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用命换来的线索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7章 用命换来的线索

    我听到这,突然特想苦笑。我心说那辆比亚迪可是我和胡子的专属座驾,怎么现在反倒成为凶手借助的逃亡工具了呢?

    我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之后我抛开这些念头,又问,“警方有没有继续追查?进展如何了?”

    小薇继续说起来。警方以发现比亚迪的地方为中心,连夜在四周进行走访和搜查,但因为当时是夜里,很多附近的居民都睡了,就算有个别惊醒的,他们也没敢出来,更别提他们能提供凶手的相关线索了。

    另外警方也在海里把桑塔纳找到了,问题是被海水一泡,很多证据都弄没了,至于那俩渔民,当他们知道我和胡子真是警察后,俩人吓得差点崩溃,而且经过一番深入调查,警方确认,他俩既不是帮凶,也不知道任何与凶案有关的事。

    我没接话,打心里却堵得厉害。而胡子经过这么一会的缓歇,他不再魇到了,尤其听完小薇的话,他针对凶手的问题,又问了另一件事,“悬崖上的地面,警方查了没?我和小闷跟凶手死磕过,那里可是留了不少凶手的脚印。”

    小薇说痕迹专家第一时间就过去做调查了,但到现在还没结果呢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里的黑瘦男子,这时嗤了一声。能感觉出来,他对胡子有一种鄙视感。

    胡子身体不适,只是回瞪了这男子一眼,并没找他茬。

    随后胡子又和小薇一起分析案子。而我没参与到其中,反倒靠着床头,蜷曲在病床之上。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,满脑子乱想起来。另外在我耳边,一直重复着方皓钰的一句话,这次的凶手是熟人!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冒出个想法来。我因此还嗖的一下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这举动把胡子和小薇都吓了一跳。胡子还问我,“你咋了?诈尸么?”

    我心说去他的吧,老子又没死,更何谈诈尸?

    我撇开胡子,主要跟小薇说,“你现在帮我弄两双长筒靴子,一双男款,一双女款,尺寸吗,大约四十码左右。”

    小薇冷不丁有些犯懵,但她很听我的命令,立刻应了一声,还急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胡子纳闷的直挠头。我倒是能沉得住气,又吸了根烟,等起来。

    小薇这人,办事特点就是太有效率了。在一刻钟后,她拎着两双靴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双靴子,一看就有人穿过。小薇还问我呢,那意思这靴子行不行?如果不行,她去附近商场买去。

    我不挑这个,又让小薇左脚穿男款靴子,右脚穿女款靴子。

    这次连小薇都拿出一脸蒙圈样儿。但在我催促下,她又迅速穿好。

    我让她站在我面前。我还跳下床,盯着这俩靴子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这期间,我还尽可量的回忆着我跟凶手打斗的画面。我记得自己摔到地上后,在撕扯之下,碰过凶手的靴子。

    我为了让自己更有感觉,索性不管脏不脏的,趴到了病房的地上,还凑到小薇的脚下,手一伸,对着她两只脚面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承认,冷不丁我摸得有点“暧昧”。小薇被弄得及不习惯,还出言说,“小闷警官,这这”

    胡子更不给我面儿,直接质问说,“兄弟啊,你是不是被大海水一泡,整个人有些傻了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黑瘦男子也不看了,冷冷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想胡子一直这么嚷嚷下去,因为太扰乱我的思路了。我对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胡子无奈的直摇头。等我又这么摸了一小会儿,还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胡子喊了句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穿警服的中年男子,出现在门口。我们都认识他,他就是哈市警局的一个痕迹专家,上次比亚迪被砸事件,也是由他来调查的。

    他能来病房,一方面肯定是看看我和胡子怎么样了,另一方面,他对悬崖处调查一番后,肯定有了什么结论和发现。

    但他站在门口,看着我这么奇葩的一幕后,他没急着说正事,反倒笑了笑,又故意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我一想,自己确实有点太惹眼了,尤其现在的小薇,脸色都被弄得发红了。

    我咧嘴一笑,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跟这痕迹专家客气一番,之后我问他,“调查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这痕迹专家回答。那意思,他在沙滩上发现了一组凶手的鞋印,是四十一码的男款鞋,从鞋底磨损程度分析,凶手应该是个青壮年,再结合鞋印压出的深度来判断,这人身高在一米八左右,体重一百二十斤。

    小薇急忙掏出一个本子,把痕迹专家的话,一字不差的记了下来。她还忍不住念赞了句,说这么一来,警方搜查的范围就能精确不少。

    胡子也对痕迹专家连连称赞。而我绷着脸,靠着病床,闷头想着。

    不仅是痕迹专家,小薇和胡子也留意到我的怪异。胡子对我喂了一声。随后他又对小薇说,“我有点担心小闷呢,要不你再找个医生过来,给他好好检查下,尤其这里。”他说完指了指脑袋。

    我其实把胡子这话都听的清清楚楚。但我琢磨事呢,再次没理他。

    小薇连靴子都顾不上换了,这就要出门找医生。当她走到门口时,我却把她喊住了。

    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儿,说了自己的另一个判断,“凶手体重一百二,这个差不多,但他个头没那么高,撑死了一米七五,而且他头发稀少,有点秃顶,另外最大特点,这人是个右脚有残疾的瘸子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我说完时,表情各不一样。小薇是发愣,胡子是诧异,至于痕迹专家,他一直显得很冷静,拿出细细品味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给他们时间思考。最后痕迹专家嘀咕了一句,我听不清他嘀咕的是什么。他不跟我们说什么了,一扭身,这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我猜他又有什么思路了,要再去对那组鞋印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我又看着胡子和小薇。胡子接话说,“小闷啊,你是不是欺负我读书少?那晚咱们跟凶手接触时,他跳过墙,就凭他当时那么矫健,也不像是个瘸子吧?”

    我笑了,没急着回答,反倒让小薇把右脚的靴子脱下来给我。

    小薇照做,我举着靴子,尤其指着靴子底部,跟胡子说,“一个右脚短的人,想走路不瘸的话,有一个笨法子,他只要把右脚鞋底加厚就行了。这样他走的时候,两只脚就平齐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想了想,又一拍大腿,指着我说,“你真是母牛不生小牛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这话还有后半句呢,我怕小薇听到后,会不舒服。我就急忙接了句话,让胡子没再往下乱说。

    而小薇听我这么分析完之后,她很聪明的想到了一个人。她问我,“你怀疑凶手是那个瘸腿司机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而且我立刻给小鼠去个电话。

    接通后,我问小鼠,“对那个瘸腿司机调查了么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秃噜秃噜的声音,估计小鼠正在吃泡面呢。他一边吃一边回答,“找小鬼查了,甚至也跟那司机套话了,那人在砸车那一晚,有不在场的证据。尤其他还拿出手机,让小鬼看他当时网上接单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我原本直皱眉,心说难道自己感觉错了?但往深了一琢磨,我又有了另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我告诉小鼠,“那司机或许把小鬼骗了。他不仅仅是杀死四个女主播的凶手,更跟那幽灵车事件有关。”

    小鼠好半天没回话,估计也在琢磨呢。

    其实我都快把幽灵车那件事给忘了,但这次纯属一个意外念头,我又把这两者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小鼠倒是很严谨和较真,他问我,“警官,这是你主观猜测,还是掌握到什么证据了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说猜测吧,它又有点根据,但再具体了讲,我也确实没啥有力的依据。

    我让小鼠先别管这些,我问他,“你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找到那个瘸子司机?”

    小鼠回答,“那瘸子司机自打被小鬼套话后,就一直没去亲亲直播公司门口蹲点拉客了,但小鬼记得那车的车牌号,要是发动所有线人一起找他,最快半天,最慢两天,肯定能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也当过线人,当听到小鼠这么说后,我打心里佩服他,心说这小子在找人方面,可比我和胡子强一大块。

    我回了句好,而且让小鼠有眉目了就跟我电话,也一定等我过去跟他汇合,千万别提前抓人。

    小鼠应了一声,这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胡子旁听到了我的通话内容,他也有个不理解的地方,问我,“真要找到那瘸腿伺机,你还能通过什么来判断他就是凶手?”

    我举了两个例子,一是那晚跟凶手搏斗时,胡子对他胸口抓了一下。胡子抓的比较狠,一定会在凶手的胸口留下痕迹的。另外我当时用身子缠住了凶手的双手,当时我用的劲儿也不在他双手的手腕和手背上,肯定留了伤痕。到时我们从这两个地方判断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胡子发自内心的对我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小薇看我的眼神,也有些异样。至于躲在角落的黑瘦男子,突然间还哈哈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有些尖锐。我和胡子一直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胡子针对这事,问了他一句。他站起来,冲着我俩走过来,还伸出手来,想跟我握手。

    小薇还从旁做了介绍,当提到这黑瘦男子的名字时,我心里震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