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幽灵车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7章 幽灵车

    我盯着尸检报告,一时间也愣住了。胡子还凑过来,特意捂了捂我的嘴巴。

    他是怕我忍不住喊了出来,但我才没他那么不淡定呢。另外他捂得有点紧,反倒让我不咋舒服了。

    我拧了拧身体,挣脱出去,随后我摇摇头,拿出不可思议的架势,对二郎说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二郎一直观察着我,他这时反问,“怎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他还拿出怪表情,笑着又说,“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牛鬼蛇神,这四具尸体,绝不是什么妖怪的所谓,反倒是这凶手,让人有些毛骨茸然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点头。

    二郎抛开尸检报告,又跟我们介绍这案子,但没多久,他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发现二郎这手机铃声也很特殊,是警车鸣笛声。铃声响起的一刹那,我满脑子都是案子,也被弄得一激灵。

    二郎不得不中断,拿出手机看了看。他原本有意不想接电话,但他看着来显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他只是应了两声,就又挂了。

    他不再说案子,反倒指着我和胡子说,“你俩负责这次的案子调查,要是需要当地警方或其他部门协助的,就让小薇帮你们联系,另外小鼠是当地线人组织的新头头,需要线人配合的,让小鼠出力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二郎没告诉我俩,莎莎为何会参会。

    二郎让我们继续讨论案子,他推脱有急事,这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这时间,二郎能有急事。我想来想去,觉得很可能跟老更夫有关。

    二郎问我们还有什么其他问题没?我示意有话要说,但我又不想当着这些人面,跟二郎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门外。二郎当先出门,我还把胡子带上了。

    等我们仨站在走廊里,二郎盯着我,等着我的下文。

    我其实有些犹豫,但这话不问,埋在我心里,让我很难受。

    我索性没在藏着掖着,问他,“我和胡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恢复自由身?”

    胡子拿出一副很想知道的架势。能感觉出来,二郎有句话原本想脱口而出的,但他又把这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摸着兜,那架势要找烟。我赶紧递了一根上去。

    二郎吸烟很快,他拿出心事重重的样子,知道吸了小半根烟,他才开口说,“这个案子查完吧,你俩差不多就彻底能减刑赎罪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有些模棱两可。胡子更是念叨句,“什么叫差不多啊?”

    二郎急的看了看时间,又对我和胡子的肩膀拍了拍,强调说,“好好查案吧,当地警方原本成立专案组,对这案子展开调查,但效果不理想,而且他们抓了个嫌犯,后来证明这人是没嫌疑的。你们信我的,也别多问了。”

    我隐隐听出来,二郎借着案件说事,其实也是话里有话的点了我们一句。

    他随后快步离开。胡子还喂了一声,不想让二郎走。但我把胡子拽住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一句老话,也跟胡子强调,“听人劝,吃饱饭!”

    我俩在走廊里吸了根烟,权当提提神,之后回到会议室。我发现少了二郎在,这些参会人员明显轻松多了,就单说小薇,她没之前那么严肃,甚至脸上还出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我没急着跟这些人讨论,反倒拿起那一沓子的资料,也把资料分给胡子一些。我想让我哥俩再深入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资料,我能得出以下结论。这次凶手的反侦破能力很强,警方竟没在抛尸地方发现疑点,杨倩倩进行尸检后,竟同样毫无收获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杨倩倩的经验足,技术专业,就算从尸体上发现一块可疑的泥土、一个可疑的尸斑,她都能顺藤摸瓜的给我们提供一条破案方向的。但这次,在尸检报告上,她也没提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。

    另外我觉得,这凶手确实很变态,他杀了人,竟还把猪牛羊等动物牵扯出来

    我一直愣神着,脑子里快速琢磨着。胡子原本还耐着性子等待,但他压根没怎么想问题,所以最先有些熬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跟其他人说,“你们别沉闷了,说说看法,尤其这案子接下来怎么个调查法吧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小薇和小鼠都偷偷看了看莎莎。其实我打心里早就有了个计较,既然二郎能把莎莎找来,他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破案方向了。

    我接话跟大家说,“咱们分两步走吧。”随后我跟小薇说,让她把四名死者的更详细的资料准备好,尤其最好有她们直播的视频,以便我和胡子研究下。

    我这话并没催的太急,本想着小薇在明天上午,把这些资料准备出来就行,但小薇立刻有动作,她急匆匆的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我盯着她,本想把她叫住,而且这大夜里的,她在开会期间就进进出出好几趟了,这确实有些辛苦。但我又换个思路一想,我也别打消人家的积极性了。

    我一转思路,又跟莎莎说,明天她继续做主播,只是我和胡子会介入,到时去亲亲直播公司,在后台观察她的直播视频,看能不能从中发现啥异常。

    我没把话说到太直白,但我猜莎莎应该能明白,我们打算来一次钓鱼执法。那凶手连续杀了四名主播,如果他还有杀人动机的话,肯定会再来到亲亲直播,物色目标。

    莎莎没反驳,连连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让小鼠也跟当地线人打一声招呼,传下话去,问大家有没有任何关于死者的消息,一旦有,迅速上报,警方有赏。

    小鼠一边听一边点头,到最后,他拿出一丝犹豫样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小鼠这举动的意思。不过我也看出来,他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我让他别藏着了,说吧。

    小鼠问我们,“听到过最近的哈市幽灵车事件没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刚回哈市,当然对此一头雾水了。我看向莎莎,但她也拿出好奇的架势。

    胡子让小鼠详细说说,什么是幽灵车。

    小鼠解释一番。按他说的,近一段时间,有两人晚上用优优打车这个软件叫出租车,但离奇的是,软件提示,有出租车过来接客,这俩人等了半天,压根没见到任何出租车,更没接到任何出租司机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俩又等了一会后竟发现,打车软件提示,“他们”已经被送到指定的目的地了,而且在没任何操作的情况,打车的钱款也被转账给出租司机了。

    莎莎一看就总用软件打车,她听完立刻反问,“有这么邪乎?”

    小鼠很肯定的应了一声,说还有更邪乎的呢。他套出手机,摆弄一番后,给我们看了一个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里的人,双眼无神,一脸惨白样儿,这分明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莎莎胆只看了几眼后,就扭过头去。胡子接话问,“这是谁?哪个案子的死者?”

    小鼠说,“这是那个网约车的司机在优优打车上留下的头像照片。”随后他把照片收起来,跟大家补充说,“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联系,四名女主播的事,会不会跟这幽灵车事件有关?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搞不懂幽灵车到底有什么猫腻,但我针对这两件事,琢磨一番。这两者之间,似乎压根是牛唇不对马嘴的事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对幽灵车来了兴趣,让小鼠再这针对这事说一说。

    小鼠说这是近几天线人刚刚反应上来的一个怪现象,而且也不涉及到警方什么案子,线人们就没对它展开调查,所以现在能说的东西,并没多少了。

    这时小薇又拿着一个优盘,外加一份资料,回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我不像二郎,反倒赞了小薇一句。

    小薇一时间显得很意外。随后我们抛开其他话题,又说了说这个案子,不过没啥干货。我看了看时间,刚过午夜。

    我让大家先散会,好好休息一晚,等明天上午,再一起制定详细的计划。

    莎莎和小鼠离开的挺快。小薇本想继续陪一陪我和胡子,但我执意让她去休息。

    等会议室只剩我和胡子时,我翻着手头有的这些资料,找到四名死者的照片,我把它们并排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我问胡子,“还记得方皓钰不?”

    胡子以为我想跟他胡扯一会儿呢,就接话说,“那小子命大,注射死刑竟然都没事。”随后他吐槽上了,非让我说说,这小子身子骨咋就这么横呢,到底吃什么长大的?

    我其实提起方皓钰,绝不是奔着胡扯去的。我也没正面回复胡子,反倒又说,“我跟方皓钰接触的时间长,他也是个连环杀手,祸害了不少女子。我记得他跟我说过,他并没漫无目的的杀人,反倒是被魔方引导着,有针对性的对符合目标的女子下手。”

    我又把那魔方的怪异,详细跟胡子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骂了句娘的,又跟我说,“看不出来,这兔崽子还真是个淫才。”

    我只是随意笑了笑,之后我指着这四个死者的照片,又跟胡子强调,“这次的凶手,我相信他跟方皓钰一样,是有针对性的杀人。而他为何会杀这四人,这是很关键的问题,一旦咱俩把其中的重点找到,这案子绝对就等于破了一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