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出击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8章 出击

    按小薇说的,这黑瘦男子叫老巴。而我一听到老巴的字眼后,一下子联系到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去藏地捉蛊王前,有个夜晚我俩家里进人了,当时就有这个老巴。

    我再次打量着老巴,心说原来当时打我的,就是眼前这个王八犊子。当然了,面上我没这么说,反倒客气的握着手,来了一句,“老巴兄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小薇咦了一声,问我,“你们原来认识?”

    老巴一瞬间也一脸诧异,但他反应很快,又嘿嘿一笑,就把这事一笔带过了。

    小薇继续介绍老巴,说他是二郎特意派来的,因为二郎知道我和胡子落海的事了,怕我俩破案时别又遇到什么危险,有老巴在,关键时刻能保护我们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又跟老巴握手呢,他听完小薇的话,脸一沉,念叨说,“开什么玩笑?我们是两个大老爷们,又不是小娘们,不需要保护,不需要、不需要!”

    我跟胡子接触这么久,知道他有时候挺要面子的,但他这么说,让老巴有点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老巴倒没表现出什么,不过很明显,他跟胡子握手时,没跟我时那么热情。

    老巴也不跟我们多聊,随后又坐到角落里。我和胡子继续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我俩没啥大病,需要的只是静养。这样过了两个多钟头,那痕迹专家去而复返,他一进病房就找我。

    他显得有些兴奋,尤其配合他的特有表情,冷不丁让人一看,以为他嗑药了呢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,他又去研究了那一组凶手的鞋印,他发现,我说的没错,那凶手应该是个瘸子。

    随后他给我好一通的赞扬,那意思,说我是个在痕迹侦破上有天赋的人。他还问我,什么时候想当痕迹员了,可以找他,他要收我为徒。

    我对这位痕迹专家,了解的不是那么多。听到这话后,我倒没啥太大反应,打心里也觉得,如果真等我恢复自由了,让我选择工作的话,我打死也不当警察,因为太累也太危险。

    而小薇一听痕迹专家要收我为徒时,忍不住哇了一声,甚至拿出羡慕的眼光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那痕迹专家一看就是个专门搞技术的,要是跟他讨论工作上的事,他有话说,等一涉及到聊家常,他反倒支支吾吾,不善言谈。

    之后他没待太久,又急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,一直留在病房中,这样到了半夜。我手机响了,是小鼠的电话,

    我接通后,小鼠说,“发现那瘸子司机的踪迹了,他开着出租,正守在麒麟ktv的门口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麒麟ktv这个地方,而且在很早以前,这地方还一度是哈市最大的黄窝呢。

    小鼠趁空又说,“我找几个小鬼,分别坐在两辆车中,正严密监视着那司机,咱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让他跟小鬼说,继续监视着,等我们赶过去。

    撂下电话,我把这情况跟大家说了说,随后我又问小薇,“今天值班的警察都有谁,全叫来。”

    小薇想了想,摇头说,“今晚值班的都是新人,捉这凶手,咱们得找老鸟才妥当。”

    她提了三个人的名字,还跟我强调,这都是警局出了名的干警,我现在联系他们,一会约定地点跟他们汇合,然后一起去麒麟ktv吧?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而且在小薇打电话时,我和胡子都把病号服脱了,换起便装来。

    我们之前穿的衣服,都不见了,估计又脏又臭的,被小薇拿走了,现在我们换上的,是警方给我俩准备的全新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挺合身,胡子时不时一咧嘴,说勒肚子。但这都不是啥要紧事,我们都没在乎。

    等小薇联系完,我们还一起下楼。老巴一直没说话,就跟在我们后面,拿出尾随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是医院后门,这样能尽可量的不引起别人注意。后院还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。

    小薇当司机,还当把车打着火了。我和胡子都坐在后车厢里,这时我发现老巴隔远看着我们,并没跟过来。

    我对他摆手,还指着车内。

    老巴摇头说,“你们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胡子一脸不解,接话说,“爷们,这车里有地方,你不上来还等啥呢?你别说你打车去麒麟ktv,怎么着?钱多烧手?”

    老巴没理胡子,自行往墙角走去。这里停着一辆摩托,而且不得不说,这摩托破不溜丢的,乍一看都快报废了,另外在它车座上,还放着一个吉他盒子,这盒子被几个大锁锁着,还有一条链子,把吉他盒和摩托死死捆在一起。

    老巴先用钥匙开锁,又背好吉他盒,坐到摩托上。

    我看的有些愣,至于胡子,忍不住哈哈笑了,跟我和小薇说,“没看出来,这老巴还是个玩音乐的哈,再说,他咋想的,就算骑摩托,也弄个差不多的好摩托玩玩吧?”

    胡子这话的声音也有点大,都被老巴听到了。老巴往这边看了看,又一耸肩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别乱说了,随后跟小薇说,“别耽误了,开车!”

    小薇把面包车开出医院。我时不时扭头看着,老巴的摩托,原本还跟在我们后面,但渐渐地,它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老巴是自行先去麒麟ktv了,还是让摩托隐藏起来,偷偷跟着我们呢。

    胡子想的很奇葩,跟我开玩笑说,“这老巴一定是开摩托开的突然手痒了,现在躲在哪个犄角旮旯,正抱着吉他弹上一首呢,等过足瘾了,他再开摩托追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只是笑笑,算回应他了,但打心里,我觉得老巴带的吉他盒子,里面未必真装的是吉他。

    我们的面包车,中途停了一次。而且停在一个公交站点前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是夜里,但站点前站着三名穿着风衣的男子。他们上面包车时,小薇还介绍一番。

    这就是那三个干警。而我跟他们只是头次见面,但给我感觉,这三人目光都很锐利,让我想到了野狼或者猎犬。

    我们没在耽误,小薇开着面包,直奔麒麟ktv。在剩下这段路途上,三个干警还跟我简单交流一番,问一问凶手的资料。

    至于胡子,对我们的谈话不感兴趣,他坐在最后面,一边望着窗外,一边有节奏的摆弄着手指,哼着荤段子。

    也就一刻钟吧,我们来到麒麟ktv附近,再转一个弯,就能看到它的门脸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小鼠一直没给我来电话,这说明那瘸子没走。但为了确定这件事,我又打电话跟小鼠核实一下。

    小鼠还把那出租车的车牌告诉我们了。我让小鼠和其他线人不用露面,一会看“热闹”就行了。

    之后我跟三个干警商量。我的意思,虽然还没有这瘸子杀人的直接证据,但务必想法子,先把司机控制住,等抓回警局再慢慢审。

    三个干警都应声点头,他们的办案经验倒真挺足的。按他们的想法,我、胡子和小薇也都不用下车,他们仨步行过去,一起把那瘸子擒住就行了。而且有个干警还补充说,“三擒一,不会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我并不是特意长敌人威风,反倒只是觉得,这瘸子的车技很棒,尤其很会逃。我们不考虑到这一层面,很容易被瘸子钻空子。

    我跟三个干警又说了说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这就要下车了,现在尊重我的意见,又调整了计划。

    他们仨人中,有一个开面包车过去,另外两个步行。这样到时一旦瘸子要开车逃跑,我们就用面包车堵住他的出租车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又想了想,觉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小薇这就让地方,坐到后座上,那两个要步行的干警,下车后,其中一人还一摸兜,拿出一小瓶二锅头来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一脸不解,我心说咋回事?难道他有啥习惯,在抓贼前要喝几口?

    但我没问,他也没急着解释,反倒跟另一个同伴,一人喝了一口二锅头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没真喝,准确的说,就是漱漱口。这么一弄,他俩脸色有些发红,还一身酒气。

    他俩拿出醉汉的架势,走路还故意离了歪斜的。他俩勾肩搭背,先转过路口。

    我们的面包车这时也启动了,转过弯后,干警司机故意减慢车速。我们趁空也观察着麒麟ktv的门口。

    这里停着两辆出租车,其中包括瘸子的那辆,他还是头车。

    小薇特意跟干警司机指了指那瘸子的出租车。干警司机拿捏一个尺度,最后把面包车停到路边,而且这里离瘸子的出租车不太远。

    那瘸子原本正懒样的靠在车座里,还呆呆的看着前方,但面包车一停下后,他突然坐起来了,还往前探着身子,歪着脑袋,打量着面包车。

    这面包车贴着黑膜呢,我、胡子和小薇都坐在后车厢,他看不到我们仨。

    而那干警司机掏出电话,故意拿出接电话的样子,试图掩盖我们的可疑。

    瘸子一直歪着脑袋,这么等了十几秒钟,他又不理面包车,继续懒懒的靠在车座上。

    我们也在偷偷观察他。胡子嘘了一声,跟我说,“这爷们看起来如此呆傻,怎么可能杀人呢,而且咱俩走南闯北,经历大风大浪的主儿,就栽在这傻货身上了?”

    我心说凡事不能看表面,而且我还想起方皓钰了,最早接触他时,他看着很文雅,也有种弱不禁风的架势,但谁能想到,他是个能捅出天太篓子的杀手和悍匪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