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怪凶认罪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1章 怪凶认罪

    胡子双手上都有伤,尤其指关节和拳头的部位,还出现了小口子。

    就凭这儿,我猜胡子打瘸子来了。我当然没点破,也立刻转移目光,不去看他的双手。

    李洋也不笨,不过他却忍不住的,特意指着胡子双手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胡子无所谓的揉了揉手说,“娘的,真晦气,刚才我不小心在审讯室滑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胡子这也是善意的回答了。李洋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我让胡子说说什么情况了,胡子又吹上了,拍着自己胸脯说,“那话怎么讲来了?对,老将出马,一个顶俩。所以别看我不出手,但一旦出手,那就好使”随后他吧啦吧啦一顿说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责备胡子,心说这彪玩意儿一天天的可咋整?他刚刚那么说,岂不是把小薇和那干警给捎带上了?

    我急忙摆手,让胡子别吹了。而且我让胡子不说过程,就说结果。

    胡子收敛一些,接话道,“那瘸子认罪了,还把他家地址告诉了我。原来他有两个家,一个在市里,是用来住的,另外在郊区还租了一个农家院。要我看,市里那个地址,没啥要调查的,反倒是农家院里面大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我赞同胡子这话,毕竟市里人多,还都是楼房,瘸子不可能把四个女主播囚禁在楼房里后,还不被邻居发现的。我也觉得赶早不赶晚,现在就去那个农家院看看吧。

    我把这提议说了出来。胡子连连说好。我俩这就去找小薇,让她联系相关人员,一起出警。

    至于莎莎和李洋,我没再管他俩。我估摸着,他俩会自行回亲亲公司。

    小薇并没跟我们一起去农家院,因为她接手胡子,继续跟“老老实实”的瘸子问话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开着一辆警车,跟其他几个值班警员一同奔向那农家院。不过相比之下,我们还是晚到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附近派出所的两名民警,提前守在农家院前。

    这农家院的大门上,锁着一个大锁。这把其他警员都难住了,他们商量着,要不要强行把锁破坏掉。

    但这锁既没生锈,又没坏。这难不住胡子。胡子找来几个曲别针,又拿了一小节粗铁丝。

    他让我们都退后,他蹲在大锁前面,摆弄了几分钟吧,这锁就咔的一声响,开了。

    有其他警员忍不住为胡子叫好,还说胡子这一手真厉害,是从警校学来的么?

    胡子嘻嘻哈哈的笑着,看架势又要吹。我绷着脸把他喝住了,跟大家说,“先查案吧。”

    乍一看我这人挺没意思的,刚刚让大家冷场了,但我心说胡子真要说漏嘴了,后果还不如冷场的好呢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这农家院后,可以说收获不少。

    我们在居中住人的大瓦房里,发现了一台很破的电脑和打印机。我特意打开电脑,写了一堆“警察”,让打印机打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发现打印纸上的警字,底下的口很模糊。这说明,之前邮寄到警局的告密信,就是从这打印机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另外我们发现了一沓子大号真空袋,都是从批发市场买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瓦房下面还另有乾坤,有好大一个地窖。我们在地窖里找到了几个用来取暖的小太阳,还有死神衣服和鞋底一高一矮的一双靴子,最后我们更是在一个角落里,发现了钉头锤和几个撕烂的女式内裤。

    就凭这些,我相信证据确凿。而且身处在地窖之中,我觉得自己心里特别紧。胡子倒是对那几个女式内裤挺留意。

    他找来一次性手套,戴上后,翻了翻这些内裤。

    这内裤都是被用过的,有的上面还有白斑。胡子趁空还问了一句话,“小闷,你说这四个女主播,怎么不懂得反抗呢?难道就任由这瘸子蹂躏和强奸么?”

    没等我回答,胡子又啧啧一声,补充说,“尤其她们死前,凶手还把动物的那种液体都弄到她们身体里了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那些内裤,默默分析一番。我有了一个观点,跟胡子强调,“刚开始被囚禁的时候,这些女主播或许会反抗,但瘸子那人,不是个善茬,他肯定没少虐待那几个女主播,等到后来,那四人打心里往外的怕了,也就变得麻木了,不懂反抗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增强我这话的说服力,我又举例,“想想渔奴那个案子,在那孤岛之上的女人,不都是麻木的么?最后都沦落成为独眼龙和那些守卫玩乐的淫乐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叹了口气,连续念叨“麻木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并没在农家院待得太久,至于怎么收集证据,保护现场,这活儿都交给那些警员了。

    我俩开着警车,先回到警局。

    小薇的工作还没结束,我一算时间,这都审问好几个小时了。至于莎莎和李洋,都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又在一号审讯室窗前站了一会。

    那瘸子脸色很差,一方面是心理压力太大,另一方面他身上带着伤呢。他一边回答小薇,一边时不时的拿出害怕的样子,四下看着,嘴里念叨着,“救、救我!”

    胡子嗤了一声,说这瘸子挺有意思哈,他竟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篓子,还想着有人能救他。

    我明知道这瘸子是多么穷凶极恶,但看着他现在的表情,尤其可怜巴巴的样儿,这也勾起了我心里的一丝怜悯感。

    我不想多看下去了,不然在各种原因影响下,我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其实折腾这么一宿,也困了。我俩就在小会议室,随便拼了两张椅子,躺在上面睡起来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第二天上班时间。我们针对这案子,又开了一个会,参会人员除了我和胡子、小薇和小鼠外,还有刑侦大队的王队长。

    王队主持的会议。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,反正王队压根成为这次案子的主打了,就好像说,这案子都是在他的指导下,才得以侦破的。

    胡子也有我这种感觉,他脸色不怎么好看,偶尔看着王队时,还拿出鄙视的目光。但我倒是没觉得有啥,当然了,我也故意当着所有人面,赞扬了王队几句。

    王队哈哈笑着应了下来,等再看我时,明显热情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这次会议上,我们针对瘸子杀人的动机,也特意说了说。

    按瘸子交代,他好女色,而且他有一次在无意间发现的,亲亲公司每到夜里都会有漂亮的女孩陆陆续续下班。他本想借着开出租拉客的机会,跟这些漂亮女孩混熟,甚至奢望能发展一段感情啥的。但这些女孩,根本看不上他。尤其那死去的四个女主播,还不给瘸子任何脸面,当瘸子提出想交往的要求时,她们从人格上侮辱瘸子。

    瘸子忍了几次,而在半年前,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他先后找机会,在载客时把女主播都掳走,囚禁在他的农家院。

    至于钉头锤和特制弹弓这类的武器,都是他自己做的,他早年不开出租时,曾经跟卖艺的一个师傅学过身手,也因此对一些传统的冷兵器有了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另外他在开出租期间,总在家上网,有一次接触到一名黑客,这黑客知道优优打车平台的一个漏洞,能让司机刷单,提升接单数据,进而提高人气和知名度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还有其他一些司机,都给这黑客打了不少钱,让黑客给他们运作一下。只是这黑客掌握的漏洞,有一个缺点,就是这些司机想刷单,他们在优优平台上传的头像,要处理下,把照片颜色调一调,最后看起来很像一个死人照片。

    而且之前小鼠调查他,他之所以没让小鼠生疑,就因为这优优平台的漏洞,给了他一个很好的不在场的证据。

    当然了,警方在侦破这起连环凶杀案后,没想到连带着,也牵扯出了幽灵车事件的真相。按王队的意思,警方又派了另一组人,着手调查幽灵车,还试着尽快把这个黑客抓到。

    但幽灵车这件事,跟我和胡子就没关系了。我俩也没主动请求参与调查。

    等这会议结束后,我给二郎打了个电话。二郎别看还在外地,但他对这案子的一举一动,都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倒是给予我和胡子极大地肯定,还特意强调一句,“两位真的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我跟他通电话,当然不是奔着表扬去的。我跟他客气一番后,就提了正事。

    我的意思,既然案子破了,我和胡子是不是也等于彻底赎完罪了,可以恢复成自由身了?

    二郎支支吾吾一番。我隐隐觉得不太对劲。我让他有啥就说,不用隐瞒。

    二郎说,等他回去的,到时跟我好好谈一谈后续的事。当然了,在挂电话时,他特意补充一句,让我放心,说我想要的,都差不了!

    我其实因为没问出个结果,早就憋了一肚子气,但最后我只能安慰自己,说二郎让我放心,他这人靠谱,不会忽悠我的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也不想再在警局逗留了,胡子的意思,趁着现在又有时间了,我们回到住所好好放松一下吧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也想好好歇歇。但突然地,我又想到了有关这次凶案的抛尸地点,就是郊区的那个村屋。

    我之前一直有个猜测,心说瘸子之所以选择在那里抛尸,一定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我抱着求证的态度,又跟胡子说,“先别的回家了,我跟小薇要一下资料,咱们去找那个村屋的主人问问话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