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身世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3章 身世

    我头次当着杨倩倩叫她的全名。她也意识到我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杨倩倩默默看着我,脸色也变得很差。她最后从我手里把烟盒拿过去,又试着把烟盒复位并打开。

    那里面的烟其实根本没法抽了,但杨倩倩还是摆弄几下,用火机把它点着。

    杨倩倩当我的面,吸了一口。她确实不会吸,因此还咳嗽上了。换做以前,我或许会因此原谅她,但这次不一样,我心中的怒火,丝毫没有减退。

    杨倩倩很聪明,观察我的表情,她没在多说,反倒举着烟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我再去较真或抱怨,想让它不发生是绝不可能得了。我尽力压着怒火,让自己情绪平稳一下后,我又主动问她,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杨倩倩还是没敢抬头,她琢磨稍许,回答说,“父母之命,乔乔不得不听。”

    我印象中,自己父母可没说过我跟小乔的什么事,另外我父母早就走了,杨倩倩这么说,我又上哪核实去?

    我冷笑着摇头,大有不认为这理由的架势。

    杨倩倩摸着衣兜,拿出一份资料。其实这资料就是一沓子纸。她把资料递给我,让我特意看看最后一页。

    我原本不想看,无奈杨倩倩上来一股犟劲儿,执意让我看。

    我打开后,看到最后一页上有三个人的dn分析报告。我对dn的数据肯定不懂,也看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但我看着分析结果。它指出,第三个dn跟前两个dn完全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我还留意到,这报告是多年以前的,尤其对落款日期一估算,我心里一紧,正是在我入狱后的一个月内。

    我隐隐猜出点什么,但又不敢接受这猜测,甚至我还有点怕上了。

    我把这资料又递给杨倩倩,嘴上说,“这是什么东西?我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杨倩倩把资料翻到最后一页,特意指着那三个dn,强调说,“这分别是你父母和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脑袋里嗡了一声。杨倩倩又往下说,“其实你是被寄养的,死去的也不是你的亲生父母,而小乔之所以怀你的孩子,是你亲生母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就觉得自己脑袋里有根针一样,被它刺得,我脑袋几乎要裂开一样。

    我摆手,让杨倩倩别说了,另外我有种崩溃前的感觉,心中有股子抓狂感,也有种茫然无措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没在理会杨倩倩,起身往下走。

    我现在是在六楼的楼道里,我几乎两步或三步一个台阶的往下奔。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,但只想着,先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让我难受的妇婴医院再说。

    杨倩倩想追我,但她没我下楼那么快。

    我一口气没歇,最后来到一楼的楼梯口。我潜意识的抬头往上看一看,早就见不到杨倩倩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。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为啥会有这种举动,或许我觉得,没了杨倩倩,我就不会听到一个个“噩耗”了吧。

    我整理下衣服,又往住院大楼的正门走去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,自己刚一出正门,就发现杨倩倩正站在不远处,看架势,她正在等我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没反应过来,还被吓住了。我心说她难道有分身术?怎么能出现在这里呢?

    杨倩倩被我表情影响了,她无奈笑了笑说,“我坐电梯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又恨死电梯了。我想故意绕过杨倩倩。但她主动迎了上来,跟我说,“如果你不想在这里待着,我陪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拒绝了,但杨倩倩提醒我,说你今天状态不对劲,甚至都快跟行尸走肉差不多了。如果你执意乱走的话,很容易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我最后被她说的妥协了。她还开车,带我一路直奔住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去大峡谷的日子也不短。但住所还是那么干净,很显然,每天都有人过来打扫。

    我进住所后,直接一屁股坐到客厅里。

    这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一盒没开封的烟,其实应该是杨倩倩提早为我和胡子准备的。

    我把烟盒撕开,一根接一根的吸上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沏了茶,坐在我旁边。她自行喝了半杯茶,又特意给我拿了个茶杯,把其中倒满。

    我压根没动茶杯,这包烟,被我断断续续吸了一多半。而那茶杯里的茶水,凉了后就被杨倩倩倒掉,又给我重新弄上热茶。

    这壶茶,有点可惜了,最后几乎都这么白白倒掉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也觉得自己嘴里发苦,估计是吸太多烟导致的。但借着尼古丁的劲儿,我也把自己的遭遇,好好回忆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跟杨倩倩总不能一直打沉默战,我又开口主动问她,“我父母的死、我的入狱和做线人,以及小乔怀孕,这一切都有联系吧?”

    杨倩倩犹豫一小会,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让她告诉我实情,这里面到底都有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杨倩倩毫不犹豫的立刻摇摇头。她还接话说,“现在不是时候,等你不再是线人,彻底减刑后,这些真相,会有人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反问她,“我还是线人么?现在不已经归入特案组,成为特警了么?”

    杨倩倩叹气说,“哪有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我突然很郁闷,心说自己跟胡子破了那么多案,一起出生入死那么多次,怎么最后让我觉得,我就跟个棋子一样呢,另外一提到胡子。我想到他在大峡谷时说过的“梦话”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似乎也有秘密,而且我隐隐觉得,我俩的秘密,很可能也有联系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头都大了,心中原本被压下去的狂躁感,这一刻又上来了。我盯着茶杯,忍不住的一伸手,把它抓起来,对准窗户撇了过去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响,窗户玻璃碎了一块,连带着茶杯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倩倩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表情都狰狞了,还拿出逼问的语气,让杨倩倩别隐瞒,现在就把她知道的真相告诉我。

    杨倩倩有些怕了,她让我先坐下来,喝点茶,然后她会跟我说。

    我的茶杯被撇了,所以我只好拿起杨倩倩的茶杯,把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又中了杨倩倩的套了。她以前就用类似的法子,把我弄晕了,还让小乔怀了孕,这一次,我喝完这杯茶后,很快整个人变得异常低迷。

    我并没昏睡,问题是,我心里特别静,觉得自己身上的遭遇,那都不是事了,比如一想到小乔怀孕,我心里会冒出这么个念头,她怀就怀呗,我也很快当爸爸了,这不挺好么?再比如一想到我父母的死,我心说人都死了,我还那么较真,有啥用?

    我当然也不是傻子,怀疑刚刚喝的那杯茶里,十有是被杨倩倩下了高浓度镇定类药物了。

    杨倩倩看我变得这么温顺,她拿出放心的样子,而且赶巧她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手机后,急匆匆站起来。她问我,“你自己在家待着行么?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,“没问题。”杨倩倩说老更夫那边遇到点麻烦,她先赶过去看看,等腾出时间的,她再来找我。

    我毫无脾气的回了句好。

    杨倩倩走后,整个屋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。我没动地方,就这么坐在沙发上,一直盯着屋顶,也不知道熬了过久,我又无聊的闭上眼睛,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醒来时,我发现外面天都黑了。屋里没点灯,也陷入到一片昏暗之中。

    我肚子并不饿,就没急着下楼吃饭。而且这么睡了一会,我低迷的状态好转了一些。

    另外我也多多少少理解杨倩倩,心说她是知道我的秘密,但她能怎么做?如果现在真不是把秘密说出来的时候,她为了我好,提前说了,很可能会让整个局变得更加麻烦。

    我也相信,杨倩倩不会害我,不希望我出岔子,所以我做了一个极不情愿甚至难熬的决定。我让自己别急着追问这一系列的事了,等着真相自己慢慢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我又打开电视,想给自己解解闷。

    我发现自己有些心不在焉的,反正这电视里一共有八十多个频道,我依次调台,把这多么频道,反复调了两遍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也实在忍不住,满脑子想的就是小乔,尤其是她的那个大肚子。

    那是我的孩子。我在今天白天还很抵触呢,但或许人的本性就是这样,我现在竟隐隐挂念起他们娘俩来。

    我还对她们上来一股愧疚感,心说自己一直给警方当马仔,一直忙于查案和破案,却从没对小乔尽一尽义务。

    我盯着厨房,自己并不是大厨,也不会炒菜做饭,但煮粥总行吧。

    我放下遥控器,溜溜达达的来到厨房,也翻箱找柜的忙活一番。

    厨房里只有大米,我就把大米洗了洗,放到锅里煮起来。其实我不知道放多少水合适,更担心自己煮出来的粥不好吃。但我这么安慰自己,只好尽力了就好。

    我还找来一把椅子,坐在厨房等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钟,正当我愣愣发呆时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难道是杨倩倩?一想到这,我心里还出现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把门打开。没料到胡子钻了进来。而且我俩还对视着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一脸不解。胡子看着我,更是满满的诧异。我俩互相指着,都说了句,“你怎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