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车被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7章 车被砸

    不得不说,又是停车又是折腾这一通的,白色桑塔纳给我唯一的印象,是它尾部靠右侧的地方有一个凹坑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路,我们没遇到其他岔子,顺利的回到了亲亲公司。

    大门的管制依旧很严格,莎莎还在直播中,没法带我们进去,我只好给李洋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而且李洋很在乎案情,他跟我俩见面后,第一件事就是当着保安的面,模糊的问了句,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胡子一摇头,说毫无收获。

    李洋脸色一变,拿出不可思议的架势。等我们进了大门,来到他办公室后,他还连连念叨说,“那个叫强哥的,他身上有那么多可疑的地方,怎么可能跟这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胡子也解释几句,尤其提到强哥身上有卖血针眼的事。胡子这人,永远那么心直口快,针对这话题,又提了另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他让李洋以后能不能在直播这一块做一下调整,别让那帮女主播太撩拨观众,不然像强哥这样的,本来就没有意志力,结果为了个主播,落了个现在的下场。

    李洋没回复啥,不过他表情告诉我,他心里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听胡子说完的第一反应,觉得这事怎么能怪直播公司呢?就跟赌徒一样,输个倾家荡产,难道还要怪赌场么?

    但我再细细一品,胡子这话也未必全没道理,没有亲亲直播,没有那么多撩拨人的主播,强哥也没那地方刷礼物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和胡子只是为了破案赎罪的线人,犯不上在这问题上考虑出个子丑寅卯来。我抛开这事,跟胡子稍稍休息一会儿,又继续看起直播。

    李洋偶尔会对莎莎和t姐喊麦,偶尔他会出去一趟。我不知道这潮男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t姐还好一些,直播到午夜就结束了。莎莎的人气火,一直播到凌晨两点。我和胡子一直陪着,但也没发现啥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直播完的莎莎,显得很累,其实我和胡子也好过不到哪去,胡子一个接一个的哈欠,尤其那嘴长得,跟个河马有一拼了。

    莎莎的意思,今晚不想走了,直接在公司睡一宿。我和胡子对这里的宿舍不感兴趣,而且我俩折腾一天了,再不休息好的话,身体早晚出岔子。

    我俩跟莎莎和李洋告别。李洋倒跟个精力十足的夜猫子一样,又开始看其他那些夜场女主播的直播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俩之前回来时,亲亲直播的院里没停车位了,也怪这院子没多大,外加在这里工作的,很多都是夜猫子。

    我俩把比亚迪停到院外的路边上了。其实这位置离大门也不太远,我俩走几步就到了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因为放在路边,我哥俩摊上倒霉事了。这比亚迪的右后车窗坏了,整个窗户的玻璃全碎了。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娘,又跟我说,“咱俩是不是遇到砸车贼了?”

    我这时也是一肚子火,但检查一番后,没发现车里没丢什么东西,尤其放在副驾驶抽屉上里的零钱,一动都没动。我心说不该是盗贼做的。我又想到仇家所谓,但我俩刚开这车没多久,还是警用的私家车,也不应该有什么仇家才对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直犯懵。

    现在这大夜里的,一般的修车行早就关门了。我俩总不能开着这辆没玻璃的比亚迪回家吧?

    我又不得不找小薇,问警方跟哪个修车店有合作,尤其夜间也能开工的。

    小薇冷不丁睡大发了,接电话时神智有点迷迷糊糊的,而且她听到车被砸了后,很诧异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俩一个地址,还想赶过去陪我们修车。我让她算了,也让她好好休息吧。

    这修车店离亲亲公司不算太远。比亚迪开到时,我发现这店的卷帘门刚打开,修车工一脸倦意。

    他是个毛头小子,看了比亚迪的情况,说咋也得半个夜晚,还让我俩明天上午来取车就行。

    胡子说,“不对吧哥们,这又不是换挡风玻璃,我咋觉得一个小时就能完成呢?”

    这修车工沉着脸,跟我们解释一通,说还得拆卸,还是安装,之后要上胶水和胶带,这个活儿的工程量很大的。

    换作一般人,真可能就被这小子蒙住了,但胡子不是菜鸟。他上来那劲,跟修车工理论一番,还强调说,“你用破胶水的话,肯定还得上胶带固定,但这是警方修车,也不会差你钱,你用好胶水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我发现这毛头小子还挺有脾气。最后也不跟胡子争啥了,反问一句,“两位警官,明天上午取车行不行?你们觉得时间太久的话,就换一家问问。”

    胡子气的捏了捏拳头。我怕这爷们别急眼了揍这修车工。我就先应了一声,让修车工这就开工吧。

    我带着胡子,又找了一辆出租车,先回家了。

    胡子一路上还跟我嘀咕呢,说这修车工家里是不是死人了,一脸哭丧样儿。

    但等到了家,胡子反倒安静了,他连脸都懒着洗了,一头侧歪到床上,呼呼睡起来。

    我倒是腾出点时间,靠在沙发上又想了想案子,还检查一遍门窗。我和胡子去藏地之前,曾在家里被人偷袭过,虽然事后我知道了,这都是特警的人,跟入室抢劫啥的没关系,但我还是不想让这种事再发生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凌晨五点多,我才爬到床上。

    我并没太久休息的时间,撑死也就睡了四个小时。我和胡子先后起床,又去了那个修车店。

    这次我没见到那个毛头小伙,反倒是一个中年男子招待的我俩。

    他一脸笑呵呵的样儿,一口一个警官的叫着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胡子本想跟老板告告状,说那毛头小伙的态度怎么差。我中途拦住了,让他省省精力吧,最好也把这精力用在调查案件上。

    我俩本不想多待,这就要开车离开,店老板却拿出突然想起一件事的架势,让我们等等。他还找来一个u盘,递给我说,“这是昨天修车时,从后车座的下面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没来由的一震,胡子却是一愣,反问,“车里找到的?我哥俩没u盘啊?”

    店老板纳闷上了,念叨说,“是不是我家那小孩搞错了?”

    他这就要把u盘收回去。我喊了句等等,又把u盘抢过来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我贪小便宜。反倒我想到了果敢,尤其是洗劫太阳岛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当时我和胡子发现了一个红色u盘,也怀疑里面的资料不简单,我俩偷偷匿下了,但后来遭遇神秘偷袭,这u盘丢了。

    我承认自己多想了,但我心说,会不会砸车的人,跟那伙神秘偷袭者有关?而他们在砸车玻璃的同时,又把u盘丢到车里来了?

    我不敢肯定。胡子看我表情严肃,喂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后,问店老板,“你们店里有电脑没?”

    店老板点点头。我拿着u盘,跟胡子一起下车。我俩进了这车店的休息区,这里有个老式电脑,原本它是供给等车客人上网用的。

    我把u盘插进去,店老板挺好奇,也旁观着。

    我把u盘刚打开的一刹那,不得不说,不仅我和胡子,连店老板也愣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骂了句,“艹他娘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是一个个图片,有些图片上的女子都裸露着,而有些图片上,女子被装在真空袋中,更有几张图片,拍的是这些女子惨哭的照片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女子太有印象了,正是那四名死者。店老板这、这几声,没往下说什么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让我把照片都详细点开看一遍。我却不想在这车店内做这个。

    我果断的把u盘拔下来,招呼胡子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店老板愣愣的看着我和胡子的背影,他笑脸也没了,甚至忘了送我俩。

    上车后,我让胡子迅速赶回警局,另外我还给小鼠打电话,让他找人立刻去亲亲公司附近打听消息,看能不能问到昨晚砸车的消息。当然了,我也让他跟莎莎联系,看亲亲公司有没有户外监控,能不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小鼠痛快的应下来。胡子反倒有些不解,问我,“咱俩怎么不直接去亲亲公司调查一番呢?”

    我回答他,那意思,相比之下,我对u盘里的照片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也先不考虑那些杂七杂八的,只知道这照片既然拍的是四名死者,而且数量这么多,我们仔细研究一番,或许能从这照片里发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我让小薇联系一个痕迹专家,让他对比亚迪做一个检查,虽然这车被修过了,但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痕迹专家能发现到砸车的线索。

    另外我又在会议室,把u盘照片播了出来。小薇看到这些照片时,一时间脑袋快锈住了。

    小薇在某些方面还是比我和胡子有经验的,她把u盘照片拷贝出来,又把u盘带走了,她本身就是技术警,那意思,她要研究研究u盘。

    我知道,小薇和小鼠以及那个痕迹专家,都需要一定时间。我和胡子在这期间,反复播放这些照片,我想凭我俩的眼力,也试着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而等这些照片反复播了很多遍时,我和胡子看的都有些麻木和恶心了,尤其这四个美女被封在真空袋的场景,我一往深了联想,就都会特意不适的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最后胡子摆摆手,说歇歇吧。他还猛地靠在座椅上,吐槽说,“他娘的啊,真是越来越复杂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