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奴餐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6章 奴餐

    我大体估算着时间,619在水下待了大约一刻来钟,之后一点点游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多钟也让他身子变得糟糕,至少当他摘下潜水镜时,我看到他双眼通红的厉害,脸色也越发的苍白。

    他一共带回来十三个活海参。我本以为这些海参会都倒在木桶里,但619又把它们铺在船板上,逐一进行赛选。

    淘汰率很高,最后只有不到一半的海参留了下来,其余那些海参,按619的话说,还不太肥,又被他丢到池塘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对此挺惋惜,心说这他娘的是拿命做赌注,换回来的海参,咋这么容易又丢回去呢?而且619需要一段时间的歇息来缓身子,这次换我下海了。

    我按照他的要求,穿好潜水服,又试着通过呼吸来调整状态。我承认自己还是有些紧张,等入水时,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也跟我预想的一样,这次潜水之旅不咋顺利,折腾了一刻钟,我才勉强弄回来不到十个海参,而且我浑身都疼,就好像刚刚被无数个无形的大手狠狠捏过一样,我的鼻子更是不争气的往下流鼻血。

    619看在眼里,不仅不为我担心,反倒赞了我一句,说作为海猛子,我是他看过的身体最好的一个人。第一次下海竟紧紧只是流鼻血而已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。接下来我俩就这么轮番的配合起来,一晃快到中午了。

    我望着岸边,心说该到饭点了,这也是我平生头次这么盼着开饭,因为我想借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下。

    但619盯着天空,脸色沉的厉害。岸上的守卫也换了,不是阿虎和阿力了。这两个新面孔的守卫脾气很暴躁,他们同样拿着锋利的钩子,对着我们的方向时不时乱舞,这像是一种威胁,他们还扯嗓子喊了几句话,指了指天空。

    我听不到他们具体喊的啥,但619和他们都看着天,这让我觉得不对劲,顺带着我也抬头往上看。

    海岛这里的天气,变化比翻书还快,原来一直是晴天,现在天边却出现了黑云,还正迅速的往这里移动过来,这是大雨欲来的征兆。

    619拿出不乐观的样子跟我说,“一旦下起雨来,海参就会藏到泥沙中,我们今天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我趁空看了看木桶,对比着那道白线,我们现在才完成一多半的任务量。

    619压根不想吃饭,一根筋的要多捞海参,而且不仅他有这方面的态度,其他那几艘船,也都拿出加班加点抢进度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时的胡子比我好过不了哪去,看着很虚弱,他对此也很不满,对同伴大吵大嚷。我离他不太远,就喊着几句,让他消停点。

    也亏得我及时这么做了,不然岸边那俩守卫眼瞅要有动作了,很可能开一艘船进来收拾胡子。

    我和619又轮番下海一次,等又捕了一些海参,天空开始打雷了。我怀疑这里是不是雷区,一道道闪电离我们特别近,连这上面细小的分支我都看的清清楚楚,这也让我头次觉得,闪电更像是一张铺开的发光的“大网”。另外雷声之大,刺激的我耳朵都生疼。

    我对619再次建议,“收工吧。”619呆呆的摇头,与此同时也望着胡子那艘小船。

    胡子坐在船上,而他的搭档,还在水下进行捕捞呢。

    619念叨几句,“快上来吧,不然水鬼就来了。”这话让我敏感了,我反问619,“什么水鬼?”

    619逻辑不清的跟我解释一通。我打心里不得不重新组织他的话,最后也弄明白了。他的意思,这池塘里死过太多的海猛子,他们的冤魂没法轮回和投胎,就只能在这水里游荡,每到大雨天,冤魂还会借着雨势整体出现,折磨那些潜水的海猛子。

    我承认听完有点瘆的慌,也突然想到河童了。

    我先不管619说的是真是假,反正先撤离是真的,但619死活不同意,其他几个船也没走,他们都等着胡子这艘船,拿出共同进退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叹了句真倒霉,也只好一边默默熬着,一边留意池塘里的动静。原本我没看出什么岔子,但伴随又一个响雷出现后,这池塘里的水竟出现了波浪。

    这波浪跟海中的浪完全不一样,很细很碎,说白了都是小浪,还一股叠着一股的。我察觉到不对劲了,甚至水面上也变得雾蒙蒙的,我也搞不懂这雾从哪来的,而且怎么形成的这么快?

    还在水中的那个海猛子,也真不知道他遇到什么了。胡子原本听着吸氧管,突然间他对着吸氧管大喊,“兄弟,快他妈上来啊!”

    我情急之下站起身来,619也急忙开船,让我们的船往胡子那边靠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的,我看到海里有个人迅速往上浮,就凭这速度,我猜这海猛子把铅块割了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别看没了铅块,他能迅速上来,但这速度也很容易让他适应不了变化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我想帮又帮不上什么,伴随噗通一声响,这海猛子飘在水面之上,甚至还像条鱼一样,有肚皮朝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子扯着吸氧管,也不怕这么一弄,把吸氧管弄坏了,他几扯之下,把海猛子弄到船旁边。他又一用力,把海猛子拽到船板上。等把潜水罩拿下来,这海猛子的脸色吓我一跳,紫的厉害,而且他耳鼻口都有血,就差眼睛了,不然就是个彻底的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619扯嗓子喊,让大家赶紧登陆。我们几艘船不耽误,也全都开到最大马力。

    伴随着瓢泼大雨,我们架着那个受伤的海猛子,跟那两个守卫汇合了。

    他俩早就找来雨衣,惬意的穿在身上。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对他俩喊,“岛上有医生么?我们有人受伤了!”

    这俩守卫就像听到多大的笑话一样,其中一个矮个守卫唾了一口,指着受伤的海猛子问,“就他么?”

    胡子整张脸沉的吓人,那些海猛子都低下头。我念着救人要紧,又跟这俩守卫特意的求情一番。

    矮个守卫不耐烦的一摆手说,“多大点事,那他妈找医生呢?”

    他又摸着摸着兜,拿出一个小盒子,这里面放着一个个注射器,他抽出其中一支,对着这海猛子狠狠来了一针。

    我怀疑这注射器里装的是强心剂之类的药物,反正这海猛子一瞬间清醒不少。矮个守卫强调说,“没事了吧?”另外那个守卫哈哈笑着,连连赞同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特想把这俩守卫活剐了,心说畜生啊,有他们这么救人的么?这是不是说,以后他俩生病了,我也可以这么效仿的救他们呢?

    这俩守卫压根不跟我们多聊,尤其也不想离我们太近,怕我们借他们雨衣避雨啥的。他俩还放出话来,说这雨不会下很久,我们等着雨后继续开工,而且这期间所有人不要进树林,不然容易遇到脏东西。

    我联系619之前说的,有这么念头,树林里埋的尸骨更多,要是有鬼的话,那里还是“重灾区”呢。

    我们一群海猛子没法子,也只好互相紧靠着坐在一起,共同举起潜水服,一边尽量挡雨,一边靠着互相的体温取暖。

    这么熬了足足一个多钟头,天又晴了,黑云向远处飘走。半个钟头后,树林里出现两个人,一个守卫押着一个女子,他们往这边走来。这女子看打扮也是个奴隶,穿的破破烂烂,甚至裤子都开档了,里面没穿内裤,时不时春色乍泄的。

    这女子还扛着一个扁担,带着两个木桶,桶里有迟来的我们的午餐。

    给我感觉,这岛上的守卫全他娘的是盲流子,尤其看守我们的这俩守卫,趁机还占这女子的便宜,时不时对她底下摸一把。

    这女子拿出一副麻木的样子,对此不闻不问。她把午餐拿出来,逐一分给我们。

    午餐很简单,就是一个大塑料碗,里面全是菜拌饭,我们一人捧着一碗,默默吃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饭量大,吃完后还嚷嚷着,“还有没有?”

    这引起守卫们的不满,矮个守卫还骂胡子,“你是猪吗?这么能吃?”

    胡子气的一瞬间瞪了瞪眼睛,但我比胡子冷静,趁空一直偷偷拍照片,收集各种证据。

    等我们这些人陆续吃完,没想到这女子还给我们准备了饭后的“甜点”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水果或莎拉,而是一个个有小孩巴掌那么大的肥肉皮。当我瞪着分到自己手上的肉皮时,还愣住了,甚至仔细看,这上面还有猪毛呢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是新人,不知道怎么吃,但这些海猛子当先做了示范,他们不咀嚼,把这肥肉皮卷着放在嘴里,又囫囵个的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为啥要吃这个。刚才骂胡子的矮个守卫,又对我和胡子说了一句,说这肥肉皮可是好东西,有它在胃里,一时半会被消化不了,你们就不觉得饿了。

    我瞥了这守卫一眼,尤其看着他们手中拿的午餐,又是排骨又是炒菜的,心里冷呵一声。而且到最后,我俩也没吃这块肉皮。

    那些守卫都注意到我和胡子的举动了,他们全冷笑起来,矮个守卫还对我俩竖起大拇指说,“知道么?以前的新人也有像你们这么犟的,但不出三天,他们就变得跟哈巴狗一样乖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午餐后稍微休息了半个小时,就又投入到捕捞工作之中。这样一直忙活到天黑,我们上岸收工了。

    晚餐还稍微好一点,饭量比午餐稍微增加了一些,也不用吃那么恶心的肥肉皮了。

    随后我们一行人一起穿过树林,向整个小岛的深处走去。这次经过林中那些“荒坟”时,我不知为何,心里挺有感触的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些渔奴是可怜人,他们被欺骗到这里,强行做高强度的劳动,还衣不遮体,食不果腹。我和胡子没办法把他们立刻带走,但我却能努力的收集罪证,让以独眼龙为首的这帮恶徒,迟早全被依法判刑。

    最后我还看到那个被阿虎刨出来的“干尸”了,他被雨浇了一通,有点走样了。守门们并没觉得有啥,矮个守卫还捂着鼻子,特意骂了句,“真他娘恶心,他咋出来的?”

    都说入土为安,试想一下,如果现在这干尸的家属,尤其是他的女友或妻子,看到这一幕时,又会什么样?

    我瞪了矮个守卫一眼,这一刻整个心也沉的厉害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我控制不住的眼眶红了。

    我没停留,也没法停留,又随着大部队,往前方的树林走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