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怒海惊魂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4章 怒海惊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甚至都有了这么一种打算,我直接下狠手,把凶手打死算了。

    我很“积极”的往前冲,但没想到凶手压根不理我这茬,他嘿嘿两声后,一扭身,消失在拐角处。

    我拿出紧追不舍的架势,胡子又慢我半拍,想想也是,他现在身体还没恢复。

    等我绕过拐角后,抬头一看。好家伙,那凶手速度真够快的,他已经逃到院墙下面了,还手脚并用的爬上了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敏捷性,尤其爬到墙头后,他对我挑衅的竖起一个中指,又一闪身,跳到外面。

    我急冲一番,但头脑还算冷静。我来到院墙下,并没立刻往上爬。

    我担心凶手在外面偷偷藏着呢,就等我一露头,他就下黑手偷袭。而且到时我爬在墙上,跟个活靶子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我也耍了个技巧,把外衣脱了下来。我故意喝了一声,乍一听,就好像我正在翻墙头一样,其实我反倒手上一用力,把外衣撇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外衣脱手那一刻,我故意后腿半米,又玩命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在爬墙过程中,我整个心都紧嗖嗖的,但情况比我想的乐观。我安然无恙的坐在墙头之上。

    我又迅速寻找凶手,隔了这么一会,他又跑到比亚迪旁边了。

    他叉着腰,正视着我。随后他瞅了瞅比亚迪的轮胎,一摸兜,拿出一把弹簧刀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。我暗自叫糟,也硬着头皮喊了句,“你个王八犊子,有种单挑!”

    我这么喊,也是一种缓兵之计,希望凶手能被激怒,进而不去扎轮胎。

    但凶手压根不理会我,他还分明把全身力气都用到手上,对准后车轮,把弹簧刀狠狠戳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整个心一沉,甚至就等着轮胎漏气声传来。

    但意外出现了,这弹簧刀压根戳不进去。凶手急的最后把身子都倾斜了,还是没啥效果。

    我猜这比亚迪的轮胎不一般,很可能加入了什么材料,能防磨防刺等等。

    我也不在院墙上坐着了,猛地向院外的地上跳去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,我落地后往前又跑了一两米,这让我能快速稳定住身子。

    我盯着凶手。凶手拿出怪怪的举动,先是看着我挠了挠脑袋,随后他气的站起身,用弹簧刀的刀把儿,对准比亚迪的车玻璃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弹簧刀,又不是锤子,它砸上去的威力不大,车玻璃也没碎。

    凶手撇下比亚迪,又往桑坦纳那边奔了过去。我知道他想逃跑了,但他刚刚给我的感觉,他分明不怕我俩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既然不怕,又逃跑个什么劲呢?

    当然了,我没时间考虑这么零零碎碎。我撒腿追过去。

    凶手的桑塔纳,在之前跟比亚迪连撞一番后,出了点小问题。再说这次,凶手给车打着火以后,他试着踩油门逃走,但发动机嗡嗡直响,桑塔纳的车速却没怎么提得上来,估计也就三十迈吧。

    我要是一直快速冲刺的话,十有能追上它。但这么一来,我指定也耗费不少体力。

    我一犹豫,反倒放慢了脚步,最后还站了下来。

    桑塔纳跟个脑血栓患者一样,拿出哆哆嗦嗦的架势,往前蹭着走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看,这时胡子刚刚爬到墙上,这一幕幕,也被他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胡子急了,对我喊,“带上我,一起开车追他。”

    没等我回答啥呢,胡子想跳墙,不过他一下子急了,身子一打晃,竟然从墙头直接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院墙得有两米多高,我心说完了,胡子这么一弄,不得摔出个好歹来?

    但胡子比我想象中的要皮实多了。他脸冲下的摔到地上后,哇了一声,又嘴巴一咧,吐上了。

    就凭他吐得那么陶醉和忘我,我敢肯定,他没啥大事。

    我没在耽误,急忙上了比亚迪。我又快速倒车,让比亚迪退到胡子旁边。

    胡子从地上爬起来,一路踉踉跄跄的钻到副驾驶。

    这时桑塔纳没走太远。我让胡子坐好了,我又给比亚迪疯狂提速。

    我特想吐槽,因为凶手的运气太好了,他发现比亚迪追上来后,急的使劲踩油门。那辆破桑塔纳的前车盖,简直跟仙境一样,升起了极浓的白烟。但也就是凶手这么误打误撞的一弄,桑塔纳的发动机突然又好了,尤其噪音也没了。

    在发动机正常运转下,桑塔纳速度提升了一大截。凶手拿出逃窜的架势,在我们前方狂奔上了。

    我没大意,也尽可量的追着。另外我跟胡子说,“你别闲着,赶紧叫支援。”

    胡子正搓着全身呢,试图加快自己的血液循环。他听我这么一说,立刻应了一声,还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但我搞不懂胡子咋想的,他竟然不打110,反倒给小薇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后,胡子略有结巴的说,“薇、薇啊,赶紧叫警察过来,抓人!”

    小薇冷不丁没听明白。胡子试着再补充几句,不过他就跟茶壶煮饺子一样,又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急坏了,但也没怪胡子,因为他身体状况在这摆着呢。

    我抢过电话,又说,“我和胡子发现凶手了,正在追着,但对方是难啃的骨头,你联系其他同事,查一查我俩脚上的跟踪器的数据,尽快找支援过来,而且最好把值班的警员全弄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薇还有些犯懵,又多问了句,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实在不想多说了,就又强调,让她迅速按我说的做。

    我把电话挂了,开着比亚迪,跟凶手又飙了少说一刻钟。

    凶手最后带着我俩,一起冲上了海边。哈市的海挺有特点的,有些地方是很平缓的沙滩,这也是很多人夏天的避暑胜地,而有些地方却很险要,不夸大的说,简直就是悬崖。

    凶手目的很明显,是奔向悬崖的。最终我们来到一个叫海角天涯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离海面少说五米高,凶手把桑塔纳随意的一停,又从车里钻了出来,跑到一处空地,叉着腿、抱着胸的站好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稍微慢了半拍的追到桑塔纳旁边。我俩盯着不远处的凶手。

    胡子对我建议,“崩管别的,先把桑塔纳撞下海了,这样凶手没了车,看他还怎么逃?”

    我既赞同胡子的话,但也有不同意的地方。我心说真要把桑塔纳撞下海,最后不还得警方想办法,把它捞上来么?

    我有个折中的态度。我猛踩油门,让比亚迪撞到桑塔纳,之后它推着桑塔纳,一点点往悬崖边缘靠去。

    但等桑塔纳的前车轮马上压到悬崖边缘时,我又一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桑塔纳现在的位置很尴尬,前面是悬崖,后面是顶着它的比亚迪。我心说凶手就算是个专业的赛车手,一会再想开桑塔纳逃,只要比亚迪不走,他也绝对办不到的。

    我把比亚迪熄火,还把车钥匙拔下来,特意揣到兜里。

    我招呼胡子下车。胡子借着这么一会儿的缓歇,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俩还迎着凶手走去,各自拿着伸缩棍。胡子先把棍子举起来,点着凶手说,“怂逼,别干站着了,爷爷让你一招,你先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我趁空打量着凶手的全身,琢磨一会儿打起来时,我先攻击对方哪里。

    这凶手是一对二,明显处在下风,但他压根不着急,又拿出瘆的慌的笑声,嘿嘿一番。他还摸向后腰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没料到,在死神衣服掩盖之下,他后腰上竟然还有一个家伙事。

    他把这东西拿出来时,乍一看让我以为,这是个小棒球棍呢。但凶手又摆弄一番,把“棒球棍”的“外壳”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很明显了,它竟然是个布满钉子的大锤。

    我联想之前的事,心说这武器的学名就该是钉头锤。而且借着月光,我能感觉到,那锤上的钉子,直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胡子有点傻眼,还提醒我说,“小闷小心,这玩意儿看着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。凶手变得张扬起来,他一边挥舞着钉头锤,一边腾出另一只手,对我俩打手势,那意思,你们一起上吧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配合!”我跟他心有灵犀,另外我还补充说,“我后你前。”

    我俩举着伸缩棍,一点点往凶手身边靠去。等离他也就两米时,胡子率先吼了一嗓子,轮着伸缩棍,抢先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胡子打定主意,不给对方缓歇的机会,所以他进攻频率超快,那伸缩棍,简直跟一道道闪电一样,偶尔都能看到虚影了。

    凶手一时弄得手忙脚乱,不过他很快适应下来,而且他被胡子这么一逼,他也不管不顾的抡起钉头锤。

    这凶手有个很大的优势,就是力气超大。这钉头锤,少说有个二三十斤,但在凶手眼里,它跟玩具无疑。

    很快的,钉头锤跟伸缩棍还硬碰硬的砸到一起了。那一刻,两个武器上迸射出一条火花,胡子更是闷哼一声,这说明他没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我没空理会这个,一边拿出佯攻的架势,一边慢慢的绕到凶手侧面。

    只要在我给一些时间,我相信,自己一旦来到凶手身后时,就是我哥俩转败为胜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但胡子尽力了,也实在撑不住了。又一次的,伴随凶手的一声嘿,胡子遇到了大麻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