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午夜撞车事件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2章 午夜撞车事件

    胡子洗脸也跟平时不太一样,他使劲搓着脸,最后洗完时,他整个脸都红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俩酒醒的都差不多了,我趁空又把小薇的话说了一遍,胡子完全听明白了,他骂咧几句,说一定是凶手,他胆子越来越大,现在不打女主播的主意,反倒要干杀女警了。

    胡子还问我,“要不要找警察?”

    这话乍一听挺有歧义,我心说我俩不就是警察么?我怀疑胡子真正想问的是,要不要再找支援。

    我怕真要几辆警车一起往莲花小区开去,那阵势别把凶手吓跑了。我就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等坐到比亚迪里,我打心里算计着,也跟胡子强调,从咱们这儿赶到莲花,一般要用一刻钟的时间,你听我的,前面的路尽量开快点,等接近莲花小区时,你再正常行驶,以防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胡子应了一声,还问我,“准备好了没?”

    但他只是随便问问,没等我回答呢,他就一踩油门,让比亚迪像箭一样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跟个土豆一样,在车内狠狠滚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对哈市没的说,简直熟的一塌糊涂。而且现在是半夜,大路、小路上都没啥人。

    胡子的意思,他开车穿街走巷,这样绝对还能更快一些。我没反对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路上,我也没闲着。天黑后,车外的景色和标记物不好辨认,我不得不帮胡子参谋下,防止我俩开错方向。

    一晃当我们又进了一个巷子,胡子把比亚迪开的嗖嗖的,最后对着一个胡同口,正把车开出去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有一个白色轿车,开着远光灯,从远处往这边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们的比亚迪,接下来要并到102国道上,这白色轿车开的如此快,我提醒胡子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咧,说那轿车的车主是不是嗑药了,不然大半夜的,咋飙上车了呢?另外胡子不得不踩了下刹车,耐心等起来。

    这白色轿车原本还没啥,等渐渐离近后,它突然调整方向,对着我们的比亚迪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这一幕时,脑袋里嗡了一声。胡子比我好过不到哪去,他急了,又立刻起车,试图把比亚迪往前开,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比亚迪趁机往前走了整整一个车身。如果这白色轿车只是一时间的失控,胡子这举动,绝对能让两辆车失之交臂,但这轿车绝对是故意的,在比亚迪前行后,它也调整了方向,继续打着撞我们的主意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眼睁睁看着它快速靠近,最后伴随砰的一声响,它撞在比亚迪左右侧的车身上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我觉得不仅是比亚迪,连我都猛抖了一下。而且被这股无形的劲一带,我就觉得浑身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全忍不住哼哼呀呀的。我试着深吸几口气,很庆幸,我和胡子并没受多严重的伤。

    我扭头往外看。这次我看仔细了,这白色轿车是一款桑塔纳。就凭这儿,我隐隐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另外桑塔纳的驾驶位上,坐着一个怪人。他长什么样,我看不出来,因为他穿着一整套的死神服装,在我和胡子看着他的同时,他奇葩的歪着脑袋,也在打量着我俩。

    胡子忍不住喊了句变态。我不确定那怪人听没听到,但他突然一举手,对我俩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随后桑塔纳先后动作,它往后退了几米,借着这段距离,那“死神”又让桑塔纳对准我们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比亚迪真惨,伴随砰的一声响,它整个车身又抖动一次。

    桑塔纳司机打定主意,想重复这动作,一直把比亚迪撞散架子了,但他一定没料到,这比亚迪是改装货。甚至连我也不得不承认,比亚迪的车身太结实了,除了被撞出几个坑来,压根没啥大损害。

    胡子这人,原本就是个刺头,平时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,哪能让别人这么欺负他呢?

    他这下子还急了,吼着让我做好。他不管桑塔纳怎么撞比亚迪,趁空硬生生把比亚迪开到主路上,还一掉头,让车头对准桑塔纳。

    “死神”看到这一幕后,他也不笨,意识到什么了。他一改策略,也不撞我们了。他把桑塔纳一掉头,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桑塔纳的车速很快,而且“死神”还嘚瑟起来,他把车的路线开成s形,还打着双闪,偶尔按几下车笛。

    但他又一次严重低估了比亚迪的势力。

    胡子全力给比亚迪加速,我听到车前盖里的发动机嗡嗡直响,比亚迪的速度在短期内,一下子上升到小一百迈。

    胡子趁空念叨一句说,“你坐好了,老子把那辆破车撞瘸了,然后咱哥俩下车抓人,这案子保准就破了。”

    我应一声,其实这时我脑子里还冒出另一个问题来。

    凶手怎么遇到我俩的?我猜他对我和胡子有一定的了解,他之前吓唬小薇,就是想引我和胡子赶过去,而且他很聪明,算出了我俩大概的行程,他开个车,在这附近转悠,等待偷袭我俩。

    我对凶手的身份再次表示怀疑,不过一时间也不能确认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们的比亚迪,很快追上了桑塔纳。“死神”通过倒车镜观察到这一幕后,他急了,也试着给车提速。

    胡子不可能给他机会,而且胡子这爷们也够狠的,他让比亚迪对准桑塔纳左后方的车轮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撞上那一刻,比亚迪使劲抖着,那车轮上,还嗤嗤的直冒火星子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悲观的认为,比亚迪经过今晚的遭遇,十有要大修了,另外刚刚这一撞,那桑塔纳也绝没好过到哪去,重者它的车轴断了,轻者它的车轮肯定要报废。

    胡子拿捏尺度,又迅速一把方向盘,让两辆车分开。我眼巴巴看着,等着桑塔纳变瘸。

    但没料到这车也是异常的皮实,别说车轴了,它后车轮也没出大状况。

    胡子咦了一声,又不死心的来一句,“艹他娘的,老子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那死神并给胡子机会,他知道想拼速度的话,桑塔纳不是比亚迪的对手。他又对准一个胡同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胡同很窄,勉勉强强只能让一辆车同行,我们的比亚迪慢了半拍开到胡同后,只能跟在桑塔纳后面,想超车,一时半会办不到。

    我们更不会笨的用比亚迪顶桑塔纳的屁股,那样我们是追尾,太过于被动。

    胡子气的直拍方向盘。我相比之下倒是冷静。我给胡子提醒,让他别太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死神”这一手很绝儿,而且等桑塔纳钻出这个胡同后,又立刻钻到下一个胡同里。

    两辆车,就这样追逐的开了十来分钟,最后我们都快到郊区了。这一次,桑塔纳出了一个胡同后,对着一个厂子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个独立的厂房,厂子占地不还被高高的院墙围了起来。“死神”把车停在院墙之下,他下车后,转身往后面看来。

    我们的比亚迪刚出胡同,但这死神怪异的举动,让胡子变得犹豫,我们也就没急着追上来。

    死神捂着嘴,看架势正在嘿嘿笑呢。

    胡子问我,“他好像是故意带咱俩来这里的,他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法回答,因为我也直犯懵。

    死神又拿出不耐烦的样儿,对我俩摆摆手,他又当先很灵巧的对着院墙一扑,等手脚并用的爬了几下后,他又翻墙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胡子拧着眉头,说这里面会不会藏着一窝死神?

    我倒没这么认为,而且如果这是一个犯罪团伙的话,他们做什么大“买卖”不好,怎么就那么没骨气,非要打女主播的主意?

    我没跟胡子多说什么,反倒只问他,“兄弟,怕不怕?”

    胡子呵了一声,说老子能怕?随后他捏了捏拳头,让拳头咔咔直响,他又说,“一会见到那山炮死神,你甭管了,交给我,看我怎么把他揍的体无完肤。”

    我回了句小心,又跟胡子先后下车。

    我俩都把伸缩棍拿了出来,等来到院墙下面后,我俩还一先一后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自认我俩身手还不错,但跟刚刚那么敏捷的死神相比,还是差了一截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了压力,也趁空跟胡子提醒,“真要打起来,那人实力不再咱俩之下,一会别讲究那么多,逮住机会,你咬他。”

    胡子嘿嘿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等我俩坐上墙头后,我打量里面的情景。这里面有好多大房子,那死神站在不远的一个仓库前,似乎正等着我俩。

    他还一直对着院墙打量着,等发现我俩后,他不耐烦的又指了指仓库门里,还当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胡子骂了句艹,他憋着一股火,带头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有种直觉,那仓库里面正有大危险等着我俩呢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别的选择,我绝不会跟胡子冒然往仓库里走,问题是现在我俩只能硬起头皮。

    我俩警惕的往仓库门那边凑过去,离近后,我还发现,这仓库里灯火通明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好事,不然黑咕隆咚一片,我俩很容易被偷袭到。

    但当我和胡子钻到里面那一刻,我看着仓库内的一切,脑袋简直快要当机了。

    我这时也产生另一个观点,心说这里之所以开灯,绝不是那死神的疏忽,或许他是故意的,因为他就是想让我俩看的清清楚楚,让我俩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恐怖和狰狞!

    咱们的书友q群:384058245,有兴趣的朋友加入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