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当爹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2章 当爹

    我催促杨倩倩,让她别隐瞒,跟我详细说说。

    杨倩倩又告诉我,老更夫跟铁驴不同的是,他体内的虫卵飞了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犯懵,甚至反复品着这几个字。我心说虫卵飞了?这怎么解释,难道虫卵长翅膀了不成?

    杨倩倩举个例子,说从铁驴体内取出的虫卵,只有几个,也都是小米粒般大但老更夫体内的虫卵,又小又多,甚至得借助于显微镜才能发现的了,而且老更夫体内的虫卵,就跟癌细胞一样,这些小卵,顺着血液,都潜伏到老更夫不通的组织和器官中,尤其还在老更夫脑内发现小卵了。

    我明白飞的意思了,说白了等于扩散。我一下子也头疼上了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蛊王会这么“重视”老更夫,连在下毒卵上,都另行关照了一番。另外我总不能纠结过程,更应该在乎结果才对。

    我问杨倩倩,“医院有什么办法没?”

    杨倩倩摇头,甚至她一想到老更夫,语调也变得有些哽咽。她说,“医生想用化学疗法和放射疗法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我一琢磨,这又是化疗又是放疗的,岂不跟治疗癌症的手法一样了?我突然有了很悲观的看法,估计老更夫可能扛不住这一劫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把这想法说出来,而且也一下子没啥话题了。我和杨倩倩默默的坐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钟头,铁驴被推了出来。很明显麻药劲没过呢,铁驴毫无意识,他身上绑着不少绷带和纱布,另外移动病床上还挂着点滴瓶。

    有两个护士,推着移动病床,要把铁驴往楼下送。

    我想起身跟过去,但杨倩倩把我拦住了。她说铁驴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呢,一会更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,你就算跟过去,不仅帮不上什么忙,也只能站在窗外等待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番,甚至还看了看手术室。我本来的打算是,要么去陪铁驴,要么就守在手术室前。但杨倩倩突然要带我离开医院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解,问她为什么?她说要带我去另一个医院,那里有我一个很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我挺纳闷,心说又谁受伤住院了?难道是古惑?但他下飞机时,活蹦乱跳的,还被警方带走了,压根没住院的架势嘛。

    杨倩倩不多解释,还带我一起下楼,最后她开车,大约行驶了一刻钟,我们来到哈市的妇婴医院。

    我纳闷的更加厉害了。对这种医院,我印象中只有孕妇和儿童才会来这里看病的。而我自认自己认识的人中,没有这一类人才对。

    我揣着糊涂,跟杨倩倩一起进了住院大楼,还去了八层,也就是病房层。

    这里基本上都是待产的妇女。而且离电梯口进的,都是普通间,三四个孕妇住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我和杨倩倩奔着这一层最里面的几个房间,这可都是vip病房了,说白了,一人一间,每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专属护士。

    我们最后停在8020房间的门前。这门上也有玻璃窗。我顺着它,能看到里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有一个大肚子的孕妇,穿着一身白衣服,正躺在床上听歌呢,我猜是胎教呢,另外在床边还坐着一个年轻护士,她没打扰孕妇,正捧着一本书,细细读着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孕妇,别看她跟之前相比,有些胖了,脸也红扑扑的,但我还是认了出来,是小乔没错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惊,也联系起一件事来。我上次跟她和老更夫见面吃饭时,我就发现她腰间有些臃肿,合着她当时就有了,这才让身子走形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一直站在我旁边,观察着我。

    我把目光一转,盯着杨倩倩反问,“你带我来这,就是想让我看看小乔?”

    杨倩倩应了一声,她本想带我这就进去,但她手都摸到门上时,又犹豫一番,跟我说,“还是等乔乔忙完正事,咱们再进去会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无所谓,也就随意的应了一声。其实打心里我也有些搞不懂,现在老更夫还在手术中,这可是一个大劫,而小乔只是怀孕了,跟老更夫的手术相比,压根不在一个等级上。杨倩倩为何在如此时刻,非让我来看小乔呢?

    我也想问问杨倩倩,这孩子爹是什么人?干嘛的?但我又觉得,这跟我没太大关系,就没问。

    杨倩倩跟我一起坐在病房外的休息区的椅子上。杨倩倩还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本,打开后,她把本子递给我说,“对了,昨天小乔还为孩子想名呢,你既然这么快回来了,也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听杨倩倩的话,一边看了看本子。

    这上面写着不少名字,但我发现个规矩,都叫张小什么。不如张小豹、张小楠、张小琦等等。

    光看这名字,我猜小乔怀的是男孩,另外我顺嘴念叨句,“原来孩子他爹也姓张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表情一暗,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但随后,她又抿嘴笑了,跟我说,“傻帽啊,什么孩子他爹也姓张,这孩子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啊了两声。第一个“啊”,我是听完杨倩倩说话的潜意识反应,第二个“啊”,表示了我的心情。

    我以为杨倩倩跟我开玩笑呢?我绷着脸,跟她强调,“倩倩,这种玩笑别乱开!”

    但杨倩倩摇摇头,也很严肃的告诉我,“这孩子真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脑袋里嗡了一声,甚至忍不住之下,我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说自己为了减刑赎罪,被迫当了线人,这都够惨的了,怎么着,小乔怀个孩子,找不到爹了,这也拿我顶名额么?

    杨倩倩对我这举动,倒是没太诧异,或许她早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了。

    她示意我,先坐下来。

    而我能坐才怪呢,我指着自己,还提高语调的说,“我跟小乔以前是认识,但从没在一起过。你当法医的,比我懂,现在的技术手段很先进,是不是我的孩子,到时一验dn就知道,所以你们别乱打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接着我的话往深了说,“没错,你要不信我说的也没关系,dn能证明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,杨倩倩既然敢这么说,貌似没在逗我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跟个木桩子一样,愣愣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杨倩倩继续提醒我,“还记得那一晚么?咱俩在你的住所里喝酒谈心,最后你醉了,我扶你上床,之后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也是我心头有的一个疑问,我模模糊糊记得那晚跟杨倩倩做那事了,但事后我多次暗示杨倩倩,她竟然都不承认。

    我也不笨,这一次,在这种场合被她提及此事。我有了个猜测。

    我问杨倩倩,“那晚我醉了后,小乔跟我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杨倩倩应了一声。我身体一软,几乎跟一滩泥一样,重重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我承认,那一晚我玩的很疯,甚至不止一次,几乎睡醒了就来,来完了又迷迷糊糊的睡另外算时间的话,跟小乔怀孕这事也吻合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反正自打回到哈市后,我还没从大峡谷的任务中缓过劲呢,结果脑袋顶上竟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大雷。

    杨倩倩又跟我念叨一些话,但她说的什么,我都没听清,因为我耳鸣了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这时8020房间的房门打开了,那年轻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看到杨倩倩后,还很甜的来了句,“倩倩姐,你来看乔姐了?”

    杨倩倩应了一声。那年轻护士又看着我,一脸诧异,甚至试探的问了句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杨倩倩犹豫了一下,而我也没法回答啥,不然总不能说自己是孩儿他爹吧?

    我一直觉得,自己是个汉子,真遇到事了,就算天塌下来,我也会一动不动的用肩膀抗住,但这次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打开的8020病房门,又看着好奇的护士。我一时间没法面对这些。

   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一扭身,对着走廊嗖嗖跑上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问我,“你要去哪?”我没理她。

    我跑到楼梯口,顺着楼梯一路来到六楼。我其实跟无头苍蝇差不多,也没个目的地,而且绝对是下楼下太快了,外加心里压力过大。

    到六楼后,我直大喘气,就好像刚跑完五公里一样。

    我腿一软,找个台阶坐下来。我还摸着兜里,拿出烟来。我发现自己手抖的厉害,点个火,竟然都点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杨倩倩挺聪明,没多久,她竟找到这里,而且当她看到我正靠着墙,坐在台阶上吸闷烟时,她忍不住苦笑。

    她也不嫌脏,一屁股坐在我旁边。

    她喂了一声,但没等往下说话呢,我就出言打断她了。我还把烟盒递过去,这里面只剩下一支烟了。

    我盯着杨倩倩,示意她也吸根烟。

    杨倩倩摇头回绝,还跟我强调,“我不会吸,也不想吸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被这话刺痛了,忍不住的手上一发力,把烟盒一下捏扁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没料到我有这种举动,被吓住了。而我不管杨倩倩的表情,盯着那烟盒,以及里面被捏断的香烟。我自行念叨说,“杨倩倩,你不想吸烟,我就没强行让你吸,但你和小乔呢?那一晚做了什么?你们问过我么?我同意了么?你们演了一出戏,竟让我一下子当爹了?”

    求推荐票,太少了,给我投投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