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出击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49章 出击(二)

    没多久,走路的两个干警,接近麒麟ktv门口了。他俩一个叫周建,一个叫徐鹏。

    这俩人还勾肩搭背着,拿出一脸醉意,一起哼着最炫民族风,尤其还哼跑调了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佩服一句,心说这歌越跑调越好,不然怎么体现他们是酒蒙子呢?

    周建傻笑一番,看着麒麟ktv,跟徐鹏大声说,“哥们带你逛逛这里?”

    徐鹏连连点头,又接话,“我听说这里的妹子很多汁,你除了请我唱歌,请不请把妹?”

    俩人又嘿嘿淫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架势,他俩是奔着ktv大门去的,其实最终目标,是瞄准了那个瘸子。

    自打周建和徐鹏一开口说话,瘸子就隔着车窗盯着这俩人。

    我也时不时观察那瘸子。我不知道他心里琢磨什么呢,但最后没等周建和徐鹏靠近他呢,他就把挡风玻璃下的空车牌给按下去。而且出租车立刻缓缓往前开了。

    胡子和干警司机也都留意到这个小动作,胡子不解的问了句,“他突然走什么,咱们也没露馅啊?”

    干警司机同样一脸不解,也附和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,这瘸子不简单,他敏感的捕捉到什么了,而且这次不能放他离开,我怕一旦打草惊蛇了,他逃到外市的话,后续破案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我果断的跟干警司机强调,“用面包车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干警司机扭头看我一眼,不过很快他又回过头。这也是个开车的好手。

    他挂档、起车一气呵成,面包车势头凶凶的奔向出租车,而且这干警又漂亮的一扭方向盘,让面包车居中横在路面上。

    瘸子不得不踩了下刹车。他还特意往前弓了弓身子,盯着干警司机。

    至于周建和徐鹏,这俩人都不笨,看我们行动后,他俩也不装醉了,一同往瘸子的出租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瘸子拿出一点都不慌张的架势。我们也真没料到,他竟然突然挂了倒车档,还使劲给油。

    这出租车的倒车速度很快,立刻把面包车甩下一大截。随后他快速打着方向盘,让出租车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也让车身扭了一百八十度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出租车的车头冲着相反方向。瘸子又立刻加速,让出租车向箭一样的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干警司机并没闲着,试图开着面包车,追上这出租。问题是,我们的面包车太大了,冷不丁根本提不起速度来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暗暗叫急。胡子更是催促干警,连说,“快、快、快。”

    我们眼睁睁看着那出租车离我们越来越远。但实际情况并没这么悲观,突然间,远处路口出现两辆桥车,一个是吉利,一个是老款捷达。

    这辆车玩了一手配合,车头对着车头,v字形的挡在路上。有这辆车的一横,出租车除非把它们撞开,不然根本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那两辆车上,还立刻跳下来几个人,他们穿着很普通,不过都一摸后腰,拿出清一色的甩棍。

    就凭这儿,我知道他们是小鼠的手下。

    瘸子见势不妙,不得不又一脚刹车,让出租车停了下来。而原本在麒麟ktv门口,还停着另一辆出租车,这司机倒是很会保护自己,他见到这一幕幕后,竟弃了出租车,开车门跳出来,往ktv里跑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瘸子处在前后都有追兵的状态。周建和徐鹏向他逼近,那几个线人,虽然没往前走,但打定主意把他们那边的路死死守住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他们仨没急着下车。胡子还念叨一句,说那瘸子保准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而那瘸子还是一点慌张的样子都没有。他默默坐了几秒钟后,打开车门,慢悠悠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竟然还有闲心,举着双手,弄了弄他那原本就很稀少的头发,看那架势,他不想让头发乱了。

    周建和徐鹏都掏出一个电棍。周建还摁了几下开关,上面传来啪啪啪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建喝了句,“你,高举双手别动,有个案子,需要你配个调查下。”

    瘸子听到这儿,忍不住咧嘴笑了。他笑的很轻松,也很诡异。

    胡子骂咧一句,说他还能笑出来?出门忘吃药了吧?而我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,甚至让我觉得有危险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他们仨说,“快,下车,支援周建他俩。”

    光看现在的形式,周建和徐鹏还处在上风呢,所以我这话,让他们仨都犯懵。

    也就这么一耽误,瘸子又有动作了。他套着衣兜,拿出一个小玩意儿来。冷不丁我没瞧出来这到底是啥。

    瘸子摸着另一个衣兜,拿出一把铁弹珠,他把弹珠放在小玩意儿上,又使劲一抻。

    这下我认出来了,这竟是一只弹弓子,只是这弹弓子的拉弦很另类,借着灯光一晃,上面发出暗暗地亮光。

    瘸子哇的怪叫一声,把手一松。伴随砰的一声响,那把弹珠全向周建和徐鹏射去。

    这俩人措手不及,想逃都没逃掉。他俩全惨叫着,也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胡子他们看到这,全都急了。而我才刚刚下了面包车,他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瘸子不理周建和徐鹏,又给弹弓子装弹珠,拉满劲儿后,对准那几个线人,狠狠来了一发。

    那帮线人相当机灵了,也没谁提醒,他们默契的一同趴到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是侥幸躲了一劫,但那辆吉利和捷达就惨了,伴随噼里啪啦的声响,车身上全是小凹坑,车玻璃也裂了。

    瘸子一脸狞笑,又想对准我们四个拉弹弓。胡子和那干警都已经冲上了,但被瘸子这举动一弄,他俩有所顾忌,猛地一转身,又逃到面包车旁边。

    胡子把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了,还大开着,这俩人都躲在车门后面。

    我觉得这不是个长久之计,不然我们总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吧,尤其周建和徐鹏这俩伤者还躺在地上打滚呢,他们更需要及时被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我问干警司机,“带枪没?”

    我想的是,他要是有枪,就别有所顾忌了,赶紧掏枪把瘸子的嚣张气焰震慑住。

    但这干警一脸愁苦样,摇摇头说,“不知道今晚有案子,下班时,枪交到枪库了。”

    那瘸子也趁空观察着形式。他打定另一个主意,突然向麒麟ktv的一个侧门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侧门离他近。我看到这一幕后,心说要糟。我怕他一时发狠,别去ktv里施暴,就凭那把改装的弹弓子,他真要敞开了射,能让不少人受伤。

    我等不下去了,也想到一个土办法。我把上衣脱下来,举着它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这样凶手再射来弹珠的话,被这上衣一挡,能卸去不少力道。

    胡子他们仨也效仿着我。我们四个人,快速往那侧门跑去。

    中途我们也来到周建和徐鹏身旁。我看了他俩一眼。周建还好说,没受太重的伤,徐鹏就完了,他右眼那里,血糊糊一片。

    我很悲观的认为,有个弹珠把他眼睛打爆了。

    跟我们一起的那个干警,跟徐鹏关系很好,他急的大喊着,“兄弟,兄弟哇!”

    但他并没因此停下,随后他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又紧跟我和胡子往前冲。小薇倒是蹲在周建和徐鹏的身边,还迅速打起电话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和那干警嘱咐几句,我的意思,一会我们进侧门时,一定多警惕,小心被瘸子偷袭。

    他俩都应了一声,但我们并没进去的机会。突然间,瘸子带着一个人质,一同从侧门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质是个留着黄色短发的小姐。她还穿的很性感,黑色连衣裙,裙子特短,只到大腿根,都快漏内裤了。

    要我说,这个黄毛小姐平时一定很风骚,但她现在根本骚不起来了,尤其她还哭着,把脸上浓浓的妆都哭花了。

    此时瘸子也没拿弹弓子,估计是收起来了,取而代之的,他大拇指上挂着一把爪子刀。这刀还紧紧顶在黄毛小姐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我越发觉得这瘸子不一般,因为他选的位置很正,爪子刀顶的地方,还正好是颈动脉的所在。毫不夸大的说,只要爪子刀稍微戳破一个小口子,这黄毛小姐的脖子上就会嗤嗤喷血。

    瘸子盯着我们仨,冷冷的喝道,“我没耐心,所以都别婆婆妈妈的,把你们手上的外衣全丢到地上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时间都有点犹豫。这瘸子也真是等不及,他唾了一口,用爪子刀对准黄毛小姐的脸颊,狠狠割了一下。

    黄毛小姐哇的哭喊了一嗓子,一股血顺着她的脸,哗哗往下流。

    我们仨被这一幕,外加被她的嗓音彻底刺激到了。我先对瘸子喊了句,让他放心,我们这就照他说的做。

    我带头把外衣撇到地上,随后是胡子和那干警。

    瘸子眯着眼睛,打量我们仨。他又命令那干警,“你个狗东西,去把面包车挪开,记住了,动作快一点,不然我让这妞血溅当场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又看了看黄毛小姐,顺带着,他又咦了一声,往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黄毛小姐的腿上,湿乎乎一片,尤其大腿根的地方,直往下滴水。

    瘸子怒了,骂道,“你个**,谁让你尿了的?他娘的,就你天天还接客呢?你那里能干净么?啊?你个**,**“

    他还用另只手,对着黄毛小姐的脑袋抽上了。

    黄毛小姐都蒙了,只会又哭又喊。

    我倒是认为这小姐不算怂,不然换做别人,或许早就吓瘫了。

    我为了能让这小姐少受一点苦,特意跟胡子打手势。

    在干警向面包车赶去的这期间,我和胡子都尽量往路边靠去。我们想让瘸子安心,但这一刻,对于怎么能擒住他,我是一点好主意都没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