筒、食物、绳子和一些杂物等等。

    我问老更夫他们饿不饿。老更夫摇摇头。铁驴指着自己,又接话说,“找绳子把我们绑住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,要在平时,我或许下不去这个手,但现在对他们手软,这也间接是对大家安危的不负责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把他们仨都牢牢的五花大绑。等他们仨并排躺在地上时,我看着眼前这情景,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强心剂的药劲,现在已经弱了不少。老更夫和铁驴的精神再次萎靡了。

    我让他俩睡一会,另外我也来到山洞外,隔远向寨子的方向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处在高地势,寨子的整个情景和外貌,我能一览无余的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从面上看,我没发现那里有打斗的现象,我不知道小柔、老蛇他们,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也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。我针对此事,跟胡子交流了看法。

    胡子持中立的态度,毕竟我们现在赶过去,这里就没人看守了,要是老更夫他们突然出现啥意外情况,也没人照顾。

    我俩只能压着性子,又等待起来。大约过了一个钟头,我和胡子正在山洞里坐着呢,我听到外面传来砰砰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不仅大,伴随着,我还感觉到地表抖了抖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地震,我和胡子争先跑了出去。眼前的那个寨子,隔了这么一会儿,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点不夸大的形容,寨子里全是火,而且简直是火海。我想到了石油,心说难道寨子里储存的石油和一些危险物被谁点燃了?

    这时铁驴已经沉沉的昏迷了,而老更夫被这爆炸声一弄,清醒一些,他还扯嗓子喊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我俩回到山洞后,老更夫问我俩怎么回事?我简要说了说。

    老更夫的意思,让我俩出个人,去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脸一沉,说他去吧。其实他之所以这么积极,无疑是仗义的一种表现,不然谁去谁危险。

    我综合考虑一番,我知道胡子这人有时候太直了,这种去调查的事,他不适合。

    我把他的积极性打消了,也跟他争论一番,最后强行让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我带上手枪,又特意多带了一个弹夹的子弹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告别后,顺着来时候的路往回返。这可都是山路和在树林里穿梭。

    我的警惕心也特别强,甚至随时提防着会遇到蛊王。

    就这样,当我离寨子不远时,又经过树林中的一片灌木丛。我把精力都放在灌木丛上,怕这里面突然钻出来个什么人来,但突然间,我头顶的树上有动静。

    一个人,倒挂在一个树枝上,整个身体一下子滑了下来,他还脑袋冲下的,跟我脸对脸的对视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