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疯子的警告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3章 疯子的警告

    我又想针对瘸子女友的事,跟老寡妇再问问,但老寡妇说,她那次把瘸子两人轰走了后,就再也没看到那骚狐狸,更别说知道那骚狐狸的具体信息了。

    我跟胡子跟老寡妇又聊了一会儿,老寡妇毕竟年纪大了,最后直打哈欠,我俩只好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出了老寡妇的家,胡子问我,“咱们还抽出精力继续调查瘸子女友么?”

    没等我回答,胡子又补充说,“我认为没那必要了,尤其想打听到这娘们的信息,只有再问瘸子,太费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也是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但我也给小薇取了个电话,把村屋里遇到的酒瓶和抓痕的事,跟她说了说。

    小薇倒是挺痛快的回答,说等有时间的,警方再去那里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而我觉得,小薇这么说,就是面上过得去,现在警力这么紧张,应该没人会去调查这个,当然了,我也没对酒瓶和抓痕太走心,很快的,我也把它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胡子直接回了住所,而我抽空去看看小乔。毕竟几天没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别看小乔一直在住院养胎,但她对我这几天的行踪很了解。我见到她后,她还问我,那次落海后,身体有没有受伤,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等等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身子倒真没啥大碍,就是最后被鱼叉电到的部位,一直酸痛着。我不想把那俩渔民说出来,不然我怀疑小乔会不会找人收拾他俩去。

    我跟小乔一直待到了中午,我又去买了两份快餐、一个烧鸡和一箱啤酒,我回到住所跟胡子一起吃饭喝酒。

    我俩一下子没啥事了,这酒喝的时间比较长。

    等到了下午两点多,我俩都有了醉意,至少脸都红了。我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我手机上有自动的号码归属地查询的功能,我拿起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,但是哈市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能是谁给我电话呢?我最怕小乔打来的,尤其她现在的身体,临时出现点小病啥的,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不敢耽误,立马接了,我还主动喂了一声。但电话那头一直没动静,持续了几秒钟,有个男人的声音问,“小闷?”

    我冷不丁觉得这声音挺熟,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我先应了一句,又问他是哪位。他又沉默好一会儿。这种让我等待的滋味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我又追问一句后,他才说,“方皓钰!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方皓钰这举动很怪异。另外我也挺纳闷,心说方皓钰在精神病院里待着,那里病人能随便带手机么?

    我承认,自己跟方皓钰接触那么久,他的悍匪气给我留下太深的烙印了。我担心这个方皓钰,现在不是偷偷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吧?我因此试探的问了句,“兄弟,你在哪?”

    方皓钰真聪明,他立刻明白我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突然的,他嘿嘿笑了,回答说,“我当然在五福了,这手机是我跟我的主治医生借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但方皓钰笑声一变,尤其刚才还嘿嘿的,现在明显就是一种冷笑。

    他借着这势头,又跟我说,“我刚刚跟主治医生打听一番,才知道你叫小闷。而且知道么?当我听到你名字的瞬间,我心里出现很熟悉的感觉,但随后我又莫名其妙的来了极浓的恨意。你说过,咱俩是同事,但我潜意识里为什么这么恨你?”

    我一时间卡壳了。我心说别看这变态失忆了,但没想到他恨我都恨到骨头渣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又一着急,硬生生憋出一个借口来。我告诉他,我俩以前都是卧底,有一次很巧,我俩打入不同的黑帮,为了任务,我俩不得不做起了对手。

    我这借口有些牵强,但方皓钰想了想,终于释然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他之所以借来电话,难道就只找我问这件事?我觉得不应该吧?我就又问他,那意思找我什么事?

    方皓钰步入正题,说上次我找他问一个案子的事,他想知道,这案子现在调查的怎么样了?

    我跟他一个精神病人,当然没啥隐瞒的了,另外我也想让他帮我分析分析凶手的心理。

    我吧啦吧啦说了一大通,这里面也包括我和胡子那一晚落海的遭遇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直没插话,但听的很细,当我说完时,方皓钰嘀咕一句,我没听到他说的具体是啥,我问了问。

    方皓钰让我给他点时间。问题是,我这么一等,又过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方皓钰一定是一直举着手机呢,我偶尔听到听筒里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。

    最后方皓钰连连说,“小闷,警方这次好像办砸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犯懵,问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方皓钰说,“直觉告诉我,那瘸子不可能是主谋,他那智商,办不出连杀四个女主播的案子。而且我没猜错的话,他倒是参与这案子了,不过就是个马仔,一个帮凶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莫名其妙的一紧,因为我一直认为,方皓钰的自觉很准,但他今天的自觉,也让我自然而然的出现一种抵触心理。

    我心说连那瘸子都招认了,外加还有那么多物证,警方怎么可能抓错人呢?

    我打心里纠结上了。赶巧的是,没等方皓钰再说什么,我听到听筒里传来砰的一声响,似乎方皓钰那边,有什么人把门踢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个男子急着吼了起来,“方皓钰,你拿我手机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皓钰回了句,“我无聊,借你手机给我一个美国朋友打个国际长途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更急了,连声调都尖了。他问,“你打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这时我还听到急促的脚步声,估计方皓钰和那男子正在一追一逃呢。方皓钰也不正面回答男子的话,反倒说,“来来来,黄医生,咱们玩个流氓追警察的游戏,你追上我了,你就是流氓,然后我就把手机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电话挂了。我本想再把电话打回去,但又一合计,算了,方皓钰那边都乱套了,我也别跟着瞎搅合了。

    另外我对那黄医生也有些印象了,上次我和胡子去五福精神病院,我俩最后在食堂见到的那个,就该是黄医生。

    胡子倒是挺悠闲,这期间一直拿出自斟自饮的架势,喝了最后一罐啤酒。

    他看我握着挂断的手机,还心事重重的。他借着酒意,哈哈笑了,问我,“你他娘的咋一脸懵逼样呢?”

    我没心情跟他斗嘴,反倒把方皓钰的话,说给胡子听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突然严肃起来,还特意往我身前凑了凑,跟我说,“仔细想想,方皓钰这话倒真没错,瘸子真就是帮凶,至于主谋是谁,我心里有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胡子,又让他快往下说。

    胡子指着自己,又指了指我,强调说,“主谋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大群人,有你,有我,有小薇和小鼠,还有二郎,对了,还有省公安厅的厅长,以及国家公安部的部长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他这不是扯呢么?我还摆手打断他,让他别发神经了。

    胡子表情一边,又嘿嘿笑着强调,“对嘛,你也说了,别发神经。你想想,方皓钰这里有问题。所以你还较真个什么?”随后胡子特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说,胡子这话没毛病。而我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落底,但也实在想不出啥具体不对劲的地方了。我又强行把这问题置于脑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时间,我和胡子过着正常人的生活。胡子一天天要么躲在家里上网或看小电影,要么就出外面找女人疯去。

    而我每天都去看看小乔,去病房坐一坐,陪她说说话啥的。另外我也给二郎打电话,问老更夫和铁驴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二郎不跟我说具体情况,只告诉我,他跟倩倩在一起,也都在外地护理呢。

    我还有心结,就没给倩倩单独去电话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一次偶然的情况下,我还在医院遇到了李洋。

    当时我看到他,显得很意外,我心说他一个亲亲公司的主管,还是个男的,怎么也来妇婴医院了呢?

    但李洋没瞒着,告诉我,说他手下有个女主播意外怀孕了,又把孩子做掉了,而且手术期间,出了点小意外,现在正住院调养呢,他身为公司负责人,就过来探望一下。

    我点头表示理解了,李洋却来了感慨,跟我多念叨几句,说那些女主播,现在很不好管,尤其做流产这位,就想借着亲亲平台,借着当主播的机会,去找一个有钱的男友。他之前警告过女主播,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,结果这主播不听,导致她看走眼了,跟了一个又穷又爱装逼的渣男,更是闹到了现在这一步。

    我听完心里也有点不舒服,对这女主播表示同情,但我又跟这女主播不太认识,也就没太多想。我看李洋把这话题一打开后,简直跟决了堤的大坝的一样,那话跟洪水一样,还滔滔不绝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那兴趣跟他多聊,就又找了个理由,跟他拜拜了。

    本来要是不出啥岔子,再过几天,或者再过一段时间,我绝对会把这次的案子淡化掉,尤其这期间我跟胡子遇到的那些九死一生的经历,也会被我慢慢的“忘”掉。

    但这一天下午,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它也跟一个死亡通知书一样,出现在我和胡子的面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