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试探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6章 试探

    我和胡子按号就座,也不得不说,这两个电脑的位置非常好,跟强哥隔得不太远,但也不太近。

    强哥知道我俩的到来,他还特意扭头看了看我们。我和胡子没跟他对视,而且拿出一般上网客人的架势,一起随意聊了几句,又各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俩总不能干坐着,也得做做上网的样子才行。我戴上耳机,随意找个电影放了起来。胡子则点开一堆游戏类的网页。

    我俩又偷偷观察起强哥。都说面由心生,每个人的这张脸,多多少少能反应出他的性格来。比如凶恶、善良、倔强等等。

    胡子先忍不住跟我念叨,说给他的感觉,这小子咋好像有点怂呢?

    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想法,尤其强哥那眼神、表情,以及他偶尔的动作,都告诉我,他平时很可能是个爱欺负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我心里冒出一个念头,心说难不成我哥俩这次找错人了?这强哥没嫌疑?但联系之前的一些事,我不死心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说,“要么你猜对了,要么这人善于隐藏,其实是个咬人不露齿的凶狗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说,“咱们接下来做点啥?不然我看那小子是要通宵的节奏,咱俩可陪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让胡子等一等,容我想一想。

    我盯着屏幕上的电影,其实这里面演的啥,我都不知道。我琢磨了一通,有个主意。

    我又起身往收银台走去。那网管自打知道强哥有问题后,他一直盯着强哥。也就是收银台离强哥那里比较远,不然就这网管的眼神,保准让强哥发现,甚至还把强哥弄毛楞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网管真不争气,刚刚我都说了,让他该干嘛干嘛去,怎么他还有这举动。我轻轻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网管立刻收回目光,而且他还一脸严肃的问我,“警官,你们是要抓人了么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还早着呢。我让他别多想,又问他,“你这有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网管回答,“泡面和一些真空包装的熟食。”

    我让他把熟食拿出来。都是鸡爪子、鸡翅和卤蛋这类的。

    我让他泡一碗面,外加拿四个袋装鸡翅,给强哥送过去。网吧一脸犯懵,甚至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之前我和胡子上网时,就没掏钱。这次我一想,人家也是做生意的,我就别太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我问这些东西都多少钱。网管算了算账,跟我说,“四十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都掏钱呢,而且就这种东西,在超市买,二十撑死了。我一听四十,心里一跳。我还忍不住念叨句,“抢钱啊?”

    网管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最后他低个头,低声说,“老板定的价,都是八块钱一个。这不是四十么?”

    我不想在这事上犯墨迹,把钱给了。我让网管这就泡面,等弄好了,立刻给强哥端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我心说我为了调查案子,都请嫌犯吃东西了,我总不能亏待自己兄弟吧。

    我又买了几个鸡爪子和两瓶水。

    等回到胡子身边,我跟胡子说了刚刚的情况,又强调,“如果强哥真有嫌疑,网管送来那四袋鸡翅时,他肯定会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胡子有些饿了,估计在亲亲公司吃饭时,他也没吃好,现在一边啃着鸡爪子,一边应了几声。

    没过五分钟,网管端着面,拿着熟食出现了。

    胡子正喝水呢,看到网管时,他忍不住噗了一声。他嘴里含着的那口水,大部分又喷回瓶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搞不懂胡子咋了,但我盯着网管一看,一下子愣子。

    这网管的裤兜里揣了个铁扳子,这扳子还露出半截来。我心说这哥们是害怕了还是咋了?给强哥送点东西而已,至于这么武装自己么?

    强哥随后也引起注意了,他特意盯着网管的裤兜。

    网管明显是故作镇定呢,他把大碗面放在强哥的电脑前,又把四个袋装鸡翅,都一股脑的丢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强哥把耳机摘了下来,问网管,“你这是干嘛?我没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网管说,“有人请你的,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强哥纳闷上了,问谁请的?

    我发现我俩又被这网管坑了,这时候他直接走人就是了,还多说什么?而他竟然直接看向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傻子都知道答案了。

    强哥绷着脸,看着我和胡子。胡子也把脸绷了起来。我觉得事情要糟。

    我纯属急中生智,指着强哥笑了,还喊了句,“刘哥!”

    强哥不相信的啊了一声。我起身向他走过去,还故意友善的拍了下他肩膀。我跟他说,“刘哥,把我忘了?有次朋友请吃饭,咱们一起见过面的。”

    强哥没回答啥,而我接着往下编,说没想到这么巧,在这遇到你了,这面和这鸡翅,都是我请的。

    我趁空还对网管使个眼色。他这次总算机灵了一把,偷偷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跟强哥互相客套几句。强哥一脸懵逼样,我拿捏尺度,跟他告别,又撤了回来。

    强哥盯着泡面,他倒是对鸡翅不怎么感兴趣。而且泡面不能放太久,他最后选择秃噜秃噜吃起来,时不时又看着我俩。

    胡子悄声问我,“你这一招行么?”

    我愁着脸,没回答,打心里我觉得,这泡面和鸡翅钱,十有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强哥吃完面没多久,竟然下机了。而且走之前,他特意跟我打了声招呼,只是他看我的表情,显得还是那么陌生和蒙圈。

    我看着强哥背影,往椅子上一靠。胡子倒显得有些着急,跟我说,“得了,这次我有招,咱们来把硬的。”

    他把拉着我,也迅速离开网吧。

    隔了这么一会儿,强哥走出去挺远了,而且这小子一边走,一边时不时往后看看。

    胡子带我一路尾随。我俩在跟踪上面,很有一套,也很会找掩体,强哥压根没发现我俩,最后他还拿出放松的架势,双手插兜,溜溜达达的走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途经一个超市,胡子让我等他。他特意跑到超市里,等回来时,他手里拿着一个丝袜。

    我明白胡子的意思了,反问他,“你想试试强哥的身手?”

    胡子嘿了一声,说这小子要真做过案子,咱们到时假装抢匪虐一虐他,保准能逼他露馅。

    胡子还立刻把丝袜的包装打开,但等把丝袜展开一看,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双丝袜,而是一个打底丝袜,说白了,两个袜子是连在一块的。我指着丝袜问胡子,“咱哥俩一人一只,把它套脑袋上,你认为咱俩像抢匪还是像精神病院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胡子嘀咕几声,我没听清他说的啥。最后胡子说,“得了,你歇歇,这次由我独自出马吧。”

    强哥又走了一段后,进了一个胡同,这可是动手的好地方。胡子把两根丝袜都套在脑袋上,也让我等着,他这就去冲到胡同里。

    我听到胡同里传来一声惊呼,是强哥发出来的。随后还有胡子故意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不是当抢匪么?怎么给人感觉,他是去劫色了呢?我又偷偷探个头,往胡同里瞧瞧,这里挺昏暗的,我看不太清,好像胡子把强哥逼到墙旁边了,正揍他呢。

    我不想这么干巴巴等着,就又随意蹲了下来,吸了根烟。

    没多久,胡子出来了。我又往胡同里看看,那小子不见了,估计是被放走了。

    凭这个,我反问胡子,“他没嫌疑?”

    胡子骂咧一句,应了一声,又蹲在我旁边说,“我最早还以为这是个富二代呢,谁知道屁都不是,钱包瘪得可怜,里面的票子,还不如我的多呢。”

    我挺纳闷,反问,“他这么穷,怎么给主播打赏礼物那么大方呢?”

    胡子指了指脑袋,分析说,“那就是个奇葩,在直播间里充大头蒜的。”之后他撸起胳膊,比划说,“强哥那小子的胳膊上还有针眼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,“他吸毒?”

    胡子嘘了一声说,“凭他还有那钱?要我看,弄不好是卖过血吧,而且那针眼附近都有点感染了,就他现在的身体状态,别说想虐待女主播了,估计连六十岁老太太都打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强哥了。胡子让我别急着多想了,先回到车上再说,当然了,他也让我放心,说他刚刚翻强哥钱包时,把强哥身份证看了看,知道这小子的信息,以后真想找这个人,也方便。

    我俩又一路走回网吧,上了比亚迪。

    胡子开车,一路直奔亲亲公司。

    我坐车期间,没跟胡子多说啥,就是默默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这次刚转过一个路口,我俩经过路边停着的一辆白色轿车时,轿车里突然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对这亮光很敏感,一下子想到照相机了。

    我喊胡子,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这时车速挺快的,胡子一脚刹车后,我俩身子都往前一探。胡子一脸不解,问我怎么了?

    我让胡子倒车,退到那辆白色轿车吧。而且我把亮光的事,也跟胡子念叨念叨。

    等比亚迪停在白色轿车旁边时,我和胡子都下车,凑到白色轿车前,这是一款桑塔纳,车窗都贴了黑膜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把脸凑近,才模模糊糊的能看到里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车里并不像有人的样子。胡子问我是不是敏感了,他推测刚刚很可能是路灯的光照在桑塔纳的车窗上,又反射出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我松了松心,跟胡子重新坐回比亚迪里。但我也对自己说,自打接手这案子后,自己怎么回事?怎么总神经兮兮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