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死囚老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39章 死囚老友

    我看胡子这状态,知道他色心又上来了。我一方面挺担心,心说他要是见到刘芸后,可别一眼相中了,外加精虫一上头,别做出点啥出格的事来?但另一反面,我一琢磨,胡子怎么也是个老江湖了,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我压着性子没多说啥,目送他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他倒是挺利索,十分钟后,他带着一份复印的档案回来了。他把档案递给我,说这都是关于那个通缉犯的,随后他啧啧几声,看我直摇头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他为啥这样,但这一时我也把精力全放在档案上,没追问他。

    我翻开后,仔细浏览了一遍。这通缉犯叫姜瑞,名字挺好听,可按档案说,这人却是十足的一个暴徒。

    他爱用一只胶皮锤,骑着摩托在夜里实施抢劫计划。他认准目标后,会用胶皮锤狠狠偷袭对方的后脑,等将其打晕后,再把财物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警方统计过,姜瑞一共犯下二十四桩案子,涉嫌金额高达百万,其中一名受害者还因伤死亡,另外姜瑞这人好赌,每次输光后,他就会物色目标,犯下劫案。这次哈市警方悬赏十万,想发动群众力量,把这通缉犯逮住。

    我对比的看了看这通缉犯的实际照片,跟重塑头像有八分相似,就凭这儿,我几乎断定,李洋看到的,就该是这通缉犯。

    我因此也有个疑问,跟胡子和小薇说,“这人既然是劫匪,砸车后为何不偷车里的财物,另外假设是他放的u盘,这也说不通,他一个抢匪,怎么可能又打杀害女主播的主意呢?”

    小薇默默的想着。胡子倒是一摆手,接话说,“这年头,林子大了,什么垃圾鸟都有。姜瑞连抢劫都能做,杀人还算个什么?他一定是口味变了,想换新花样了呗。”

    随后胡子还指了指自己,但小薇在场,他没往深了说,只是点了一句,“拿大盗贼举例吧,盗贼也是男人,他一来偷窃,二来平时也会去一去风流的场合,这不矛盾嘛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赞同胡子这话。我心说如果姜瑞这次改行,不抢反偷的话,我还能理解,但要是说他跨行这么大,从一个抢匪转变成一个奸杀狂的话,似乎太牵强。

    小薇问我,“要不要针对姜瑞的事,咱们再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我回答说先不急。我还让小薇忙她的,等这案子再有新进展时,我们再一起开会商量。

    小薇离开后,我看着姜瑞的档案,又给小鼠去个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后,我先跟他说了说李洋刚刚来警局的事,也问他,他那边啥情况了?

    其实我这是话里有话,我想知道,为何李洋跟小鼠提到姜瑞的疑点后,小鼠没急着上报。

    小鼠也是个聪明人,他听我刚说完,就打脑子里一转,知道我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,“头儿,李洋提到的那个人,我特意让手下小鬼在亲亲公司附近打听过,小鬼反馈的信息是,附近居民尤其亲亲公司旁边的那家超市店的老板,都没见过此人的踪迹,另外小鬼有另一个发现,每到晚间,总有一辆出租车在亲亲公司门口蹲点等客,这司机是个瘸子,长得有些呆傻,我反倒对这人的兴趣比较大,想找机会从他身上挖一挖消息,或许这司机跟凶杀案和砸车事件有直接关系,又或许他会知道些线索吧。”

    小鼠说的这司机,我不仅知道,其实也接触过,而且给我感觉,这司机确实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另外小鼠这么一解释,我也明白了,他之所以不上报,是因为他对姜瑞的兴趣不大,尤其除了李洋,并没其他人发现姜瑞的蛛丝马迹。他一定是想确定一番再说。

    有些案子,如果线索明了,破案方向就会明确,而有些案子,比如现在我接手的凶杀案,它没有主线索,其它线索又过于杂乱,这确实很容易让查案方向产生分歧。

    我不能排除小鼠的分析没有道理,也就没再管他,让他按照他的思路,继续跟进。

    等撂下电话,我把姜瑞照片跟四名死者照片放在一起,同时看着,也分析着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又对我提到了刘芸,他还比划着说,“小闷啊,刘芸长得那样,你说她漂亮?”

    我看他比划的架势,心说他这是形容狗熊呢么?

    我一时对刘芸的话题没兴趣。最后我想案子想的烦了,把有关资料往桌上一推。

    我又跟胡子说,“我想找一个专家,跟他请教下这案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胡子追问是谁?随后不等我回答呢,他又补充问,“是哈市警局哪个老家伙么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告诉他,“方皓钰!”

    胡子啊了一声,而且他一下子变得满脑子疑问,跟我说,“方皓钰这个死囚咋成专家了?他上次在注射死刑上逃过一劫,也算他命大,但这也不能成为他当专家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我有我的道理,跟胡子解释,“方皓钰除了是邓武斌的心腹之外,你忘了他其实也是个连环杀手么?他祸害的女子并不少,而这次咱们面对的同样是个杀了多名女人的凶手,有时候凶手跟凶手之间,是有一定共识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品着这话,又点头说,“你这么分析,也有一定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我,“现在咱俩启程去找那死囚么?”

    我即点头又摇头,因为我要先回住所一趟,再跟胡子一同去北山监狱。

    这样等回到住所后,我特意翻着一个抽屉,把那魔方拿了出来。这是方皓钰给我的礼物,我觉得带着它去见方皓钰,这多多少少能赢得方皓钰的好感。

    我俩赶到北山监狱时,天都黑了。我俩亮了警官证,门卫倒是没难为我俩,尤其门卫看到我俩的证件后,还挺着笔直的腰板,对我俩敬礼呢。

    我们跟北山监狱的狱警都不脸生,但我俩选择找赵哥,毕竟相比之下,我们跟他关系更近一些。

    我俩本想让赵狱警把方皓钰带到接待室,而且要是不方便的话,我俩直接去s监区也行。

    没料到赵狱警无奈的一耸肩,跟我俩说,“方皓钰不在北山监狱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北山监狱是哈市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地方,如果方皓钰换地方了,他总不能去其他关押小犯人的地方吧?

    胡子更有个猜测,问赵狱警,“方皓钰又惹啥啰嗦了?还被跨省押走了么?”

    赵狱警说我俩都想岔了,随后他解释,“上次注射后,方皓钰身体变得很糟糕,他还总时不时抽搐,在牢房里疯疯癫癫的又跳又唱的,警方找医生对他做了检查,最后结果是,方皓钰脑子出了问题,偶尔还会脑痉挛。所以他现在去了五福精神病院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听愣了。胡子欲言又止的好几次,最后无奈叹气说,“人疯了?那找他还有个屁用,难道跟他一起疯癫的唱歌跳舞吗?”

    我心里也堵得慌。但等我和胡子离开北山监狱后,在路上我又考虑一番,跟胡子说,“明天一早,咱们去五福看看方皓钰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不解。我没多解释,其实打心里,我这次只是想单纯的去看看方皓钰罢了。

    晚间我又去了趟医院,看了看小乔。但我没久待。这样一晃到了第二天。我和胡子早早起床。

    五福在郊区,我俩赶到时,已经快八点了。我和胡子走进精神病院时,我发现沿路看到的病人,都拿出看怪物一样的眼神,打量我和胡子。另外我俩也遇到了又哭又笑的疯癫货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进入这里后,跟这么多精神病人在一起后,我总觉得我和胡子反倒是异类了。

    我俩找到一个护士,当她得知我俩的身份后,对我和胡子很客气。我让她查一查,方皓钰在哪个病房?

    我没料到这护士早就知道方皓钰这个人。而且她不仅没查资料,还立刻回答说,“这人住在0房间,不过你们现在去0的话,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胡子问,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护士说,“最近这里有个地方施工,方皓钰对此很感兴趣,每天一大早,都会跑到施工现场附近看着,一直到晚上停工后,他才肯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搞不懂方皓钰怎么有这种兴趣的。

    我还让护士带路。我们最后来到一个小桥附近,这桥就是施工对象,而且已经建的差不多了,现在桥上蹲着五个女工,正给桥面铺砖呢,另外还有两个男力工,用小推车往桥上送砖。

    我先是四下打量一番,发现不远处正坐在长条石凳上的方皓钰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病号服,凝视着那些女工,他还抱着双腿,拿出一副很悠闲也很无聊的架势。

    胡子只是呵了一声,说这小子命挺好的,这里可比牢子强多了。而我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我留意到,方皓钰的下巴干干净净,没留胡须,衣服也干净,没一丝的褶皱。这让我觉得,他骨子里的性格没变,还是那么利索。

    我带着胡子,一起往方皓钰身旁走去。那护士没陪我俩,反倒转身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皓钰听到脚步声时,特意扭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我俩跟他的目光对视上了,我形容不好,他看着我们时,咦了一声,还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给我感觉,他对我俩既显得熟悉,又显得陌生。胡子还反问他,“你不认识我们了?”

    方皓钰呆了呆,随后他做了一个出乎我俩意料的举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