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变脸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4章 变脸

    这是莎莎打来的电话,她的意思,想感谢一下警方,因为警方把杀害女主播的真凶找到了,这也间接保证了像她这样的其他女主播的安全。她想今晚亲手做一顿晚餐,请我和胡子吃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打着拒绝的态度,尤其我一想,我们两个老爷们跟莎莎这么一个女人吃饭,又不能斗酒又不能胡扯乱吹牛的,肯定没啥气氛。

    但莎莎随后又补充,说今晚她也请了李洋、小薇和小鼠。

    我这下没法拒绝了,尤其我和胡子要真不出席的话,显得我俩太矫情。

    我立刻应了下来,莎莎说开饭前会再给我打电话,就先挂了。我又跟胡子说了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胡子听完没太大反应,还让我到时别忘了叫他,到时我俩一起过去就行了。而我却觉得,我俩总不能空手去吧?这也显得没礼数。

    我趁着下午,又去一趟超市。

    我挑了一瓶长城干红,也买了一些饭后水果,反正大包小包的,弄了两大兜子。

    莎莎说的挺好,到时会给我们电话,但等刚到黄昏,我就主动联系莎莎,问她去哪集合。

    莎莎说去她家,还说了个地址锦绣新洲。

    我对哈市很了解,也知道这个锦绣新洲,说白了,能在那个小区住的,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我是着实打心里吃了一惊,心说没想到莎莎一个女主播,竟然能殷实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是打车过去的。等来到小区内,往莎莎家走的途中,胡子看着这小区,忍不住跟我念叨,说他真是不理解,现在的社会到底怎么了,那些搞科研的技术人员,或者那些科学家,生活上都非常窘迫,而像这些戏子,尤其在网上卖笑卖唱的这些女主播,竟然都富到如此程度了,天理何在?

    我瞥了胡子一眼,这一刻我也觉得,胡子的彪劲儿又上来了,不然怎么非要钻这种牛角尖呢?

    我劝了胡子几句,那意思,一个人为社会或者人类做的贡献,最终并不能拿金钱和物质来衡量的。

    而且我也怕胡子被他那种负面情绪影响着,别去了莎莎家里后,会对莎莎态度有问题。我不管胡子爱听不爱听,一路上又强调了好一番。

    好在我这么做了。等来到莎莎家时,胡子至少没啥怪表现,还笑呵呵的。另外让我没料到的是,李洋、小薇和小鼠都早就到了。莎莎独自在厨房做饭,他们仨坐在客厅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小薇和小鼠还是老样子,并没啥变化。李洋却不同了,他竟然穿了一个道士袍,还带了一双黑色手套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看着李洋直愣,胡子还当先来了一句,“兄弟,你这是要断绝红尘,出家当道士的节奏么?”

    李洋哈哈笑了,小薇跟我们解释,说李洋会占卜,刚刚给她和小鼠都占过,很灵哦。

    李洋趁空又拿出一个壳子。这壳子让我想到了乌龟壳,它有小孩巴掌那么大,上面还都是横七竖八的纹路。

    李洋把“龟壳”晃了晃,里面竟传出哗啦哗啦的声响,随后李洋伸手抠了抠,从里面拿出六个古铜钱。

    我有些明白了,李洋之所以是道士的打扮,或许是想应景吧,尤其这么一显,他确实有点像街头神棍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把红酒和水果都放到厨房,跟莎莎打了一声招呼后,也坐到客厅,而且我俩对李洋的占卜兴趣很大。

    我问李洋,那意思刚刚给小薇和小鼠算命,都算出什么了?

    李洋笑而不语,小鼠看着手机,拿出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。而小薇接话了。

    她说,“李大师说我现在运势很好,工作上会很顺利,得到领导的赏识,过一阵子,我的白马王子还会到来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小薇一脸向往样儿,又自行念叨说,“真的很准,今天领导还找我谈话来了,口头表扬我几句呢。至于我的另一半,他一定要快点来才行哦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咋评论现在的小薇了,更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女人发春。

    胡子也改口,称李洋为大师了,他还让李大师再辛苦一下,给我俩也算算运势。

    李洋把铜钱都塞到龟壳里,还闭上眼,用力的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,算命的大师,基本上摇几下就行了。但李洋足足摇了一分来钟,而且还没停下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小薇一看就彻底信上这个了,趁空补充说,“两位警官知道么?李大师用的铜钱不一般,是从死人嘴里抠出来的,都有灵性的,能通神鬼。他现在就要联系六个小鬼,让它们跑一跑腿,查一查你俩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胡子当然没那么迷信了,只是随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李洋喊了句有了,他还把龟壳对准桌子,竖着一立。六枚铜钱全出来了,李洋又把它们摆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洋盯着铜钱,仔细观察一番说,按铜钱所示,两位占了个脱字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不懂这脱字的具体含义,胡子还喂喂几声,让李洋多解释。

    李洋又说,“你们看,占卜出来的卦象,是双阳环阴,所以是脱字,而且往俗了说,这叫蛟龙入海。我没记错的话,三国时期的刘备,当时投靠刘表后,郁郁不得志,找诸葛亮占卜,当时卜出来的,就是这一挂。”随后李洋看着我俩,强调说,“两位以前多劫难,甚至总会遇到一个又一个的大麻烦,但从今天起,你俩等着吧,会有好运来,到时蛟龙一入海,翻云吐雾,肯定有一番大作为。”

    胡子最禁不住别人说好话了,他这时忍不住哈哈笑着,尤其那俩眼睛挤得,都快成一条缝了。

    而我倒挺想吐槽,心说这个李洋,不愧是培训女主播的领导,果然嘴皮子上的功夫了得。尤其他还说什么刘备和诸葛亮呢,我印象中,刘备找诸葛亮后,只有隆中对,哪有什么占卜的说法,他就欺负一般人不懂三国,瞎他娘的忽悠呢。

    之后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,莎莎喊了句开饭了。

    莎莎倒真没少做菜,她家的桌子并不大,却足足摆了十二盘菜,下层八个,上面又垒了四盘。我想起一个寓意,叫四平八稳。

    李洋这次来,也带了一瓶竹叶青酒,按他说的,这酒还是个香港货,很好喝,我们这顿饭,喝这酒就行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虽然带的只是长城干红,这酒没竹叶青那么贵重,但胡子一点不让,把长城干红拿出来,嚷嚷着,让大家一起喝干红就行了,竹叶青就留着,等以后莎莎自己喝。

    为这事,李洋还跟胡子又争了几句。我一直觉得,李洋是个挺有绅士风度的人,没想到他最后都跟胡子争的,有点脸红脖子粗了。

    我最后插句话,让老爷们都喝白酒,女人都喝干红。

    李洋还是犹豫着,而胡子大咧咧的喊了句,“成!”他又要用牙,把干红的瓶盖咬掉。

    李洋急忙阻止,其实我也觉得,胡子真要这么做了,莎莎和小薇能喝这酒才怪呢。

    李洋又把红酒拿到厨房,单独处理了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这些人,又吃又喝,气氛倒真不错,尤其李洋,只把道袍脱了,但那副黑手套,一直没摘。

    这样一直持续了一个钟头。小鼠早就吃完了,他原本一直干坐着,看着我们聊天。突然间,他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小鼠拿起手机看了看,随后表情严肃起来。他跟我们说,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小鼠工作的特殊性,也猜测,他又有任务了,我当先点点头。但李洋拿出没跟小鼠聚够的架势,让小鼠再坐一会儿,尤其再喝杯酒。

    其实小鼠之前并没喝多少酒,充其量也就一两。小鼠这次摇头,说他不宜喝多酒,不然是一种不负责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这话也有点直,李洋脸色不好看,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鼠压根不跟李洋说太多,还站起身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但今天的李洋挺反常,非要跟小鼠喝一杯再走。他又拿出饭前跟胡子争论的架势,跟小鼠争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鼠最后脸绷着,不客气的反问,“我跟你很熟么?”

    李洋脸一红,似乎有些动怒。莎莎跟李洋关系不错,这时对我和胡子使眼色,她还特意劝了劝小鼠,让小鼠给个面子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互相看了看,我倒是觉得,李洋何必强人所难呢?但莎莎看小鼠不回话,又对我和胡子,甚至对小薇使眼色。

    胡子板不住了,走到小鼠身边,勾肩搭背着说,“小鼠啊,给兄弟们一个面子,要不你就喝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小鼠犹豫一番,最后特意看了看我,又说了句好。

    这举动让我心头一紧,我心说他的意思,分明是给我面子呢,但他为何这么做,难道他知道我的一些故事?

    现在这场合,我没法问太多。

    大家举杯,把酒喝完后,李洋主动提出来,他要送小鼠。

    小鼠拿出反感的架势,瞪了李洋一眼。他也不等李洋,当先走出去。

    李洋紧随其后。剩下我们四个,倒是都没动身,胡子还自行贪杯的抿了一口酒,趁空问莎莎,“我跟李洋接触还是少,你说说,你们公司的李大领导,平时也这样么?”

    莎莎知道胡子的意思,她拿出一脸纳闷样,摇摇头,还说她觉得,今天的李哥很反常。

    我们在等李洋期间,又聊了一会儿,但莎莎和小薇很快都变得昏昏欲睡的,尤其她俩上下眼皮都直打架。

    小薇还念叨呢,说这长城干红的后劲儿咋这么大呢?

    而我和胡子这时也并不好过,就说我,觉得自己脑袋里跟有个铅疙瘩一样。我忍不住的揉了揉脑袋,打心里也挺诧异,心说我和胡子这酒量,平时喝个半斤八两的不成问题,今天到底怎么了?喝了那么一点竹叶青,难道也醉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