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深山荒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6章 深山荒屋

    小鼠并没仁慈,一出手就是狠招,他对着李洋的脖颈,左右开弓的又打又切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小鼠这几下子,绝对能把李洋弄晕过去,问题是现在的小鼠,力气不大,几下过后,李洋只是有些翻白眼,还没到晕的程度。

    李洋也没那么好欺负,他吃了瘪以后,很快进行反击。虽说他不如小鼠这几手,但他又用起了简单又实用的招数掐人。

    他伸出双手,狠狠掐住小鼠的脖子。

    小鼠难受的五官都纠结在一起,而且这么一来,小鼠也不得不换一个招数。

    小鼠一手死死扣着李洋的脖子,尤其摸索一番后,重点抠着李洋的喉结处,另外他腾出另一只手,对着李洋的腋下软肋,使劲戳着。

    李洋疼的呲牙咧嘴,其实要我说,真按现在的状况发展下去的话,小鼠有优势。

    但我们一时间忽略了一件事。李洋拿出衰弱的样子,身体一软,向小鼠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鼠倒是没放松警惕,不过他也没留意李洋的嘴。

    等离得足够近了,李洋嘴巴动了动,又突然张开嘴巴,对着小鼠轻轻一喷。

    一股白雾出现,还正好打在小鼠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鼠哇了一声,又忍不住直咳嗽,这么一来,他也顾不上抠李洋的脖子了。

    李洋借机挣脱出来,他还往车厢上一靠,大口喘着气。小鼠难受的直拧身子,李洋看到这一幕后,忍不住直嘻嘻笑。

    而我心头一下子凉了半截。我心说当时我和胡子一起跟瘸子打斗时,瘸子也会吐“迷烟”,也不知道李洋和瘸子的这一手,到底是谁跟谁学得。

    小鼠很快晕了。李洋不解恨,又对着小鼠的脸,抽了几个巴掌,就凭这举动,我能肯定,李洋是个很小心眼的人。

    他随后扭头看着我和胡子,反问,“你俩要不要也试试我的实力?”

    他说完还抠了抠嘴,我看到他从嘴里拿出一个小黑囊来。估计他刚刚就是咬破了这个黑囊,把迷烟喷出去的。

    胡子半昏半醒的,根本听不清李洋说什么。而我真要使大力气的话,倒也能扯嗓子说句话,但我最终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李洋回到驾驶座上,继续开车。这面包车的车窗都没打开,李洋刚刚喷过迷烟,这迷烟也有很强的挥发性,没多久,整个面包车里全是甜味。

    我一方面被这味道熏得,一方面体内被注射了镇定剂,我渐渐熬不住,又彻底的昏睡起来。

    我这次睡得很长,至少我是这么感觉得。等再次有意识时,我特别的冷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等睁开眼睛一看,我现在没在面包车中,反倒在一个很大的房子里。

    这房子基本上没什么装修,而且一看就是七八十年代的风格,屋顶上还横着老粗、老黑的一根房梁。

    我试着动了动,发现自己被绑住了。另外在我身旁不远处,依次有胡子、小鼠和小薇。

    他们跟我一样,都贴着同一面墙坐在地上,我们身上披着一个很旧的毡子,腰间和四肢都被绑着一根铁链子,这些铁链最后都被钉在墙上。

    我这么一动,也发现被铁链限制的,我根本没有多大的活动空间,更别提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我的醒来,也被一个人察觉到了。他此刻正盘腿坐在房子正中间,在他旁边还竖着一口大锅,锅里冒着热气,煮着东西呢。

    他看我时,忍不住直冷笑。我被笑声引起注意,也看了看他,是李洋。

    李洋没再装扮成女人,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,而且他还穿的挺多,要我说,至少套了三件大棉袄,让他这么乍一看,胖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,看款式,是胡子的。他举着手机,又随意晃了几下后,就把它随意撇到一个角落里,念叨说,“一个信号都没有,这玩意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对我啧啧几声,反问,“奇怪了,你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体素质,怎么每一次都最后晕倒不说,还最先醒来呢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,但打心里,我突然想到了脑袋里的那个芯片。我怀疑自己的后睡先醒,跟它有绝对关系。另外看着那个摔到不远处地上的手机,我心里还冒出一个悲观的念头,既然手机没信号,我们脚踝上的跟踪器,十有也失去了效果。

    我沉默一会,这期间寒冷继续蹂躏着我,尤其让我觉得,这房子内的空气都像凝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李洋不想跟我多聊,他把锅盖打开,又找了一个勺子,对着里面搅了搅。

    很快一股肉香味飘了出来。这种情况,我遇到过一次。很久前,我被蛊王掳到一个山顶的小屋中,当时他也在煮着肉。

    我承认,那次跟蛊王在一起的时候,我打心里往外的是一种很害怕的感觉,而这一次,我跟李洋面对面,我没那么害怕,取而代之的,我心里更多的是恶心,就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直妖怪。

    李洋压根猜不到我想着什么,渐渐地,他心情又好了起来。他哼着歌,拿出一副回忆样,自言自语的念叨着,尤其配着他的举动,总让我觉得,他正在做一场直播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讲了一个故事,是关于他和瘸子的。

    他“告诉”我,他叫李洋,那瘸子叫李彬,他们生下来后,就住在这附近。这里挨着图们,这片树林就处在长白山的脚下。

    他和李彬别看是哥俩,但老天照顾他,让他生下来后就有一个好皮囊,外加也机灵聪明。李彬就不行了,先天有残疾,腿瘸不说,长得也奇丑无比,为人愚笨,甚至裤裆里那东西,又小又有缺陷。

    再说说他们童年,当时的他们很有乐趣,而且他们还总去这个老房子里玩耍,这里也有个守林的老人,赶上好时候,老人还给他们炖肉吃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老人被调走了,这个老房子也空了下来。另外他们的父母得了一种怪病,全早早死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哥俩为了生存,不得不提前辍学,还一同走出深山,选择去外面的世界打拼。

    他们选择了哈市,李洋第一份工作是去一个电脑公司打杂。他总爱笑,还有一股子拼劲,很快得到领导的赏识,甚至带他的师父,把一身本领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而李彬就不行了,他沉默寡言,思维跟正常人不一样,久而久之,换了几个工作,却总受同事的嘲笑。

    李洋很心疼这个弟弟,也想让他俩尽快过上幸福的生活,但他经过一番打拼后,发现外面的社会很复杂,没有后台、不能拼爹的孩子,自己很难闯出一片天来。

    他不肯放弃,绞尽脑汁的琢磨。正巧当时主播这个职业刚刚兴起,他抽出一段时间,对这职业研究一番后发现,这竟是个很吸金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当主播的话,女孩更受欢迎,因为大部分的观众,都喜欢大胸、大长腿或尖下巴的女子。

    李洋是男儿身,他很苦恼,但他想到了男扮女,尤其他长得那么文静。

    他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,甚至硬生生省出一笔钱来,特意做了一系列的整容。

    按他的话说,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最后在网上变成女子后,带上假胸和假发等一系列辅助工具后,也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细心地男人,凭他对男人知根知底的了解,很快闯出名气,也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年,他继续当着“女主播”,也用挣到的钱,给李彬买了一辆出租车,另外他希望弟弟过得幸福,每个月也给李彬不少零花钱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李彬干什么都不行呢,没想到李彬接触到出租车后,竟是个开车的天才,除此之外,李彬接触到功夫和冷兵器后,竟然也痴迷了。

    李洋对此有个评价,老天给你关了一扇门,就肯定也给他多开一扇窗。

    本来这哥俩就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,也蛮不错的,但李洋打起了另一个主意,他思维活跃,别看没读过多少书,不知道有代理人的说法,可在他心中,却萌生了类似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一个男人,外加年纪越来越大,不能一直靠着当女主播挣钱,他就一方面去了亲亲公司,转型做了幕后,一方面物色新人。

    他选人的要求很高,最后挑出八个新主播,他借用亲亲公司的资源,下了重功夫去培养这八人,从面上看,他让这八人跟公司签了战略级的发展合同,但从私下里,他也跟这八人签了另一个合同,让这八人从每个月的收入中,抽出三成,无条件的给他。

    这八人在刚出道时,都没什么脾气,甚至很依赖李洋。问题是,随着这八人的翅膀硬了,其中四人不再买账,也渐渐脱离李洋的掌控。

    李洋想不明白,总觉得这八人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,如果没有他的悉心栽培,这八人也绝不可能挣到钱。他才抽三成,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李洋带着这种想法,跟这四人吵了无数次架,最后他偏激上了,心说他能把这四人培养起来,也能让这四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他精心策划一番,有一次他借着请某个女主播吃饭的机会,把这女主播骗到李彬在郊区住的农家院内。

    他把这女主播囚禁起来。刚开始,这女主播试图反抗。但她就是李洋一手培养起来的,李洋太清楚她的内心和想法了。

    李洋来了个软硬皆施、恩威并用,甚至还动用了药物。渐渐地,这女主播被洗脑了,也变得麻木起来。

    李洋用了同样的手段,把另外那三个女主播也骗到农家院。这四人最终全被囚禁起来。

    李洋知道,李彬没有性能力,但他这个弟弟,看到这四个漂亮美人后,心里一直痒痒着。

    李洋为了满足李彬,让李彬带着假的器具,对这四人进行施暴,最后李彬还弄来了一些动物的特殊液体,借助笔筒,吹到这四名可怜的女主播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期间李洋一直留意着警方的动态,但警方一直没对这四名女主播的失踪引起重视,当然了,李洋也在从中作祟,对公司其他人编瞎话,说这四名女主播要么跳槽了,要么转行做别的等等。

    他本来打算把这四人一直囚禁下去,没想到他弟弟李彬,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想的,竟把这四个女主播都封在真空袋里,把这四人活生生憋死了,还把这四个真空袋,丢在他们曾经租过的一个即将动迁的村屋内。

    李洋痛打李彬一通,不过他打心里也这么想的,既然摊上事了,就别怕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。

    警方为此成立了一个专案组,还跟亲亲公司联系,调查这四名女主播的死亡案。李洋想法子弄了一些假线索,让专案组抓错了嫌疑人。

    想想看,能把警察玩的团团钻,这让李洋觉得,警察的智商不错如此嘛,至于李彬,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,更是把警察看扁。

    但警方很快又成立了新的专案组,这里面的成员包括我和胡子。

    李洋本想故技重施,让这个新的专案组再次抓错人。他还从亲亲直播的看客中挑了一个叫强哥的可怜虫,制造一些假线索,比如冒用强哥的名义,给女主播t姐邮寄猪蹄等等,他希望这个傻强能顶罪。

    没料到当我和胡子调查这人后,却发现了一些疑点,还得出强哥无罪的结论。

    李洋又试着想办法,继续误导警方,但他弟弟李彬竟出乎他的意料,有了挑衅警方的行为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试着周旋与保护他弟弟,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,没那么大的能力。而且天网恢恢,他弟弟被逮住了。

    他那晚在审讯室前,看着弟弟坐在其中,面上他淡定着,其实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那么多证据面前,他弟弟肯定是救不回来了,但他并没因此放弃恶念,他又想把新专案组成员全弄死了,这也算间接给李彬报仇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借着莎莎的名义,策划了一个饭局,还把我们这些人,全都掳到了他和他弟弟最喜欢的这个老房子里。

    我一直听李洋说着,但中途有好几次,我都忍不住有冒冷汗的冲动。

    听完后,我第一反应是,这李洋到底还是不是人,尤其他的这些经历,正常人能做才怪。他真跟胡子说的一样,是个变态,是个人妖,甚至是人间的妖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