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变脸(二)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5章 变脸(二)

    小薇和莎莎都靠着椅子,小憩起来。我和胡子都死扛着,不想那么怂的也睡觉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传来开门声,随后李洋拿着钥匙走了进来。我木纳的扭头看过去,心里还想着,莎莎和李洋的关系真的不错,竟把家中钥匙都给了他。

    胡子还主动开口说,“李洋,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好,看着竟然一点都不晕,来来,跟我再战几杯。”

    李洋冷笑一声,很鄙视的看着胡子。

    他这表情,跟以前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,外加他现在这么高傲的举动,让我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李洋还靠在门上,慢慢蹲了下来,他凝视着客厅的窗外,又是嘀咕又是哼着歌,表情越发的狰狞。

    这下连胡子也察觉到不对劲了。胡子用力拽着椅子,让自己坐的更板正一些。而我问李洋,“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洋举起双手,这时他手上都带着手套呢。他把手套脱下来。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左手并没什么,右手除了大拇指以外,剩下那四根手指的指尖全裹着创可贴,尤其中指的创可贴上,都红红一片,估计中指受伤最严重。

    我联系起一件事,那个抛尸村屋内的四个挠痕,再往深了想,他为什么会偷偷去村屋挠墙和喝酒呢?很可能是一种发泄,因为瘸子被抓了,让他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我试探的问了句,“你是瘸子的同伙?”

    胡子猛地一看我。而李洋啧啧几声,摆手说,“什么叫同伙?拜托,那是我亲弟弟。”他又指着我和胡子强调,“你们这帮死条子,全是畜生,竟然把我弟弟抓到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骂了句娘的,也不给李洋多说话的机会了。他奋力站起来,一路向李洋冲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胡子晕乎的厉害,他走的踉踉跄跄,没几步呢,还脚一滑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怀疑我们喝的酒里,都被李洋做了手脚。李洋不给胡子太多机会,他猛地站起来,向胡子跑去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李洋跟那瘸子不一样,他身手很一般,不会搏击上的招数,但他用了个很简单也很常见的动作,把胡子脑瓜子当足球,他用力抽射一脚。

    我听到咚的一声,胡子一声惨叫,整个身体一扭,又往地面上重重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还当场没意识了。我怕胡子挨了这么一下,别弄出个脑震荡来。

    我急了,也费劲巴力的站起身。问题是,我不如胡子刚刚的状态呢,身体刚站直了,我就忍不住跪在地上,另外我使劲咳嗽着,每咳嗽一下,眼前就都冒出一堆小星星。

    李洋呵呵笑着,大步走到我面前,他一把抓住我头发,让我脸冲上。

    我没太多力气抵抗,在抬头的那一刻,我盯着他裤裆瞄了一眼。不得已之下,我想用自己那个绝技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耽误,这就伸手向他敏感部位抓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李洋太机灵了,他迅速往后一推,而且他拿出尖尖的声调,骂了句,“你个流氓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斗嘴,只是暗道一声可惜,我又打他双腿的主意,想把他拽倒了。但李洋随手抄起饭桌上的那瓶红酒,对着我脑袋狠狠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,我一脸是酒,而且晕乎的更厉害。我怕自己晕过去,就使劲的深呼吸,而且现在这场合,我每呼吸一下,都能闻到浓浓的酒味。

    李洋盯着我,拿出诧异的目光,就好像说,你怎么这么禁打?

    他四下看看,又跑到厨房,拿出一个平底锅来。他抡着平底锅,念叨说,“这应该没问题了,不信砸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平底锅,心头一惊,而且这么一弄,我死磕的劲儿一下子泄出去了。我眼一翻,往地上一瘫

    我睡了很久,这期间都发生什么事了,我完全不知道,我还做了一系列的怪梦,最后梦到我骑着一头大驴。

    这大驴很不老实,跟个野牛一样乱跳,这把我折腾的,一度让我难受的呲牙咧嘴。而且渐渐地,我还因此醒了。

    我睁眼时,发现自己坐在一辆面包车内。这面包车现在就很颠簸。我又一侧头,迷迷糊糊的看了看窗外。

    外面是一片片的树林,面包车正在费劲巴力的爬着一个坡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雅鲁藏布大峡谷了,脑中还浮现出捉蛊王的经历,又想到了无脸怪人。

    这段记忆太让我深刻了,也太让我害怕和紧张了。我在这种心情的影响下,哇了一声,还试着坐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身体还是软的厉害,只能像一滩烂泥一样,靠在车椅上。

    而我这一声哇,也引起司机的注意了。他猛地一踩刹车,又侧过身子,往后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原本开车时,我没留意他的长相和打扮,现在他这么一回头,我看的很仔细不说,还看呆了。

    这人穿着小日本的那种学生服,还留着一个女学生的发型,化着妆,看着很骚性。乍一看我以为是个很年轻的女子,但我这双眼睛也不是白给的,再仔细一辨认,这不是李洋么?

    我脑中就像被一个大雷打中了一样。李洋说话声也变了,完全捏着嗓子,跟个女孩一样,跟我嘿嘿笑着说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我没急着回答啥,又想了好一会儿。我问他,“瘸子之前在村屋住着,那时都说他有个很风骚的女友,其实那所谓的女友,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李洋哼了一声,说你挺不简单,连八百年前的消息,都挖出来了?

    我盯着李洋,冷不丁想不明白他为何会男扮女装。李洋不跟我多说,他又从驾驶位上挪动身子,硬生生从座位间隙处挤过来,凑到我身旁。

    潜意识告诉我,他的靠近是有危险的,但我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李洋观察着我,还伸手摸了摸我的脖子,品品脉搏。

    我挺反感,尤其被他这么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摸着。

    李洋耐心等了一会儿。我发现他倒是略懂医学,他又一摸兜,拿出一支注射器来。

    我猜到李洋接下来的意图了,急忙喂喂几声。

    李洋故意像女人一样的媚笑着,说放心吧,这就是镇定剂。

    随后他把注射器刺到我脖颈中。伴随药剂的注入,我先是一疼,之后浑身有些发麻都。

    李洋特意往我身后看了看。我尽可量的也扭头看了一眼。我的车座靠前,跟驾驶位紧挨着,而在我身后方还有两排座位,一排坐着昏睡的胡子和小薇,一排坐着不省人事的小鼠,尤其小鼠还微微咧嘴,哈喇子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苦叹,没想到他们也被抓了,尤其小鼠,当时都提前离开莎莎家了,但一定是李洋,跟着小鼠下楼后,又耍了什么手段,把他也掳来了。

    另外这么一排查,我没发现莎莎。我心说她怎么逃脱了?难道她跟李洋是一伙的?

    我一脑子的疑问。李洋倒是对这三人的状态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嘻嘻的一顿怪笑,又回到驾驶位上,继续开起面包车。

    我现在也没反抗的力气,索性强压下复杂的心情,看着窗外,我想辨认出来,这到底是哪里?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吧,胡子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爷们醒了。而且面包车又来了个急刹车。李洋扭头看着胡子,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胡子冷不丁看到李洋时,都愣了,还念叨句,“你这娘们儿是谁?”

    李洋对娘们的字眼不在乎,反倒撩了撩头发,其实都是假发,他想让胡子看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胡子眯着眼睛观察一番,又忍不住骂了句,“艹啊,你个变态、人妖、伪娘们”

    我发现胡子是没读过多少书,但他在骂人上,词汇量可不是一般的丰富。

    李洋这次没那么“宽容”了,尤其胡子骂完那一刻,李洋气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一脸动怒的架势,咬牙切齿的问胡子,“你敢骂我,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胡子呸了一口,压根不把李洋的话当回事,继续骂着。

    李洋摸着兜,又把注射器拿了出来,他还就势要从车座间缝隙处再次挤过来,往胡子身边靠近。

    我提醒胡子,“别喊了,不然吃亏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胡子没我这么理性,还反驳说,“老子现在是不能动,但这没什么,我骂死他那个人妖。”

    我再想劝几句,却没那机会。李洋凑过去后,立刻给胡子打针,而且还加量了,足足给胡子打了两针。

    这针的药劲儿很大,胡子立刻说话都哽咽了,但他还是拿出大舌头的架势,轻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李洋对着胡子的脸颊,像女人一样扇了几下,他又撇下胡子不理,看着小薇和小鼠。

    李洋念叨说,“奇怪了,我在酒里下的药挺足,怎么这俩人醒来的这么快呢?真是失误!”

    看的出来,为了防止小薇和小鼠的相继醒来,他又拿出两个注射器,想给这俩人提前打一针。

    而且当他给小薇注射时,倒没啥意外,小薇一动不动的,但当他凑到小鼠身旁时,流着哈喇子的小鼠,突然睁开了眼睛,还迅速向李洋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仅是李洋,我和胡子都愣了一下。等回过神后,我忍不住给小鼠叫好,心说他之前那囧样,原来竟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们这几人的安危,甚至能不能脱险,就看小鼠能不能把李洋降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