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5章 富家子弟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5章 富家子弟

    我让小薇详细说说。小薇告诉我们,通过跟香香熟食的沟通,警方确认下单买猪蹄的是一个叫史上最最强的id。警方又查找这id的注册信息,发现就在哈市,另外警方查了查强哥的ip,发现他目前正在科技路的维嘉网咖里上网。

    我明白小薇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了,而且仔细一琢磨,“史上最最强”跟“强哥”这两个id很像,应该就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我接电话时,音量有些大,胡子和李洋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李洋拿出沉默的架势,不参与警方查案。而胡子听到这儿后,跟我建议,“立刻联系小鼠,让他找线人去那个网吧抓人去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胡子一眼。小薇问我还有什么命令没?我说暂时没了,也让小薇早点下班吧。

    等挂了电话,看我并没找小鼠的意思,胡子一脸不解的催促说,“你等啥呢?”

    我反问胡子,“你忘了咱俩啥身份了?这种事,让别人接手,你放心么?”

    胡子眨巴眨巴眼,突然哈哈笑了,连说对对!

    李洋突然扭头看了看,或许他对我刚刚的话表示不解吧。我没跟李洋多解释,反倒留了他的电话,让他继续帮我俩盯着直播间,有啥动态,及时电话告诉我。

    李洋痛快的应了下来。我和胡子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俩本来都奔着比亚迪f蛋,但中途胡子一摸兜,骂了句娘的,还跟我说,“没烟了。”

    我俩都是老烟鬼,尤其当线人时经常守夜,吸烟吸惯了,冷不丁没烟抽,这无疑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去提车,然后到亲亲公司大门口拐弯处的超市接我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分开时,他特意嘱咐一句,说我俩现在都是警察了,也是挺有身份的人了,所以得吸点好烟,别像以前那样,光吸六块钱的白沙了。

    我倒是无所谓,但考虑到胡子,我又问他,“这次买什么烟?”

    我以为胡子会说,买包中华或者苏烟啥的尝尝呢,毕竟他刚刚强调了,要追求嘛。谁知道他举手一比划,一脸发狠的说,“这回买八块的双喜。”

    我特无奈,心说这爷们的这点追求吧。

    我为了赶时间,特意嗖嗖一路小跑。但等刚到超市门口时,有一辆出租车飞快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冷不丁被吓住了,这绝不是说我怂。这出租车开的太快了,大有要撞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身旁正好有一棵树,我警惕的同时,往树旁边靠了靠,这样一会真出啥岔子,我也能让这棵树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这出租车最后伴随一脚急刹车,停在我眼前。我目光有些发冷,还盯着车牌看了看。

    司机把车窗落下来,还探出头问我,“兄弟,你叫的车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那司机皱着眉,不满意的又念叨,“谁叫的车?人呢?”

    我一想,算了,不跟这货较真了,毕竟还有正事。我撇下他,急匆匆进了超市。

    在买烟期间,我无疑扭头看了一眼,我发现这司机坐在出租车里,正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这么形容,并没夸张,而且给我感觉,他这人有些彪呼呼的。

    等拿了烟,我走出超市后,比亚迪出现了。就凭胡子的车技,开这小车跟玩似的,他还让比亚迪停在这出租车的后面。

    胡子对我摆手,催促我快上车。而那出租车,这时又有动作了。

    它竟然选择倒车,而且一下子很快速的向比亚迪退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沉得住气,立刻踩紧了刹车,还使劲鸣笛。出租车的尾巴最后几乎贴着比亚迪的车头了,我估计它们之间的距离,绝不超过一根指头,但它俩肯定没撞上,因为没传来撞击的声响。

    胡子脸一绷,大声的骂咧着,还立刻下车。

    我原本都不想跟这出租车司机较真了,这一次,我也来脾气了。我心说这小子是不是有病?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左一右,往出租车的正副驾驶门前靠去。

    胡子打着手势,还吆喝说,“你,给老子出来!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出租车没动静,那司机就傻愣愣的在车里坐着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。我怕这司机别开车跑了,我又绕到车前方,把出租车挡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则主动把驾驶位旁的车门打开了,又手一伸,把这司机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个子不高,头发很稀,干瘦干瘦的,还显得很老,另外他一条腿瘸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俩,拿出破锣一样的嗓音,说他刚刚手滑来了,对不起、对不起。说到最后,他对我俩使劲作揖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人刚刚怎么不地道,但他认错态度好,我心里这股火,一下子消了不少。

    胡子没我这么好应付,他使劲推了这司机几下,还故意对这人的瘸腿轻踹了一下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警告的架势,跟司机说,“瘸子,你幸亏遇到我俩了,不然碰上硬茬子,还听你道歉?早就连人带车把你干一顿!”

    这司机拿出惧怕的样子,强调说他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胡子手一摊,又说,“行了,咱长话短说,我被你吓到了,拿精神损失费来。”

    这司机支支吾吾,脸色都变了,又道歉。

    我看胡子还不依不饶的,劝他算了。而且我这么想的,这司机别被胡子吓唬个好歹的,那样我哥俩不得把他送医院去么?

    我没理这司机,把胡子拽上车了。我俩开着比亚迪,又绕过出租车,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只能算是一个插曲,我俩也没太走心。胡子一路上又跟我聊起强哥了。他还啧啧几声,问道,“看架势,这强哥出手挺大方,每天都给不少主播打赏钱吧?”

    我支持胡子这种猜测,也赞同的点点头。胡子又分析,说这小子弄不好是个富二代,不然一般人,谁有这底子?但很快他又产生个疑问,念叨说,“不对哈,富二代咋去网吧上网呢?他应该在家里,抱着高端笔记比,一边看直播一边喝着拉菲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看我没接话,而且也有点愣神。胡子喂了一声,还趁空推了我一下,问我,“想啥呢?”

    我揉着太阳穴。其实这期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咋了,反正就是觉得,自打来到亲亲公司后,有种不对劲的感觉,但具体哪里有问题,我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说了一嘴。胡子却没我这种感觉,还提醒说,“听过那句成语没?叫杯弓龙影,你啊,是不是太紧张,导致疑神疑鬼的?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说那叫杯弓蛇影才是。胡子一愣。

    但我俩也不再这事上多扯。胡子开车挺快,十分钟后,我俩就赶到那个网吧门前。

    我特意给李洋打电话,问他,“强哥还在线不?”

    李洋回答在,而且又补充说,“他还很活跃,跟t姐聊得热乎呢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那就好,我俩一起进了那个网吧。

    这网吧地方不但这时没多少客人,我大体打量一遍,也就十来个人吧。

    门口收银台的男网管看着我俩。我跟胡子很默契,我立刻向网管走去,胡子则拿出看似悠闲的样子,转悠起来。

    网管一时间有点犯懵,尤其等我走到收银台前,他还多问了句,“你俩是上网还是找人?”

    我四下看了看,那些客人,都很专心的上网,没人留意我。我对网管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又一掏兜,拿出警官证来。

    这网管脸色一下变了,甚至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咋这举动?警察有这么吓人?

    我咳嗽一声,压低声音告诉他。警方正追查一个案子,让他配合一下。

    网管连连点头,是是是上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收银台等着,很快胡子回来了,他虚指着一个方向,说坐在墙角那爷们,他就该是目标。

    我往那边看了看。那里只坐着一个人,周围空荡荡的,再说这人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,而且也就是丝的打扮。

    胡子问我,“抓不抓人?”

    我觉得抓人太早了吧?尤其我们现在没有直接证据,一切都只是主观猜测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示意不急,随后我又问网管,“看到角落里那个人没?”

    那网管眯着眼睛,估计有点近视,他瞧了好几眼,又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让他把这人的资料弄出来,让我和胡子看看。

    网管拿出为难的架势,说他哪知道这人的资料?

    胡子一下子不乐意了,而且他一定被刚刚出租司机影响到了,这时火气没彻底消呢,他接话说,“你是傻妈生的?那小子上网不得用身份证嘛?他叫啥名,身份证号是多少?这你查不到?”

    胡子脸绷着时,也有点吓人。这网管别看被胡子骂了句,但不敢多说什么,另外听胡子说完,他露出更为难的架势,说在这里上网,不用身份证登记。

    胡子呵了一句,说原来你这网吧违规操作啊?

    网管说这都是他老板的决定,跟他没关。而这么一来,我也算明白了,这小子为啥知道我是警察后,拿出那种怪表情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不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,而且为了让网管能配合我俩,我就没管这些小事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又跟网管说,“你该干嘛干嘛,镇定点。另外开两台机子,离那小子别太远,我俩要近距离品品这人。”

    网管立刻操作,还说了两个电脑号码。我和胡子撇下他,向那个墙角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