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虐人的真空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6章 虐人的真空袋

    我懂车有一定的了解,但我也承认,一涉及到太专业的东西,我听的就犯懵了。

    我听完二郎刚刚这一番话,只有这么一个印象,这比亚迪f蛋,似乎很牛。至于胡子,更不用说了,眯着眼儿,拿出看女人一般的色色样,打量整个车内,还感叹说,“原来是好东西,我说自己一坐进来,咋就有种特殊的感觉了呢。”

    胡子嚷嚷着,这就想试车。但二郎没给他时间,还让胡子等以后有空的,愿意去哪试,什么时候试都行。

    二郎调转了车的方向,这次不再耽误,直奔哈市警局。

    他在路上还打了几个电话,每次电话接通时,他只强调俩字,“开案情分析会!”

    我猜电话另一头的那些人,都该是这次参与任务的相关人员。一刻钟后,我们来到了警局后院。

    新来的更夫很客气,把后门打开,让我们把车停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想起了老更夫,整个心变得不怎么舒服,我问二郎,那意思,知道老更夫最新消息没?尤其手术的怎么样?

    二郎跟老更夫的感情一看就很深,他叹了口气,但他也说,到目前为止,杨倩倩并没给他来信呢。

    有时候,没有消息或许就是好消息。我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后门,来到警局大楼,而且一起又进了一个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这会议室早就有人等着了,一共三个,两女一男。

    我打量他们,先说这两个女子,一个一看就是警察,她留着短发,打扮上大方得体,甚至隐约间,露出一丝正气来。二郎介绍,这人叫小薇,是技术组成员。

    另一个女子,打扮的就相对有点狠了,浓妆艳抹,穿的也很潮。另外她尖下巴、大眼睛,尤其盯着我和胡子时,我总觉得她这眼神隐隐有勾搭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二郎介绍,这女子叫莎莎,是亲亲直播的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,她家有个亲戚在警局上班,所以警方通过这层关系,联系到她,让她配合着查案。我和胡子跟莎莎打了声招呼,莎莎对我们抛了个媚眼。我倒还好,胡子有些把持不住,喘了几声粗气。

    至于坐在会议室角落里的那个男子,他长得没啥特点,各方各面都很普通,估计放在人堆里,冷不丁都找不到他。但我心说,这种人才厉害呢,尤其没特点不就是他最大的优势么?

    而且没等二郎介绍他,我就先问了句,“这位兄弟是线人吧?”

    他突然咧嘴笑了笑,还对我抱了抱拳,回答说,“我叫小鼠,久闻小闷哥和胡子哥的名号,今天有幸见面。”

    二郎也拿出欣赏的样子,看着我说,“你比我想的要聪明,头一次见面,竟然看出小鼠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打心里说,我就是蒙的,能出现在这种场合的,外加有这种“普通”长相的,要么是做特殊任务的特种兵,要么就是线人。我只是偏向于后者,才试着问了句而已。

    但我没做太多解释。我们仨随后相继坐下。

    二郎问胡子,“有没有看亲亲直播?”

    胡子点点头,他还接话说,“亲亲直播到底怎么了?哪个主播死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二郎和小薇的脸色都不好看。二郎还看了小薇几眼,又问胡子,“你从哪知道的消息?”

    胡子看向我。我本来只想旁观,现在不得已,把手机拿出来,又把那几个帖子找到。

    二郎对我和胡子一直还算客气,但他对小薇,就没这种好态度了。他沉着脸,质问说,“你怎么搞得,不让你把有关亲亲直播的负面消息全部屏蔽么?怎么网上又出现了?”

    小薇脸色不太好看,她解释一句,说今天下午下班前,她再次确认,网上帖子都屏蔽了,没想到竟又出了。

    二郎不想听小薇继续说,反倒打断她,让她立刻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小薇急匆匆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二郎还把我手机要去,他看了看时间,说超过十分钟,要是这帖子还在,他会跟上头建议,让小薇转部门。

    我听的心中发紧,也觉得二郎对下属的要求,有些严格。

    这期间我们也并没干等,二郎把投影仪打开,还播出一个片子。这片子上有四个女子的照片。

    她们一看就都是主播,尤其每个照片背景,就是不同的直播间。

    二郎特意看着我和胡子。而当我看到这四个照片时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我抢先问,“一共死了四个主播?”

    二郎冷冷的应了一声。莎莎倒是出现了一丝的不自在,还扭了扭身子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把目光全放在莎莎身上,估计又被莎莎诱人的动作吸引到了。我倒没在乎这女主播,反倒站起来,特意走到投影布前。

    我问二郎,“能把这四个女主播的照片放大不?”

    二郎早有准备,又让我看了另外一组照片,这都是这四个女主播的生活照。

    她们卸了妆之后,其实并没多漂亮。胡子看完的反应是有些失望,尤其还念叨句,“这他娘的坑人。”

    二郎并没透漏这四名死者的具体姓名,只称呼她们为甲乙丙丁。

    按二郎说的,甲在半年前死的,当时并没见尸体,警方把甲当做失踪人口来对待,而在三个月前,乙又失踪了。至于这两个月内,丙和丁又先后失踪。她们有一个共同点,都在某一天直播后,就不见了。警方对此展开一系列的调查,却一直毫无进展。而在一周前的早晨,有个捡垃圾的老婆婆报案,说在市郊一个废弃的村屋里,发现了四个尸体。

    二郎把投影布上的照片一换,又让我们看了那村屋内的情景。

    细算算,我和胡子也是老鸟了,见过的尸体不算少数,但这组照片很有冲击力,我俩冷不丁看到时,全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具尸体都被封在大号的真空袋内。她们上半身都穿着衣服,下半身却都裸露着。尤其被真空袋死死的这么一封,她们的身体显得皱巴巴的,下体的毛发,更是被压出很强的画面感,至于她们的五官,也被真空袋压的扭曲着,乍一看有些狰狞,脸色也有些青紫。

    胡子接话说,“这凶手很变态!”

    我赞同的点头。小鼠盯着这些照片,倒显得很平静。莎莎直接吓得捂住了脸,而且看着同行的尸体,莎莎举动上不再那么妖娆和诱人了。

    我问二郎,“警方对这现场调查后,都掌握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二郎把投影仪的照片回放,又让那四个女主播的头像出现在投影布上。这让会议室的气氛,变得缓和一些。

    他又说,“杨倩倩对四具尸体进行尸检,因为她们都被封在真空袋中,一来真空袋内基本上是无氧的环境,二来袋中被放了防腐剂,这给杨倩倩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,带来一定难度,但她用小白鼠做了一系列的模拟实验,结合一些数据参考,杨倩倩断定,这四个尸体,是在发现尸体时的前两天一同死亡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后,二郎又说,“在这四个尸体的胃中,都发现了类似的食物,而且按食物消化程度来看,四名死者在死前的一天内,都有过进食,而且是在一起吃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的直皱眉,还插话说,“这四个妞中,甲和乙失踪时间很长,都在半年前,她们怎么可能跟另外两人一起进食呢?”

    我有个猜测,“她们很可能都被凶手囚禁了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凶手又选择把她们集体杀掉。”

    二郎点头,说警方也是这么判断的,而且死者家属和同事看到尸体后,都说这四人的肤色发深,至少比她们失踪前的肤色还要深一大块。警方首先排除防腐剂和死亡时间给尸体造成的影响,之后研究和分析一番,警方有这么个猜测。这四人被囚禁的地方,很可能日照过于充足。

    胡子咦了一声,说现在这季节,又不是大夏天的,哪有日照能这么足?难道凶手把她们抓到夏威夷或者加勒比海了?把她们暴晒一通,又带回来整死了?

    二郎没回答。

    我琢磨一番,总觉得死者肤色发深是个疑点,但里面也真有自相矛盾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做案情分析呢,我对整个案子还没了解全。我索性抛开这些小疑问,让二郎继续说。

    二郎告诉我们,那废弃的村屋并非是案发现场,只是抛尸的地点,那捡垃圾的老婆婆也没见过什么可疑人。而且警方也没在村屋附近发现任何可疑的脚印或车胎印。这让这个凶杀案,侦破起来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我其实更想听一听四个死者的死因,尤其尸体也会说话,杨倩倩通过尸检,也一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但二郎迟迟不说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针对此事,特意跟二郎提了提。

    二郎表情有些怪。这时小薇回来了。她进到会议室的第一句话,就告诉二郎,“那些网上出现的负面消息,全被屏蔽了。”

    二郎看了看时间,点点头。随后他让小薇去把跟这次凶杀案相关的资料,都拿一份过来。

    小薇连坐回椅子的机会都没有,这就又急匆匆的出了屋子。但这一次,小薇回来的很快。

    这是我头一次这么正式的参与案情分析会,我也是真没料到,相关资料会这么多,整整一沓子。

    二郎从资料中翻着,最后拿出尸检报告,递给我和胡子,让我俩自己看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凑到一块,我重点找死因这一块,胡子看的比较杂。

    突然间,胡子不敢相信的啊了一声。这叫声有点尖锐,大家都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有啥大惊小怪的,我也忍不住损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指着尸检报告的一个地方,特意让我细看。

    这上面写的意思,四具尸体的“引道”内都发现了特殊液体的成分,经化验,分别是猪、牛、马和驴的

    老九的话:本来构思这一卷时,有两个方向,一个是关于学生裸条借贷的,另一个是关于真空袋虐杀主播的,最后选择写主播了。

    咱们书是刑侦,为了其他版权的运作,不能太玄和升级,不能有神鬼风水等等,更不能各种敏感。而且我想,既然这本书是接近现实和破案为主,那就让我带着大家感受下真正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吧。

    生存易,生活难,我们只有看到更多现实中的残酷,才会抛开不贴实际的理想和完美主义,才能更好的活下去。现在主播很火,但她们日常是什么样,这一卷会带你们一同去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