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真空食品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3章 真空食品

    伴随钢勺拿出,三个女主播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。莎莎也诧异的张开了嘴巴。她嘴里还有面包呢,这么做很不雅,不过她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得意的哼了一声,把这钢勺放在桌上。莎莎最先有动作,她把手伸过来,特意握住钢勺。

    她稍微举起钢勺,又对着桌面磕了磕。一时间传出砰砰的轻响,这证明钢勺货真价实。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哇了一声,全改口称胡子为哥哥。我猜在她们心中,胡子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有个女主播还非要跟胡子拜师,学一学刚刚胡子展露的那两手。

    我突然咳嗽几声,这是在刻意提醒胡子,玩够了,及时收手吧。

    我怀疑要是没我在场的话,他真有可能来个口无遮拦,但最后他只是吹嘘了几句,并没往深了说。

    我对莎莎使个了眼色,让她给胡子兜一兜场子。莎莎用她“前辈”的身份,让三个女主播快点吃东西,别闹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两拨人,又各自聚堆。

    莎莎偷偷对胡子竖起大拇指,赞了句,“真厉害!不愧是。”但警官那两个字,被莎莎省略了。而且我和胡子在莎莎眼里同是警察,我一直没露一手,这也让莎莎一度好奇。

    再说那三个女主播,她们撇下我们,边吃又边一转话题,聊起别的来。

    我原本没在意,有一搭没一搭的旁听着。这一次,她们仨说起t姐来。

    我猜t姐也是主播,她们说t姐今天收到个礼物,好像是粉丝特意买给她的。而且这礼物有些怪,竟然是四袋真空包装的猪蹄子。

    三个女主播还都忍不住笑起来,大有把这事当笑话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听到前半截时,心里就有一个疑问。我心说这亲亲公司很隐蔽,粉丝怎么知道具体邮寄地址的?另外当我听到这礼物如此特别时,我一下子敏感上了。

    我停下吃饭。胡子稍微慢了半拍,但也跟我差不多。我俩看了莎莎一眼。

    莎莎表情变得很严肃。胡子先问,“四个真空包装的猪蹄。正好他娘的是四个,还是真空包装,怎么这么巧?”

    莎莎默默没回答。我又接话问,“你跟t姐熟么?”

    莎莎稍纵即逝的出现一个怪表情,随后也回答,“熟!”

    我搞不懂莎莎怎么会这样。但我们匆匆把饭吃完,又一起离开食堂。

    莎莎翻着手机的通讯录,她要给t姐打一个电话,不过在拨号期间,她也跟我们念叨一句,“t姐一般就在这时间段直播,如果她已经工作了,我们或许要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这真要是一条重要线索的话,我们绝等不起,倒是或许要想办法,中断t姐的直播才行。

    但情况没我想的那么麻烦,电话接通后,t姐告诉莎莎,她刚化妆完,马上开播。

    莎莎带我和胡子,迅速赶到某个直播间,把t姐堵在门口。

    我没料到,这t姐还是老熟人,就是骗胡子四百块的那个女主播。

    胡子第一眼看到t姐时,就态度不善的呦呵一声。t姐也被胡子弄敏感了,瞪着胡子。

    她问莎莎,“这两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莎莎还找了刚刚的那个借口,说我俩是新人。之后她话题一转,问t姐,“那四个猪蹄是谁邮寄来的?”

    t姐呵呵笑了,回答说,“我怎么知道?我粉丝那么多呢!”

    这话让莎莎表情稍微一僵。t姐又话里有话的说,“莎姐,你爱吃猪蹄?早说啊,我放在415了,你甭跟我客气,一会就自己上去,把它都拿走吧。哎,你有空真的说说你那帮粉丝了,天天嚷着是你的脑残粉,但连自己偶像喜好什么都不知道,也没人给你送点实际上的礼物啥的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这俩女人凑一块后,这么快火药味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我估计莎莎保准不饶t姐,也会出言还击的。但这次,她看了看我和胡子,只对t姐笑了笑。

    t姐很嘚瑟的捋了捋头发,说她要开播了,回见吧。随后就进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莎莎做了个鬼脸。等我们往415走的途中,莎莎跟我俩说了几句t姐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t姐是在她之后来公司的。原本亲亲直播的网红中,还真没她什么事,但四小花旦的位置空下来两个,这才让她有了可乘之机,公司目前正在捧她,这才让她越发张扬起来。

    我只是边听边应了一声。胡子倒有感而发的补充说,那t姐一看就是个挺骚性和挺坏的娘们。

    莎莎因此特意对胡子抛了个媚眼

    这415也是个宿舍,那四个猪蹄子,都放在房间内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胡子当先进屋,把猪蹄子拿起来看一看。这猪蹄子倒是很普通,从它们包装上,发现不出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我最想知道邮寄人的信息。就又试图找到邮寄来的包裹。但忙活一通,也一无所获,而且我还发现,这房间内的垃圾桶是空的。

    我猜测t姐把包裹的外皮丢到垃圾桶里了,而打扫卫生的阿嫂又勤快的把垃圾收走了。

    我问莎莎,“上哪能找到阿嫂?”我发现莎莎的手机简直跟个百宝箱一样,她翻着通讯录,又找到阿嫂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给阿嫂打了个电话。这阿嫂已经下班了,但按阿嫂说,清理出来的垃圾都被倒在办公大楼后院的大垃圾桶里了,等明天一早,才有专人过来收走垃圾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能奢求阿嫂再回来,帮我们找那个包裹的外皮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胡子。胡子明白我的意思,他很苦逼兮兮的叹了句,“咱哥俩这就开工吧。”

    我俩找来两副胶皮手套,一起下楼。莎莎没跟着我们,而且我也没强求让她跟来。

    后院的大垃圾桶有半人多高,里面的垃圾很多,都快冒尖了。我和胡子为了图省事,也没管那么多。我俩合力一推,把垃圾桶弄倒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垃圾,呼啦一下子,全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蹲在垃圾堆里,这一刻,我是被熏坏了,形容不好闻到的是什么味,反正酸、甜、腥、臭等等,来了个大集合。

    我把精力都放在包裹的外皮上,所以翻找起来,挺有针对性,也挺有效率的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不一样,他竟然对所有垃圾都好奇,翻到什么都要看一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翻累了,走出垃圾堆,蹲在一旁吸了根烟。这也能给我的鼻子减减压。

    胡子突然骂了句他娘的啊。我以为他有发现了呢,就用手机的电筒,往他那边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胡子拿起一个黑色塑料袋,他把塑料袋打开,举着让我看这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全是一个个被用过的避孕套。有几个避孕套是最近用的,里面还带着汤汤水水呢,而有些套子,用完的时间有点长,里面干巴巴一片,全是白色的干燥物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上来一股恶心感,也打心里念叨一句说,“谁这么变态,这玩意竟然用完不随时丢掉,还攒到一块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想的是另一个方面,他说,“这些女主播挺疯狂啊,竟然工作之余,在公司就找男人做那事?”

    我看胡子的感慨很多,我要不拦着他,他或许又得跟我念叨一大通。

    我对他摆手,让他别说那些没用的,继续找咱们的目标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,胡子又在垃圾堆里发现了女用的的东西。胡子嘀嘀咕咕几句,忍不住的吐槽。而我隐隐有个怪想法,但往细了想,又形容不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又折腾了一刻钟,我俩才找到那包裹的外皮。它被揉成了一大团。

    我把它又重新展开。我发现邮件人是一个叫香香熟食的地方,而且邮寄地是在浙江。

    浙江离哈市可不近。胡子叹了口气,说这邮件人肯定没嫌疑。

    我倒是没这么快下结论。我把快递单号记了下来,还立刻给小薇去个电话。

    胡子一时间看我一脸不解。我没急着跟他解释,等接通后,我把情况简要说了说,还把单号告诉小薇,又跟她说,“我怀疑这香香熟食是一家网店,有人下单,让香香熟食把这猪蹄子邮过来的,你顺着这条线查一查,到底是谁买的这四个猪蹄。”

    小薇应声,还这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恍然大悟的样儿,对我赞了句,说还是你滑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这没文化的货儿,又用词不当了,不然什么叫滑头?但我没较真。我俩又去厕所,简单洗了洗手。

    等回到办公大楼找莎莎时,她已经去了化妆间,因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,她就要直播了。

    这化妆间比我想的要大。里面有一长排的椅子,跟理发店差不多,莎莎随意坐在其中一个上,有专门的化妆师,正忙活着。

    另外莎莎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男子,光看一眼,我对这人的评价就是,这是典型的一个潮男,而且他挺有男人味,挺讲究,花格子衬衫被烫的没有一丝褶皱,皮鞋很亮,留着口子胡,胡须也被特意修饰过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和胡子后,特意和善的笑了笑,还跟我俩握手,又自我介绍说,“我是李洋。二位应该是莎莎的朋友了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跟他客气一番。其实我很想跟他聊一聊,也问问死者的事。

    李洋也有这方面的意思,但他说再给他半个钟头,他要跟莎莎说说工作的事。

    我做了个请便的手势,也跟胡子随便找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李洋就当我和胡子不存在,而且也没隐瞒的跟莎莎交流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我听他俩的谈话内容,一下子诧异上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