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一号审讯室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0章 一号审讯室

    这名干警上了面包车以后,还立刻把车往后倒。而且他心里压着事呢,精力不太集中,这面包车后退太急了,最后撞到了路灯上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响,车后身凹进去一大块。

    瘸子看到这一幕后,反倒很满意的咧嘴狞笑起来。干警又从面包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瘸子不再等待,对着黄毛小姐的脑袋又狠狠抽了一下,吼着说,“**,愣你妈的神,跟我走!”

    黄毛小姐有些麻木了,被瘸子推着,一起来到出租车旁边。

    瘸子先把黄毛小姐塞到副驾驶位上,他又一路小跑,绕到对面,坐到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其实要我说,这原本是个很好的机会,在瘸子绕行期间,只要黄毛小姐能反抗一下,拖住瘸子,我们一拥而上,就有很大的可能性把他擒住。

    但黄毛小姐压根没这方面的举动,我又不得不暗道一声可惜。

    瘸子把出租车启动,又急速向远处奔去。在出租车经过我们时,他故意扭头看了我和胡子一眼,随后他一冷笑,举起爪子刀,对准黄毛小姐的脖子,狠狠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黄毛小姐哆嗦了一下,又浑身无力的靠在副驾驶的车玻璃上。我清楚的看到,她脖子上射出一条血线。

    胡子反应很大,哇的怪吼一声。而这一刻的我,有些受打击了。我心说这瘸子实在太狠了,鬼知道他逃走后,又有多少人被害。

    而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,突然地,有一条红线从远处射了过来。我不知道它的源头在哪,但这红线最终射在出租车的挡风玻璃上。

    我还听到嗤的一声响,挡风玻璃裂开一个洞。出租车也一下偏离了原来的行驶轨迹,对准路边狠狠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狙击枪,但谁会来这么一手神来之笔呢?我又联系到了老巴。

    他背着的那个吉他盒子,里面其实藏得就是狙击枪。

    我没时间再想太多事了,胡子跟我喊了句,“冲!”他还当先跑上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撒腿狂奔,但我发现,胡子跑的比我要快很多,而且这不是他正常的状态,他今天绝对是超水平发挥了。

    出租车的车门被打开了,瘸子捂着肩膀,踉踉跄跄的钻了出来。他肩膀上红呼呼一大片,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小姐的。

    瘸子还想逃,问题是身体不允许,他最后迎面看着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冲到他身边后,压根没停的架势,还跳起来,对着瘸子狠狠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这是典型的飞踹,瘸子扛不住这么大的力道,他往后退了几步,又噗通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胡子就势骑在瘸子的身上,一手拎着对方的脖领子,一手紧紧握着,对着瘸子受伤的肩膀,狠狠打上了。

    胡子嘴里还骂咧道,“你个变态犊子,竟然杀小姐?妈的,你知道小姐多苦么?如果一个女人有文化、读过书的话,她为何不找个正经八本的工作,如果她懂得取悦男人,又长得漂亮爱打扮的话,为何不当小三?你以为小姐是那么好当的嘛?每天都跟不同的男人上床,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”

    我听的直愣,而且我心说,胡子这次之所以这么积极,尤其还动手了,难道都是为了给小姐出气?

    瘸子压根没听进去,因为胡子打他的地方太正了,都说别在伤口上撒盐,而瘸子现在是伤上加伤,他疼的哇哇叫唤,最后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胡子并没停手的架势,我怕他这么打下去,瘸子保准就挂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跑过去,从后往前的抱住胡子。我一边强行拽他,一边说,“行了爷们,你缓一缓,也给这瘸子留口气,一会还得审问呢。”

    胡子气的乱叫一同,但他还是妥协了,从瘸子身上离开了。

    瘸子跟个煮熟的大虾一样,弓着腰,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时那个干警也赶了过来,他的两个同伴都被瘸子弄受伤了,他心里也好收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他摸着后腰,把电棍拿出来,而且这人要比胡子会办事。

    他冷冷盯着瘸子,喊了句,“不好,嫌犯要反抗。”

    其实瘸子现在这德行,哪能反抗?但干警说完就蹲在瘸子旁边,打开电棍,对准瘸子狠狠来上一通。

    瘸子直哆嗦,甚至都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等瘸子彻底晕过去后,这干警也没收手的架势,又这么电了几秒钟。他才把电棍拿开。

    这干警还闭上眼睛,拿出难受的样子,念叨说,“徐鹏,你这次坏了一只眼睛,真他娘的不值当!”

    我没跟这干警说什么,反倒掏出手机,给指挥中心去了电话

    半个钟头后,我、胡子、小薇和这名干警,我们一起压着瘸子,先离开现场。

    这时的现场,一片混乱。警车、救护车都来了,还有一些在麒麟ktv唱歌的客人和小姐,都出来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我没管这个现场接下来会怎么处理。等我们来到警局后院时,这里早就停着一辆破摩托,老巴背着吉他,正蹲在摩托旁边吸烟呢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以后,一耸肩说,“很遗憾,我晚了一步,不然能救下那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胡子叹了口气,而我倒是觉得,凡事不能强求,老巴刚刚那一枪,已经做的很漂亮了,不然瘸子不会落网。

    我跟老巴又说了几句话,但他没再跟着我们。他的意思,既然凶手抓到了,他还有别的任务,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进了警局后,一起去三楼的一号审讯室。

    这个审讯室在哈市警局有特别的意义,每次审问重犯时,才会用到它。

    这时的瘸子,有些萎靡,不过在回来路上,我们给他肩膀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处理,至少把血止住了,让他一时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没参与审讯,小薇和那干警带着瘸子,一同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站在审讯室外面,一边对着窗户往里看,一边还借着一个小型摄像机,近距离观察瘸子的表情。

    另外小薇进审讯室前,接了个电话,说刑侦大队的王队知道这件事了,一会要赶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王队这个人,是个很雷厉风行的汉子,但跟他不太熟。

    本来我还一时挺诧异,心说他一直没接手这个案子,这次怎么要来呢?等又一琢磨,我心说这瘸子前前后后杀了五个人,也算是个连环杀手了,对于这么个大案,王队身为队长,来的话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也做好等王队的准备,到时跟他一起说说案情啥的。但过了一刻钟,王队没出现,莎莎和李洋倒是突然出现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他俩急匆匆的跟我和胡子汇合。我猜有人给他们报信,让他们知道凶手落网了。

    莎莎和李洋看着审讯室内,尤其李洋,盯着瘸子,一脸诧异的反问,“怎么是他?”

    胡子一时间没想太多,还呦呵一声,问李洋,“你跟他很熟?”

    我摆摆手,跟胡子解释,“这瘸子原本一直在亲亲公司门口拉客。”

    胡子啊了一声。莎莎心里一定想到什么了,她有些怕,故意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至于李洋,反倒往前凑了凑,几乎贴着窗户,凝视着瘸子。

    这窗户是个单向的,瘸子不知道窗外的情景。

    我们又这么观察了一会儿,我发现这瘸子挺有主意的,不管小薇和那干警怎么问,他都绷着脸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胡子最先哼一声,说这么审下去可不行。

    他还捏了捏拳头,发出咔咔的声响。李洋扭头看了胡子一眼。

    胡子不理李洋,走到审讯室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小薇很快走出来。胡子跟小薇说,“你跟那兄弟都出去吧,把审讯室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和小薇都猜到胡子的用意了。小薇还多说一句,“用强?不好吧,而且现在上头抓这事呢,严刑的话,会受处分的。”

    胡子不满的一咧嘴,指了指我,又指了指他自己说,“我俩差点被这瘸子弄死了,他前前后后还杀了五人。怎么着?他现在打定主意不说,难道这些事,就都能算了?”

    随后不等小薇回答啥,胡子又吐槽说,“对于有些犯人,你说点好话,或者吓唬吓唬,他能开口,但对有些老油条,你用那些文绉绉的,有个屁用?行了行了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胡子拽小薇,把她强行弄出审讯室。至于那个干警,他倒是挺配合胡子。

    等这俩人都出来后,胡子把门一锁,还把窗帘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正在录制的摄像机,也突然的灭了。

    李洋对此有另一个态度,他跟我们说,“那犯人受伤了,你们用严刑的话,不好吧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哥们就是个亲亲公司的主管,较真的说,对这案子,他顶多只是个协助调查,怎么突然在乎这儿在乎那儿的呢。

    李洋发现我沉下来了,他又及时住嘴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要用他的办法审多久?我不想让李洋和莎莎这两个外人过多参与审讯。我就找了个借口,带他俩去小会议室了。

    我还给他们各冲了一杯咖啡,趁空胡扯一番。

    莎莎对这次的破案经过很感兴趣,她总岔开原来的话题,多问几句。至于李洋,他偶尔显得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钟头吧,胡子回来了,他进到小会议室后,一屁股坐到我旁边,跟我们说,“那畜生招了。”

    而不得不说,我看着这时的胡子,也愣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