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可疑人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1章 可疑人

    我心中一个激灵,急忙起身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出了村屋,我四下一打量,胡子已经跑上了,而且他速度嗖嗖的,绝对跟百米冲刺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看架势,他还是对准两个村屋之间的拐弯处去的。我喊了句,“胡子!”

    我怕他独自追凶手的话,会太被动,尤其这凶手杀了四个人,手段很残忍。

    胡子没理会我。我也追了出去,而且我摸着后腰,把伸缩棍拿了出来,提前把它展开了。

    我做好了随时打斗的心理准备,但我也有个很担心的地方,怕凶手有枪。

    这样过了几秒钟,等我全力绕过拐弯处一看,又立刻拿出蒙圈的架势止步了。

    胡子站在不远处,正拎着一个老太婆。他用力之大,都快把老太婆举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老太婆吓得都没个正常脸色了,她还结结巴巴的问,“你你干啥?”

    胡子冷冷的盯着老太婆,反问,“你鬼鬼祟祟的,到这村里来干什么?说!”

    老太婆使劲扭着身子,想挣脱下来,她还趁空回答,“我捡垃圾的,刚刚路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留意到,在老太婆脚下,落着一个大编织袋子,有几个空瓶子,还从编织袋里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绝对把这老太婆当成嫌犯了,他摇着头,压根不信老太婆的话,还强调说,“你这么大岁数了,腿脚怎么这么好,刚才被我追着,竟然能跑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,这老太婆没啥可疑,而且较真的说,像她这种捡垃圾的老人,身子骨往往都很矫健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对胡子念叨几句,那意思,让他放人。

    胡子最后把手一松,这老太婆急忙捡起编织袋子,立刻走人,而且等走远一些后,她还扭头指着胡子骂上了,变态、流氓之类的。

    胡子气的快炸锅了,指着自己说,“我流氓!你个老家伙,这话谁信?”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跟那老太婆较真了。我俩稍微缓了缓,又回到那村屋旁。

    胡子问我有什么发现。我摇摇头,但我把自己刚刚想的说给他听,尤其强调,凶手既然能选择这里抛尸,或许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胡子赞同我说的。我这就给小薇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我让她查一查,这村屋的原主人是谁,最好能弄到一份屋主人相关的资料。

    小薇还是老样子,拿出非常高效的办事效率,说这就去办。

    我是当线人出身的,当然明白有时候警方调查的资料,太过于正规了,很少有花边消息,但这种花边消息,极有可能对破案有帮助。

    我又给小鼠去个电话。但电话刚响了两声,小鼠就拒接了。

    胡子吐槽一句,说这小鼠怎么搞的,上午不来开会就算了,现在还玩这一套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等一等。大约过了五分钟吧,小鼠发来一条短信,问我,“老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猜他一直做啥秘密任务呢,不方便接电话。我就用短信形式,告诉他,查一查那个村屋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这话说的有些模糊,但我相信小鼠能懂我的意思。而且我不敢细说是为了小鼠考虑,怕这时候有外人还能看到他的短信内容。

    小鼠很快回了个数字1。我知道,这也算是一种回应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在这村屋逗留太久,我俩开着比亚迪f蛋,又迅速回了警局。

    我俩又着手研究那几个直播录像。当然了,趁空我也给小乔去个电话,想问问她肚子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小乔原本嚷嚷着,说小闷子,你真没良心,也不来看看我。

    我被她说的突然挺尴尬的,但她纯属逗我玩呢,随后她又说,让我别惦记她,好好做工作吧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丫头别看长大了,调皮劲儿却还跟小时候一样,没咋变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这次挺能坚持,一下翻来覆去研究案子,一晃到了下午三点多。

    莎莎来小会议室报道了。昨天的她,可以说简直妩媚动人,但今天她来的有些急,还没化妆。

    当她进小会议室的一刹那,我和胡子看着她,全是一愣。

    我当然立刻认出她了,只是不得不承认,化妆前后,她也真有点判若两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胡子口无遮拦,又摇头叹了句,“谁他娘的发明了化妆,简直把男人都坑死了。”

    莎莎听完这话,有些不舒服,不过她没太表露什么,跟我俩打了声招呼后,就找个椅子自行坐下来。

    按之前计划,今天查案要还没重大进展的话,我和胡子就想去她的办公地点看一看,试着钓鱼了。

    我针对此事,也跟莎莎问了几句。

    莎莎的意思,她一般是晚上七点准时开播,而我们不用急,四五点钟去亲亲公司就行。

    胡子在这期间,一直打量着莎莎,尤其还是目不转睛那种。莎莎有些敏感,最后问胡子,“警官,你这么看我干啥?”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了,拿出欲言又止的样子。我心说这不像是胡子的一贯作风嘛。

    我让他有啥话直接说,而且都自己人,有啥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胡子要说跟案子有关的事呢,谁知道他指着莎莎的胸,来了句,“老妹啊,不对劲吧,你昨天的饽饽挺鼓的,今天咋憋了呢?”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,刚刚自己的建议就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莎莎会不好意思,甚至因此会怪胡子呢,谁知道她反倒不在意,低头看了看,又笑了,回答说,“昨天我戴了护垫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胡子,我也忍不住啊了一声。赶巧会议室的投影布上,正放着那四个女主播的头像呢。

    莎莎也指着这四人,继续说,“我们坐主播的,尤其有经验的老手,很多都戴护垫,因为脸蛋和身段漂亮的话,容易吸粉。”

    胡子跟想起什么一样,嗖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我被他这迅速的举动弄得一激灵。胡子走到投影布前,指着四名死者,问莎莎,“这么说,她们在直播时,胸都变大了。”

    莎莎拿出一副略微嘲讽的架势,指着甲和乙说,“这俩人倒是出了名的大胸妹,但后两个嘛”莎莎摇摇头,补充道,“她俩那胸,实在是瘪,戴太厚的垫子,容易露馅,所以她俩可没法靠大胸吸粉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皱眉,没在往下问。

    细想想,我和胡子从上午来警局后,就一直跟这连环凶案死磕,现在脑袋里的弦儿实在太紧。

    我强制自己别再想了。我也让胡子放松一下,我们仨一起聊点别的。

    这就样,我们一直在小会议室待到了四点整,这期间小薇来了一趟,把目前搜集到的最新资料,拿来给我们看一看。这里面包括那村屋的。

    按资料说,那村屋的原主人是一个老寡妇,她有两套房子,包括城里的一套,她十多年前就搬到城里住了,至于那村屋,在动迁前,一直租出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租客的信息,警方还没法统计出来。我心说这方面的信息或许就得靠小鼠了,但我因此也对村屋这条线索没抱啥太大希望,尤其细想想,一个老寡妇,无论从年龄还是性别上看,应该不会跟四个女主播有矛盾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最后跟莎莎一起离开会议室。

    胡子还问呢,“老妹,坐我们车走吧?”

    莎莎说她开车来的。而且到警局后院一看,好家伙,莎莎竟然开的是宝马迷你库克,也就是俗称的小三车。

    我原本就隐隐猜测,像莎莎这类的主播应该挺挣钱的,但没料到,这职业竟然如此吸金。

    而莎莎看到我和胡子开的只是个比亚迪时,她笑了笑,问我们,“你们的车没啥劲儿又挤,要不要直接做我的车去亲亲公司?”

    我倒没啥,摇头谢绝她的好意。胡子显得有些掉价,哼一声说,“你在前面带路吧,而且放手开,多快的速度,我的车都能跟住。”

    莎莎没再说什么,不过等开车后,她故意提速了。

    这比亚迪也真不是吃闲饭的,在胡子手里,它一直死死跟在莎莎的车后面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奔着郊区去的,最后停在一个带着院子的办公楼前。这办公楼看着很普通,挂牌是某广告传媒公司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呢,其实想想也是,对外不能宣传它的真是身份,不然指不定会有粉丝找上来。

    我们把车都停在大院内,莎莎下车后,故意打量着我们的比亚迪,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了笑。我悄声跟胡子提醒,让他别吹嘘这车了。

    我们奔向办公楼的大门。这办公楼还挺严格,大门里面还套着一个小门,这小门用来探测的。我们经过小门时,要把手机或钥匙之类的东西,都拿出来,交给门旁边的保安检查,不然的话,进门时,会传来报警声。

    莎莎倒是挺利索,因为她身上没啥特殊东西。而我和胡子,不得不把伸缩棍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武器,在莎莎和保安眼里,可是稀罕物。保安拿出狐疑的架势。盯着我俩,还盘问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莎莎凑到保安身旁,说了几句,我隐隐听到李哥的字眼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又有两个女孩,正结伴往这边走来,要进大门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急忙把伸缩棍藏好,而且我还担心上了,心说这保安要非得较真盘问,我俩亮出警官证的话,倒是能搞定他,问题是这么一来,我和胡子的身份岂不也暴漏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