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死亡直播间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4章 死亡直播间

    我之所以奇怪,是因为胡子的心情变得不错。我心说他原本为了宝贝的事,难受的都快想不开了,怎么短短不见,竟有这么大的变化?

    而胡子奇怪的是,我竟然独自在家煮粥,尤其想想也是,这也是我跟胡子认识以来,我头次下厨。

    我俩稍微沉默几秒钟。我抢先问胡子,“你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胡子摆摆手,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他在白天跟我告别后,又找几个妞败败火,这可是好事,温柔乡让他忘却了一切的烦恼。

    我头次听说,找小姐竟然还成了喜事了。

    胡子又问我,“咋好端端的煮上粥了?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答啥,反倒一扭身,又去了厨房。我特意找个勺子,对着锅里搅了搅,怕粥被煮糊了。

    胡子看着我的背影,他忍不住的咦了一声。随后他还踮着脚跟过去,最后选择突然“袭击”,对着我的耳朵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他叫的比较惨,其实故意想吓唬我呢。而我只是淡定的回头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一副断定的样儿,指着我说,“小闷,你有问题。平时的你,可绝不像现在这么迟钝的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胡子用词不当,心说什么叫迟钝?但又细细一品,他似乎说的也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我把锅盖又盖上了,返身走回去,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好奇的样子,一直观察着我。他又蹲在我旁边,试探的问,“你今天是不是遇到啥事了?真不像你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劝了我一大通,那意思,我俩是死党,是交命的兄弟,我心里有啥话,都可以跟他说说。

    我闻着厨房飘来的粥香味,满脑子想的都是小乔。外加被胡子这么劝着,我跟他透漏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,“小乔怀孕了,孩子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正点烟呢,他一定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还一下子被烟呛到了。

    他使劲咳嗽一通,连鼻涕和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。他又跟我说,“哥啊,你是我亲哥。你以前一直跟我说,别乱找女人,要找就找有品位的。我本来觉得你说的特对,但现在一看,你也太狠了吧,找小乔不说,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?”

    我默默听着,没接话。胡子又指着自己强调,“你在这方面真的学学我了。别看我找的都是小姐,没啥品位,但我跟小姐都是一把一利索,一回一掏钱的,另外安全措施到位,绝不会拖泥带水,还出现什么小尾巴的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胡子对我的情况了解不多,甚至他只听我说那么一句,就开始断章取义的瞎想了。而且我不想把我跟小乔的事,跟胡子说的太明白,因为这么一来,又会牵扯出其他事来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胡子住嘴。胡子也没太往深了劝,他又看了看厨房煮的粥,拿出明白的架势点点头。

    等胡子把这根烟吸完,他又一转话题,说有正事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今天二郎给他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听到二郎的名字时,觉得很熟悉,但一时间又忘了这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回忆一遍,这才想到,二郎跟宋浩一样,都是警察,也是特案组成员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二郎找你做什么?”胡子说,“原本约定的,铁驴是咱俩的上线了,但铁驴现在住院了,二郎就暂代铁驴职务,管咱俩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一摸兜,拿出两部手机、一小沓钞票,外加一个银行卡。这银行卡的背面写着账号密码,按胡子的解释,这银行卡还有网上支付的功能,而且这又是手机又是钱和银行卡的,全是二郎给他的。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比较土,对网络支付不太了解。但我对此并没太在意,反倒拿起一部手机,摆弄一番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之前用的手机,是小乔提供的,全是卫星电话,而眼前这手机,看架势就是个一般货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二郎除了给东西,找你是不是因为又有任务了?”

    胡子点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,二郎能找胡子,接下来肯定也会找我,因为我和胡子每次做任务,都是一起上的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说说,这次任务是啥?

    我这一刻还收起了其他杂念,集中精力的听着。

    但胡子压根没我这么严肃,反倒一耸肩,回答道,“二郎让我多留意下主播,也让我多去直播间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也听过主播的字眼,但他们具体是做什么的,我不太清楚。我就让胡子解释解释,甚至还问他,“主播跟主持人很像么?“

    胡子不屑一顾的嘘了一声说,“像什么主持人,说白了,古代有些女子在青楼卖艺不卖身,而现在网络发达了,就有人在把这一套用在网上了,唱歌跳舞或者陪聊天的,用这种方式挣钱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还拿起他的手机,打开后,指着一个软件让我看。

    这软件叫亲亲直播。很明显,胡子趁空独自研究过,他很熟练的打开这个软件。

    我一直旁观着,很快他手机上出现了一个画面,这上面全是女子的照片。胡子说,“你看上哪个女子了,点一点就能进她的直播间了。”

    我让胡子继续操作一下,给我看看。

    其实我只是想了解下直播的过程,也抱着随意的态度。胡子却完全不一样,他很认真的挑起来。

    我发现他对这些主播的要求很高,一会说这个长得太爱国了,一会又说那个脸太大了等等。

    我压着性子等了小一分钟,而且耐心烦都快等没了。我正琢磨要不要催促胡子一下,突然间胡子嘿嘿笑了,说这个行。他还迅速对着一个女主播的头像点了点。

    手机上出现了一个女子,她打扮的很艳丽,正坐在一个装饰的很温馨的小房间里唱歌呢。我猜这就是那所谓的直播间了。

    那女子眼睛也挺贼的,胡子是用账号登陆进的直播间,这一刻,屏幕上还显示出胡子的网名,提示冷雨夜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女主播立刻捏着嗓子,故意拿出温柔的嗓音说,“欢迎冷雨夜哥哥。”

    我观察着手机屏幕,冷不丁有些敏感,我问胡子,“她能看到咱们么?”

    胡子摇摇头,让我放心。而这女子没停下来,又继续唱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一直坏笑着,甚至还眯了眯眼睛。而我观察了一小会,发现这女主播有个小动作,她穿着一件低胸装,几乎大半个饽饽都漏了出来,尤其她的衣服,只勉勉强强把饽饽最关键的部位护住了。

    她一边唱歌,一边做一些让若隐若现的动作。要我说,这就是裸的挑逗。

    我对此有些反感,而胡子却很受用。他看我脸色有些不对劲,还特意为这女主播说了句好话,“小闷,看看这女子,有素质有内涵,一看就是个好主播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可拉倒吧,而且这么一来,我也搞不懂二郎的意思了。我心说难道警方跟直播平台有合作?非要我们看直播,要给这亲亲直播拉一拉人气啥的?

    我对此没啥兴趣,外加我突然闻到一股糊味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向厨房赶过去。

    那锅的锅底有点糊了,我一时间弄得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我是真没啥经验,等折腾一大通后,我不得不把燃气关了。我用勺子盛了点粥出来。我试着尝了尝。

    这粥刚到我嘴里,我就忍不住噗的一口喷了出来,我第一反应,苦死了!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锅失败品,一时间有点愣。而胡子呢,他举着手机,突然骂了起来,而且连贱货的字眼,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情不怎么好,听他这么骂,我更有些烦躁。我让他消停点。

    胡子却根本停不下来,继续骂着,还让我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我凑近一瞧,他还在看那个主播呢。而且他也跟我说,刚刚他给这主播打赏礼物了,想让主播把衣服脱一脱,但这臭娘们一直挑逗胡子,那意思,让胡子再多打赏几个礼物,她肯定会脱。

    到最后,胡子一共打赏了六次,这主播竟然一转口,说天太冷,脱了她会感冒的,就用这借口,把胡子给逗了。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,而且我最在乎的是,胡子到底打赏了多少。针对此事,我特意问他。

    胡子伸出四根手指。我想了想,叹口气说,“兄弟,这女人明显在钓鱼呢,这四十块就算了,当咱们花钱买个教训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俩眼一翻说,“啥四十啊?是四百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忍不住骂了句他娘的。我心说这才多一会儿,四百块就被这么个妞给诓去了?

    我跟胡子说,“要回来!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愁容,说怎么要?他刚刚在直播间骂这个女主播来了,还立刻被禁言了,现在想跟这女主播沟通,都说不上话呢。

    我让他等着。我把我的手机立刻拿出来。

    但我手机上没亲亲直播这个软件。我又不得不去搜一下,试着下一个客户端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么一搜,我在网上输入亲亲直播的关键词后,有一个帖子,进去到我的视线内。

    这帖子标题说,亲亲直播杀人了,叫“花月”的主播上个月离奇失踪,粉丝苦等未果。

    我也不急着下客户端了,立刻点开这帖子。

    但帖子内容没说的那么细,发帖人只想借着帖子,找几个支持者,一起去联系亲亲直播的客服,问问这花月主播到底什么情况,怎么突然走了。

    胡子看我一直举着手机,也没后续动作了,他又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让他等一等,我又针对亲亲直播的字眼,在网上搜了搜。有关于它零零散散的帖子,不过不多,而且这些帖子里,大部分都在质问,为何原帖被人删了,难道亲亲直播有鬼?真做了黑心事,不敢承认么?

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,这亲亲直播,绝不像我和胡子想的那么简单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