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熊出没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61章 熊出没

    小鼠陆陆续续做了十多个“肉虫”,我们仨把“肉虫”分成三份,分别丢在离大房二十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每次丢“肉虫”时,都选择两两一组,这么做,是怕大熊只吃一只肉虫的话,对它造不成太大的伤害。反过来说,要是有至少两个肉虫在大熊胃乱刺乱折腾,这大熊就算不死,最后也保准落个重度瘫痪的下场。

    我们丢完肉虫后,就都回到大房子集合。我们一起吃了一多半的黄鼠狼肉,剩下的肉继续在大锅里炖着,让肉味持续往外面飘。

    我们有了力气后,又做了一些简单的武器,比如找几根粗实且笔直的树棍,把它顶端磨尖,这也算是一种长矛了。

    小鼠还把后续计划说给我们听。按他的意思,我们等大熊出现后,就立刻爬到房顶上,然后拿出观望的架势,等待大熊胃出血的那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另外小鼠特意强调,他要是预料不差的话,最迟一天之内,大熊就会闻着味道找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胡子对这话表示怀疑,他反问,“别说一天了,要是咱们等了好几天,大熊都不出现的话,那岂不是白折腾了?”

    小鼠连连摇头表示不能。胡子又跟小鼠约定好,就在这大房子里等到明晚,要是大熊一直不出现的话,我们就换计划,准备冒险逃走。

    小鼠点头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晚间,天黑下来后,我们四个也都困了。当然了,趁空我们把莎莎尸体从真空袋里拿了出来。我们现在没办法把莎莎尸体带回哈市,但也不想让她一直禁锢在这么一个破袋子中。

    我们把她尸体放在一个角落里。而且我们没给小薇安排任务。

    小薇选择另一个角落,跟莎莎尸体离得远远地,她披着毡子,蜷曲着睡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爷们聚在一起,商量着晚间怎么办?

    我的意思,我们仨轮岗,其中一个人站岗观察房外情况时,另外两人就趁空休息,等站岗的人累了,再及时换人。

    胡子和小鼠都赞同。胡子还自告奋勇最先站岗,小鼠其次,我轮到最后。

    我怕胡子大咧咧的劲儿又上来了,还跟他嘱咐一番,让他站岗时,千万别走神,更别偷懒睡觉。

    胡子连说不能,还把那简单的“刺刀”拿了出来,他对着自己大腿比划说,“我要走神的话,就对自己大腿狠狠来一下子,保证能精神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头悬梁锥刺股的老话了,但这话是形容古人怎么用功读书的,而胡子来了个锥刺股,目的却为了好好站岗。

    我对胡子这种狠劲儿,好好称赞一番。而且既然计划已定,我也没必要死扛了,赶紧跟小鼠一起,挨着小薇躺下来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没有男女之别的概念,别看这房内又煮着肉,又生了一堆火,但还是太冷了,我们挤在一起,互相间也能去个暖。

    我睡得不太死,毕竟心里有压力,而且中途醒来两回,抬头睁眼看了看。

    胡子一直板正的坐在窗前,我们这次是三人轮岗,但胡子真彪悍,看架势,他都没换岗的打算,大有让自己独自守完一夜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打心里有个打算,心说不管小鼠怎么想的,我先睡到后半夜,到时无论胡子困不困,我都顶替他。

    之后我睡得比较沉,而且这次正当我做梦时,耳边传来吼、吼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太浑厚了,也太恐怖了。我脑袋里就跟打了个炸雷一样,连带着,我猛地张开眼睛,一个激灵之下,还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搞不懂自己是在做梦还是这吼声是真实存在的。我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小鼠和小薇慢我半拍,也先后坐了起来。我们看向胡子。

    胡子这时都站起身了,往我们这边走来的同时,他指着一个方向提醒说,“狗艹的,那熊真来了,还在房外的西北方。”

    小鼠果断的接话说,“快,上房躲着。”

    我们仨急匆匆的起床,而且冷不丁的醒来,我们都有些不适应,站着时,身体还晃晃悠悠的,但我们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   我们各拿武器。胡子带着刺刀,我们仨都拿着简易的长矛。

    他们仨倒是撤的挺积极,但我想到莎莎了,我不想把她留在屋内,不然大熊进来后,她的尸体岂不会被暴虐一顿,甚至被吃了?

    我也没啥怕鬼和膈应尸体的想法,我冲过去,把莎莎尸体扛起来。

    等我出了屋子时,胡子他们已经开始往房上爬了。

    小鼠身体灵巧,先爬上去,他又把手中拿的简易长矛当工具一样的递了下来,小薇一边拽着这“长矛”,一边双脚用力的蹬着墙。

    胡子为了让小薇快点爬,还使劲拖着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胡子是不是摸到小薇的敏感部位了,反正突然间,小薇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小薇和小鼠都爬上去后,我们四个配合着,把莎莎尸体也弄了上去,之后我和胡子没怎么费事,嗖嗖的来到房上。

    我现在站得高看的远,借着夜色,我看到西北方出现一个大黑影,看架势,它正往这边跑过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咯噔一下,心说刚刚它要是没吼那么一嗓子,我们一旦反应不及时的话,真等兵临城下了,我们保准傻眼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都不敢说话,而且为了减少房顶的集中压力,我们四个都分散开,各自找个地方,趴下来。

    我承认,这么单独趴着,被冷风一吹,我冻得又哆嗦上了,但咬牙挺着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支烟的时间吧,那黑影来到房下,在冲来的途中,这黑影也停顿了一小会儿,我怀疑它是不是发现肉虫,并把肉虫吃了?

    另外这么近距离一看,我发现这是个皮毛纯黑的熊瞎子,也真跟小鼠说的一样,它没长得那么巨大,不过它同样也不估摸着,三个我绑一块吧,能跟它比一比。

    它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,也没注意到躲在房顶上的我们,它完全是被炖肉味吸引来的。

    它先对着外墙使劲挠了挠。我听到嘎巴、嘎巴的声响,伴随的,还有噼里啪啦的声音,估计墙皮被它挠下来不少。

    这熊瞎子一时间进不去,又实在是饿了和馋了。它忍不住大发脾气,对着墙面又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但熊这种东西,并不是笨蛋,反倒智商很高。随后它冷静一番后,绕着房子走起来。等来到房门前,它稍微犹豫一下,又对着房门拍打起来。

    房门一直没锁,几下子就被熊瞎子拍开了。

    这熊瞎子兴奋的呜呜几声,又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没法在房顶上弄出个洞来,所以接下来,房内到底什么情况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我压着性子等着,胡子耐不住寂寞,他抬头四下看了看,又对准我,小心谨慎的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子贴着我趴好,又悄声问我,“兄弟,你说这傻逼熊吃没吃那黄鼠狼的胡须?”

    我听完第一反应,特想损胡子一句,那意思,这熊可不是傻逼,但我被冻得嘴巴难受,也懒着多说那些用不着的。

    我简单回了句,“应该吃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嘿嘿笑了一声,也没在多说什么。我们又等了一会儿,突然地,房内传来熊瞎子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较真的说,它这叫声很像人,但更像是三四个老爷们一起惨叫着。

    我听着哇哇、呜呜的声音,一时间整个人都毛愣了。这熊瞎子还对着房门,硬生生撞了出来。

    伴随砰的一声,房门倒在雪地上。这熊瞎子冲出来后,还在雪地上忍不住直打滚。

    我形容不好这场面,反正我是被彻底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胡子看了一番,忍不住啧啧几声。

    我认为这啧啧声很熊瞎子不该发觉才对,但怪就怪在熊瞎子突然站了起来,死死盯着房顶。

    我心说不好,但没等我们有啥举动呢,这熊瞎子吼着向屋墙边上冲过来。

    来到墙角下,它猛地站起来,还往上一跳。问题是它太沉了,这一跳根本没多高,随后熊瞎子手脚并用,竟爬起来。

    我印象中熊瞎子可不会爬树,甚至更别说爬墙了,但我绝对是孤陋寡闻了一次,这熊瞎子是个爬墙高手不说,等它熟练的倒腾一番后,半个脑袋竟越过房檐,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一愣,小薇吓得呼吸加粗。而我们仨都没怂,先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子举着简易得刺刀,先向熊瞎子那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子在刺出刺刀的那一刻,要吆喝一嗓子,骂了句娘。

    他这一刺刀,对准的是熊瞎子的眼珠子。但这是个老熊,明显也是身经百战的主儿。

    它突然脑袋一偏,避过这一击。它随后猛地往下一窜,让小半个身子都趴在房顶上,它又伸出右爪,对着刺刀的刀柄抓去。

    这刀柄就是个树棍子。熊瞎子的手掌跟人的差不多,也有趾头也会用劲儿,它一下把树棍抓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胡子跟熊瞎子还较起劲来。

    胡子确实是个挺有力气的男人,要是对阵的是另一名男子,胡子真不一定吃亏,问题是,他现在面对的不是人类,而是在动物界中素以勇猛力大和凶残而闻名的熊瞎子。

    也就稍微争执几下,熊瞎子猛地一扯,胡子哇了一声,整个身子还忍不住的往前倾斜了。

    我心说糟了,看架势,他这是要主动来个投怀送抱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