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真空袋再现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57章 真空袋再现

    我有个很悲观的感觉,我们这些人,既然被李洋抓到这里,不仅不能活着离开,还会被疯狂虐待一番致死。我当然不想让自己折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现在被铁链拴着,没法直接进行抵抗,但有句老话叫斗智斗勇。我既然“勇”不起来,就只好在斗智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凭李洋刚刚说的话,他最在乎的,就是李彬,我索性从李彬身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我拿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,告诉李洋,重刑犯并非一定要蹲牢子或者面临死刑,还可以通过赎罪的方式减刑,比如做减刑线人。而我恰好就认识这方面的人,只要李洋肯及时悔悟,不再继续作恶下去,等放我们出了这片深山老林,我回去后就立刻着手张罗这事。

    其实我这话里有夸大的成分,尤其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?但现在的形势,绝对是逼着我吹牛。

    李洋听我说完时,确实拿出一副心动的感觉,闷头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我给他时间,问题是过了一小会儿,李洋摇头,对我冷笑说,“你这人,嘴皮子上的功夫真不赖。但我不信你说的,还什么减刑线人,有这种好事?”

    我接话又说了几句,甚至为了增大可信性,我还告诉李洋,我和胡子就是从减刑线人做起来的,现在不就混的挺好,还成了一个特警么?

    其实我这次说的,里面水分不太大。李洋却压根对我置之不理了。

    他不再说自己的故事,反倒讲一讲荤段子,聊一聊鬼故事啥的,继续不自娱自乐的玩直播了。

    这样又过了半个钟头,这期间胡子、小薇和小鼠先后都醒了。而且他们醒来后,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后,反应各不一样。

    胡子暴脾气的对着李洋骂咧起来,小鼠显得很沉默,绷着脸不说话,而小薇呢,毕竟是个女人,她彻底绷不住弦儿,吓哭了。

    李洋不理这几人的反应,一直等他自己玩够了,最后说了句,“小伙伴们,明天我再来直播,大家记得到时来捧场,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之后李洋又做了几个收场的动作。这才把精力放在我们四个身上。

    李洋吹了声哨,拿出很得意的样子笑了,还跟我们抱怨,说他好久不直播了,有些生疏了。

    胡子立刻接了句话,骂道,“你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李洋并不动怒,他反倒让我们乖乖等着,因为他马上要给我们表演个节目。

    他转身出了老房子,在他把房门使劲打开的一刹那。一股极冷的空气还钻了进来,这把我又冻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愁上了,因为我们真要有机会逃出去的话,外面这么冷,这对我们来说,同样是个难题。但没等我细想呢,李洋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洋左手领着一个大麻袋,右肩膀上扛着一个人。这人面冲下,我看不清她的长相,不过凭穿着判断,她是莎莎。

    莎莎压根没反抗的意识,李洋把她先放在地上,让她离煮肉的大锅很近。

    这大锅是用铁架子架起来的,下面烧的全是柴火。莎莎离火堆很近,冷不丁我都担心她别被烤伤了。

    但李洋并不管这些,他把麻袋随意撇到地上,又围着大锅,围着莎莎绕起圈来。

    他边走边说,比如某年某月某日,在什么地方,他跟莎莎第一次做那事,又比如某时某地,他跟莎莎一起洗过鸳鸯浴,他当时还站着,让莎莎蹲着,好好伺候他等等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说的全是的事,要在平时,尤其现在社会这么开放了,被挂到嘴边讨论,也不算什么,问题是,李洋集中地把一次次说出来,还说的这么详细。

    我听的又恶心上了,而且我突然有这么一个感觉,莎莎也是李洋重点培养的那八个人中的一个,只是莎莎一直比较乖巧,没怎么违背李洋的意思,这才让她侥幸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洋足足说了一刻钟,最后他都口干舌燥了。这大房子里也没饮用水,李洋索性蹲在大锅旁边,用勺子盛了点汤,秃噜秃噜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等解了渴,他又嘻嘻淫笑着,开始扒莎莎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原本一度认为,莎莎跟李洋是一伙的,现在一看,这观点也站不住脚了。而且再往深了猜测,我们四个待遇不错,是坐在面包车里被掳过来的,莎莎当时一定被塞到面包车的后备箱里了。

    李洋扒衣服的动作很熟练,没多久就让莎莎赤身。从这点看,我觉得他没少祸害女人。

    另外我还回忆起一件事,我和胡子第一次去亲亲公司时,翻过后院的垃圾桶,当时胡子发现垃圾桶内有用过的避孕套。

    但我和胡子对那些用过的避孕套没引起足够的重视,不然要是顺着这件事往下查一查,这些避孕套很可能都是李洋的,我们也很可能会从这一条线上发现一些可疑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责备自己一番,不过话说回来,当时查的是四名女主播被杀案,而这些避孕套,也真算不上是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看到赤身的莎莎后,都拿出不一样的表情。李洋对我们的反应不感兴趣,反倒色色的看着莎莎的身体,又猛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平时的李洋,在穿着打扮上,给人一种很潮的感觉,但现在的他,要我说,跟一头发情的白猪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他用那张臭嘴,从头到尾把莎莎吻了个遍,一双手还不停的乱摸。

    莎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她现在衣不遮体,特别的冷,在昏迷的状态下,还忍不住的时不时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我实在看不下去这种场面,索性扭过头去。胡子倒是不停歇的连骂李洋是个畜生。

    李洋嘻嘻哈哈的应着,最后李洋收手时,裤裆那地方,就跟支起个帐篷一样。

    他坐在莎莎旁边,拿出依依不舍的架势,又抚摸着她的脸说,“我有过无数女人,但最喜欢的就是你,知道么?我甚至好几次都动过念头,想跟你结婚,嘻嘻嘻”李洋忍不住坏笑一番,又说,“你平时做事,一直能做到我的心里去,但你个,竟然加入了警方的专案组,一起调查我和我弟弟,这实在是不可饶恕了!”

    李洋说到最后,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他一脸狰狞的,又对着莎莎抽嘴巴。

    他打了多少下,我并不知道,但莎莎脸上,被打的青一片紫一片的。莎莎在这期间皱了皱眉,估计是疼的有点意识了。

    我倒是真挺希望莎莎能彻底清醒,这样的话,她只要想法子把李洋推到我们四个这边来,我们虽然没法大幅度行动,却也能帮莎莎一起对抗李洋。

    但我的希望,真就只是一个希望而已。

    李洋出完气,又翻着那个麻袋,从里面拿出一个大号的真空袋和一个小型的抽气泵。

    在大号真空袋出现在我们视线里时,我们三个爷们,包括一直沉默的小鼠,都忍不住的要站起来,想扑过去,而小薇吓得,则是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李洋瞥了我们几眼,嘘嘘几声问,“你们要干什么?英雄救美么?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真空袋放到地上,接着对莎莎又抬又抱的,在好一番折腾下,才把她塞到真空袋里。

    莎莎个子偏高,至少比死去的那四个女主播要高一些。李洋不得不让莎莎蜷曲着双腿,才让她完全的缩在袋中。

    李洋把真空袋封好,把抽气泵连在真空袋上。他盯着我们四个,品着我们的表情,又狞笑着,按下了抽气泵上的按钮。

    这抽气泵工作起来,伴随嗡嗡声,真空袋迅速变瘪。

    我估计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接下来的这一幕,莎莎先是变得呼吸困难,之后她整个身体都跟真空袋紧紧的贴在一起,她的五官,也因为挤压,变得走形。

    李洋眯着眼,欣赏着,我们使劲挣扎着,也大喊着,试图让李洋住手。

    但结果很悲观,又过了小一分钟,莎莎出现了类似于要呕吐的反应,问题是,在真空环境下,她压根吐不出来,最后她一动不动,成为一具尸体,尤其这尸体的脸色,还渐渐变得青紫。

    李洋扑通一声坐在地上,还慢悠悠的晃着上身,我不知道他这一刻心里想着什么呢。

    胡子实在忍不住,又对李洋大喊,那意思,别婆婆妈妈的了,是个爷们的话,就给我们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胡子这么说,因为怕刺激到李洋,他别立刻对我们下杀手,但我也赞同胡子这么说,毕竟我们在这种看着别人慢慢死去的煎熬下,也实在憋屈的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李洋慢慢转过头。他压根对莎莎尸体不感兴趣,看都不看一眼的。他反倒盯着我们四个,反问,“知道在这种深山老林里,什么动物最可怕么?”

    我们没人接话,李洋不在乎,还主动回答说,“有人会想到虎豹狼豺,有人会想到野猪、狗熊,但我的经验是,每个动物都很可怕,也都很温顺,更主要是看当时遇到这动物时,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。”

    李洋随后指了指窗外,继续说,“现在这深山老林的温度很低,别看在哈市还是深秋,但这里已经是严冬的感觉了。所有动物的肚子都瘪瘪的,它们要么选择挨着饿、慢慢熬,要么选择冬眠。我没记错的话,这附近有一头大熊,鬼知道它都活了多少年了,反正它块头很大,比我在动物园里见到的熊,少说高出半个脑袋去。它现在一定正躲在什么地方睡觉呢。我在这房子里继续煮着肉,肉香味一点点的飘到外面去。另外一会呢,我就去找那个熊,到时我用弹弓子,悄悄把它打醒了,嘿嘿,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?而且你们绝想象不到,冬眠时,意外醒来的老熊会有多疯狂,尤其在饥饿感的趋势下,它们会做出什么事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