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假冒主播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2章 假冒主播

    那保安趁空瞥了我和胡子几眼。我正暗暗发愁呢,没料到这保安倒是挺卖莎莎的面子。

    他绷着脸,摆一摆手,示意我和胡子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我故意微微低着头,这样能让自己不太显眼,这也是我当线人后学到的一个小本事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或许他对保安的态度不太满意,反倒故意瞪了保安一眼,就好像说,你牛气个什么?

    我们仨进了办公楼后,莎莎跟我们又介绍一番。这是个四层楼,一层主要是行政办公的地方,二楼是化妆间和培训主播的地方,三楼全是直播间,四楼是宿舍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,那四名死者都不在公司住,而听莎莎的介绍,我突然有个想法,反问她,“那四个主播在公司的宿舍有么?而且她们用的是哪几个直播间?”

    莎莎补充说,“四楼的宿舍,其实没什么专属和归谁的说法,谁累了,就随便找个屋子睡觉就行,直播间也一样,而且这里的阿嫂很勤快,把卫生做的很棒。”

    另外莎莎也跟我俩提到提李哥,说以前警方查这案子时,就跟李哥联系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李哥到底是什么身份,追着问了一嘴。胡子也插话问,“这姓李的是这里的老总么?”

    莎莎摇头,还解释一番。按她说的,亲亲公司的老总基本上不咋出现,而且那都是牛人,一共投资了好几个项目,亲亲直播只是其中之一。而目前在亲亲公司里,管事的其实是个培训师,也就是那个李哥,全名叫李洋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这公司的人事组织竟有点复杂。老话说县官不如现管,我就又跟莎莎说,“带我俩去看看李洋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又一起奔向一个没挂牌的办公室,但这办公室大门紧闭,压根没人。

    莎莎给李洋打电话,而且她故意开的免提。

    我猜莎莎事先跟李洋打过招呼了,在电话接通时,她直接提了我俩。而李洋说他现在有点急事,正在外面,估计要六点左右才回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留意着李洋的话,尤其品着这人的语气。给我感觉,他挺有素质的。

    莎莎趁空还看我和胡子,那意思,询问我俩催不催李哥?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莎莎又跟李洋聊了几句,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让莎莎带着我和胡子,在这个办公楼里整体逛了逛。一楼二楼都没啥,等到了三楼,我发现好多直播间里隐隐传出来歌声。这说明有好多主播正在工作着。

    等到了四楼,我们仨沿着走廊来回走了一趟。这里的宿舍,条件很差,基本上每个房间就十平左右的面积,要么没窗户,要么窗户很小。

    正在休息和睡觉的主播,为了更透气,大部分都选择开门。我们经过一个房间时,我看这里面的妹子,睡得那叫一个四仰八叉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咧嘴嘿嘿笑了笑。莎莎却被勾起了回忆,说她当初也是这样,那时候刚当主播,很苦很苦,各方面条件也很差。

    但她只是略带提了一嘴,而且这也不是我们重点要讨论的话题。最后莎莎带我们去了一个宿舍房,这里没人,她让我和胡子等一等,她要去化妆。

    我纳闷上了,心说她不是还没到直播的时间么?但我也有个猜测,对主播来说,化妆非常重要,她提早做准备,也没错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应了一声,胡子还说,“不急哈。”

    但就是这句不急,让我俩苦等了小一个钟头。而且不得不说的是,等莎莎回来后,我们又被化妆后的她,弄得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,多多少少有点颜控,他立刻对莎莎的态度变好很多。

    莎莎看了看时间,又问,“两位警官饿了没?公司有食堂,但你们一定吃不惯,我给你们订外卖吧?”

    没等我表率呢,胡子呵了一声,摆手说,“老妹啊,你太不了解我俩了,知道么?我俩可是有过大经历的人,别说食堂了,就算在野外,我们也能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莎莎想插话。胡子却直接拍板了,让她别顾忌那些,还说我们现在就去食堂吧。

    亲亲公司的食堂在二楼,而且挂的牌子不叫食堂,反倒叫休闲馆。

    我们刚进去时,我打量整个食堂,这里面比我想的要好,一个个休闲小桌,除了打饭打菜的地方,还有咖啡机和杂志等等。另外这里已经有不少人正在用餐呢,放眼一看,全是女孩,三三两两的聚着。

    这也都是化妆的美女。我倒没啥,胡子冷不丁快看花眼了,还跟我念叨一句,“这他娘的是美女集中营吧?”

    我偷偷回了句,“你让她们卸妆试试。”

    之后我俩跟莎莎来到打饭窗口。我们各拿一个餐盘,想吃什么,就自己要。

    我发现胡子又把大话说早了。我哥俩看着那些菜时,全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菜的种类不少,但全清汤清水,哪有肉?而且主食也不是干饭,全是各种稀粥。

    胡子是纯肉食动物,他念叨句,“娘啊。”随后他问我,“咱们是不是赶上啥节日了?比如戒荤日?”

    我心说哪有这个古怪的节日。而我也冒出另一个念头,分析说,“这饮食应该就是特意针对主播的,让她们少吃油腻辛辣的,防止长胖或长痘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总不能一直举着餐盘,到最后却什么都不吃。

    我俩各自点了几个菜,这时莎莎已经找个角落坐下来,她还对我俩挥手,让我们过去跟她一起吃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显得没啥太大食欲,而且走近后,我留意莎莎的餐盘,她只吃几片面包和木瓜片,外加喝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在我们旁边的桌上,还坐着另外三个女主播。

    这三人年纪不大,要我估计,也就二十出头,而且都很活跃。

    她们对莎莎拿出一副很尊敬的样子,开口闭口都是莎姐长、莎姐短的。等看着我和胡子时,有个女主播忍不住问,“莎姐,这两位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我最头疼的就是回答这种问题,而且我和胡子都一迟疑。

    莎莎正优雅的吃着面包片呢,她还拿出想都没想的架势,回答说,“这两位是新人,准备做主播的,李哥让我带一带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接话,应了一声。至于胡子,忍不住反问,“啥?”

    这三个女主播倒没察觉到异常,刚刚问话那个女主播,又特意打量我俩说,“原来是两位弟弟。”

    胡子对这称呼不太满意,他喂了一声,又指着自己的脸强调,“我是弟弟?开毛玩笑,叫哥,啊不,叫叔叔!”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都哈哈笑了,而且她们都拿出不以为意的架势,那女生跟我俩强调,说在咱们公司,岁数不重要,讲究的是辈分,所以你只要是新来的,就得称我们为姐姐。

    胡子脸一沉。我可不想让胡子因为这点小事,再跟这几个小丫头片子斗嘴。我心说不就是口头上吃点亏么?我就抢在胡子发作前,跟这三人叫了声姐。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对我的态度大为改观。其实莎莎心里都明白,而她只是笑了笑,并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三个女主播对我还赞了几句,那意思,我嘴甜,为人随和,长得又不算丑,做主播的话,很容易有人气的,也绝对是天生做主播的料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被人这么评价,也不知道该不该谢谢她们呢。我只是笑了笑,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话题一转,又看着胡子讨论起来。按其中两个主播说的,胡子这人可不行,长得磕碜,尤其那肤色,跟非洲难民似的,嘴皮子的功夫还不溜,就这样还当主播的话,没几天肯定卷铺盖走人。

    但另一个女孩倒是给胡子稍微留了点面子,说胡子长的这么丑,其实也是一种优势嘛,可以弄个假发,做个披头散发的样子,再化化妆,跟个鬼似的,讲讲鬼故事啥的,或许也能火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看到我偷偷使眼色,都妥协了,正闷头喝粥呢,但这三个丫头片子,跟轰炸机似的连番“炸”了一通。

    胡子实在忍不住。他把汤勺往粥里一撇,冷冷盯着那三个女主播,强调说,“你们真是头发长见识短,哥当主播,不火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一起嘘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让她们等着。随后胡子摸着裤兜,拿出两张百元钞票。

    这下连莎莎也来了兴趣,停下吃饭,一起看着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举着两张钞票,让她们都盯得仔细了。而且也就是一眨眼间,这两张钞票全不见了。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哇了一声。胡子双手又飞速一抖,两张钞票重新出现在他手心上。

    胡子反问,“就我这一手,在直播上玩一玩,能火不?”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连连称赞胡子,还有人改口说,“哥哥,原来你会变魔术,要不你教教我吧?”

    我突然想乐,因为胡子这可不是什么魔术,他以前是个有名的扒子,手上功夫要不了得,当时还怎么混啊?

    胡子这还嘚瑟上了,故意嘘了一声,让三个女主播别叽叽喳喳的说话,再看他表演一个绝活。

    胡子把喝粥的汤勺拿了起来,这是个钢的。胡子把它放到嘴里,又使劲咬了几下。

    等钢勺再拿出来时,这还哪有个钢勺样儿,分明都快成一把小“平铲”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