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邪灵引导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1章 邪灵引导(二)

    我突然冒出个想法,既然方皓钰认为这魔方中有邪灵,他总爱掰着魔方想事,我为何不也试试呢?尤其看能不能借着邪灵,给案子提供啥新灵感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打扰我。我往车座上一靠,一边摆弄魔方,一边想着方皓钰刚刚说的话,我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悠闲,他没像我这么费脑子,反倒打开广播,随意挑台,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原本还能集中精神的去琢磨,渐渐地,我上来一股困意,也进入到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那四名女主播,她们全被真空袋装着,但她们还活着,都在真空袋中试着挣扎,尤其有个女主播,表情狰狞的盯着我,还流出了血泪。

    另外在她们的后方,是一片黑暗,在黑暗中还站着一个人,我看不清这人长什么样,而这人怪异的对着我笑。

    我从这种笑声中,听到了嘲讽,也能感觉到,他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我想知道这人到底长什么模样,我试着向他靠近,但每当我走一步,他跟四个真空袋,就特意往后移动一些,始终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。我最后还想绕圈,这同样行不通。

    我急的一脑门大汗。这时耳边还出现一阵急促的铃声

    我猛地睁开眼睛,因为铃声的出现,我又醒了。

    我实在被刚刚的梦吓到了,忍不住大喘着气。等扭头一看,胡子也在观察着我,尤其他还念叨句,大白天的,你竟然他娘的能做噩梦。

    我倒不觉得这是噩梦,反倒我觉得自己对这案子有啥想法,而且这想法很关键,只是我一直没把它从挖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铃声一直刺激着我的耳朵。我的注意力又被转移,还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这是小薇来的电话。我稳了稳情绪,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薇语气有些不对,她平时说话很细声细语的,现在明显急了。她说,“小闷警官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怎么了?她只强调,让我俩快回警局。

    我没再多问,让她等我俩。撂下电话,胡子把比亚迪开的跟个脱缰野马一样。

    我们还跟以前一样,奔向警局后门。这一次小薇早在后门等着我们呢。

    比亚迪刚停好车,小薇就凑了过来。我俩下车时,小薇说,“警局被凶犯闹了一大通,麻烦不小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一下子惊到了。其实也怪小薇太激动,把话说出歧义来了。

    胡子以为凶犯现在就在警局呢,他一摸后腰,拿出伸缩棍,还咔的一下,把棍子展开。他骂咧一句,又跟小薇放狠话说,“哪来的垃圾?带我去,我打爆他的卵蛋。”

    这话挺粗的,小薇脸微微红了,她又解释说,“杀害女主播的那个凶犯有动作,给警局写信了,还邮寄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愣,把伸缩棍又收了起来。他责备的跟小薇说,“下次把话说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没在乎这些,反倒跟他俩一起进了警局大楼,来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这里的桌子上早就放着几封信。我凑过去,看着信封。上面有收件人的详细地址,都是警局各部门的头头,包括正、副局,而且不是手写的,全是打印出来纸条后,再贴上去的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各拿着一封信,看起来。每封信的内容都差不多,列举了近几年哈市警局办过的错案和冤案。

    尤其按写信人说的,有些冤案最后还是“死者”归来了,才导致不得不翻案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这些错案的最后,他提到了最近发生的四名女主播被杀案,还说凶手怎么厉害,把死者虐待的有多惨,警方糊涂,又抓错人了等等。

    我看的比较快,随后皱着眉头,看着小薇问,“还有别的信没?”

    小薇点头,但她也说,“另外还有一封信,是写给副局的,现在被副局扣着了。在那封信里,凶手威胁副局说,他会把这类高密信,同样发给哈市其他的单位和部门,而且计划发出一千封去,让所有人都知道警方的无能。另外他还说,他最近还要杀个人,算是给我们这些无能者的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胡子听完立刻反问,“一千封,他就几把瞎吹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又问小薇,“能查到这几封告密信的来源不?”

    小薇摇头,说这几封信都是从当地邮寄到警局的,凶手随便找有邮筒的地方投递的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继续严查,看能不能再有发现。而我想的是另一个方面。

    我心说凶手就算没投递一千封告密信的能力,但他少投递点,弄个二三十封,这并不难,而且这些所谓的告密信,真要流传出去,也绝对能给警方带来不小的舆论麻烦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案子,就现在我经手的女主播被杀案,警方一直是未公开并秘密的调查着,真要是被捅出去了,肯定会引起民众恐慌的。另外这凶手扬言又要杀人,而我真不想再有受害者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突然觉得很疲惫,是那种被凶手牵着鼻子走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我把这几封信都并排放在一起,一边翻看着,一边观察,凶手太聪明了,邮寄地址和信的内容,全打印的。

    我问小薇,“除了笔迹外,还能从这信上找出有用的信息来么?”

    小薇没否定那么死,只告诉我们,技术组正在尝试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小薇也有问题,她又反问我,“凶手怎么对现在的破案进度这么了解?而且他竟然也知道那几个封存的陈年老案。”

    我想到方皓钰那句话了,念叨句,“熟人!”

    小薇和胡子全诧异了。小薇琢磨一番,拿出不能接受的架势,点了点头。而胡子呢,连连摇头,说这也太疯狂了吧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只是随便说一句,并没具体所指。我摆手让他俩先别多想了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我们继续从这个方面试图找到突破口。而且白天忙活一通后,我和胡子也都在晚间去亲亲公司看直播。

    我俩这么弄下去,睡眠有点吃紧,让身体有些熬。另外不得不吐槽的是,这案子还是没啥进展。

    技术组对告密信调查一番后,只发现这信中一出现警察的字眼后,警字最下面的“口”有点模糊,技术组怀疑,打印告密信的打印机有些问题,但这只是一个结果,也并不能成为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一晃又到了半夜。我和胡子从亲亲直播出来后,我俩实在饿了,一商量,我哥俩吃点烧烤去吧。

    像别的警察,在破案时是不喝酒的。但我和胡子有点“野”,我俩不管那些,而且本来就郁闷,我俩再不喝点,按胡子的话说,都怕得抑郁症了。

    我俩随便找个地摊,而且半个钟头内,每个人就喝了三瓶酒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醉醺醺的样子,跟我胡扯,话题说来说去,最后落在爱情上了。

    他还一度伤感,当着我面,小红、小丽的念叨一通。我一听这名字,外加我这么了解胡子,一下子猜到了,我问他,“这是不是你找过的小姐啊?”

    胡子啊了一声。我又说,“你跟小姐之间那些事,也他娘的算是爱情?每次你们不都是一把一利索的?”

    胡子却反驳我,还一口咬定说,那就是纯纯的爱情。

    我算明白了,合着胡子的爱情,说白了就是二百块钱一次的交易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他瞎念叨的同时。我没像他这么感慨,反倒独自喝起来。

    赶巧的,胡子手机还响了起来。胡子拿出来一看,嘿了一声,说是小薇。

    以前小薇都是给我打电话,我心说今天咋回事?她咋找胡子了?我也掏出手机,发现自动关机了,我怀疑是没电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胡子还接了电话。我听不到小薇都说了什么,反正胡子听完之后,忍不住嘿嘿坏笑起来,又问小薇,“你说你今晚一个人在家,还有些怕?别怕呀,哥这就去陪你!“

    随后胡子要小薇家的具体地址,还趁空跟我说,“兄弟,你自己喝哈,我有急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别看喝的不少,但胡子清醒,我心说这山炮一定是听差了,小薇这电话的意思,绝不会想跟胡子约会啥的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闹了,也想抢他手机。

    这把胡子急的,他抗拒的说,“小闷,挖兄弟墙角,撬兄弟女友,这可不地道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?而且在坚持下,我最终把手机抢到手了。

    我又问小薇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薇的语气都有点哆嗦了。她说,“我家住在二楼,刚刚晾台窗户被砸了。有人把一块包着保鲜袋的石头投了进来,尤其这石头上还染着血呢。我跑到晾台往外看,并没发现人。但我怕,是不是凶手来了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其实我的分析跟小薇一样,很可能是凶手,不然怎么会有人用这种方式去砸玻璃呢。

    我让小薇别慌,还让她把地址说出来。

    小薇说她家在莲花小区,又说了具体哪一栋和单元号。

    我让她一定锁好门窗,等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在一旁听的一知半解,这时忍不住惊呼,说他奶奶的不是吧,咱俩一起去,难道3p嘛?

    我没理他,撂下电话后,我觉得我俩现在这状态不太好。我带着胡子去了趟厕所,我带头吐,本来我也让胡子抠抠喉啥的。

    但胡子非说抠喉不好,尤其对食管不好。他强行尿了尿,又对着水龙头,使劲洗起脸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