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急性发作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28章 急性发作

    胡子点头赞同我说的,而且他绝对被魔方的怪异影响到了。他又盯着这四个女主播的照片,跟我很认真的建议,“这四人会不会都有大长腿,而凶手又特别中意对长腿女子,这才对这四个主播下了毒手?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细细听胡子的话,但他一提到长腿,我就把他的观点否了。我问胡子,“你也在直播间里待过,女主播是站着播还是坐着播?”

    胡子说,“当然坐着。”

    我又说,“她们坐着,怎么能显示出她们的长腿来?”

    这话言外之意,胡子的猜测站不住脚。但他反驳说,“女主播不仅仅是唱歌,还有跳舞的,说不定这四个小娘们就好这口呢。”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再长腿的事上较真了,再想想别的方面,尤其是这四个女主播都有的某个共同特点。

    我俩这就开始分析上了,对这四张照片,从头到胸的逐一排查。

    胡子还特意找来一支笔,每排查一个地方,他就用黑笔圈上,表示pss掉了。

    这四个照片,最后全是圈圈,我俩也没找到什么共同特点。而且一晃也过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胡子累了,骂了句狗艹的,把黑笔随意一撇,整个人又往椅子中一瘫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我俩也回去睡觉算了,这案子想破,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我其实也累的难受,但细想想,这案子原本被其他警察接手,已经耽误一段时间了。再不处理,一旦进展停滞的话,就会变成冷案了。

    我给胡子鼓劲,又把u盘拿出来,这里面都是这四个女主播的直播录像,我想再逐一看看,希望能从中发现线索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直播录像会很多呢,谁知道打开u盘一看,只有星星点点几个。

    胡子抱怨,说那小薇做工作也太不仔细了。但我觉得不是,反倒更应该是那亲亲直播的问题,这公司在主播做节目时,后台并没有录制她们的直播视频,而这u盘里的视频,很可能是小薇自己从网上收集来的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挑肥拣瘦的,先把现有的视频看了再说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随意点开一个视频,而且也打开了音响。

    这女主播一看人气就挺火,也很会调动听众的积极性,我掐着时间算了算,平均每一分钟内,都有人打赏礼物,至于留言,简直哗哗的,一个不留神,就翻篇了。

    胡子重点盯着留言看着。我本来也抱着这个态度,但突然间,我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我第一反应是二郎,尤其会不会是老更夫那边有结果了?

    我心里有点忐忑,不知道接下来听到的会是什么样的消息。但等我拿出手机,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在手机刚响时,胡子就盯着我,他应该跟我想到一块去了,但我迟迟未接,尤其我还跟胡子说是陌生号。胡子一下子松劲了,摆手说,“别理这种,可能是电话诈骗。”

    我倒觉得不像什么诈骗。我犹豫着,把电话接通了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女子的声音,还先急着跟我说,“喂,我生病了!”

    这手机听筒音量不胡子也听到了。他还对我做了个手势,那意思,怎么样,被我猜中了吧?

    我无奈的一笑,这就要挂断电话。没料到接下来,电话那边又说,“我吃了粥,就一直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粥这个字眼,一下刺激到我了。胡子却没反应过来,他还脸一绷,这就要抢电话,估计要训斥骗子一番。

    我没让胡子这么做,反倒立刻问了句,“小乔?”

    赶巧的是,会议室里传来女主播的话,“谢谢你的礼物,么么哒!”

    小乔耳朵灵,不仅听到了,还生气的哼了一声,说你可真有闲心,泡妹子呢吧?

    随后她把电话挂了。我知道她误会了,等再想给她打电话时,提示对方关机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慢了半拍,也反应过来了。他默默看着我,又独自盯着视频,还对我做了个拜拜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特无奈,心说那丫头咋这么实在,真把我煮的糊粥喝了呢?我更担心她的肚子疼。

    我没跟胡子多说什么,这就转身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之前二郎说过,警局后院停的比亚迪f蛋归我和胡子了。我想开这车赶去医院,但等看到比亚迪f蛋后,我突然反应过来,心说二郎说的好听,但车钥匙呢,他之前走的太急,也没给我和胡子啊。

    我暗骂了句,那个坑货。而且这时候再跟二郎要车钥匙,也没啥意义了,有要钥匙的功夫,我还不如打个车方便呢。

    我纯属临时冒出一个念头,心说我也试试那优优打车,看会不会遇到幽灵车事件呢?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,这优优打车是个很普及的软件,就跟qq或微信的热度差不多了,我也不用特意下它的客户端,因为手机上早就有了。

    我打开后,用微信号登陆进去。这时我也走出了后门。

    我对着手机说语音,想把我的打车消息,尤其要去哪,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在我刚说了一半完时,有人喊了句,“警官,上车吧!”

    我往前一看,不远处停着一辆出租车,司机正靠着车门吸烟呢。他跟我对视后,又使劲摆着手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想载我。只是这么一来,我没法用优优打车了。

    我犹豫着,没想到这司机还来脾气了。他特意往我这边快步走来,嘴里还说,“我这有现成的车,警官你咋还网上叫车呢?”

    我没办法拒绝他的热情,最后只好坐了他的车。

    这司机也是个嘴碎的货儿,他往妇婴医院赶去时,一路上就没闲着的跟我抱怨网约车。

    我听了一会儿,也都听明白了,这司机年纪有些大,对网约车啥的,不太懂,他也就没加入这个行列。而就因此如此,他生意不如以前那么好了。他也就对网约车的意见很大。

    我其实挺想劝劝他,让他多学学,现在科技进步了,如果不学到老学到老,别说挣钱少了,过几年还很可能失业呢。

    但我看司机越说怒气越大,我不想触霉头,就把这番话又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最后我满脑子又想着幽灵车,就顺带着,一转话题问司机,“知不知道幽灵车事件?”

    司机一头雾水,还反问我,“啥叫幽灵车?”我给他简要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这司机听的一知半解,因为他对接单不熟,不过听完后,他也没觉得这幽灵车是个啥事。

    他还拿出神叨叨的架势,接话说,“警官,咱俩有眼缘,我就多跟你说说我开车的经历吧。我开车年头不短了,二十五年的车龄。这期间我遇到的怪事,不比那幽灵车差多少。知道不?有次我拉活儿,半夜送一个客人去火葬场,那天那雾啊,特浓。我本来不想去,却架不住客人给钱多,直接一张一百块的票子递过来了。我为了多赚点,硬着头皮往火葬场开,结果等赶到地方了,那客人立刻下车了,我寻思嘱咐他一句,让他慢点走,但等我往车外一看,那人竟然没了。你说邪乎不?”

    看我没啥表示,他又继续说另几个怪事。其实这期间我也再观察,发现这司机开车有些毛楞。

    我怀疑那去火葬场的客人,会不会反被这司机坑了?他把出租车停到沟旁边了,这客人下车时,一不留神掉沟里了。

    但我没兴趣跟他掰扯。等到地方后,我特别留意下这出租车的车牌,心说老子这辈子记住他了,以后尽可量不坐他的车,不然这一路给我墨迹的,耳朵太痒。

    我还直奔病房大楼,这次看门的那老头认识我了,也许二郎还跟他说过什么,他看我进来时,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我又来到八楼,奔向8020。在经过公用洗手间时,正巧出来一个人,是负责照顾小乔的护士。

    她手里拿着一个刚被洗过的盆。我本想问问她,“小乔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抢先跟我说,“你能不能注意点,别给孕妇喝不卫生的粥?乔乔姐刚吐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又从专业角度出发,对我好一通的批评。

    我一看她这样,心说得了,想跟她打听消息真费劲,还不如直接去找小乔看看呢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这护士闹僵,外加她也是为了小乔好,我就哼哼哈哈的,拿出一副很好的认错态度。

    这就样,我俩一起来到8020,小乔原本正捂着肚子,侧躺在床上,看到我后。她一下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我记得上一次我送粥时,站在病房门前跟她对视过一番,那时她看着我,表情显得犹豫和纠结,但现在,她恢复成常态了,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放得开的。

    我原本看着小乔,还有些夹生。小乔却不管我的态度,对着我一哼,还很犀利的问,“小闷子,你行啊,老娘怀着你的小猴子呢,你竟然大半夜的,偷偷跑去喝花酒,我打电话时也听到了,你说,是不是还有小胡子?”

    我心里叫声娘,心说这丫头真够狠的,只一句话,就把一个大帽子扣在我脑袋上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