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邪灵引导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0章 邪灵引导

    方皓钰指着我俩问,“我们以前是同事?”

    较真的说,我和胡子以前为了捉邓武斌,不得不入了匪窝,加入邓家军。从这方面看,我俩跟方皓钰确实有“同事”的关系,另外我也能感觉得到,方皓钰嘴里的同事,绝不指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胡子偷偷跟我念叨,“方皓钰貌似不仅是精神病,记忆还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打心里赞同,这一刻我还想到一个词,记忆扭曲。我估计十有,这都得归功于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直没回答方皓钰,方皓钰等了一会儿,又重复的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摸着衣兜,把那魔方拿了出来。这魔方的材质很怪,在太阳光下面一照,反射出银色的光芒,很刺眼。

    方皓钰盯着魔方,整个表情怪怪的,他先是潜意识的一喜,又一惊,随后他呼吸渐渐加重。

    我在试探他,想知道他对魔方还有没有印象,这也间接让我知道,他的记忆到底成了什么样?

    没料到方皓钰突然大喊一声,抱着脑袋,拿出疼痛欲裂的架势,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的脑袋并没磕到什么石头上,但他鼻子却止不住的哗哗往外喷血。

    我担心这么下去,方皓钰别挂了,而且他现在出现的状况,让我想起了脑抽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法干站着了,一同跑到方皓钰身前。我特意把魔方揣了起来,不打算刺激他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强行把他拽的坐起来,胡子掐他人中。我在一旁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方皓钰都有些翻白眼了,这么过了三五分钟,他一口气顺了过来,而且状态慢慢好转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耐心等着,我还摸着衣兜,找到一张纸巾,给他擦鼻血,但方皓钰对他的鼻血很感兴趣,时不时的,他用手指沾一沾血,放到嘴里吮吸。

    我发现方皓钰忘性挺大的,他似乎忘了刚刚出现的魔方,又指着桥上干活的那几人,跟我俩说,“来,我请你们看戏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完就呵呵笑了,摇头说,“兄弟,他们在干活,你却有这种意境,把这当成一场戏?”

    方皓钰瞥了胡子一眼。胡子拿出很仗义的架势,又接话说,“你想看戏或看电影的话,哪天等我有空了,带你出去,好好看上几天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不屑一顾的嘘了一声,说电影有啥好看的。他又指着桥上,跟我和胡子说,“你们留意下,那两个老爷们每次把石砖装到小推车上,再把车推过来卸砖,大约这一个来回要用半个钟头,而那五个老娘们,把所有砖敲到地上的时间,最多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胡子第一反应是哈哈笑了,还说,“你挺有趣哈,竟然观察的这么细。”

    而我倒是突然愣了一下,看着方皓钰。

    方皓钰不理胡子,继续说,“这两男五女,我打听了,是计件工资,桥上每天铺好多少砖,他们就拿多少工资,多铺多拿,少铺少拿。但我觉得他们就是傻子啊。想想看,那两个老爷们每天忙不过来,而那五个女子,每一回铺完砖都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如果这五个女人中,能抽出一个人,少铺点砖,多去忙那两个男人运砖的话,这七个人,每天收入至少会多两三成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诧异,外加一脸佩服样,看了方皓钰好一会儿,他又念叨,“你不是精神病吗?难道你好了?”

    方皓钰再次嘘了胡子一声说,“医生说我精神上有些不正常,但精神上有病,不代表智商就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胡子被方皓钰绕进去了,原本听的连连点头,之后他又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而我倒是突然冒出个念头,心说如果方皓钰的逻辑没问题的话,会不会说,我找他问案子的事,他同样会给我一些指导意见呢?

    赶巧的是,方皓钰这时一转话题,问我和胡子,“咱们是同事的话,你能告诉我,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么?我在这问题上纠结了很久很久。”

    胡子想开口,但我把他拦住了。我又跟方皓钰说,“你是个警察!”

    方皓钰和胡子一同看我发愣。胡子还这、这两声。

    方皓钰闷闷想了想,又皱起眉头,反驳说,“我是警察?但为什么一提到警察,我打心里就恨意十足呢?”

    我原本就是忽悠方皓钰呢,没想到他这人对警察的恨,早就深入骨髓了。

    我为了把话圆回来,又不得不继续编道,“准确的是,你跟我俩一样,是一名卧底,而且不仅是你,我俩当卧底久了,也恨这种特殊职业。”

    方皓钰眯着眼睛看了看我,他又陷入到沉思中。最后,他有些认同我的“忽悠”了,还点点头不说,又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觉得差不多了,跟方皓钰提了提四名女主播的案子,尤其这四人的照片和视频都存在我手机里。我把手机拿出来,给方皓钰看了看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直说这案子的基本情况,但没透漏目前的最新进展,也没说姜瑞和小鼠发现的线索。

    方皓钰也不嫌脏,索性直接躺在地上。他举着手机,很认真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留意他的表情。他时而目露凶光,时而冷笑。

    胡子有点紧张,偷偷问我,“不会出啥岔子吧?”我其实也被方皓钰这状态弄的心里发毛,但我这么安慰自己,我和胡子两个人守着他呢,真有啥事了,我俩还镇不住他?

    我对胡子示意,再看一看。

    方皓钰最后把手机随意丢在地方,他又爬了起来,当着我俩的面,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他这舞,跟僵尸一样。我以前看过他这么跳一次,而且那一次,他跳的很熟练,这次他显得有些生涩。

    胡子跟我不一样,他看呆了,又说,“方皓钰真是个变态。”

    我俩继续压着性子等着。方皓钰这支舞跳完后,他长吐了一口气,又一屁股坐到我俩身边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哥们是不是我把手机给忘了?我不得不自行把手机捡起来。

    方皓钰很肯定的跟我俩说,“杀害这四名女主播的,应该是熟人,甚至跟这四名女主播,很可能都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结论实在出乎我和胡子意料。我也立刻接话问,“凭什么判断的?”

    方皓钰把我手机抢过来,翻着照片,等我和胡子看了一遍后,他说,“这四人死于真空袋里,那就是虐杀了,恩恩,这凶手很有眼光,也很有好点子,另外四人体内发现动物的那种液体,这肯定是凶手弄进去的,也牵扯出来强奸了。你们知道么?要我感觉,这类凶手是很挑食的,他杀这四人,肯定是在这四人身上,有该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点头,一边催促他往下。

    方皓钰重重吐了口浊气,又说,“这四个娘们,身上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叛逆心很强,而且不是那种很好说话的主儿。我想,就是这个特点,让凶手动了杀机。”

    胡子回了句不能吧,他又把手机抢过来,再次看起照片。

    我细细品味方皓钰这番话,无奈一时间领悟的不怎么透。

    我又把姜瑞这个人说了说,那意思,方皓钰觉得,姜瑞会是杀人凶手么?

    方皓钰听完就哈哈笑了,说姜瑞是个抢劫的,还是个通缉犯,他脑袋被猪屁股夹过么?在这种敏感时期,还会杀害女主播?另外他喜欢的是劫财,而不是劫色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忍不住看着手机直啧啧,看架势,他或许对方皓钰的观点认同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你个胡子,啥时候看照片不好,现在就别跟方皓钰抢手机了。我把手机又强行拿过来,塞给方皓钰,让他再看一看死者信息,争取让他再给我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谁知道远处传来当当的铃声。方皓钰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,他激动的站了起来,又把我手机随意撇到地方。

    他跟我俩说,“开饭了!他奶奶的啊,去晚了就吃不到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撇下我俩,疯狂的倒腾双腿,嗖嗖的向铃声方向跑去。我也丝毫没夸大,我看他跑步时,那两条腿都快出虚影了,这说明速度得多快?

    我和胡子不想就这么放他走。我俩拿出快追的意思,但最后,我俩还是被他拉下一大截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赶到五福食堂时,我看到这里一片人脑袋。

    无数个精神病,聚在一起吃饭。而且能来食堂吃饭的,都是病症比较轻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找了好一会,才发现方皓钰。他躲在一个犄角旮旯,而且他也真没亏待自己,餐盘里打着满满一盘子的好菜。

    他闷头在那吃呢。我和胡子想凑过去。但没等贴近方皓钰呢,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把我俩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俩身份的。他称呼我俩为警官,之后他又说,“我刚刚发现方皓钰流鼻血了,是不是他又被刺激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卡壳了,正琢磨怎么回答呢,胡子倒是很实在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医生又说了一通,那意思,方皓钰原本情况就不太稳定,他让我俩今天别在找方皓钰了,也让方皓钰好好缓一缓的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出来,这医生态度很坚决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无奈之下,只好离开了,而且我俩刚吃完早餐没多久,对精神病院的饭菜,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俩坐回比亚迪后,胡子问我,“这就回警局么?”

    我让他等等。我还把魔方掏了出来,愣愣看着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