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素描还原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8章 素描还原

    一晃到了中午,有关这次案子的最新资料陆续汇集到我和胡子的手上。

    我俩串换着看资料。首先警方对用于装尸的真空袋再次检查一番,但没有重大发现。这种真空袋很普通,甚至在很多超市都能买到,我们没法调查真空袋的来源,另外在真空袋和尸体上,我们找不到可疑凶犯的指纹、毛发、血液、往简单了说,这四具尸体真的太“干净”了。

    而那名检查比亚迪的痕迹专家,还特意去了趟修车店。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方面着手研究的,最后给我们的结论是,砸车工具是一个很冷门的老式钉头锤。

    我对钉头锤都没什么概念,也特意找资料查了查。像这种东西,在现在的社会并不常见,如果非要追溯的话,那都是古代打仗时,骑兵爱用的武器。这个结论确实给了我们一个调查的方向,但我也知道,光想从这方面着手把凶手找到,我们也冷不丁的无从下手,工作量之大,无疑跟大海捞针一样。

    最后不得不说的,最让我和胡子惊讶的是小薇。或许这也跟我俩不太懂电脑有关。

    小薇用磁盘轨迹还原的技术,把u盘再次刷了一遍,也就是说,这u盘曾经存储过什么照片,小薇都能有办法找到。

    小薇发现,这u盘以前被用过,存储的都是鞋子的照片。这些鞋子,款式不同,而且有冬鞋,也有夏鞋,但全是男款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看到这些照片时,一起讨论了半天。我俩想不明白,这u盘原主人,为何对鞋子情有独钟,如果说他是卖鞋的,那他为何只卖男鞋,不卖女鞋?尤其这些鞋很杂,并没都有某一个牌子的。

    另外根据这些鞋子照片,我又有个直觉,砸车人跟在果敢遇到的神秘偷袭者不沾边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次收集来的新资料里,压轴戏是对有关死者照片的研究。我们还特意开了个分析会,参会人员除了我、胡子和小薇以外,还有几名有经验的干警和技术人员。

    有几张照片很能说明问题,照片背景的光线很足。按警方分析,这绝不是太阳光能照出来的,反倒很像是照射式取暖器这类的东西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胡子原本曾有个猜测,说这四名死者会不会被带到加勒比晒太阳去了,不然尸体的肤色为何比她们失踪前还要深那么多,现在一看,胡子这猜测站不住脚了,而且再往深了想,凶手很可能是用小太阳之类的电器,特意虐待过四名死者,让她们饱受酷热的折磨。

    在某一张照片上,有两名死者被人偷拍,她俩都是裸着身子,蜷曲坐在一个床上,在床旁边,还有一个可乐瓶,上面有肯德基的字眼。

    我们特意统计了哈市的肯德基,一共有六家。我们根据这张照片,推测凶手很可能去肯德基买过外卖,而且他也囚禁着四名女主播,一次买的量会很大。

    我们这些参会人员想到一块去了,查一查这六家肯德基,看能不能找到消息。

    这工作,我想安排给小鼠,让他再分配给手下的线人。

    在会议结束后,我特意给小鼠去个电话。当然了,我把这情况跟他说明后,又问他,“砸车的事,调查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小鼠回答,“有收获,不过也有让我拿捏不准的地方,我让三个鬼再查一查,把这事确定后,我再跟你报告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“鬼”,也就是他手下的线人。而我听完他说后,挺诧异,也搞不懂他就是一个调查和收集线索的任务,怎么还出现拿捏不准的情况了。但我给他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胡子在等待进一步消息时,一会研究下这个,一会想想那个,反正都跟案情有关。一晃到了下午两点多钟,莎莎带着李洋一起来了警局。

    他俩都是纯粹的夜猫子,但上午一定被小鼠找到问这问那的,导致他俩没休息好。他俩现在都有些憔悴。我对莎莎的到来,倒没什么,因为她也参与了这次的案件调查,但我不懂,李洋跟过来凑什么热闹?

    胡子还看着李洋,呦呵一声,念叨句,“稀客哈。”

    李洋跟我们客套几句,之后又问,“我跟警方汇报完情况,警方迟迟没找我,我怕隔的太久会忘,什么时候开始做画像?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全被他说懵了,胡子问,“什么画像?哥们你确定没来错地方?”

    莎莎在旁边补充,说他们今天上午通过小鼠知道了砸车的事,而李哥在这几天晚上,看到过一个可疑分子,这人出现在公司附近好几次。

    李哥怀疑就是这人砸的车,他把这事跟小鼠说了,也形容了这人的长相,本以为警方会迅速联系他,进一步制作素描人头,但没想法到警方就没动静了,他就跟莎莎来问问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忍不住吐槽,说小鼠怎么搞的,有这种事咋不迅速报告给咱俩呢?

    我第一反应跟胡子差不多,但我也没茫然下结论。我让李洋稍微歇息一会儿,这期间我也找到小薇,把这事提了提。

    小薇的意思,凶手画像还原的工作,在哈市全是杨倩倩负责的,不过杨倩倩现在不在哈市,没有其他人有这个功底。

    她有另一个办法,说哈市警方有一套软件,是关于面部重塑的,可以让李洋用拼积木的方式,把适合凶手的五官和脸型、头型都找到,并还原了,只是有个缺点,这么做会多耽误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我对此并不太在乎,心说只要能还原画像,那就是好的。而且按李洋所说,很可能这可疑分子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我让小薇这就着手准备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一名男技术警带着一个笔记本,跟李洋单独呆在小会议室。这小会议室还放起了音乐,因为李洋要有大量的辨认工作要做,音乐能缓解他的压力。

    莎莎犯困,直接回到她的车上睡觉去了。我、胡子和小薇,全站在会议室外,我们没去打扰李洋,反倒选择默默在外观看。

    我掐算着时间,光是选了一个脸型,李洋就用了二十多分钟。胡子掰手指头数着,说还有那么多器官没选呢,这样全选完,得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小薇一耸肩,说杨倩倩这名首席法医没在,别人想出力,却也是有力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不解的样子,说不就是按照目击者的形容,画凶手的素描头像么?只要有点美术功底,换谁不行?

    小薇一笑,说原本也有警员较真这事,但千万别小瞧面部重塑技术,这不仅要求画师会问,会捏着尺度对目击者的形容做出取舍,还要求她有很准备直觉和丰富的经验。

    胡子还是不相信的嘘了一声。我们仨现在除了旁边,也没别的事。胡子就要求做一次试验,让小薇想着一个人,然后跟他形容,他试着画一张这人的素描画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想到胡子的画画水平就头疼,尤其他在藏地,更是把铁驴和老更夫画成了蜡笔小新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自认自己比胡子的水平高一些,就让他闪一边去,那意思我来。

    小薇说的很详细,而且是逐一说的,比如她先说眼睛,我就按照她的形容,起笔画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折腾了半个多钟头,最后我和胡子看着这个素描头像,我俩都满意的点点头,觉得这就是小薇形容的这个人。

    可小薇翻着手机,说她形容这人,是她一个朋友。等把这人的照片找到,跟素描头像一对比时,我形容不好那一刻我的感受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这俩压根就不是一个人,尤其相似度顶多有三成。

    胡子还抢过手机,对比看了好几遍,最后骂了句,“娘啊,真有这么玄乎?”

    小薇点点头,又强调说,“假设真有一个凶案的凶手是我朋友,警方要按这个素描画去找人的话,估计这案子最后要么成为悬案,要么就是冤案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表示赞同。这样又过了小两个钟头,李洋辨认完了。他明显累的厉害,坐在椅子上,时不时的就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我给莎莎打电话,让她带着李洋快回去休息,而且李洋怎么也是亲亲公司的实际负责人,他真要累出个好歹来,那一公司的女主播不得找我和胡子理论?

    之后我、胡子和小薇,一起回到会议室,我们一起看着刚刚打印出来的重塑头像。

    这头像是彩色的,比素描画还要形象的多。我和胡子对这头像没啥大感觉,小薇看着直皱眉,还念叨句,“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我让小薇别管自己琢磨,说说她想到啥了。

    小薇指着头像,告诉我俩,“外地警方前阵传来几个通缉犯的资料,他们怀疑其中一个通缉犯就躲在哈市,当时警方还贴了悬赏公告。而这头像,就跟通缉犯的长相很像。”

    我问小薇,“那通缉犯的资料哪有?”

    小薇说想要具体的,就得去档案室。

    我一听到档案室的字眼,就想到之前那一晚在医院遇到的那个疯娘们了。我还特意提了句,“档案管理员是不是叫刘芸?”

    小薇咦了一声,问我,“警官认识她?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笑,也实打实的补充说,“刘芸有点怪,不过长得真挺漂亮,尤其这里,有一颗美人痣。”我特意指了指眼角。

    小薇看我眼神有点怪,至于胡子,更不用提,他一听到刘芸漂亮,原本打哈欠的他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指着眼角说,“这里长痣可是有讲究的,说明这妞这警官为人开放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等我和小薇再说啥,他抢过重塑画像的打印纸,站起身,跟我们说,“这次不劳你们,我去跟刘警官要资料去。”随后他嘿嘿笑着,急匆匆的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