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舍身救友-我和尸体有个约会-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

第262章 舍身救友

   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,如此关键时刻,我后了一嗓子,站起来,往胡子身后冲去。

    在房顶上快跑,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,这一路上,我几乎踉踉跄跄的,等来到胡子身后,我还一伸手,对他后腰抓去。

    我得感谢这世上有裤带的存在,不然我拽不到胡子的裤带,一时间压根没啥好的受力点。

    我特意往后倾斜着身子,还喊了句,“给老子回来!”

    胡子身子先是一顿,又被我这么大力道的一扯,他整个人往后倒退几步,最后还噗通一声坐在房顶上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坐倒的一刹那,我还听到咔的一声响。可想而知,胡子的屁股能有多疼。

    再说说那熊瞎子,它眼瞅着煮熟的鸭子飞了,忍不住又熊吼了两声,还伸出爪子,对着前方使劲抡了抡。

    这大熊真是凶悍,随后它又四肢并用的往上蹬了蹬,让整个身子往房顶爬上来一截。

    胡子现在哼哼呀呀的,没办法继续站起来攻击。我们其他人不能再给熊瞎子时间了。小薇在熊瞎子出现的那一刻,就吓得浑身发软,所以阻挡熊瞎子的任务,就落在我和小鼠身上了。

    我俩很默契,也不用特意提醒对方啥,我俩一同站起来,分左右两路向熊瞎子冲去。

    我俩手里拿的都是简易的长矛,说白了,就是顶端很尖的粗树棍。刚刚胡子用“刺刀”都没把熊瞎子刺伤,我俩这武器,就显得更无奈了。

    但我调整思路,不用刺得方法,反倒倒提着粗树棍,把它完全当棍棒时,对准熊瞎子的大脑袋,狠狠抡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熊瞎子把精力都放在小鼠那边。小鼠上蹿下跳的,就想找到一个空隙,戳熊瞎子的脖子。而熊瞎子这么一分神,我这一棍子实打实的抡到它脸上了。

    我听到砰的一声响,双手还被震得一抖。要在平时,这一棒子砸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脸上,我敢保证,他会晕死过去,但对方是熊瞎子,它不仅没晕,反倒疼的更加暴怒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它吼的这一声,传到我耳朵里后,尤其我俩离这么近,我简直都快耳鸣了,身体也条件反射的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小鼠见势不妙,看熊瞎子又调转精力,向我这边伸爪乱抡,他喝了一声,学着我,举起粗树棍,对准熊瞎子的头顶,狠狠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鼠的整个身体,尤其腰间都在用劲儿。这一下子,简直跟力劈华山都有的一拼了。

    但熊瞎子的脑袋,太硬了,伴随砰的一声响,小鼠手中的粗树棍,竟然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我趁空和小鼠往后退了退,互相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这熊瞎子简直跟个狂暴兽一样,疯狂的往房顶爬不说,嘴里还直往外溢血。我怀疑它胃里正剧痛着呢,甚至都已经胃穿孔了,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,这熊的生命力真顽强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过了一眨眼的功夫,熊瞎子竟然彻底爬到房顶上了,它还站立起来,对着我们咆哮。

    它这身高和个头,一板正的站立,让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词来罗刹,没错,他娘的它一定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凶恶罗刹。

    这时的小鼠,双手没了武器,他没法再进攻了。我倒是握着简易长矛呢。

    我现在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,我想用长矛捅它,而且它就在房顶边缘,我要是能把它弄失衡了,让它摔下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暗中给自己鼓劲,也举着长矛,再次冲上去。

    赶巧的是,熊瞎子胃疼的厉害,它举着两只爪子,对着胸口不断拍着。这么一漏空隙,我的长矛戳到它胸口上了。

    能感觉出来,长矛戳在熊瞎子的一根骨头上,而且也没戳进去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全身用劲,想趁着熊瞎子没反应过来之前,跟它来一把顶牛,并把它顶下去。

    我这计划是挺好,但坏在它只是疼的哼哼两声,又伸出爪子,对着长矛杆狠狠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听到砰的一声响,这长矛杆竟然折了,我急忙调整身体,防止自己往前秃噜。

    熊瞎子又对我脸前使劲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险之又险的,这爪子几乎贴着我的脸扫过,在那一瞬间,我还能感觉到一股强风。这是被爪子扫过时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吓得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出来,而且在爆发力的带动下,我整个人彻底往后一仰。

    我倒退几步,最后跟胡子并排躺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胡子愣愣的看着我。熊瞎子不再耽误,也不给我俩缓冲的时间了。它一边吼着,一边快步往我和胡子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我突然上来一种绝望感。胡子不比我好过到哪去,他望着熊瞎子,一脸死灰样。

    但熊瞎子没走几步呢,伴随轰的一声响,它竟从我们眼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脑子都快锈住了,一下子也不明所以。至于胡子,更是骂了句狗艹的啊。

    我又目光下移,发现我们眼前的那片房顶上漏了个大洞。我突然忍不住笑了一下,这是劫后重逢的一种反应。

    我还跟胡子说,“咱哥俩运气好,房顶不结实,那大熊又太沉了,就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胡子眨了眨眼,随后他哈哈的笑着回应,“我就说这是个傻逼熊吧。”

    我俩坐起身,还往前探了探身体。借着房顶上的漏洞,我们能看到熊瞎子正趴在房内的地上,它摔得不轻,而且从嘴里往外溢出的鲜血更多了。

    但它压根不想这么放过我们,或许在它眼里,我们四个必须死,必须要给它垫背吧。

    它挣扎的爬起来,抬头看了看。它嘴上挂着那么多鲜血,尤其有的鲜血跟哈喇子参合在一起,都在它嘴边直挂糊,这让我只看它一眼,就有不敢再看的感觉。

    熊瞎子站直了身体,试着举着爪子抓我们,但这房顶很高,它压根碰不到。

    它四下看了看,又对着房门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趁空跟其他人提醒,那意思,一会这熊瞎子要还爬上来的话,我们就尽量往房顶中间靠去,争取让这熊瞎子再次摔下去。

    小薇表情有些呆,估计是吓住了,胡子和小鼠倒是很痛快的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默默等起来。而这熊瞎子冲出房门后,它原本试着再爬墙,但它也不笨,又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它又退了退,站在地上,紧接着,它举起双爪,对着屋墙狠狠砸了上去。

    它的爪子,那是什么力道。我听到砰砰的声响,与此同时,我身下的房顶都跟着颤了几颤。

    胡子拿出犯懵的样子,问我,“这傻逼熊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倒是明白熊瞎子的意图,这时还沉着脸,回答胡子说,“它想把这房子拆了!”

    没等胡子再说啥呢,这熊瞎子又对着屋墙发起暴风骤雨般的攻击。而且这房子本身就很老很旧了,也真禁不住这种折腾。

    渐渐地,墙体上出现了裂痕,等又被熊瞎子砸了几下后,这墙开始变斜,最后轰的一声响,半面墙全都塌了。

    而房顶原本就是靠墙体来支撑的,现在这片墙一塌,连带着,部分房顶也往下塌了一大块。而且塌陷的墙体和房顶,还弄出一条爬上房顶的斜坡来。

    我们四个一时间身体失衡,全坐在倾斜的房顶上,至于那熊瞎子,它看着这斜坡,拿出高兴的样子,挥舞两下爪子。

    我整个心直沉到谷底。这熊瞎子倒是跟我心情相反,它咆哮着,顺着斜坡,很快速的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从我们四人现在所处的位置看,小薇离那熊瞎子更近一些。熊瞎子也把精力放在小薇身上。

    小薇忍不住,一下子哭了,甚至她都崩溃了,连逃都忘了逃。

    我想救小薇,但双手空空,说不好听点,我就算冲过去了,也是白送死。

    我和胡子都无奈的看着小薇。我没想到,这一刻小鼠竟然跟疯了一样,他站起身,抽出腰间的裤带,大吼大叫着跑向小薇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一来吸引熊瞎子的注意,二来给他冲过去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他还抡起裤带,就像一个顽童对着一名大汉抡着王八拳一样,跟熊瞎子死磕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裤带还真抽中熊瞎子两次,但不疼不痒的,熊瞎子不在乎不说,反倒趁机也对着小鼠还击了一掌。

    这一掌打在小鼠的左肩膀上。小鼠闷哼了一声,而且被一股奇大的力道一带,小鼠竟然往后飞了半米,还跟沙袋一样重重落在倾斜的房顶上。

    胡子念叨句,“糟了。”而我也知道,小鼠挨了这么一下,估计少说也是个重伤。

    熊瞎子又把精力放在小薇身上,还张开大嘴,露出它满口的巨牙。

    我说不好怎么搞的,或许是被现在形势刺激的,突然间我脑中混乱了,有一个小人冒了出来,它又控制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猛地站起来,还顺手拿起一块碎瓦片。我对准熊瞎子的脑袋,把瓦片狠狠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丢还特别有准头,瓦片打在熊瞎子的眼眶上。对什么动物来说,眼睛都是很重要也很脆弱的部位,熊瞎子吃疼下,恶狠狠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特无奈,把脑中那个小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,我心说他有毛病么?这时竟敢主动撩拨熊瞎子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在这小人的影响下,我顺着斜坡往房下冲去,我更是摆着手,对熊瞎子说,“笨蛋!来来,跟老子走!”